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白衣温柔风雅》喻王王上完结版免费阅读_《一袭白衣温柔风雅》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一袭白衣温柔风雅》,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喻王王上,文章原创作者为“宫墙往事”,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十六岁那年,痛失双亲的我在喻王府门口跪了三天三夜 我以为能得到一个公道,没想到是我悲剧的开始 他一袭白衣温柔风雅,让我失心 也失了对往后生活的向往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袭白衣温柔风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宫墙往事 角色:喻王王上 热门小说《一袭白衣温柔风雅》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宫墙往事”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是应该恨他的,甚至应该拿起床前的剑刺穿他的心。可我伤心,我贪恋他怀中的温暖,我从未得到过如此热烈的温暖。后来我花了不少银子,请人快马加鞭赶到梨花镇给夏伯伯送家书。我忐忑不已,祈求上苍保佑夏伯伯不要出事……

评论专区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石头亲王 : 村长万岁也生生被撸成新人了,连马甲都没放过 我不想逆天啊:智障以各种智熄操作自嗨。 开局一个大天使:主角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所谓“老婆”,居然就产生了浓厚的性趣,而且还一副非她不可的嘴脸。仅仅因为室友是重生的,前世主角的老婆也是他室友喜欢的。就这么一个理由,主角一副我非她不娶的嘴脸。这叫智障 一袭白衣温柔风雅

第5章


喻王进府,立刻传唤我到他房中。
我还未缓过神来,倒茶的手都在抖,不小心将滚烫的茶水洒在了他身上。
他并未嗔怒,而是让我替他更衣。
我低着头解系带,他竟将我一把抱住。
“阿菱,别动,让我抱抱。”
我没有挣扎,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泪水打**我肩头的衣衫。
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我是应该恨他的,甚至应该拿起床前的剑刺穿他的心。
可我伤心,我贪恋他怀中的温暖,我从未得到过如此热烈的温暖。
后来我花了不少银子,请人快马加鞭赶到梨花镇给夏伯伯送家书。
我忐忑不已,祈求上苍保佑夏伯伯不要出事。
几日后收到夏伯伯的回信,说他前些日子遇上贼人打劫,被一位白衣公子救了下来,现已一切安好,让我勿念。
白衣公子,难道是喻王?
可是为何,既要杀他,又要救他?
或许那些信不是喻王的,或许不是喻王下的令,或许都是我误会了。
我一次次推翻心中的猜测,又冉冉升起更多的不安和怀疑。
我在心中为他开脱,我告诉自己不是他所为,但那些没来由的直觉,让我一次次陷入怀疑。
我还像从前那般侍候在他身侧,过了秋又迎来冬。
洁白的雪降临大地,厚厚的覆盖在花园里,一夜便遮没了那满园栀子。
他夜里醒来听到风雪声,穿着里衣来敲我的门。
我连忙为他披上披风,他笑着拉我跑去后花园。
“你看,落雪了。
我猜你应该会喜欢。”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拂去矮栀上的雪,手指冻得通红,脸上却全是笑。
我从未见他那么开心过。
我的确喜爱雪,而且来王城三年,这是我第一次见雪。
我们打雪仗,堆雪人,欢笑声驱散了寒冷。
我跪在地上:“安菱请求王爷帮忙查明真相,替我讨一个公道。”
身下的雪随着我的温度慢慢消融,化成冰水浸**我的膝盖。
他没有说话,我便继续跪着。
水一寸一寸地浸湿我的衣裳,雪依旧缓缓飘落,在我的发间停留。
风呼啸着刮过我的耳边,恍惚间看见一个梦中的画面。
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夜,一位看不清脸的白衣少年轻轻推开我的房门,替我披上衣裳,拿着铁锹拉着我到院子的大树下。
“山药粥,养胃的。”
少年拂去桌椅上的雪,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食盒。
山药粥本是寡淡无味,我喜甜,所以那碗粥放了糖。
他拿着铁锹在树下翻找,抱出一个沾满泥土的罐子朝我跑来。
他笑着,和喻王笑得一样开心,但我却并不觉得他是喻王。
“我窖了半年的青梅酒,快尝尝味道。”
他打开层层密封,青梅的清香夹杂着酒的醇香,香味浓郁扑鼻而来。
思绪回到当下,我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这些幻象。
应当是幻象吧,可为何如此真实?
喻王扶起我:“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能给你一条活路。”
他还是不愿意帮我,但要查明真相只能靠他。
忽有一计涌入心头,如果他对我有所亏欠,是否可以讨要一个承诺。
冬夜寒风刺骨,他的房间却格外温暖。
炭盆里燃的是上好的金丝碳,屋里飘着异香,他的帷帐显得有些暧昧。
他已经睡了,我脱下外衫,只穿着里衣爬上他的床,轻轻在他身旁躺下。
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躺一晚,第二日让他误会,便可讨要一个承诺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
渐渐头脑混沌起来,朦胧间仿佛又看到梦中那个白衣少年,将一朵栀子簪在我头上,转眼变成了红色的月季。
我感受到温暖,比喻王抱我的那天还要热烈的温暖。
我贪恋着,贪恋到窒息,于是紧紧拥着那份温暖,不舍放开。
5.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他怀里,脑中仍是混沌,迷迷糊糊像是在做梦。
想起昨夜之事,轻轻掀开被角,身上果真不着丝缕,这才知道并不是梦。
见到床上的他还在熟睡,面容清冷,眉头微皱,我连忙钻到另一边,想要起身下床。
不想竟被一只大手拦腰搂住:“是你自己到这床上来的,怎的现在又想逃走?”
我一下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迅速闭上眼睛,假装还没醒。
他轻笑一声,拦在腰上的手忽然在我身上游动起来,弄得我浑身滚烫。
“还装?”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