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演法则》张翊诚潮_张翊诚潮精彩小说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天演法则》,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张翊诚潮。简要概述:史前的病毒在低温的庇佑下躲过时间对一切的磨灭它本该如此沉眠下去,可在近代它被人从冰川中去出,被解冻,被改造,又在转移中被遗落再一次被寒冷环绕被时间遗忘便是最好的结果但天不随愿,西半球的势力为了利益踏上了东边的陆地,使得病毒泄露又直接或间接引发了大国战争,丧尸危机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天演法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邵樊 角色:张翊诚潮 《天演法则》小说是网络作者“邵樊”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推门进入一家蛋糕店。进门的瞬间面包发散在空气中那香甜的气味便刺激到了他的神经,口腔立刻就分泌出大量唾液。张翊诚扑在柜台上狼吞虎咽啃食着前一天早上就烤好的面包,在唾液的帮助下丝毫不担心会被噎住。过了一会他从另一个柜台抓出两袋奶,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后将奶放进嘴里仰天吸食……

评论专区

逍遥房东:典型爽文,文笔差了点 从写手到巨星:类似我真是大明星那样的,抽卡得能力,然后装B的故事.再这样下去,主角除了生孩子,应该没什么不会的了.个人觉得没什么吸引力. 朕又不想当皇帝:直接1星这个作者的优点就是什么角色都能写成那种一个懒汉的感觉。 天演法则

第5章 集结2


太阳高高的照着,地面上的一切都无所遁形,地面上热浪一层层向上工圈着,墙角旁一株小草像被晒得昏昏欲睡昏昏欲睡耷拉着它那又尖又绿的脑袋。

不远处的胶板上一群苍蝇正“嗡嗡”的在一具已经死亡两次的尸体上进行狂欢。

在一旁的楼层里张翊诚迷迷糊糊的醒来过来。揉了揉眼睛打倒旁边的桶装水用手接起喝了一口,接着我又用这水洗了把脸。他靠着桶颓废的坐了一会便摇摇晃晃地走下楼。

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他往家的方向看了一下,没有停下脚步。

虽然正午的太阳把目光所及都照的十分亮堂,可在张翊诚眼里依然灰蒙蒙的偶尔还会突然变暗。

他推门进入一家蛋糕店。进门的瞬间面包发散在空气中那香甜的气味便刺激到了他的神经,口腔立刻就分泌出大量唾液。

张翊诚扑在柜台上狼吞虎咽啃食着前一天早上就烤好的面包,在唾液的帮助下丝毫不担心会被噎住。

过了一会他从另一个柜台抓出两袋奶,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后将奶放进嘴里仰天吸食。

“咕嘟”张翊诚咽下最后嘴里一口奶,又拿起一块蛋糕靠着柜台细嚼慢咽思考着什么。

刘樊:“我们要赶紧从这小区出去,这绿化太好对比街道上会更危险点。”

林诗云:“好!但是不等你班长吗?”

刘:“跟你说实话我们今早出去的时候就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在现在什么情况。”

收拾了一下他们就再次出发了。

稍微过了一会林诗云问“能去我老家吗?就是莲心镇,也在萍丰那个方向就是有点绕。”

刘:“为什么要去那里?你不怕那会更危险吗?”

林:“我……我想回家再和我爸妈一起去萍丰避难。你难道就不想家里人吗?”

刘樊听完这话内心像被针扎了一样久久无语。好一会刘樊才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是一个孤儿。在上学前班前都是生活在孤儿院里,因为这段经历我的心理也十分早熟。一天院里来了一对领养人在我和另一个小孩中斟酌,后来我更加幸运被他们选中。开始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我也有爸妈了。而且家庭条件也很好在这有一套房市里还有一家公司。但他们两人忙于工作基本不在家,回家也是看家里的老人,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不过是他们担心老人孤单才领养的,本质就像猫狗一样。不过我多少还是有一个家了,家人就是我奶奶。家庭条件不错我学习也还努力这几年他们跟我的交流更多了一些。不过缺乏感情关系也就那样,而奶奶在去年去世了。”

林诗云:“所以你没有牵挂?”

刘樊:“可以这么说,我的家就像一个能避风但不能得到温暖的港湾仅此而已。”

林诗云:“待会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搜集食物吧?

“走了!”

