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爱你啊(袁希男王潇)_(那我爱你啊)完结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那我爱你啊》是作者“甜甜圈是洋葱”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袁希男王潇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人不是生来就幸运,兜兜转转,总有人注定是来爱你的有些人被这个世界亏待了太久,都忘记了,或许,爱自己的人还在来的路上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那我爱你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甜甜圈是洋葱 角色:袁希男王潇 火爆新书《那我爱你啊》是由网络作者“甜甜圈是洋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甜甜圈是洋葱”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不住你那我去哪,你不会忍心看我一直跟冰山脸住一起吧,呜呜呜”。“哦,冰山脸也来啊,那你俩住吧,近水楼台先得月,记得到时候我伴娘啊,我是伴娘!”“说啥呢,我们就没啥,不说了,一会还要跟导师见面核对一下情况。”电话对面的人语气明显跟刚刚不一样,这俩人肯定有故事,肯定有猫腻。袁希男并没有问下去,适可而止的自觉袁希男还是有的……

评论专区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冲着作者的睾跪血统,一星奉上! 此子与我有缘:能够啃,很不错了。现在起点月票榜上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啊,一本都看不下去 我踢球你在意吗:中古大神,林海的第一本书,林海一直是我心目中竞技类小说第一人。这本书带给我满满的感动,那年,神奇的米卢带领中国参加**,那年,张俊和杨攀带给我们足球的快乐。 那我爱你啊

第4章 巧啊


原来,是梦啊。

“圆圆,我过两天去昆城出差,你来接我吗?”

袁希男翻了个白眼,手上正翻着周一需要用的教案。除了自己谁还会去接这个走路内八如此严重的女人,哼,袁希男心想。想当初在新疆上高中的时候,袁希男和这个许久不见的闺蜜,,因为一个走路内八严重,一个走路外八明显,还被同班同学调侃小鸭子来着。

“我不去接,会被你打嘛?”

“唉,淡了,淡了啊。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狗了?”

“我也想有别的狗,你看我有这机会吗?”

“嘿嘿,我猜也是,除了我,谁还对你这么好啊。”

“是是是,就知道你最好了,这次要多久啊?”

“差不多两个月吧,有一个调研要做,算是学术交流吧。不住你那我去哪,你不会忍心看我一直跟冰山脸住一起吧,呜呜呜”。

“哦,冰山脸也来啊,那你俩住吧,近水楼台先得月,记得到时候我伴娘啊,我是伴娘!”

“说啥呢,我们就没啥,不说了,一会还要跟导师见面核对一下情况。”电话对面的人语气明显跟刚刚不一样,这俩人肯定有故事,肯定有猫腻。袁希男并没有问下去,适可而止的自觉袁希男还是有的。

“昂,航班发我啊。”

“嗯,那我挂了啊,拜拜啦。”

袁希男整理好写完的教案,起身伸了伸懒腰,一看时间都七点了,就准备去小吃街觅食,顺便散步。

昆城并不是多么发达的城市,街上的小摊也不会总被城管赶。烤架上的鸡腿金黄金黄的,鱿鱼铁板滋滋冒着油,香味四处飘散,充斥着行人的鼻尖,刺激着人们的味蕾。不远处,约五六十岁的阿婆卖着自己做的米线,偶尔抬头,看着小摊上一个约十四五岁的男孩帮忙给客人端煮好的米线,一副慈祥的面容是欣喜,是喜欢。袁希男路过一个又一个烧烤摊,在烧烤的烟雾中穿梭,穿过人群走到阿婆的小方桌前坐下,像欣赏什么绝世美景一样看着周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看《清明山河图》里汴梁的繁荣,也或者是《千里江山图》的那一片“蓝”?

“姐姐,你吃辣吗?”小男孩很快就来询问,稚嫩的脸上带着欢愉,清澈的眼眸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一看就知道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

“嗯,超级辣,爆辣。”

“好,那你等一会儿啊。”

“好的。”

袁希男有一点感慨。

大一的寒假,因为要打工挣学费,走投无路的她也曾经去一个小摊询问自己能不能胜任那份工作。可惜当时的那位奶奶已经有了帮忙的人,只是小摊上的招人启事没有撕下来而已。跟小男孩不同的是,袁希男从来都只是一个人,一个无家可归的旅人。“”

“王队,人我们带回去了,但是里面有个未成年。”

