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该嫁给谁)田简公孙弘_(田简公孙弘)全集阅读

小说《妾该嫁给谁,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午夜樵夫”,主要人物有田简公孙弘,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将军府家小姐田简,自从在集市上偶然瞥见一个看起来中意的青年后,便心神荡漾了,然而在十四岁那年,家人却为她结下了一门婚约,随着未婚夫的到来以及越来越多的媒人上门提亲,她在不知该嫁给谁的惆怅百结中,愈发地感到心思不宁了 一天夜里,府上出现了一个上蹿下跳的黑影,那人来到她的窗口,呼唤了几声她的名字后,便神秘地消失了 深夜闹出来的动静,引起了犬吠 次日,一系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田间终于从经常出现在将军府门口的一个流丐身上发现了端倪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随着爱情的到来,她渐渐地发现,自己陷入到一场巨大的婚姻骗局和战争阴谋中了,并因此改变了将军府的命运 经历过种种意外及挫折后,田简被迫嫁给了她不爱的男人,然而离奇的命运又给了她一次人生的选择,最终她在妾该嫁给谁的甜蜜追问中,幸福地投入到了爱人的怀抱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妾该嫁给谁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午夜樵夫 角色:田简公孙弘 小说《妾该嫁给谁》是著名网文作者“午夜樵夫”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你往西边山坡上走,找个地方等我,或去找个破棚子隐秘下来,我去去就来!公孙弘说。小申子嘿嘿笑道:哥,小心点,府内有五只北犬!四面墙头内各放了一只,中间还有一只。公孙弘点了点头,小申子又不放心的说,小姐的桂香楼旁边,有个桂香园,里面放着一只猎犬,这就是中间的那只犬,这只犬,是只凶猛的恶犬,约摸有两岁口。我早就为你打听好了,这只犬是专门用来看护小姐的狼犬,是跟野狼交配出来的纯种北犬,不是狼犬的衍生犬,你注意躲着点,否则会引来府兵追赶,在那附近布点放哨的小卒最多,也都是精兵……

评论专区

极道召唤:大段大段的文字,啰嗦到不行的表达,让你自己从中找支离破碎的剧情。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看得很难受,看半天不知道男主在干嘛,作者想表达什么 神宠进化:bug多了点,剧情些许虐,主角输不起,互动越来越做作,或者说文青。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宠物心理描写又臭又水。 1980之他来自未来:有谁和我一样,看到主角和他女人的剧情的时候都直接跳过去的,太尴尬了,感觉纯粹水字数吧?档次一下就低了。 妾该嫁给谁

第 5章:巡夜的小卒


午夜时分,田将军府静寂了下来,天上稀疏隐现的星辰,闪着暗淡的光,遥远的银河,看上去只有一片模糊的白色。

远处,传来了钟鼓楼的报时声,将军府家的院落里,先后起了几声鸡鸣,一只北犬听到动静后,汪汪汪地叫夜声,引得附近狗棚子里的另一只北犬也狂吠了起来,渐渐地,又重归于平静,寂然无声了。

公孙弘和小申子在高墙外转了一遭,期间或仰脸巴望,或耳贴墙面,听了听府内动静。

马厩里,三五匹烈马用蹄子刨地的声音不见了,四头小鹿在鹿棚槽子边乱踩乱动的脚步声,也销声匿迹了。

府内放哨军卒的脚步声,喊叫声,也已渐去渐远了。

门口站夜岗的府兵,咣当一下,将戈靠在门口石狮子身上又滚落地面的撞击声,一阵起落之后,也悄无声息了。

稍时,已经夜深人静了。

你往西边山坡上走,找个地方等我,或去找个破棚子隐秘下来,我去去就来!公孙弘说。

小申子嘿嘿笑道:哥,小心点,府内有五只北犬!四面墙头内各放了一只,中间还有一只。

公孙弘点了点头,小申子又不放心的说,小姐的桂香楼旁边,有个桂香园,里面放着一只猎犬,这就是中间的那只犬,这只犬,是只凶猛的恶犬,约摸有两岁口。

我早就为你打听好了,这只犬是专门用来看护小姐的狼犬,是跟野狼交配出来的纯种北犬,不是狼犬的衍生犬,你注意躲着点,否则会引来府兵追赶,在那附近布点放哨的小卒最多,也都是精兵。

如若遇到了险情,你就往北面走,北面墙中间有扇小木门,门外是个小码头,那里有片大池塘,又叫荷花荡,池水直通清水河,水中生长着大片大片的芦苇,因此可以藏身。

河塘里有只小船,是艘龙头小绣船,专为小姐准备的,河边还有一只小扁舟,是供下人们到对岸菜田取菜用的,我就在那只小扁舟的旁边等你吧,一旦被军兵追击,咱就驾起小舟,一块去对岸,从那逃走!你看中不中?

