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怀陆宴尘《重生不做美强惨皇帝》_叶倾怀陆宴尘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不做美强惨皇帝》是作者“ “四平路战神””的倾心著作,叶倾怀陆宴尘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宫变之后,皇位竟离奇的落到了胸无大志的“四皇子”叶倾怀身上,只有她知道这江山早晚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不做美强惨皇帝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四平路战神 角色:叶倾怀陆宴尘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四平路战神”的热门书《重生不做美强惨皇帝》,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对他,已别无所求。只是眼下如何处置他确是个难题。前世她向陆宴尘透露了自己的女子身份后,陆宴尘次月便上书丁忧还乡。叶倾怀看到他的辞书时,他的人已远在允州了……

评论专区

我不当明星:服了,自己曲调词mv编舞导演全包,做出来专辑后只占工作室17%股份,还没有专辑分成,这尼玛是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帝御山河:皇大在大周烂尾后越来越堕落,很难想象这是和飞升之后、无上真魔一个作者写出来的 神话起源:最鸽的寻道鸽新作,大概率也是各种鸽 重生不做美强惨皇帝

第3章 画像


午膳过后,便是叶倾怀每日上课的时间。
若是往常,这该是她一天里最开心的时候。
可今时不同往日,叶倾怀十分焦虑,往文轩殿去的路上,她走得磨磨蹭蹭。
她还没想清该怎么面对陆宴尘。
叶倾怀自认为在前世临死前,已与他恩怨两清,从此无爱也无恨,只想与他再无瓜葛。
以至于她初初醒来时,第一时间竟未想到陆宴尘,只想着自己为什么要重生过来。
她对他,既没有重新来过再续前缘的执念,也没有不共戴天不死不休的仇怨。
她对他,已别无所求。
只是眼下如何处置他确是个难题。
前世她向陆宴尘透露了自己的女子身份后,陆宴尘次月便上书丁忧还乡。
叶倾怀看到他的辞书时,他的人已远在允州了。
叶倾怀在心中打量着,如今之计唯有两条路。
要么当即将他杀了,要么将他圈禁在盛京。
只是无论是杀是圈,都要先弄清他麾下五万叛军从何而来,否则就算拿住了他,只怕也是徒然。
叶倾怀便是在这样复杂的心情下,在书房见到了陆宴尘。
陆宴尘一身靛青朝服,端坐于案旁,案上摊开一卷书册,那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时不时地翻一下书页。
听到叶倾怀来了,他侧过头,神色平和地看了她一眼,起身道:“陛下今日迟了半刻。”
叶倾怀只觉得心如鹿撞,自刎过的颈侧火辣辣的疼,仿佛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真见鬼,说好的恩怨两清无爱无恨呢?
她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面上却是一派风轻云淡,对着陆晏尘行了一礼,径直走到主案边坐下,道:“有事耽搁了,请先生赐罚。”
陆宴尘授课一向严苛,有错必罚。
不出叶倾怀所料,今日的授课内容和前世一样是《西华论》,讲的是六百多年前的西华皇帝,他喜欢上了比自己大十岁的乳母,以至于后宫虚设,独宠一人,最终子息凋零,被自己的皇叔夺了位。
叶倾怀在宫中只亲近芳华姑姑,就寝、沐浴、更衣一应贴身的事情都只让她侍候,因此早前宫中也有过一些传言。
前世的时候,陆宴尘以西华皇帝讽谏,劝叶倾怀早日立后纳妃,叶倾怀被他气得面红耳赤,当即便同他说出了自己是个女子的事,陆晏尘不信,叶倾怀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他才信了。
这辈子重来一次,叶倾怀的心态沉稳了许多,更何况早朝的时候她已思索过应对之策。
陆宴尘讲完全文,不待他借古喻今,叶倾怀直接问道:“朕若要立后,先生认为朕立谁合适?”
她反将一军,倒把陆晏尘问住了。
见陆宴尘不说话,叶倾怀又问:“陈阁老的长孙女今年二十,顾阁老的嫡女今年十六,先生认为朕立谁合适?”
“此事关乎社稷,微臣只是太清阁学士,不敢僭越。
“他行了一礼。
叶倾怀看他一眼,叹了口气道:“他二人相互制衡,朝野才得太平,所以朕现在立谁都不是。
先生既然不敢僭越,此事便不要再提了。
朕非西华,不会做出那样的糊涂事。”
叶倾怀说完,偷看了一眼陆晏尘的脸色,见他眉间不复忧虑,叶倾怀松了口气,想来自己这番陈词是说动了他。
果然,陆宴尘忖了片刻,道:“陛下既已有打算,微臣便不再多言。
但请陛下切记,江山为重,莫为乱花迷眼。”
他口中乱花自然是暗指芳华姑姑,叶倾怀如何听不出来。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陆宴尘虽只长她八岁,但自从做了她的先生,在她面前便愈发老成,言谈举止也越发有长辈的模样了。
叶倾怀看着陆宴尘棱角分明的挺鼻俊目,心中苦笑道:若是他知道自己才是这朵乱花,不知该作何感想。
她行了一礼,答道:“先生教诲,朕谨记在心。”