王潇把视线从米线摊上移开:“未成年?交给你芳姐,其他人带回局里审问。”

“是,不过张哥说可能有吸白粉的。”王潇虽然料到了扫黄行动也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不过里面还有未成年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知道了,现场检查完回去叫**看一下。”

“是,王队。”

王潇知道今晚铁定是要加班了,不如去填饱肚子。在他的同事都离开后,他从小吃街二楼走下来,连吃什么他都想好了。

“袁老师,好巧。阿婆,我要一份牛肉米线,多放些辣椒,要葱,不要香菜。”

袁希男吃着碗里的米线,耳边传来的声音有点陌生,以至于冬天的风都没能把它吹散。

“你是?肖甜甜爸爸?”袁希男放下筷子,不确定得问。

“袁老师记性真差,我说了我是她舅舅,舅舅!”王潇加重了语气。“不过,是女儿也行呢,就是怕他爹妈不愿意。”王潇在袁希男对面顺势坐下,觉得刚刚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那个人走的太及时了。

袁希男觉得有点尴尬,认错人可不是什么有礼貌的事情。

“啊,抱歉啊,我记得的,记混了,不好意思。”袁希男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她的社交能力是真的不怎么样啊喂,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多年,社交圈就那么大点。也不知道是继续吃好呢,还是继续吃好呢。

王潇等着自己的米线,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一副闲散的样子看着袁希男。

“那个,好巧,你是来吃饭的啊。”袁希男硬着头皮发出了疑问。

“袁老师,是我笨还是你笨啊,我都坐在这里了,你还不知道我在这干什么。”

“哦,那我走?”袁希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下意识把以前看见的网络用语说出来了,脑子里表情包的模样都有了形状。但是王潇没有get到。

“袁老师,我加班来的,饿了来补充一下能量,你呢,一个人吗?”说着小男孩端来了王潇的米线,碗里本该是小白菜的,现在变成了生菜。王潇拿起一次性筷子,低下头狼吞虎咽起来。袁希男也继续吃着。

“昂,我出来吃个饭,你周六还加班吗?”

“我可是人民**啊,很忙的,就这么忙我姐还天天催我相亲,我可真够难的。”王潇含糊不清的回答,嘴巴忙活着呢。

袁希男也没有继续接话,只觉得这个人还挺自来熟,话也挺多,跟肖甜甜一点也不像。那时候的袁希男还不知道,其实肖甜甜的性格跟王潇很像的,只是小孩嘛,都不太喜欢在老师面前表露出真正的自己。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吃着自己的米线,刚刚的对话好像没有发生过。阿婆的小白菜早就空了篮,用以替代的生菜眼看着要见了底。

夜晚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整条街都被黑夜笼罩,但也并非如此。周围的门面店是灯火辉煌的,二楼的KTV醒目的招牌不知疲倦得闪烁,不知谁家的音箱放起了节奏感很强的英文歌。氛围很好,是袁希男曾经向往的生存环境,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即使是孤独的一个人,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雪,轻飘飘得落了下来,温柔得落在了王潇的肩上,袁希男的碗里。有的不甘与大地为伍,落在了桌上,在灯光下纷纷扬扬,洒满了街道,洒满了世界。

“你先穿着吧,到时候给肖甜甜就行,我还要回去加班,就不送你回家了,袁老师。”

十字路口,只留下穿着王潇的黑色外套的袁希男,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俩不就是吃完了饭,下了雪之后一起走了几步路?怎么就穿上人家的衣服了?

袁希男回了家,把王潇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就准备洗漱睡觉。

王潇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赵囡囡的案子还没结束,他就被强行安排到这条街突击检查。有人匿名举报这条街的许多酒吧里,有些酒吧做着违法的勾当。由于人手不够,他被临时调过来帮助完成任务。谁曾想到,抓到有头有脸的人做了违法的事情还不够,居然还检查出了白色粉状物。

真的是又要辛苦负责这条小吃街的同行们了。现在的小朋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交接完工作以后已经是凌晨三点,王潇拖着疲惫的身躯进了家门。王潇嘴里叼着烟,一路走一路吐着烟圈。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烟头好巧不巧得该被扔了。

