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清婉弘历(巴特尔清婉)完结版免费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巴林·清婉弘历》非常感兴趣,作者“巴特尔”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巴特尔清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fqxs】 “瞪着眼睛看什么看,就是叫你呢,你今天是不是又欺负宝音了?”满脸横肉的巴特尔猛地一看好像站着一头熊 “欺负宝音?巴特尔,你说这话我可听不明白,再加上我才刚刚醒来,宝音今天来过吗?我可没有见到她”...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巴林·清婉弘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巴特尔 角色:巴特尔清婉 火爆新书《巴林·清婉弘历》是由网络作者“巴特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巴特尔”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回格格的话,据说巴图伤及心脉,凶多吉少了。”乌云帮清婉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眼圈有些红。这个巴图她也曾见过几次,几年前被贝勒爷从战场上带了回来,便一直跟在贝勒爷身边,帮他打理一些私人上的事务。有时候也跟着贝勒爷学骑射武功,小小的人稚气未脱倒是满脸的稳重,是个很乖巧的孩子……

评论专区

大冒险:——已完本——喜欢程鹏,就这样。 ps:猎人副本主角正面干翻幻影旅团简直大快人心。 [HP]和玛丽苏开玩笑:比哈利波特更像童话的童话小说,很多情节让人捧腹,作者思路颇为奇特,主角也极可爱。 神魔超进化:主角非人,一路进化加碾压,姐弟间的互动有点小温馨。 巴林·清婉弘历

《清穿福星:作精贵妃她宠冠六宫》第6章 巴图危在旦夕



“什么?演武场出事了?是哥哥吗?”清婉一把掀开盖在腿上的被子,下床就要穿鞋。“乌云,快,把我的外袍替我穿好!我得去看看。”

乌云赶紧安抚清婉,“格格您先别着急,不是贝勒爷,受伤的是巴图。”

“是这样,刚刚贝勒爷在演武场和巴特尔比武来着,巴特尔输得太惨,他气不过,反过来对贝勒爷使阴招,想用匕首刺伤贝勒爷,结果被巴图挡了下来。”

清婉听到牧仁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哥哥,如果是牧仁受伤的话,无论是她还是原主都该心疼死了。

清婉接过外袍,一边往身上穿一边问道,“那巴图现在怎么样?他也算救了哥哥一命,是该好好嘉奖的。”

“回格格的话,据说巴图伤及心脉,凶多吉少了。”乌云帮清婉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眼圈有些红。

这个巴图她也曾见过几次,几年前被贝勒爷从战场上带了回来,便一直跟在贝勒爷身边,帮他打理一些私人上的事务。

有时候也跟着贝勒爷学骑射武功,小小的人稚气未脱倒是满脸的稳重,是个很乖巧的孩子。

可惜。

清婉站起身来,本想出门,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子家也帮不上什么忙,又退回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

只要一想到巴特尔拿着匕首向牧仁背后刺过去的样子心里就是一紧,今天要不是巴图在,现在凶多吉少的就是哥哥了。

原本清婉还计划着有朝一日能利用巴特尔的情意摆宝音一道,现在看根本就没这个必要。

因为这点小事就敢用匕首杀牧仁,下次要是还因为什么事情不服气,是不是要直接起兵造反了?

是不是还想自己当巴林王啊!

清婉越想越担心,看来巴特尔不能留,绝对不能留!

乌云看着清婉一圈一圈的转,赶紧拦住她,“哎哟我的格格,您别转了,仔细头晕。”

“我这不是担心哥哥那边嘛,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清完找了个理由,胡乱搪塞着乌云。

乌云也跟着皱起眉头,“就是啊,毕竟扎在心口呢,就算救回来也得好生休养一阵子,估计今后上战场难了。”

清婉眼珠子一转,打开自己的妆奁盒子,装模作样的翻找一下,拿出一物唤来乌云,“乌云,你过来,等下你把这个东西送给哥哥,然后你就这样说……”

