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猛三伯娘)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_(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全文阅读

周猛三伯娘是现代言情《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今天是四月十五,这一场清明雨淅淅沥沥的下了半个月我撑着伞穿过小巷,风很大,带着寒意,超市促销送的雨伞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散架我思考着早上老师说的函数题余光掠过旁边院子,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七悬 角色:周猛三伯娘 热门小说《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七悬”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好。”太阳光线穿透云层。出太阳了,这一场下了大半个月的清明雨终于结束了。下午是体育课……

评论专区

城战系统:很简单的笔触,很粗糙的文字,只是本爽文,但是至少他写的不令人反感,大概是主角傻傻的一力破万法,或是他的纯的可以的性格,书荒的可以看看,很简单的书,无限文 重生之沸腾青春:文风小白,读着很轻松。 [HP]请叫我杰克·斯派洛船长:欢乐船长,有爱啊 小说:大半夜不回家就是危险

第7章


服,其中一件就是紫和身上同款。
警方那边还没确认是连环作案还是模仿作案,其他受害者的特征基本一致,但是紫和跟她们不一样。
怎么就被挑中了呢?”
禾雪的最后一句小声的像喃喃自语。
“听说紫和是你发现的,幸亏有你,不然,她都不知道要在那个破屋子待多久。”
说到最后眼眶有点红了,她仰起头眨了眨眼,从包里拿出了粉扑补妆。
饭后,她亲自开车把我送回学校。
我推开车门的时候,她说,“如果你有什么发现记得跟阿姨说。”
“好。”
太阳光线穿透云层。
出太阳了,这一场下了大半个月的清明雨终于结束了。
下午是体育课。
跑了两圈操场之后老师让自由活动。
同桌想玩乒乓球,结果没拿到球拍,垂头丧气的拉着我去树底下坐。
不一会,花圃后传来陆苑苑的声音。
我小声问同桌,7班和我们一起上体育课的吗?
同桌懵逼的摇摇头,“不是啊,调课了吧。”
“我昨天又去**局了。”
陆苑苑说。
然后我看到我同桌竖起了八卦的耳朵。
“啊?
怎么又去了?”
“也让我去了。”
“我也去了。”
她们七嘴八舌的在说。
“周猛是不是问你,在学校欺负人的事?”
“是,让我挨个讲因为什么起因?
哪有因为什么?
看他们不顺眼啊。”
挺好笑的,校园暴力就因为不顺眼。
“那么多人哪记得啊?
还说有没有特别针对的?
不就是我们班讲话像个太监的那个傻憨吗?
上学期都转学了。”
“有一个,我印象挺深刻。”
“哪个?”
“你们记得我们元旦出去跨年那天,我们不是在颐和村附近等赵珊吗?
然后看到一个女的,穿白色羽绒服的,我没看清她的脸,但是皮肤挺白的。
紫和冲上去一个包扣她后脑勺上,那女的摔在地上,紫和用高跟鞋踩她,我们过去的时候我听到紫和说了句什么?
离连旭远一点,下次我再看到你黏着连旭我还打你。
紫和不是暗恋连旭么?
那个女的估计跟连旭走得近,所以紫和挺生气的。
我后来问紫和那个女的是谁?
她又没说。”
“你跟周猛说了?”
“说了啊。”
我猜周猛很快就会再来学校。
果然,体育课没下课,老师就让提早集合。
让我们班的十人一组分别去了小礼堂,多媒体教室。
有个警官坐在讲台上,让我们轮流上去回答问题。
我是最后一个,回答完问题的都走了。
我上去,那个警官问,“你们班长连旭和7班的林紫和关系怎么样?”
“普通同学吧。”
谁知道他们什么关系啊?
“林紫和有没有经常去你们班找连旭?”
我答:“没有。”
“连旭在学校有玩得比较好的女同学吗?”
我答:“都差不多吧。
“警官沉默。
我说我回去上课,就走了。
因为陆苑苑她们的话往连连旭方向查么?
注定一无所获吧。
毕竟连旭,除了去厕所和接水,下课都在座位上,而且上下学都是爸妈接,除了他的男同桌,哪有什么走得近的女同学啊。
又是一个周五。
今晚的月亮很圆,我坐在阳台背单词。
小区外的烧烤摊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蒜蓉生蚝的味道。
一街的人间烟火气。
如果不是周猛来敲门,我想,我今晚的心情一定很愉快。
这次来的除了周猛和丁伶,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年轻男警官。
“需要脱鞋吗?”
周猛打断我的沉默。
我让开:“不用,进来吧。”
我从来不招待客人,家里连个多余的杯子都没有,我有些懊恼,“你们……要喝水吗?”
“不用。”
丁伶站起来,“介意我参观一下吗?”
“随便。”
“周警官,是有什么事吗?”
我率先开口。
周猛环顾了一圈我家,视线定格在我的脸上,“我们这边发现了新线索,想来问一下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年轻的男警官从手提包里掏出电脑,憨厚的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叫陈昭。”
他们给我看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颐和村口的小路,我从转角走来,穿着蓝白校服,背着双肩包,扎着马尾,戴着耳机,半分钟后走出了监控画面。
有什么问题吗?
周猛按了暂停键,“你那天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
“如果这段视频事今年二月拍到的,那就是百日誓师的前一天,我在学校布置现场,快八点才从学校离开。”
“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走过的小路上停了一辆白色的小车,周猛放大了车里的画面,指着驾驶位上男人问我。
“看不太清,应该不认识。”
车里的人只拍到下半边脸,勾着唇角不知道是不是在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