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鱼鲭鲭(我不在之后)_(我不在之后)全章节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我不在之后》,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星辰鱼鲭鲭,由作者“鱼鲭鲭”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结婚纪念日那天,丈夫跟欺负过她的女生在摩天轮下拥吻 糟糕的是那天她拿到了癌症晚期的结果 在剩下的日子里,她们再没有见面 直到他来参加我的葬礼,他疯了 我死后,全世界才来爱我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不在之后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鱼鲭鲭 角色:星辰鱼鲭鲭 看都市小说文,千万不要错过“鱼鲭鲭”的《我不在之后》。概述为:白星宸是被收养的孩子,从小就知道,他们亲生孩子六岁时,被当时在家工作的保姆拐走,再后来那个孩子人间蒸发,再也没有找到,爸妈找了很多年,都没有什么结果。今天天气很好,是星宸最喜欢的节气—立夏,她瑟缩了一下脖子:为什么就像三九天那样冷呢。回到家。星宸打开微信,微信里只有寥寥几人,傅莫冷微信置顶着,上一条消息还是两年前,是星宸给他发的晚安……

评论专区

英灵:作者一定早已深入动漫之中无法自拔 中毒不浅 回天乏力 总的来说 试药三分毒,何况试书呢 干草。 超级附身:好书...千万别被简介骗了. 欧罗巴之敌:其实本来打算给3分,但是敬你是一位真正的勇士,仙草。(滑稽保命) 我不在之后

第一章 绝症


“白小姐,你的报告结果下来了,只有你一个人吗,有没有家属。“医生用手推了推眼镜,欲言又止。

白星宸摇了摇头,心中苦涩:“没关系医生,你说吧,我能接受的。”

医生叹了口气说道:“胃癌晚期,如果你再早点检查的话,还能化疗或者手术治疗······”

“胃癌啊···。”白星宸叹了口气。

早在一年前白星宸断断续续的开始掉头发,胃疼,便血的时候,白星宸就想到了今天的结果。

爸爸,妈妈,再等等星宸,我还没有找到北言哥哥,等我找到他,我就来找你们。

白星宸是被收养的孩子,从小就知道,他们亲生孩子六岁时,被当时在家工作的保姆拐走,再后来那个孩子人间蒸发,再也没有找到,爸妈找了很多年,都没有什么结果。

今天天气很好,是星宸最喜欢的节气—立夏,她瑟缩了一下脖子:为什么就像三九天那样冷呢。

回到家。

星宸打开微信,微信里只有寥寥几人,傅莫冷微信置顶着,上一条消息还是两年前,是星宸给他发的晚安。

今天是星宸跟傅莫冷结婚七周年纪念日。

结婚七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他们也曾相爱过,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喜欢回家呢,宁愿住在公司都不愿意回家。

他们的家很大,大多时候只有星宸一个人,到处摆满绿植家具,星宸还是觉得空荡荡。

这是我们最后的一个恋爱纪念日了吧···

星宸到底在期望什么呢,或许傅莫冷都不记得了。再奢望一下吧,哪怕他能回来一趟。

她翻开通讯录,找到傅莫冷的名字:嘟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原来他连电话都不想接。

算了。

一切都只是奢求罢了。

电话声响起,星宸接起。

【喂,妞,干嘛呢,你跟你老公在游乐园吗?好浪漫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去游乐园为什么不叫我啊····】

星宸没说话,在心中默念:游乐园····朋友圈····?