中、中!见长识了呀小申子,看来,小姐家后堂你没少去过!

是没少去,也没少偷,可以说时有光顾,可那都是为了弄些吃的,去的也往往都是后厨,有次差点落进了陷阱,只挨过一次老鼠夹子,脚指头疼了好久好久!

转眼,只见公孙弘沿着墙根猛跑了几步,纵身一跃,爬上了二人多高的墙头。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隐隐地觉得离墙根不远,一间仓房边上,模模糊糊的有点动静,象是什么人在动,不象是北犬窝。

忽听扑楞一声,不知是夜莺还是乌鸦,一只夜鸟从墙头外的树枝头上飞过,公孙红瞅准了机会,呼地一下,带着风声,跳下了墙头,稳稳的落在了当地。

之后,他又机警地看了看四周,蹑手蹑脚的向前走,一步步靠近小屋,定晴一看,原来是两个巡夜的小卒在偷懒。

只见两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袄,一个怀里抱着一把大弯刀,靠着门板,坐在三两块砖头上,正打呼噜,另一个靠着墙面,斜着身子,耷拉着脑袋,站在一面窗户下,像是在犯迷糊,怀里也抱着个铁家伙,长及肩头,看样子,有点象戈,一只在战车上用来杀敌的战戈!

公孙弘瞅了几下,甚感无趣,就在他移动身子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干硬方砖路面上的一块破瓦片,只听脚下啪它一声脆响,便弄出了声响。

他娘的!出师不利呀,公孙弘在心里骂道,突然一个闪身躲到了房后。

是什么声音呐?睡觉轻,又离公孙弘近,靠在窗户下的那个小卒,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睡梦中,突然发现强敌来袭一样,呼地一把抄起戈来,向前几步,四下张望了起来。

看了半天,却无任何发现,他才定下神来,慢腾腾地走到谷仓小屋门口,摇晃着坐在门前睡大觉的那个年轻小卒的脑袋说,醒醒、醒醒!你他娘的醒醒!猪!猪猡!光知道吃!光知道睡!

对方哼了两声,仍没多大反应,那小卒又说,照你这样下去,别人把小姐偷走了,你他娘的都不知道!小姐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兄弟们还不得站到鸱之塞的城头上喝西北风去!

那个抱刀的小伙终于被摇醒了,他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想了想说,有动静?有什么动静?没有,我看没有!

有!怎么没有?你媳妇儿抱孩子看你来了!你去瞅瞅,我叫她在谷仓房后面先躲躲,等你醒来、去捉迷藏呢!

那抱刀的小伙一听,忽然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说,大哥!人家还没媳妇呢!是你想你家婆娘了吧?

去!你小子到窗户下面给我戳大岗去!把你这双小迷糊眼儿给我睁大点儿!让老子也窝在门口睡一会儿!

大哥,一块儿在这儿睡会儿吧,两个人背靠着背睡起来才暖和!

还他娘的想睡?猪!猪猡!一头正宗的鲜虞小猪猡!真没听到有响声啊?

哪里有什么声响呐?这又不是在鸱之塞!也不是在两军阵前的金沙帐!

我怎么觉得好像从墙头上跳下来一个大活人呢?

你想多了吧大哥,又不是当年,有敌来围城,需要我等兄弟逃命,也不是中军帐外来了敌人的探马,细作!这里哪有什么敌情呀!

这个小卒见他的老伙计,还在探头探脑向另外两个谷仓间张望,又劝说道,你老人家紧张什么!最多,是一个野物,只是个野物!对!就是个野物,方才,我看到了!是只野猫!

野猫?那伙计警觉地看向了高墙及其旁边的一棵大树。

是呀!我见它一会儿跳了下来,一会儿又爬上了墙头!这并不奇怪吧大哥!

为何不奇怪呀?

你想呀兄长,春天了!春天来了,春天到了!哪个发情的野猫,不去人家串个门呀!来咱府上,就让它来吧!交配的时候,无非发出几声猫叫!那是母猫叫,公猫不叫!什么小姐长小姐短的,这与小姐何干?