牧仁帐子内,巴林部的大夫都紧张的看着为首的大夫将一碗黑漆漆的中药汤汁灌进巴图的嘴里,久经沙场的牧仁身上的杀伐之气震慑的这些人的神经紧张,谁也不敢高声喧哗。

“李太医,您看巴图的伤怎么样了?”牧仁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巴图毫无血色的脸,向巴林部最德高望重的御医施了一礼。

巴林王如今上了年纪,时常病痛,为此乾隆皇帝特意赐巴林部三名御医,保证巴林王爷的健康,这位李大人就是几人中最厉害的一位。

平时御医只伺候巴林王,这次牧仁能请动李太医也是巴林王发话,无论如何尽量保住巴图的性命。

“回贝勒爷的话,这位小兄弟中刀虽然不深,但看情况应该是刃尖刺破了血管,导致血流不止。老臣已经给这位小兄弟服下止血的汤药,待药效发挥出来便可拔刀。不过,这种情况下就算拔出刀了,这位小兄弟能不能挺过去,老臣也不敢保证。”李太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抱拳拱手,还了一礼。

牧仁叹了口气,心里有数。

巴图年纪还这么小,再加上几年前刚受了割刑,身体本来就虚,这次再中了一刀,身体素质必然不佳。

可是这刀不拔,巴图必死,所以就算是有风险也得拔。

过了一会,药性上来,巴图的血渐渐止住,李太医回身对牧仁说,“贝勒爷,老臣现在要拔刀了,还请贝勒爷带几个人按住这位小兄弟,免得他挣扎起来,伤口再次破裂。”

牧仁点点头,指挥着手下几名得力的干将来控制住巴图,之后便让开了地方,“李太医,麻烦您了。”

李太医洗干净了手,一只手按住伤口周围的皮肤,另一只手握紧了匕首,说时迟那时快,迅速拔出匕首,然后拿过药粉,盖住伤口止血。

“李太医,他怎么出了这么多的血啊?”牧仁在战场上也见过了很多的伤员,断胳膊断腿的也大有人在,但这胸口流血更是触目惊心。

“这位小兄弟体内的血管破裂太过严重,老臣现在再开一个药方,麻烦贝勒爷速速煎来,然后再施以针灸,或许可以止住。”李太医手上不停,从随身带着的针灸包里抽出一根针,快准狠的扎在穴位上。

牧仁挥散众人,顺手拿起李太医搁在托盘上的匕首细细查看,这一看便发现了玄机。

这匕首十分精巧,刀身上开了两个血槽,两边的刃上还有小小的倒钩,刺进身体里是一次伤害,**会再一次割伤皮肉。

巴特尔如此阴狠,真是其心可诛!

牧仁回头看看还在流血的巴图,从托盘里拿起匕首,大步走出了营帐。

此时巴特尔的帷帐内,被绑住的巴特尔正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打呀,有本事你们几个就打死我,打死了我看你们怎么和贝勒爷交差!”

“巴特尔,就算是我们今天把你给打死了,贝勒爷也不会过多的责罚我们!我们都是跟着贝勒爷走南闯北征战的老部下了,而你是对贝勒爷行刺的贼人!就算你军功赫赫,今天也不会轻饶了你!”为首的佐鹰掐住巴特尔的下巴,用手中的马鞭轻轻拍了拍巴特尔的脸。

明明都是草原上的好男儿,怎么就出了这样小家子气的男人,因为比武输了就下这样的黑手,真是让人看不起!

不好好练武也就算了,反而天天围着宝音格格转,想用宝音这个格格的身份当垫脚石,继续往上爬,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配得上配不上。

再加上现在草原上有喜事,几个部族都汇集在一起,万一此事传扬出去,巴特尔岂不是把巴林部的脸都丢光了!

众人越想越气,恨不得一人再往巴特尔脸上扇几个大耳刮子以此泄愤。

“哼,我犯了错,自有巴林王和贝勒爷处置,你们几个还不配!”巴特尔把脸从佐鹰的手里挣脱出来,轻蔑的笑着。

“你!”佐鹰高高扬起手中的马鞭,就想往巴特尔身上招呼。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一个威仪浑厚的声音。

“佐鹰,退下!”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