【喂···喂····这家伙····】喻念挂了电话。

不一会喻念就截屏发过来,是傅莫冷的朋友圈背景,摩天轮烟花下一男一女背光拥吻着。

在认出里面的人时,星宸心脏像被一只手紧紧捏住,快喘不过气来。

那身影是。

安芷···

原来他们又在一起了啊···

原来傅莫冷朋友圈屏蔽了她,是因为这个。

星宸嘴里涌出一股血腥味,呕····

好难受,好疼啊····

星宸视线逐渐变的模糊,抬手擦了擦嘴角血迹和眼里,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冷静下来后,星宸凝视地上血迹许久,喃喃道:“又该打扫卫生了。”

忙完这一切,都已经凌晨三点了。

星宸瘫坐在地下,大口的喘着气。

叮。

星宸拿起手机一看,是傅莫冷的短信。

【有事?】

星宸很想质问他,为什么又跟安芷在一起了,星宸很想告诉他,她得了癌症,他是不是就会回头看看她。

想到这里星宸自嘲一笑:还是算了,不要他知道了吧。

星宸打字时,双手都在颤抖,短短两个字,打错了一遍又一遍。

【没事】

傅莫冷没有再回。

……

星宸是在高一的时候认识的傅莫冷。那时候他高二,即使穿着校服,也挡不住那清隽的脸庞。

星宸同每个少女一样,都有小女生的两三心事。

星宸喜欢他,即使他从未关注过星宸。

那天星宸被安芷捉弄,全身都**,是他看到星宸,还把他的校服借给了她。

再后来安芷带动她的小集体,不给星辰好脸色,言语甚至用行动。

安芷只说就是看不惯她。

····

那天星宸不知道被谁在凳子上倒了红墨水,天蓝色的校服裤子上全是红色,是傅莫冷跑过来把校服围在了星宸腰上,挡住了她的不堪。

那天星宸只知道很丢脸,傅莫冷就像是一束光,照亮了她的世界。

再后来,星宸得了抑郁症,心理出了很大的问题,爸爸和妈妈放下手头的工作带星宸看了很多医生,星宸转了学校,但她再也没有遇到傅莫冷。

星宸再看到他的时候,是在大一开学的时候。

星宸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心中爱情的萌芽一发不可收拾。

傅莫冷褪去高中时的稚嫩,脸部轮廓清晰,越来越暑期,他在帮我们新生抬行李。

星宸大着胆子,要了他的微信。

傅莫冷一双桃花眼像是会勾人一般,嘴角噙着笑,问的直白:“学妹,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他不记得星宸了,星宸只觉得脸上很热,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傅莫冷笑了笑,打开了二维码。

他的微信很简单,纯黑色的头像,网名单字“莫”。

再后来星宸和傅莫冷渐渐熟悉起来。星宸是一个分享欲很强的人,她总会给傅莫冷分享自己喜欢听的歌,喜欢的美食,去过的景点·····

傅莫冷也会给星宸分享一些好看的故事和风景。

傅莫冷是学校公认的男神,追求者更是数不胜数。

在舍友兼现在的闺蜜喻念,知道星宸喜欢傅莫冷很多年后怂恿星宸去表白,给她加油打气。喻念说:“既然喜欢一个人就大胆的去表白。”

可星宸还是不敢,因为在之前,有很多女生都因为傅莫冷的拒绝哭着离开。

喻念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呢,爱一个人就要大胆说出来,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终于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星宸想通了,她鼓足了勇气决定向傅莫冷表白。高中错过了表白的机会,这一次星宸一定不会再错过,纵使被拒绝,星宸也不在乎了。

星宸约了傅莫冷在宁市的游乐园见面。

表白那天,星宸被喻念按着化了好久的妆,挑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出门了。

星宸怕到时候什么都说不好,还写好一封表白信,捧着一束花找到了傅莫冷,他当时心情很差,像是刚吵完架一样。星宸拿着表白信犹豫不决的时候,傅莫冷看到了她。嘴角带着戏谑。

傅莫冷走到星宸身前,低头看着她道:“要跟我表白?喜欢我?”

