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李凌薇洛白全集在线阅读_(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全集阅读

《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李凌薇洛白,《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种国 甜宠 逃荒 空间 复国 1V1】李凌薇在手心胎记突然变成空间,且出现穿越倒计时之后,开始疯狂囤货模式 本以为是末世降临,不成想穿越成亡国的大夏嫡公主身上 父皇被邻国未婚夫太子杀死,鞑子破关冲进皇城,贵妃带着太子和满朝文武逃离,抛下原主并让她名声扫地 原主成了扫把星,亡国灾星满城只余一个护卫忠心耿耿助她逃亡 看着才装了小半的空间,李凌薇决定给敌国太子留座空城,一通扫荡,清空皇宫 之后李凌薇带着小护卫揽人心、收失地,一个个清算叛国贼,复仇路上小护卫成长为镇国将军 直到天下太平,某人说:“我真当不了皇帝” 李凌薇:“想多了,你顶多当个皇夫~~”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童夕君 角色:李凌薇洛白 古代言情小说《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的作者是“童夕君”。其中精彩内容是:李凌薇二话不说,搬进空间,什么金银玉器、珍珠宝石、古玩字画、父皇最喜欢收集的名刀宝剑、古藉孤本、铠甲手弩……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宝库,她连架子一起搬空。就放在她备的物资旁边。待出来时,她有意落后一步,关门之际,手心一扫,意识一闪,一地物资又被她搬进空间。接着她继续挟持太子:“走,上城墙,看看百姓的情况……

评论专区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向袁守城问卦,“袁卦师,我有一问垂询您!”垂询,敬辞,指别人对自己的询问,一般是长辈或上级。后面又把“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强行拼成一首“诗”,辣眼睛。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支持TG非常好。你们这群果粉也就敢在网上BB。你们这些垃圾敢在现实中跳出来试试? 史上第一暴君:还没等作者当上暴君,我就先倒地不起了。 空间:穿成亡国公主后我搬空皇宫

第2章 公主不弃,洛白不离


很快李凌薇和洛白将一身臊味的太子拖进库房,里面乱成一片,贵重物品已经被打包装车。

余下皆是文贵妃看不上的旧年布料、字画书籍等物。

洛白关了库房的门,文贵妃在外面大叫:“敢胆伤太子一根手指,本宫让你们碎尸万断!”

这威胁对李凌薇一点用都没有,如果真是死,碎两断和碎万断也没啥区别。

她撕下裙摆一圈,绑住太子的眼睛,把他吓的脚发软:“凌薇你到底要做什么?”

“洛白看好他,我去去就来。”

李凌薇没有全说谎,库房里面确实有皇上的私库,开启方式只有她和皇上知道。

她脑中闪过一个片段,是皇上带她进库房,打开一道暗阁笑道:

“凌薇啊,这外面都是些俗物,真正的宝贝都在这里呢!

来陪父皇看看,等你出嫁挑一些当嫁妆……”

鼻子一酸,原主对父亲的感情影响到了她。

不再多回忆,顺利地打开阁门,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排着。

李凌薇二话不说,搬进空间,什么金银玉器、珍珠宝石、古玩字画、父皇最喜欢收集的名刀宝剑、古藉孤本、铠甲手弩……

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宝库,她连架子一起搬空。就放在她备的物资旁边。

待出来时,她有意落后一步,关门之际,手心一扫,意识一闪,一地物资又被她搬进空间。

接着她继续挟持太子:“走,上城墙,看看百姓的情况。”

路过文贵妃打包好的百余车物品,她恨不得连马车一起搬进空间,一根毛都不给这对母子留!

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冲动,绝不能让他们察觉到自己有移物的能力。

文贵妃依旧带着护卫不远不近地跟着,并且她招来了更多的护卫。

李凌薇发现已经有弓箭手上屋顶,看来是准备远程射击。

太子不断地叫:

“凌薇你冷静,父皇已经死了,敌人的大军就要冲进皇城,赶紧跟孤一起逃,别做这些无用功了!”