王潇从兜里掏出钥匙,门哐当的一声被打开。王潇刚进玄关准备关门,鞋子都脱了,门也没被关上。嗯,这畜生的手从哪儿来的。王潇艹了一声,极度愤怒,转身就准备一拳。

“你?干嘛?”拳头还没落下,王潇就看清了来人,要不怎么说一定要养成晚上回家开灯的好习惯呢,要不面前的人就会因为光线不明的原因被打成猪头了。

“师哥,我,我找你有点事。”来人不比王潇矮,但是总是带着些书生气,虽然没有王潇那张娃娃脸。

“进来吧。”王潇关了门,顺手把衣服扔在沙发上,身后的人顺势跟着进了门。

“我去洗个澡,自己倒杯水喝。”

“好的,师哥。”

王潇也没有再说话,一声不吭的回卧室找了换洗的睡衣,瞥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人,自顾自得进了卫生间。

氤氲缭绕,喷头的水肆意得洒在王潇的身上。此时此刻的王潇头疼死了,外面这尊佛要怎么请走才好。他只是一个小**,根本不想掺和走后门这种事。而且,找他这种小**,是真的没有用啊。

“师哥,水,我给你也到了一杯。”王潇洗完澡出来,不出意外的,甄天还在。

王潇在甄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践行着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一言不发。

“师哥,我爸他……”见王潇还是不说话,甄天鼓足勇气开始说明来意。

“师哥,我爸爸这个事儿,你能给江支队说一声吗?”

“小天,说实话我在那个KTV看到你爸爸的时候真的非常惊讶,我一直很尊重叔叔,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我能怎么办?”

“师哥,只要你不跟江支队说,应该就没什么大事的。”甄天小心翼翼得坐着,眼睛从未在王潇身上离开过。他自知理亏,很害怕被拒绝。在今天晚上之前,他本来一直都是一个什么烦恼都没有的人。他有温柔善良的妈妈,有一个一身正气,为了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爸爸,自认为人生一帆风顺,至此足以。父亲带来的荣誉,延续到了他的身上,从小到大都是在同学门的羡慕之中,从未想过会有今天这般的境地。

当父亲被抓的消息传到耳中的时候,甄天还在想着明天去**局报道的时候应该给同事们带什么见面礼礼才好。他要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团结同事,辛勤工作。他的父亲不是他的起点,而是终点。

他的母亲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面色如常,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好像事情发展成今天的样子,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年过五十的女人依然优雅,落落大方,只是如获大赦般长吁了口气。

受到冲击的甄天走投无路,他不知道怎么办。病急乱投医,在知道发小王潇参与了这件事之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找王潇。

“江支队那边已经知道了,我到那个包间看到甄叔叔的时候,江支队已经在隔壁的包间了。”王潇实在是不想告诉甄天,他进到包间的时候看到的画面。房间里的声音此起彼伏,三个年轻的女郎,约莫二十三四,体态妖娆得在两个有着大肚腩的男人的身上缠绕,男人身上的红丝裙在KTV包间暗黑的灯光下显得无比刺眼。王潇进去的时候,女人惊慌失措得尖叫,两个男人却还处于迷离的状态,一看就是酒喝多了,控制不了自身行为的模样。

“师哥,那你能帮我约一下江支队吗?”

“小天,你考虑清楚,以叔叔的官位,现在被处理是挺好的结果了。江支队那人你是知道的,要是不成功,你贿赂官员,走后门这事,只会让叔叔的事情更加难办。我也不是不想帮你,只是现在的情况,叔叔主动交代才是最好的,对你,还是对甄家,都是比较好的选择。”王潇很清楚江支队铁面无私的做事风格和绝不姑息的处理方式,别说是请他吃饭了,跟他提出这个建议,估计都会被骂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

“师哥,我……”

王潇把甄天劝走以后烦躁的挠了挠头,躺在床上,点燃了烟。甄天也是从**学院毕业的,他以后多半是会走这条路的,如果因为他的爸爸而卷入这种不堪之中,那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甄叔叔的事情并非无迹可寻。十八岁的王潇高考完,信守承诺把自己的学习资料拿去给甄天。只是令他愕然的是,开门的不是甄阿姨,也不是甄天,而是只穿了睡袍的甄叔叔。也许只穿了睡袍并没有什么稀奇,毕竟那时自己家里。

王潇轻车熟路的搬着箱子进了甄天的房间,并给还在和同学打乒乓球的甄天发了微信就准备离开。只是不小心,就那一眼,他看见了客厅沙发上的紫色内裤,还有茶几底下未来得及收拾的袜子。甄阿姨那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影响这样的情况出现。

那么,可能性不言而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