星宸抿唇点了点头,那封信始终在她手里,没能递出去。

傅莫冷嘴角上扬的走到星宸面前,弯下腰,一字一句的话在星宸耳边炸开。“好啊,女、朋、友。”

在哪一瞬间星宸觉得脸红耳热。那天的星宸真的好开心。

15岁怦然心动的男孩,在19岁成为了她的男朋友。

砰····

烟花在她们身后炸开。

那一刻,傅莫冷眼里充满了不明的情绪。星宸没有多想。

傅莫冷就像是一轮明月,在她追逐月亮的时候,月光终究是照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那时星宸知道,傅莫冷跟她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傅莫冷听到安芷结婚的消息,才选择跟她在一起,那星宸永远都不会再跟傅莫冷表白。

不过星宸跟傅莫冷在一起的日子里,星宸能感觉到,他真的对她很好很好。

傅莫冷不喜欢吃辣川菜火锅等一切辣菜,无辣不欢的星宸,陪着傅莫冷吃了很多年的清淡食物。

傅莫冷喜欢喝城西一家饭店煲的汤,星宸就坐两个小时的车,去城西给傅莫冷买汤。

在星宸姨妈期肚子疼的时候,傅莫冷也会给她亲自熬红糖水,会提前给星宸买卫生巾暖宝宝。

20岁生日那年,傅莫冷跪在星宸的面前,言辞恳切的说:“宝宝嫁给我。”

星宸那时候还以为她们会一直好下去,直至结婚相偎相依年华老去。

星宸大四时,她们偷偷领了结婚证,选择了隐婚。

傅莫冷那时候的公司渐渐有了起色,他变得很忙,但无论多晚都会回家。

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星宸说:“宝宝,我爱你,遇见你真好。”

慢慢地傅莫冷变的越来越奇怪,他接打电话会避开星宸到书房,手机密码也改了。星宸心大,没有多想。

直到一天晚上,醉酒的傅莫冷回到,躺在床上时呓语安芷的名字。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安芷的名字,依旧令星宸浑身寒毛直竖。心脏似被什么东西狠狠的,一下又一下敲击。一点一点把星宸带回高中那会。

安芷···

那个当年带动很多人来欺负星宸的安芷···

那个逼得她当年只能靠药物入睡的安芷···那个当年让她每天晚上都做噩梦的安芷···

这是星宸跟傅莫冷第一次的矛盾,因为安芷。

傅莫冷酒醒后,星宸还是忍不住提了安芷的名字,问他认识安芷吗?

他很大方的承认了和安芷的关系。

原来当年安芷在星宸转学后,就和傅莫冷有一段缘,高三毕业安芷不愿放弃前途出国,在星宸表白哪天,安芷和一个外国人结婚了。

星宸也终于明白傅莫冷才选择跟她在一起的原因。

就在前几天安芷跟她的老公离婚回国了。

·····

轰。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瞬间,星宸只觉得天崩地裂,听不清后面傅莫冷说的每一句话。

安芷回国···

她又要来欺负我吗····

星宸觉得她又病了。

她看着手臂遗留的疤痕,手上好疼啊,里面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啃食着她的手腕。

星宸发了疯拼命的用手抓挠那道伤疤,安芷那张脸,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一颗一颗易碎的眼泪砸在地面,安芷不但毁了她的梦想,让她在也拉不了小提琴。现在还要回来抢她的老公。

傅莫冷看出了星宸的不对劲,他把星宸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她,想让星宸不要再做这些伤害身体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安芷总是阴魂不散,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都忘记了这么一个人,现在又出现在她生活中。

“啊·····”星宸尖叫着,无力的锤着傅莫冷的背,直至最后越来越没有力气,星宸倒下了。

那天,星宸流产了,他们第一个孩子最终没能保住。

傅莫冷红着眼呢喃着:“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宝宝。”

“宝宝不要胡思乱想,养好身体。”

“宝宝,我跟安芷没什么,相信我。”