那只野猫,临走的时候,无非是逮只肥点的耗子吃罢了!将军府的耗子又不怕少!兄长,切勿少见多怪!少见多怪!

你他娘的还教训起老子来了?!

谁说交配的时候,母猫叫、公猫不叫?怎见得公猫它就不叫?!噢,压得身子疼了才叫,是吧!

呵呵大哥,公猫也没那么安生、不会那么安生!其实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只是开个玩笑、玩笑!

玩笑?谁他娘的跟你开玩笑!老子说正经的呢!

我告诉你小子,无论公猫母猫,黑猫白猫,做这种事儿的时候,都他娘的害臊!

这就跟人一样,也跟爷们和娘们偷情一样,都是偷偷摸摸的!能找个黑乎影儿就找个黑乎影儿,谁愿让人看到?!

什么上面压下面,你说的那是鸡!公鸡压母鸡!为了下蛋,那鸡,才他娘的那么自豪!

不说咱将军府,只说黑球家那个农家院,院子里那只小公鸡,就算当着那少妇的面,也那么神勇无敌!哦说过头了。

说又说回来,贤弟,还是小心点儿吧!小心驶的万年船!

那好,那好!你在这偷偷迷糊会儿觉儿吧,我去转转,转转!我到小姐阁楼前面转转!

什么?!小姐阁楼前面?不是前面!是后面!小阁楼后面!

你他娘的去前面干嘛,是去给小姐打更?还是给小姐作鬼脸看哪!人家小姐能喜欢你这张小脏脸?!

哦大哥,那就后面,去后面!

这还差不多!今儿个,是不平凡的一天!永远值得怀念的一天!估计有无妄之灾的一天!

你跟老子听好了,早上,鸱之塞又传回了捷报!最近这几天,可谓捷报频传!

以老子这十年来从军行伍、南征北战,打了数十次仗的经验来看,我琢磨着,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兵者,诡道也!说不定,燕人军这回要栽个大跟头!一旦鸱之塞失守,便会危及到燕下都,燕下都若是芨芨可危,大权在握而又光顾着争权夺势的老相邦,和那贪图享乐,美女成群的阿尔燕王,都得滚回到老家去!滚回到燕上都去!

那样的话,宫里的女人们可就惨喽!将军府的小姐田简也难幸免于厮!

哦,老子今个就这么说了!说就说他娘个痛快!

某家不才,依愚兄之见,田将军身边缺个谋士,缺个能人,缺个才子!说到底,缺他娘个能掌控大局的军师!

可是,这人从哪里找呀!莫非去天宫里把哪吒和二郎神请来不成?这也不对呀,那要是双双下凡来,不是打的更凶?!

呵呵大哥,你糊涂了吗?不是还有咱家小姐的未婚夫吗,那可是个生性如虎的男人呀,军中一方豪杰!响当当的一个人物!

在军中,哦我说的是鸱之塞,哪个敢说不服?哪个不怕他呀!人家可是田简公主的驸马!

嘿嘿大哥,你算个球啊,算个驴粪蛋呀?你让谁滚回老家!你不服不忿什么?

哥,你今年有三十了吧,你都这把年纪了,咋还说这样的话,咋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呀,那可是田简小姐未来的乘龙快婿呀!

哦这么说,仿佛也不全对呀!唉!何双来大哥!双来公子!你还年轻!你老人家还年轻!人家公子,我说的是成公子,仗着小姐,仗着田简那小妞儿,也没豪横到你这种程度呀!

何双来转了个身,不满地哼了一声,那小卒又说:兄长,自比英雄了是吧!敢自比王侯乎?你敢、你敢提及老相邦?!就差点把大王拉下马了,我呸!我替阿尔燕王日你祖宗!

可,可是,唉!还是接着说公子成吧,人家终归是霸道的很呐,不过,霸道归霸道,那是在你和我兄弟们面前,其实,人家也是性情中人呀,温顺的很呐!尤其是见了小姐,那可是百依百顺!百依百顺!奴才的很呐!好象他娘的平生没见过女人也似!

就凭这!我也日他祖宗!不过,嘿嘿至少,小人不怕他,小人不怕!

可是啊,人家怎么说,也是个人物,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也算是个人才呀!你能说军中没有人才吗?燕军又这么大,这么强大!