就在这时他们路过一间修缮了一半的宫殿,因为临时停工,砖头、石头、木头、沙子等物堆了到处都是。

李凌薇瞬间心生一计,假装躲避弓箭手一样,在杂乱的宫殿里穿棱,洛白持剑开路。

她右手依旧用刀抵着太子的脖子,太子吓的眼不敢眼看,只盯着刀刃。

趁这个机会,她左手胡乱碰些石头堆,丝毫不引人注意的收了一些石头、砖头进空间。

眼看就要到皇城墙,突然有宫人急奔来报:“贵妃娘娘,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

北方流民冲进了皇城,护卫军根本抵挡不住,陈将军让娘娘和太子尽快从南门出城。

再晚些就走不掉了!”

太子急的大叫:“凌薇你听到没有?流民进城,马上就要冲进皇宫,鞑子的铁骑就在后面。

你再闹下去,咱们都得死!”

这时宫门外的器械打斗声已经传了进来,太子吓的混身发抖,大叫道:

“要死你自己去死!孤可不能死!孤要当皇帝,柔儿还在等孤呢!

母妃,母妃救救儿臣啊!”

李凌薇严重怀疑这人不是父皇的种,一生强势的父皇,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软蛋!

洛白耳力极佳,听清宫外的动静,忙与她说:“公主,流民真的冲到宫门外了。”

李凌薇知道她没有扭转乾坤的能力,皇城已是岌岌可危,大夏国四处受敌。

她一无兵权二无威信,留在这里只会落的跟原主一样的下场。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带着物资逃亡,然后蛰伏,等待时机复国,复仇!

“走!从后门走。”李凌薇冷静地道。

太子大喜:“快,快放了孤!孤保证不杀你。”

文贵妃也在那疯叫:“快放了太子!本宫保证留你一命!”

呵呵,你留我一命,反手把我抛给流民,那不比死还痛苦。

“别急啊,等本宫主安全了,自然会放了殿下。

太子哥哥,这危机关头保护妹妹也是你的职责,你就当送我一程吧!

给我一辆双匹马车。

最好别在马身上动手脚,否则,我就带殿下一起逃!“

太子大叫道:“快,给她马车!母妃快啊!”

文贵妃脸上阴云密布,如果眼神能杀了,那她的眼神早就把李凌薇给凌迟了。

很快,一辆空马车准备好。

李凌薇轻笑着拉太子往装满宝物的马车群走去,她像是羡慕又像是不舍。

每一辆马车都花几息功夫摸了几下,太子又急又气:“你快走啊!流民就要冲进来了!”

李凌薇拉太子登上空马车,洛白骑车。

冲出皇宫后门,她让洛白提前松开马匹缰绳,两人翻身上马的同时,一脚把马车踹翻,太子滚到地上。

几乎是瞬间,无数箭羽射向马车。

太子痛的一边大叫一边道:“母妃别管她了!快往南逃,流民要杀来了!”

文贵妃的车马队早就准备好,如果不是李凌薇闹这一曲,他们说不定已经离开京都范围了。

太子被扶到一辆车上,车队在皇宫护卫的护送下,立即从南城门离开。

幸好流民是从北城门进来的,又朝皇宫正门杀去,他们不懂京都地形。

又有皇城护卫军阻拦,杀到皇宫的速度极慢。还真让文贵妃一行顺利冲出南城门。

一出城门文贵妃就怒气冲天地吩咐道:“来人!给本宫去追那贱人,提她头颅者,赏金千两!”

“住口!”一威严老者大声喝道。

胆敢在众人面前骂文贵妃,大夏只有一人,那就是大夏右相,文朗。也就是文贵妃的父亲。

“爹,那贱人挟持太子,辱骂女儿,难道就这样放任她逃掉吗?”

文朗冷笑道:“她能往哪里逃?这天下已经没了她的容身之地。

她只带了一个护卫,早晚也是死在鞑子手中。眼下赶路要紧,尽快入蜀,为太子举行登基大典。”

此时,太子坐在他专属的马车上,一宫装女子温柔地给他脖子上药,试探地问:

“殿下,凌薇公主怎么样了?“

太子咬牙道:“逃了!她的命可真硬,太医都说咽了气,竟然还缓过来了。”

太子一句也未提自已被她挟持之事,在心爱女人面前,这么丢脸的事,他可不愿意多提。

竟然没死!贱人就是命大!