再后来的半年里,傅莫冷每天都按时回家,依旧给星宸做没有一丝辣椒的食物。

可究竟是变了,即使傅莫冷每天都回家,他每天都做饭,他身上陌生的香水味总提醒着星宸,这个深爱的这个男人变心了,他不再属于她了。

尽管星宸很抵触他对她的接触,但星宸总是想再要一个孩子。再后来,他们迎来了第二个孩子。

星宸再次怀孕,他傅莫冷变得小心翼翼。

他主动提出该去见星宸父母了,这也许是星宸这半年里能开心一点的事情了。

他像是毛头小子一般,也会紧张,带了很多东西,深怕她爸妈不高兴。

一开车到我家。

傅莫冷牵着我星宸的手,手心有些出汗。

可是当他看见星宸父母的第一眼,他的表情有些变化,星宸没有看懂那种情绪。

他依旧保持了女婿的姿态,讨得岳父和岳母的欢心。

爸妈很喜欢,得知我星宸再次怀孕,更是开心。

再后来,傅莫冷有意无意的疏远星宸,时不时试探的说要不孩子先不要了。

星宸很迷惑,为什么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了。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星宸的孕期反应很大,总会恶心想呕,吃不下饭。

安芷找到了星宸。

她穿着性感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依旧是高中那个张扬的安芷。

安芷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说:“识趣点,离开傅莫冷。”

这一次星宸不再任人宰割,她没有选择妥协。

星宸质问她:“你用什么身份站在我面前说话,第三者?”

星宸把第三者三个字说的很重,如果可以,恨不得撕了她这张可恶的嘴脸。

安芷挑衅的说:“那就走着瞧,我总会有办法让你离开他的。”

星宸端起面前的咖啡就向她泼过去,可是万万没想到,傅莫冷来了。

他就像是掐着点,当星宸把咖啡泼过去的时候,他就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白星宸,你干什么。”傅莫冷说着脱下西装就披在了安芷身上,把安芷护在怀里。

“你再动小芷,别怪我不客气。”

傅莫冷留下一句话,护着安芷就离开了。

被傅莫冷护在怀里的安芷,转过头挑衅的看了星宸一眼。

这就是我的丈夫,二话不说就指责妻子的过错。

傅莫冷啊傅莫冷,你真的很绝情。星宸那颗心一下跌到了谷底。

回去的路上,星宸被一辆面包车尾随,她的车半路抛锚了,星宸下车查看的时候,后面的面包车上下来几个男的。

“小姐,没事吧,需要帮忙吗?”一个三角眼的男人盯着星宸。

星宸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男人。

她摇了摇头,还没来及说话,就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星宸被关在一间仓库里,黄色的灯光下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周围的灰尘让她不禁咳嗽出来。

咳···咳咳····

“呦,醒了。”那个三角眼的男人,把玩着手里的电话。

对面坐着四五个男人在打牌。

“你们要干什么。”星宸强忍着恶心开口道。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三角眼身后的一个男人开口,黄色牙齿带着嘴角的口水,让星宸胃中恶心至极。

星宸的身体软弱无力,动都动不了,她咬着牙,艰难开口:“我···我有钱,你们别伤害我,我可以···给你们钱。”

“好啊,我们要三百万,但是你只能打一个电话。”三角眼男人开口道。

一个电话···爸妈去外地出差了,星宸不能再让他们担心。

对,打电话给傅莫冷。

“好,我打,号码是138·······”

星宸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傅莫冷身上。

嘟嘟····电话拨通,对面传来的确是安芷的声音。

“有什么事。”

“傅莫冷在哪里,让他接电话。”

“啊冷他在洗澡~~有什么事你明天打过来吧。”

····

不等星宸说完,安芷已经挂了电话。

三角眼男人猥琐的笑了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我怀孕了···。”星宸嘶吼着。

他们并不打算放过星宸,拿着棍子靠近星宸。

····为什么,为什么···

傅莫冷···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总是不出现····

傅莫冷···我恨你···

“老大,出血了,真晦气·····”