当几天门卒就委屈你啦?说不定是田将军在考验你呢,更说不定的是,没准,将军是有意照顾你呢,在这里,在将军府,免得你跑到塞外吃黄沙!

少他娘的废话!牛二,啊不,牛小丑贤弟!你大哥我何双来,今个说得有点多,可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有些话不要往外讲,不要讲!千万不要讲!

不讲,不会讲,大哥,我绝口不讲。这是咱哥俩说的悄悄话,怎么能随便往外传呢?

嗯!你小子也给我好好斟酌一下,我王!伟大的阿尔燕王,他老人家品行高尚,志向远大,性情刚强!率军,一定能打胜仗!打败野心勃勃的鲜虞王!定宫,一定能虎气生生,

威震三妾,携爱妃,安顿好大后方!

呵呵那是那是,我王虎气生威!安小妾,定乾坤!牛二嘻笑着说。

何双来面有冷峻之色又说,不过,我王受制于老相邦,子侄关系不合,此乃朝中大患!

要说委屈,我王的确是委屈了点,谁让他们叔侄之争、连年不息呢!

愿我王复王权,立长志,我愿祝其安康!与众同仇敌忾,战鲜虞,兴番邦!我也愿祝同样伟大的老相邦、老当益壮的子枝老大人,祝他老人家幸福安康、万寿无疆!

就这些啦?不对呀,后面似乎还有!

有,还有!尤其是祝愿他老人家多子多孙,多子多孙!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牛二!

牛二说,别说这么含糊呀,这好像不象大哥你说的话呀?

嗯,我说的是多子多孙!不是多死多死!尤其是盼他老人家多孙!多孙!多找几个小娘们!然后多孙!再多孙!

何双来突然改变了语气,又说,可是,老子希望他不要打府上小姐的主意,不要祸害田简姑娘,哦,哥哥我今天说多了,失口!失口!你小子去吧,去吧!

你还没说完呐兄长,你说你说!在下还想听呢!

哦贤弟,说到底,今个老子有点生轱辘秋芬的气,心里面很有点气不顺!

那个老婆娘咋啦?牛二躬身忙问。

何双来说,她让我派人暗中监督小姐,说小姐最近反常,还说如此发展下去,可能会在府外偷人,要我及时向她老人家禀报!

噢,还有这事呀!

有有!为此,今天,她还特意送了我一只烧鸡呢!火令镇来的烧鸡!

哦真会笼络人心呀!

来!来!兄弟你来!吃点,吃点!方才,趁你不注意,也就是在你打瞌睡那会儿,兄长我已经偷偷吃了一半!一半!

牛二牛小丑走到老卒何双来身边,定定的看了看他胸怀,只见里面鼓鼓的,果真揣着什么东西,想必是吃剩的那半只烧鸡,怎又闻到了香味,一时未敢下手,他撸了一把袖子,伸了伸手,急忙又缩了回去。

何双来坐在了门前砖头上,又开口说道,要说轱辘氏,那个爱翘屁股的女人,我是说她爱炫耀风姿,那个胖不溜秋的傻老娘们,把老子看成什么人了!他娘的恬不知耻!不知天高地厚!

这又咋了哥哥,哦你说你说!

何双来叹息道,想那小姐,我说的是田简,那小姑娘,水灵灵的!冰清玉洁!待人宽厚!彬彬有礼!从不失大户人家小姐风范!

你说轱辘氏!她那是记的什么仇!跟小姐生的是什么怨呐?

难道人与人,处时久了,无论男女,都要生点间隙乎?他还跟我唠叨个不休!

哥哥,那婆娘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我要是不听她的话,小心把我逐出将军府!弄往鸱之塞!真是气煞我也!男子汉大丈夫,谁能咽得下这口气呀!

是呀大哥!牛小丑连忙说道,你老人家就别理轱辘秋芬那老娘们了!这与上面有何相干呀!哦,我不插话,不插话,你接着说,接着说!往大处说!

小子!哦牛二、牛小丑兄弟,若往大处说,我没骂大王!没骂老相邦!只是有点儿愤愤不平!

还有,老子饿了!该吃鸡腿了!又想吃了!

何双来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来,啪啪在上面拍了两下,示意他真有这吃的东西儿,然后把纸绳解开,抓着绳子一头,冲着牛二牛小丑一抖露,这根绳子下面,顿时露出半只烧鸡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