张翊诚走上了莲花大桥这是去他发小必经之路,刚上桥他就被地上一具几乎无头的尸体吓了一跳。还险些摔倒。

为了省时间张翊诚冒险进入巷子(此时他还不知道类尸活动的特点)走着走着他头皮发麻。

此时此刻他面前正坐着一妹子,看样子是睡着了,但由于近视眼镜又丢失的原因张翊诚一时间分不清这是人是类尸。

呆了一会张翊诚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就放心的蹲下查看。他伸手碰了一下,体温感觉正常皮肤肌肉也有弹性而没有发现白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抱走了。

慢慢的路灯影子有所变长,天空也开始有泛黄的迹象。

安置好那女生后张翊诚趁着太阳

还在天空中赶紧出发搜集些食物。

走进一家超市张翊诚提着购物篮在零食类的货架处停了下来左看右看仿佛在犹豫带什么回去性价比很高。

“哐啷~”张翊诚头皮一紧接着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快跑!”他好奇地往外探,见一个比自己小点的男生向他这边跑来后面还跟着一只类尸。

那男生注意到了他,用满是恐惧的双眼注视着他。

见状张翊诚缩回了头,头靠着货架手里紧紧攥着购物篮的把手,像在做着一个艰难的抉择。

“呼~呼~”面对过道听着临近的脚步声他把购物篮攥得更加紧,心跳频率也疯狂飙升。

突然一个身影跑过,张翊诚立刻甩起购物篮向前扣,不偏不倚刚好扣在了后面类尸的头上。类尸中心偏移撞翻张翊诚旁边的货架然后凌空翻滚了一圈掉下。

一个和刚才男生年龄相差不大的女生跑来停在旁边气喘吁吁的说了一句“谢谢”而张翊诚盯着类尸还没从刚刚的经历缓过神来直到这女生又谢了一遍。

突然类尸动了,把两人吓一跳,前者用双手撑起身体爬向他们,因为刚才那一下摔断了它的腰椎只能靠着双手爬行。

慌了神的两人大脑一时宕机呆呆杵在原地。还好刚刚的男生拿着只拖把回来抵住它的后颈控制住它,张翊诚反应过来看了看有无工具然后便用脚踹类尸。

过了一会类尸再没动静。男生把手伸向张翊诚“刚刚谢谢你,我叫刘樊。”后者握住他的手“张翊诚,互帮互助没事。”

刘樊“你……”向张翊诚身后瞟了一眼大喊“后面……”话还未完一只更加强壮的类尸撞开林诗云扑倒张刘二人。

情急之下张翊诚举起刚才的拖把一端捅进类尸的嘴里用手撑着另一端抵住货架。

类尸靠着眼前的猎物却因为一拖把无法下口恼羞成怒,抬了下身体把拖把一甩没下去却抽中刘樊的脑袋。类尸伸手去拔两人想趁机溜走,但张翊诚衣服被按住而刘樊脚被类尸压住。

两人面面相觑,类尸再度扑下张翊诚双脚顶住,刘樊靠着一只脚支撑由躺改为蹲然后猛然起身推倒类尸。

张翊诚翻身跑在刘樊身后。类尸彻底恼怒起身冲向两人,靠近时它挥起它巨大的拳头向前抡去。

张翊诚跑在后面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直接向前飞出,在这过程中撞到了刘樊。

眼看类尸张着大口飞扑过来,一支弓箭从后方飞出冲向类尸,击中眼球后射入脑中。

类尸从空中掉下,弓箭未进入脑袋的部分向前弯曲最终折断。它那巨大的身躯也重重压在两人身上。

“得嗝~”射出那支箭救下两人性命的弓从射手手中滑落,射手随即坐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张翊诚从类尸手臂下爬出,爬行的姿势就像先前那只类尸一样,不过他是自主意识在控制。

刘樊也从类尸身下起来,到张翊诚想不到旁边搀扶他,对着林诗云说“想不到你还会射箭,这可算是个惊喜。”

张:“谢谢……咳咳咳”

刘:“互帮互助,应该的。”

“这妹子射箭真准咳~咳”张翊诚靠墙坐着。

“啊?这我小时候玩过次。”林诗云小脸微红地说。

刘:“张翊诚你搜集食物是有地方过夜吧?”