孩子···

···

再次醒来的时候,傅莫冷顶着黑眼圈坐在星宸身边···

恰巧电视的新闻里播放着今天的新闻【星海集团董事长白宇飞及其夫人何欣、司机张强等人于今日发生特大车祸当场死亡,伤亡情况如下····】

爸爸···妈妈····星宸眼里泪水犹如泉水,以至于忘记她为什么会到医院。

她想坐起来,可是肚子里像是有刀片一样,刮的生疼。

“星宸,别激动,你刚做完手术,不要乱动···”

傅莫冷按着星宸不让她起身。

看到他星宸只想吐····

“新闻···”

星宸还没说完,傅莫冷就开口道:“我已经派人去核实了,爸妈不会有事的。”

她牟足了劲,一巴掌扇在了傅莫冷脸上。

“傅莫冷,我被绑架的时候你在哪。”

“我····我····”傅莫冷犹豫了,他果然跟安芷在一起。

“滚。”

傅莫冷还想说什么,星宸把他赶出了病房。

好恶心,好脏····

护士来换药的时候,说他流产被发现以后失血过多,子宫没有保住。

孩子···我们的第二个孩子···

爸爸妈妈····

他们一定很疼····

桌子上放的水果刀,再吸引着星宸。

只要拿着它,往手腕上轻轻一划,就可以看见他们了。

爸爸妈妈,宝宝等等我,我来了。

我狠狠的割了下去。

···

过一会,我就能见到他们了。

视线渐渐模糊···耳边慢慢没有了声音····

陷入了一片黑暗。

星宸以为我会解脱,可是没有,还是被救回来了。

“星宸,你怎么样,你为什么想不开啊····。”

星宸入眼的是喻念,是一张哭红了眼睛的小脸。

她生硬的弯了弯嘴:“阿榆,我没事。”

星宸不知道傅莫冷哪里了,至少他没有在病房。

不行,还没有找到北言哥哥,爸妈找了他二十多年,不能再她这结束。

喻念陪着星宸办理了爸妈的葬礼。

傅莫冷没有离星宸太近。

也知道他一直在幕后帮忙。

可是她怎么可能感谢傅莫冷呢,星宸对他的爱,永远消失在那通被安芷接通的电话里。

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没能赶上见爸妈的最后一眼,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被那些人···

***

“白小姐,根据我们检查,白董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导致刹车失灵····”

“如果你有什么发现,要及时联系我们···”

嗡嗡嗡·····

**公式化的话在星宸耳边炸开,刹车失灵···被人动了手脚····

这段时间,家里的车一直好好放在车库里,爸妈出差也是因为在云市,发现了一些被拐儿童的信息,爸妈才急匆匆赶往的。

张强张叔在家里兢兢业业二十多年,和爸爸的关系堪比亲兄弟。

唯一能动手脚的是····

傅莫冷。

前几天,傅莫冷在爸妈那边呆了几天。

不···不可能是他。

星宸摇了摇头。

星宸不相信。

哪怕他再不喜欢她,他也不会对爸妈怎样的。

一定不是这样的。

不是。

···

时间过去三个月了,星宸迅速接手了星海。

一时间,傅莫冷创立的深海和星海,成为了宁市有名的企业。

而星宸,也在四处寻找白北言的下落。

她一定要找到北言哥哥,完成爸爸妈妈没有完成的事。

傅莫冷依旧每晚都回家,只是她们之间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星宸起草了离婚协议,她不想再跟傅莫冷这个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星宸把离婚协议,放在了一进门就能看到的玄关上。

晚上,按时回来的傅莫冷急冲冲的冲到了次卧里。

他把离婚协议狠狠摔在桌子上,红着眼,似乎在隐忍什么。

“你就非要跟我闹吗?我每天回家都很累,我就想休息休息都不行吗,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改好不好····”

