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王思琪黎沐_王思琪黎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王思琪黎沐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发货运不过”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他好像认出我了……我叫黎沐,是一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学生自从转到这个新学校新同学对我好像跟之前的学校不太一样可是他为什么要转到这个学校,而且我隐约有感觉到,他可能认出我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发货运不过 角色:王思琪黎沐 现代言情小说《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的作者是“发货运不过”。梗概:我捂着胸口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你怎么来了。”苏孟籁担心的拍拍我的背见我不见好便直接把我抱在怀里。“蔡禀祁给我发消息说那死人找到这了,还要为难你,我妆都没画就跑来了……

评论专区

伊森的奇幻漂流:类似《剑与魔法与出租车》,跨位面的小队冒险+关于队友的描写符合原著+适当改变原著剧情+文笔流畅-无聊的主世界-漫威戏份太多-缺少感情戏 重生之文豪崛起:无关紧要的琐碎描写太多太杂,注水严重,爽点被淹没在滔滔洪水里难以察觉……不过有一说一,优书书评里黑哲学黑胡适的铁定是来带节奏的。 诸天之深渊降临:让人人无法坚持到VIP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盗版呢?为了喷你两句我还不至于浪费钱买垃圾看 今年是我改头换面的第四年

第7章


能理解。
她冲着我直线跑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新同学吗?
你怎么还站在这?
快去随便找个空位子做‘这!
里!
有!
人!
了!
’”幕驰朿黑着脸走开了,我感觉他认出我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怕他,但是看到他的脸、听到他的声音、听到他的名字我都会打冷颤。
“小沫?
沫沫?
黎沫!”
苏孟籁把我从惊吓中喊了出来。
我才意识到已经下课了。
我捂着胸口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你怎么来了。”
苏孟籁担心的拍拍我的背见我不见好便直接把我抱在怀里。
“蔡禀祁给我发消息说那死人找到这了,还要为难你,我妆都没画就跑来了。
他是怎么找到这的?”
“……”“别问了别问了,先去医务室。”
蔡禀祁看出我不愿提及幕驰朿便帮我岔开了话题还和苏孟籁把我送去了医务室。
到了医务室,医生给我吃了速效救心丸。
我一点点缓过来了,老毛病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脏承受能力就越来越差。
“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受什么刺激了,还要把药随时放在身边。”
“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
苏孟籁下午还有课,就先走了,我和蔡禀祁坐在公园长椅上休息,我知道幕驰朿要来找我单独聊聊。
我把蔡禀祁支开让他给我买杯奶茶。
我看着曾经身上带着光的他一步步走向我,坐到了我的身边。
很奇怪,这一刻我竟没觉得有一丝恐惧,反而有种老友重逢的感觉。
“最近过得好吗?”
“可能得比思琪好点。”
王思琪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可她到哪里都疯疯癫癫的,总是喊着要找幕驰朿这个畜生,还到处惹祸,有一次惹到了那条街混混头子。
被抓走送到夜店做了小姐。
后来因为不听话被人打残扔街边喂乞丐了。
听说还有次跟野狗抢吃的被拍下来了。
她是不是还活着,我也不知道。
“……”“哥哥,你后悔吗?”
“……”幕驰朿不说话也不回答我的问题,但我想我应该知道他的答案。
“同样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就那么喜欢王思琪呢?
哦 也不对,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不会强迫她打胎了。”
在调查我父亲的时候我调查到了他的儿子也调查到了他的侄女‘王思琪’是他姐姐的也就是我大姑的女儿说起来我们还算是亲戚呢‘实在亲戚’而幕驰朿却和他的表妹不止一次发生关系,甚至还怀孕了。
幕驰朿逼迫王思琪打胎。
王思琪不愿意,幕驰朿一家就搬走了,与王思琪一家断绝了关系,嗯 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他们幕家可真是总出些好人好孩子。
后来王思琪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结果生下个畸形的死胎。
据说还抱着那个死孩子喝过药。
最后都被救下来了,还不如不救呢,不然也不至于……唉!
命啊。
“我……”他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我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打断了。
“为什么那个死胎不是你。”
他还想说些什么,而我转身就走。
拿过蔡禀祁手中的奶茶喝了两口便昏倒在地。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躺在市医院里了。
我得了肝癌,所幸是初期。
我积极的接受治疗,半年后我已经可以出院了。
我回到了学校里,原来幕驰朿早就在半年前退学了,我完成了学业。
我没有选择读研,而是去做了投资。
五年后曾经那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的五千万已经微不足道了,而我的肝癌也已经彻底康复了。
蔡禀祁和苏孟籁也结婚了,而在这五年里我唯一一次见到幕驰朿是在汽修厂,我要去参加蔡禀祁和苏孟籁的婚礼可我的车不知道怎么的被别人放气了。
我去修车。
碰到了灰头土脸的幕驰朿。
我看着曾经的翩翩少年如今确实这幅狼狈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想笑就大声笑吧。”
我收起了笑转身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开另一辆车来载我。
“不用了,车胎没事,就是没气了。
我给你把气打满了。”
“谢了。”
我礼貌地回了一个微笑,带上墨镜坐上副驾,让司机开车。
“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应该不会见了吧。”
“拜”“拜”‘几乎是异口同声’汽车呼啸而过,留下的只是一个灰头土脸的修理工。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幕驰朿,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似乎,这个人真的从我生命中消失了。
“完”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