张:“对!不过我那还有一个昏迷的女生。”

“本来想邀请你一起去,不过看来你走不开。”

“干脆你们跟着去我那正好这妹子可以帮忙照顾她。”

“行!”林诗云先一步回答

“那赶紧搜集点吃的东西吧,之前的在刚刚应该  凌可盈坐在车行的沙发上,大腿深深的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拿起手机期望能看到自己想要的符号。

目光在状态栏里搜索16:53、无信号、无网络、电量31%。和之前一样状态栏前三项没有任何变化,唯一的变化是电量旁边的百分数。

手机被丢到一边,凌可盈靠在沙发上让自己陷入进去,闭上眼睛开享受这一刻短暂的安宁。

前天这个时候她才刚刚从午睡中醒来,考完下午的考试又和好友聊了一会。也不知道他说的不祥预感是不是和现在发生的事有关。

过了一会瓜哥和王坤走进大厅,眼镜走来迎接见少了一人只是错愕一下并没过多询问。

凌可盈就这么睡了一会就到了晚上,陆玄过来把她叫醒“可盈醒醒该吃饭了。”

“嗯?好!”

用餐时凌可盈十分问‘那个姐姐姐呢?’但桌面上的气氛压抑住了这个问题。心里想想这就是个没脑子的问题。

‘嗯嗯…啊!我为什么会想要问这种问题?没脑子简直没脑子。’

“怎么了?”一直没吃东西的小鱼察觉到可盈的不对劲“不舒服吗?”

可盈呆呆看着小鱼“没有,没什么。倒是姐姐你好像一直没有吃东西的样子。”

这一下大家目光都移到了小鱼身上。小鱼这才默默喝了口汤。

‘尴尬,太尴尬了’可盈心想。

早些时候,张翊诚把在巷子遇见的女生放在床上。

“呼……这叫什么事嘛!”张翊诚靠墙上喘了几口气“以为凉透了没想到人家还好好的,还好先前在附近找到了这地方。”

‘不过她衣服好脏还**一大块不处理会感冒的。但我一男的,这里还没有女生的衣服。要怎么办啊!’

“诶,先拿床单给他擦一下吧,说不定待会回来就醒了呢。希望不要醒,不要误会。”

“挺离谱的。”刘樊听完张翊诚叙述后评价

“是啊,不过还好我选择在给她换衣服前出来找食物。这不刚好遇到你们”然后面向林诗云“先谢谢你答应帮这个忙了。”

“没有,都是女生。应该的。”

到达庇护所几人进门便看见一女生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床单,床单上有几块湿绉绉的区域。

“就是这女生,你拿身衣服给她换上吧!”说完递给林诗云一个刚刚从外面带回来袋子中的一个。

“嗯!你帮忙把她带到浴室吧!待会还要你把她抱出来。”

“好!”掀开床单抱起杜薇年走去浴室。

出来时刘樊正在桌前整理刚刚搜集的食物准备晚餐“你会做饭呐?”

“这种简单的没问题。”

“你们俩打算去哪?”张翊诚搬把凳子做到桌前一起帮忙。

“和她回家。”

“你们家住一起?”

“我跟她回她老家莲溪,我家人都在外地。”

“你们不去萍丰吗,我记得之前有新闻报道说那有军队。”

“听说了?但她不愿意,让她自己回家也很危险。我跟着多少能保护一下她而且也没什么损失。”

“安全区的话回到她家之后在做打算。”

“行加热包放好了,加水加料等开就能开始涮了。”

“那个翊诚哥她衣服换好了。”

“好,我现在过去。”

刘樊看着林诗云“别站那了过来下你的丸子。”

“阿?来了!”

萍昌县 莲溪镇

“镇长!”

“你们村的人都到了吗?”

“活着的基本上都在这,村里面还有几个老人好说歹说也不肯来。”

“诶,不愿意来就算了。这么老折腾来折腾去也是遭罪,愿老人保佑啊。”

“镇长!”一个年轻大喊“都准备好了快过来把!”