“今日课业便到此,陛下将《承德要略》的第二章通篇抄诵一遍,便可放课了。”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道,“时候还早,陛下上个月的策论可做完了?
微臣就在这里批阅。”
陆宴尘授课的时候,要求叶倾怀每个月都写一篇策论,权当学习小结。
叶倾怀已不记得一年前的策论功课写了些什么,但她的功课一向放在同一处地方。
于是,她看向书架一角,道:“都在书架上,先生请自行查阅。”
言罢,她自顾自摊开那本《承德要略》,抄诵起来。
陆宴尘则取了她的一摞功课,在次案上批阅。
日头西斜,文轩殿里渐渐凉了下来,阳光斜穿在门楹一隅。
殿里静静的,偶有翻书的声音,一派师生祥和的学习氛围。
《承德要略》是圣祖皇帝所著的治国要略,第二章讲的是民生和财政。
这本要略叶倾怀前世已经学完,全文都能倒背如流,如今抄诵起来得心应手,不消半个时辰,眼见便要抄完。
这时,叶倾怀听到了陆宴尘的声音传来。
“这幅画像,可是陛下所作?”
他的声音中有几分凉意,显得有些遥远。
叶倾怀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副夹在功课中的画像,丹青妙笔勾勒着一个俊朗的男子。
她深吸了一口气,登时一个头变作两个大。
画上顾盼生辉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陆宴尘,作画人将他画得风姿隽秀,满纸情意,左上角还题着一行清秀小楷——“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不是叶倾怀的字迹是谁的?
前世陆宴尘叛变后,她将这幅画烧的渣渣都不剩,以至于重生回来之后完全忘记了这幅画的存在。
这幅画她作了整整一个月,亲自挑选了最好的纸墨,反复修改了十几稿才最终成画。
画上的陆宴尘惟妙惟肖,却比他本人更加生动。
叶倾怀曾经十分宝贝这张画,她在陆宴尘面前不敢有一丝不敬,便只能对着这幅画像托付痴心。
画里藏着那些少女时代莫名的欢喜和失落,是她的秘密,是她的软肋,却也是她的珍宝。
此刻,这份秘而不宣的心思就这样,**裸地横亘在师生二人之间。
如果重生不止一次,叶倾怀恨不得当场自刎,重来一次。
陆宴尘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种表情出现在他那张冰山一般的脸上过,比她画上的还要生动。
叶倾怀的目光在那纸画像和陆宴尘之间来回游走了两圈,她飞速起身,行至陆晏尘案前,想要把那张画收回来。
却不想陆宴尘攥得很紧,并不松手,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叶倾怀的面庞。
叶倾怀亲自挑选的画纸质量极好,很有韧劲,在两人暗自较劲的拉扯中竟也完好无损。
“拙作,拙作,不堪入目,别污了先生的眼。”
叶倾怀心虚地陪着笑道。
她言外之意是承认了这幅画是自己所作,陆晏尘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突然就松了手。
叶倾怀收回那张画像匆匆回到自己案边,将它压在了一叠书本下,才抬起头对着陆宴尘尴尬地笑道:“不过一副小像,先生切莫上心。”
陆宴尘并不答话,仍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叶倾怀,叶倾怀被他看得有些发慌,只得又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抄写她的功课。
过了一炷香的时候,叶倾怀终于抄完了。
她的脑中嗡嗡作响,根本不知道自己抄了些什么东西,她放下笔,抬手拭了一把额上的虚汗,却不敢抬头看陆晏尘。
“陛下不愿充实后宫,原来并非西华之故,而是因董公之由。”
良久,陆宴尘长叹一声道。
董公是史上最著名的断袖皇帝楚哀帝的男宠董毕,这两人的事迹可谓“流芳千古”,为民间的文艺创作提供了诸多素材。
陆宴尘起身行到殿中,对着叶倾怀行了大礼,长拜在地,道:“楚之衰落,自哀帝一朝始。
此事关乎国祚,望陛下心念江山,莫效仿前朝哀帝。
微臣虽非董公,却行了董公之事,万死难辞其咎。
臣愧为帝师,请陛下治臣祸国之罪!”
他说得义正言辞痛心疾首,叶倾怀却觉得更头疼了。
祸国之罪是什么罪?
那是要杀头的。
这个罪他能请,叶倾怀却不能治。
一任帝师,太清阁学士,突然之间被杀了头,诏告朝野的文书上要怎么写?
难道要写他媚上祸主?
那丢的就不只是陆宴尘的性命了,更是皇家的颜面。
更何况,叶倾怀也没把握自己能对他下得去杀手。
“先生言重了。
是朕荒唐,不怪先生。
若要责罚,朕首当其冲。”
叶倾怀好言相劝。
“养不教,父之过。
教不严,师之惰。
陛下年少,心性未定,是臣未能行好引导之责。
请陛下降罪!”
他像个迂腐的老臣般在地上长跪不起,似乎铁了心要等叶倾怀降罪。
叶倾怀一向最受不了陆宴尘这个固执的模样,她拍案而起,怒道:“没错,朕是喜欢你。
朕就是……喜好龙阳。
但把你杀了朕就能不好龙阳了吗?
把你陆宴尘杀了,还会有赵宴尘李宴尘,天下有那么多男子,朕还会喜欢上他们。
把伱杀了有什么用?”
叶倾怀说完,看到陆宴尘的身子明显一僵。
以叶倾怀对他的了解,她知道,这是陆宴尘动怒的征兆。
见他如此,叶倾怀竟有些畏缩,担心自己说得太过了。
熟料,过了小片刻,陆晏尘却抬起了头来,问道:“那陛下以为,该如何治臣之罪?”
他言辞恳切,神色忧虑,眼中还有一丝叶倾怀看不明白的期许。
叶倾怀顿了顿,正色道:“先生说得对,教不严,师之堕。
既然先生言说朕是心性未定,就罚先生将朕引回正道吧。”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