(汐元檀渊)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全章节免费阅读_《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全集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弈中仙”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汐元檀渊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如果能重来一次,你是否会改变今日的决定?”堂庭定定地看着我,不甘心地问道“不会”这两个字从我嘴里风轻云淡的吐出,就像日常寒暄般微不足道我并不觉得这有何不妥,说罢便从他身前信步走过,淡然吩咐神侍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弈中仙 角色:汐元檀渊 《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弈中仙”。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许是看到了我下凡时的绚烂神光,一队魔卫朝我走来。“拜见神界之主。不知神尊深夜来此,有何贵干?”领队的魔卫询问道。“有劳带本尊去见你们魔君……

评论专区

我从战斗余波中提取属性:一般般,有点套路的反套路文 城战系统:主角智障,其他角色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nc味。这本书是近年来能够一而再挑战我毒点的书,为了感谢作者的用心良苦,只能祝愿他一辈子阳痿了。 回到原始部落当村长:不老套,写出了特点与新异。u003Cbr u002Fu003E个人觉得这三个地方很不错:发明象形文字的过程,巨人的争端(这个情节真的写的非常不错),求爱与配偶的制度改变 ... 小说:如果能重来一次

第4章


们是被下了天道禁忌,看来我是问不出什么了。
草草结束了宴会,我便离开了神界。
2.草木荒芜,天昏地暗,这便是威震六界的魔界,也是今日我寿宴的言论焦点。
要说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动用天道禁忌,将各界大能们的嘴封住?
我思前想后,世间唯有一人,那便是檀渊。
想想我与他也有数万年不见了。
同为应天地而生的创世神,于他,我总有一种难以严明的感情。
尽管他叛出神界,私创魔族,我也从未怨恨过他。
许是看到了我下凡时的绚烂神光,一队魔卫朝我走来。
“拜见神界之主。
不知神尊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领队的魔卫询问道。
“有劳带本尊去见你们魔君。”
“魔君闭关未出,尚不见客。”
“你带上这个,说是本尊找他,他自会见我。”
说着,我将一物交给他。
不多时,有魔卫迎我入魔宫。
“既然来了,何不出来见面?”
打量着古朴典雅的宫殿,我适时开口道。
“汐元,你我万年不见,甫一见面,竟连句问候也没有吗?”
熟悉的嗓音已有数万年未曾在我耳边响起。
“自你叛出神界,你我之情便不再复。”
“嗬,本尊为何叛出神界,没有人比神主你更清楚了吧?”
“当年之事,孰是孰非,已经不甚重要。”
我转移话题道,“今日我来,是要问你五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当真想知道吗?”
檀渊凤眸微挑,紧盯着我。
“自然。
普天之下,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能动用天道术法让各界大能闭嘴。
说吧,檀渊。”
我继续追问道。
“五百年前,本尊杀了神界诸神,可是神主你护我逃脱的呢。
怎么,难道神主全都忘记了吗?”
说着,他猛的贴近我的耳边,唇中喷薄出的热气似是要灼化我的耳际。
我猛的后退,当即反驳道:“本尊早与你划清界限,又岂会帮你?
休要胡言!”“是与不是,神主不若探查一番神髓?
那日的你,可不似今日这般口是心非。”
他恣意的打量着我,兴味的眼光让我极为不适。
“你...你...放肆!如今,你怎么变得如此令人作呕?”
他言语中的轻薄挑逗之意令我颇为难堪。
神髓乃神之根本,蕴含修炼神力之基,更是神侣们双修互交之处。
檀渊此意摆明了是在说我和他已经灵修过,可我根本就毫无印象。
屏息凝神,入定探髓,果然如他所说,神髓已非完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檀渊,你给本尊解释清楚。”
我瞬间恼羞成怒。
“就是你想的那样。
五百年前,神主对我旧情难忘,我亦如此,是以你我二人......我可真是怀念那夜。”
檀渊故作一副回味的贪婪表情,看向我的目光颇为暧昧。
“啪”的一声在静寂中格外响亮。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怒极给了他一巴掌,手掌还隐隐作痛。
“本尊的清誉岂容你侮辱! 诸神的死又是怎么回事?”
我一向以“无为之道”治理神界,各神只要不逾矩,便可率性而为,是以我从未对消失了几百年的上古神有何疑虑。
“本尊杀了他们,以练魔功。
不出几日,本尊的魔功就要大成。
汐元,彼时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若你心甘情愿地禅位于本尊,本尊倒是考虑放过你。”
檀渊冷傲地说道,表情是那么不屑一顾,像极了当年我继任神主,他叛出神界的样子。
“狂妄!”说着,我召唤出了长生剑,提着剑便向他招呼过去。
他沉着应对,游刃有余地破解了我的一招一式,可见其修为深厚,不容小觑。
几番争斗后,终是我落了下风。
千钧一发之际,我注意到他胸膛间的凸起之物,拼尽全力朝那处袭去。
果不其然,他分神去护,自顾不暇,反被我偷袭了一掌,怀中之物也应势而落。
他拼命相互的竟是......一朵相悦花。
色泽暗淡,花瓣已枯,上面还带有点点黑印,似是雷纹,显然不是我方才叫人送过来的那朵。
他注意到我的目光,迅速将花收回。
“一朵花而已,神主当初不在乎,如今倒是看重它的价值了。”
他轻蔑道。
我知道他意有所指,是对我当年的怨恨,也是对我今夜来访以花为引的挖苦。
当年,终究是我对不起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