一时间星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都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傅莫冷一把把星宸扯到床上,带着几分愤怒的祈求,低声嘶吼:“你不就是因为我没碰你吗,我没有嫌弃你,别离婚好不好。”

“别···别···”

恍然间,星宸又想起几个月前发生的事,一道一道伤疤浮出水面。

星宸眼中含着泪水,拼命摇头,低声喊着:“傅莫冷你离我远一点。”

傅莫冷低咒一声,手足无措把星宸抱入怀中,一遍一遍诉说:“对不起···对不起星宸····我···我不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星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把傅莫冷推开:“离婚吧,傅莫冷。”

“我不会离婚的,你想都不要想,如果你敢离婚,我就收购星海。”

傅莫冷大吼着威胁星宸。

是啊,他成了宁市新贵,星海已然不是深海的对手了。

尽管星宸很努力的在经营。

好累啊···啊北言哥哥到底在哪···

那个拐卖了白北言的保姆已经死了,星宸失去了寻找白北言的唯一线索。

那天以后,傅莫冷再也没有回过家了,偶尔被人拍到和安芷的花边新闻,他却再也没跟星宸解释过。

两年后星宸最终没能保住星海。

哪怕星宸没有再跟傅莫冷提及离婚,可傅莫冷依旧以雷霆手段收购了星海。

星宸被傅莫冷囚禁在家里,失去了何外界的所有联系。

那晚星宸发烧了,梦里梦到爸妈在责怪她,为什么没有找到北言,为什么留下星海。

半梦半醒间傅莫冷掐住星宸的脖子质问她:“你说的北言是谁,是哪个狗男人,你怎么敢背叛我的·····”

星宸没有反抗罢了,死了就解脱了。

傅莫冷手下一松,星宸以为会死,怎么就把她放开了呢。

星宸被刺激的呛咳出声。

大口的喘着气。

家里没有通讯的东西,星宸就像是他圈养在牢笼的金丝雀。

想起星宸来的时候就会来看看她。

星宸不明白他为什么就突然囚禁她,后来在保姆支支吾吾中,她知道了。

原来安芷被绑架,和当年如出一辙,但所幸的是安芷没有发生不幸,傅莫冷救了她。

所有证据都指向星宸。

原来他是为了安芷。

傅莫冷回来的那天,星宸又开了口。

“离婚吧,傅莫冷。”

傅莫冷捏了捏拳头,冷冷开口道:“你现在没有工作,你要去哪。”

“不劳傅总费心,我去哪总归是我的事情,离婚好吗。”星宸捏了捏衣角,她不确定傅莫冷是否能同意离婚。

半晌,傅莫冷像是下定决心般,沙哑着说:“好。”

半年了,星宸终于离开,囚禁了她半年的房子。

星宸贪婪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享受着阳光照在全身的温暖。

我星宸穿了那条当年和傅莫冷表白时穿的裙子。

那条裙子被星宸保存的很好,即使过了多年,星宸都没忍丢弃。

从哪开始就从哪结束吧。

傅莫冷看到那条裙子时,神色愣怔了许久。

可是还没进民政局,傅莫冷就接到安芷的电话,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们最终还是没能离婚。

星宸的存款不多,这些年为了找白北言,几乎花光了星宸所有的积蓄。

星宸没地方去,还是回到,那个结婚很久之后,她曾经一个人独自居住的房子。

傅莫冷安排助理给她拿来了一张卡,说里面是三千万,当初收购星海留下的钱。

星宸接受了这比钱,毕竟星宸还要继续寻找北言哥哥,即使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人世间,为了爸妈的遗愿,星宸必须要找,哪怕是北言哥哥不在人世,星宸也要找到他的消息。

于是星宸继续四处寻找着白北言的踪迹,爸爸成立的拐卖儿童基金,会一直救助着全国各地被拐卖的儿童。

喻念和往常一样,四处旅游,但时不时总会给星宸打电话寄明信片。

星宸羡慕她的洒脱,羡慕她的自由。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