“走吧,过了大半辈子碰到这种事。”

从空中俯看莲溪镇,能发现来往小镇的路都被封住了。小镇上的和刚刚赶来的人都在向镇中心聚集,部分人拿着铁锹、锄头走向小镇的边缘地带。

半夜杜薇年从睡梦中醒来,月光刚好透过窗户柔柔的照在她脸上,显得她原本白净的脸颊更加白嫩。

这张脸白净且水嫩,还时不时透露出未完全褪去的稚气,一副吹弹可破的样子,在这样一副脸蛋下必然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这样的容颜让同为女生的杜薇年也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再咬一咬。

正当后者探头想要更近观察时隔壁一声短促响亮的喷嚏打断了这一进程。

隔壁,张翊诚侧躺在床上单手掩面。他是那声喷嚏的第一个受害者,前一会转辗几个小时的他刚刚有丝睡意,就当即将入眠时候短促、精悍又洪亮的‘阿秋~’从房间的另一方传来。

张翊诚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使他身躯一震,整个人几乎离床而起。

“诶~”张翊诚长叹一口气‘我的妈啊!针对我呢?’

“把你吵醒了?”刘樊注意到那声叹息从嘴里拖出一句。

“没有,失眠而已。你继继续睡吧。”张翊诚一手按着眉心一手支撑自己从床上坐起“以前可是很少失眠的。”

这会那一边传过来只是一串连续、平稳的呼吸声。

这次张翊诚又从鼻腔深深叹出了一口气。

张翊诚双手配合双腿把自己挪到墙角,他倦起双腿放上双臂让双手向下耷拉着。

他就这样一直待着,说在发呆却也想了很多。或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今晚的各种想象、念想对自己的改变会有多大。

回想自己母亲以前的模样对比离开时母亲的模样,又想象母亲现在在做着些什么。

也想过老爸现在的情况。就这病毒扩散的情况在乡下的老爸能幸免吗?现在呢?现在又怎么样了?

姐姐呢?姐姐在萍昌另一个乡镇教学,那里的情况又怎样?有被这病毒影响到吗?

还有在事发前一天晚上还在网上闲聊的老同学、红颜知己凌可盈。她又怎么样了?

就短短的两三天这座原来车水马龙、生气勃勃的小城变为了一座道路上血迹斑驳建筑里寂静冷清的死城。

这变化是如此之大,速度是如此之快,仿佛在一夜之间换世一般。

渐渐的,在张翊诚的思考中天亮了起来。他人还在睡熟时张翊诚终止了自己的思考,开始准备现实问题——早餐。

在早餐时张翊诚注意到了杜薇年的眼睛。迁长的睫毛配合着深棕色的虹膜和黑色的瞳孔嵌在桃花眼的眼型上尽显出她的稳重和成熟。

早餐过后几人又来到之前的那一家超市,由于杜薇年脚受伤到超市后就坐在购物车里被推着行动。

由于双方的目的地不同所以到超市后就分开了。

张翊诚推着杜薇年在货架中穿行搜集着未来两三天需要的物资。还有一些零食和玩具。

“张翊诚是吗?”杜薇年扭头看向张翊诚。

“对!你呢?叫什么?好像你还没介绍过自己。”低头看向杜薇年。

“杜薇年,杜甫的杜微笑的加草字头。你应该比我小吧?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直白地问女生的信息吗?”

听到后面这话句张翊诚微微一笑“直白点不好吗?简单明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不是很轻松吗,话里没话,是什么就是什么,不需要绞尽脑汁的思考就能很快乐。就像画一幅简单的画一样几个颜色简单几笔就是美景。”

“多大了啊?”杜薇年伸手去了一包辣条“画画可不比现实,把现实画出来可定是一张眼花缭乱又细节但极致的画。”

“我虚岁19周岁17马上18,你多少?感觉你经历挺多的样子。”

“我才19,经历都是些伤心事,不想提。”

张翊诚看了眼杜薇年胸前“走吧,购物车都满了该和他们汇合了。”

“走!”高高伸起一只手。

收银台前刘樊和林诗云正在将东西打包。

刘樊∶“来了!”

“这么快?”张翊诚有点吃惊 “东西够吗?”

“都计算过之后”刘樊拍拍背包。

此时林诗云整理好背包背在了背上。几人走向门口。

现在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在门口几人停下。

“一路顺风,我们安全区见。” 张翊诚对两人说

“嗯安全区再见!”

“再见!”双方挥手。

待刘樊林诗云离开后张翊诚杜薇年两人回到了住处。都搞没了。”张翊诚起身重新拿起购物篮“诶!那几个自热火锅的制热袋来可以吃火锅,怎么样?”

“可以可以,好久没吃口热的了。”刘樊附和。

“我先去看看那些丸子有没有坏掉。”说完就扯下一个袋子兴奋地跑向超市的另一边。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