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齐李九郎(李九郎陈茵茵)_南齐李九郎全文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南齐李九郎》,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李九郎陈茵茵,作者“水煮鱼不放葱”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我叫李九郎,武功一般,但我有八个哥哥 “李九郎,你的死期到了!” “救命啊!!” “九弟别怕,哥哥们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南齐李九郎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水煮鱼不放葱 角色:李九郎陈茵茵 热门小说《南齐李九郎》是作者“水煮鱼不放葱”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黑暗无限:主角完全丧心病狂,走的巫师杀戮流,杀的人前期以10为单位,中期以万,后期杀一千万,,,,,。力量体系和情节很混乱,没有耐心者坚持不下去,这也是他众星之主差的原因。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好女儿。 太阳系:异化:不好看 南齐李九郎

第1章 重大使命


太庆三年,临江城外。

“一晃都十年了。”

城墙下,一少年骑在马上望着来往的人群发呆,嘴里小声嘀咕。他身形高挑,稍微偏瘦,脸庞刚毅俊朗,眼睛深邃。

十年前,他原本是湘南某高中的学生,一个往常的夜里,他和朋友去酒吧蹦迪,玩的正起劲时,忽然感觉脑海一片空白昏睡过去,再睁眼就到了这里。

作为一个资深的网文迷,穿越这种事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忍不住骂一句,“我靠!”

在这个世界他的名字叫李九郎,相比起大多穿越人士,他的开局并不算差,凉州将军李伯年第九个儿子。

南齐开国皇帝将天下分为三大州,分别是建州、凉州、京州,每州统辖数座城市,凉州是其中最大的,统管十三座城市。

而州将军这一官职,属于正一品行列,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在朝中地位仅次于三公,作为他的儿子,李九郎在这凉州十三城也是横着走的存在。

依靠父亲强大的背景,李九郎从小跟随各大名师学文习武,十八岁那年得了个凉州第一才子的名号,但是武学方面却差强人意。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临江诗会,才子佳人们聚集在此赏月作诗,作为凉州有名的才子,自然每年都少不了他,但是今年他身负一项重要任务。

据锦衣卫情报,临江总兵魏定国北梁收买,准备于近日起兵反叛,锦衣卫特命李九郎借参加诗会之际暗中调查,如情况属实可就地处决。

“九公子,九公子。”

一阵呼喊声将李九郎从思绪中拉回现实,他看了看方圆左右,见魏定国毕恭毕敬站在旁边,每年诗会当天,魏定国都会亲自出城迎接。

“是你啊魏大人。”

魏定国满面笑容道:“末将在此恭候您多时了,请您进城吧。”

“好!”

魏定国牵着马,一路往馆驿方向走去,李九郎坐在马上心中感慨万千,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战功赫赫的总兵是北梁间谍。

记得五年前,北梁派水军偷袭临江,魏定国率军顽强抵抗,在战斗中几乎丧命,直到打退了北梁军,父亲还夸奖他是南齐第一武士呢。

走了不到半个小时,来到了馆驿之中,魏定国摆上一桌酒席款待李九郎,两人在席间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他会是间谍吗?”,李九郎看着热情洋溢的魏定国暗自揣摩。

“九公子,末将敬你一杯!”,魏定国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李九郎心中虽然翻江倒海,但脸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魏大人,每年我来临江参加诗会,你都热情款待,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魏定国抹了抹嘴,说道:“哪里话,如果当年不是令父提携,说不定我还是个小小的伍长,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吃几顿饭算得了什么!”

“说得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看来魏大人是有良心的人,有良心的人肯定不会做没良心的事,我敬你一杯。”,李九郎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此话一出,魏定国眼神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凌厉,半秒过后又恢复如初,随声附和着。

太阳渐渐隐落山头,李九郎送走了魏定国,回屋换上一身书生装扮,往江边走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来往的女孩们看见他的俊俏模样都忍不住回头看。

李九郎自顾自的走着,想着八哥交代给他的任务,来临江之前八哥告诉他,今晚可能会有一艘红色钓船靠岸,那是北梁奸细的连络船。

过了不久,李九郎来到江边的赏月亭,打眼看去亭内满是红男绿女,中间的临江知府看到他来了急忙起身迎接。

众人簇拥着李九郎来到中间位置,依照诗会往常的惯例,都是由李九郎起头作诗,再由临江知府宣布诗会开始,众才子依次作诗,由在场所有人评选出第一名。

可今天的李九郎怀着心事,哪有心情作诗,他示意知府直接宣布开始,等众才子作完诗后自己再作。

才子们一首接着一首作诗,欢呼喝彩声此涨彼消,李九郎拧着眉头不住的往江面上看,心说“怎么还不来。”

李九郎焦急的等待着,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人群中有个少女,正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天色越来越暗,转眼就到了深夜,众才子作完了诗,只剩下李九郎一人未作,身旁的临江知府提醒道:“九公子,该您作诗了。”

李九郎心里正烦,哪有心情作诗,随口背了句高中学过的诗词:“山城欲暮人烟敛,江月初寒鱼艇归。”

会场骤然之间安静了下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面露惊叹之色。

一才子感叹道:“此诗将临江依山傍水的景色表露的淋漓尽致,用词不俗,而又意蕴盎然,读过之后令人回味无穷,真是千古难觅的佳句啊!”

临江知府内心更是不住的赞叹,想不到李九郎漫不经心作的诗句竟如此有意境,看来自己这辈子都达不到这种境界了。

李九郎无心听他们的赞赏,只是焦急的看着江面,心说都这么晚了还没来,八哥说的到底靠不靠谱啊!

正在愁绪万千之时,一艘钓船由远及近,慢慢悠悠飘向江岸,李九郎心中大喜,准备去江岸查验,谁知还没动身,船只突然调转船头,往江中驶去。

“该死!”,李九郎在心中大骂了一句。

此时第一名已经评选出来,在场众人全都公认李九郎的诗为第一,李九郎象征性的与众人道了谢,回到了馆驿。

他换上一身夜行衣,从窗户一跃而下,看了看左右无人,径直往城外而去。

土地庙里漆黑一片,李九郎轻声呼喊道:“八哥,你在吗?”

一个穿着锦衣卫衣服的男人从神像后面走了出来,询问道:“老九,事情办的怎么样?”

李九郎摘下面罩,无奈地说:“我看到了那艘船,本来都已经靠岸了,谁知道突然之间掉了个头,逃走了。”

“这在我意料之中,一定是你露出了马脚,被奸细察觉了。”

李九郎自责道:“都怪我,接下来怎么办?”

男子拍了拍他肩膀,安慰说:“老九,这是你第一次独自执行任务,被发现很正常,不要太过自责。

接下来你继续留在临江,做进一步查探,我判断敌人会加紧联络魏定国,要他早日反叛,你找机会潜入魏府,探探虚实。”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