这女子眼神恶毒地想着,再看大部队浩浩荡荡,离皇城越来越远,她甚是心急地道:

“殿下,确定是鞑子的军队吗?会不会是大丰的军队?”

太子一惊,一把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道:“好柔儿,你可千万别再提大丰。

你的真实身份若被母妃和外公知道,孤也保不住你。

确实是鞑子的铁骑,宇文牧骗了孤!”

叫柔儿的女子忙小声说:“这期间一定有误会。”

“好了,你就不要再提宇文牧和大丰,母妃现在听不得。

来,陪孤睡一会,等到了蜀中孤登基为帝,就封你为贵妃……”

与此同时,两人两马轻装上路的李凌薇和洛白,已经跑出京都百余里。

李凌薇知道自己容貌会引人瞩目,在马背上就换了装。头上的钗钿取下,头发束成马尾。

披上一件黑披风,再拿面纱裹着脸。

在她前面几个马身的洛白一回头,就见公主已经换装完成,很是诧异,之前这些东西都放在哪里的?

难道公主早有准备,一直贴身藏着?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仓皇出逃的百姓,他们不明白灾难为何来的这么快?

风中传来的哭声,有骂太子弃民的,有骂鞑子,有骂大丰国,但更多的是骂她这个嫡公主。

在文贵妃如风散布的流言下,帝都百姓皆认定,亡国之灾是嫡公主李凌薇招来的。

洛白听了想替李凌薇分辨几句,却被她拦下,示意赶路要紧。

洛白看着高贵无双的嫡公主,现在人人唾骂,她却淡定接受,不禁大为心疼。

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公主!

待跑到天色将黑路过一个树林子,见马累的嘴边泛白沫子,洛白忙道:“公主,停下休息一会吧!”

李凌薇点点头,翻身下马,脚一沾地差点瘫坐在地上。

原主娇生惯养,就是骑马也是休闲玩乐,什么时候这样快马几个时辰过?

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加上原主之前就被折磨的体弱,赶路的时候李凌薇能咬牙坚持,这一停下只觉头重脚轻,眼前阵阵发黑。

幸好洛白及时接住了她:“公主,你怎么样?”

李凌薇闭目道:“以后不要唤我公主,从今天开始,唤我李凌。”

她试着站起来,头却晕的更厉害。洛白低声道:“公……子,得罪了。”

说完长臂一伸,李凌薇只觉脚下一轻,人就已经靠在他的怀里,被他抱进树林,轻轻地放在一棵大树下靠着。

“公、子,这里隐蔽,您千万别乱动,我去找点水。”

李凌薇点点头,看着他牵马走远,这才轻抚乱跳的心脏,被人公主抱,还是第一次呢……

然后她快速从空间里取出两皮囊水,这是她特地买的仿古储水工具。

然后又取出几块巧克力和桂花糕,原主有低血糖,她急需补充糖份。

至于别的食物,一会看洛白能找到什么?如果找不到吃食,她再悄悄取些出来。

吃着巧克力,她的意识来到空间,本该放着一堆碎石乱砖头的地方。

此时横七竖八地摆着精致的大箱子小柜子,包袱、被褥、食材……足有近千件之多。

李凌薇忍不住笑了,真希望能看到文贵妃的表情啊!

她看不到,可随太子南逃的宫人却看的清清的。文贵妃的脸跟鬼一样的恐怖,人人皆吓的如鹌鹑一样缩成一团。

连皇子李玉都吓的躲到宫人背后,不敢看母亲的脸。

管理装运行李的宫人已经被处死好几个,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装的好好的宝物,全变成了碎石和砖头?

太子也不敢相信,一车车地检查过来,结果只有几辆坐人的车没有变化,装物资的车全都变了。

里面的粮食、衣物、金银珠宝……全都成了烂石头碎砖头。

太子猛地想到一个可能,跑去问文贵妃:“母妃,是不是和文家的车队弄混了?”

文贵妃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指着太子鼻子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文家贪了国库宝贝?

这些车队装车你也全程看到了,文家先我们出皇城,何时能弄混?”

太子不敢回答,心中却暗自嘀咕,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火之,好把东西都留给玉!

这时文相赶来询问,听完过程也是不敢相信,再三确定后道:

“你们仔细想想,东西装好后有没有人靠近?

路上车队有没有走岔?”

文贵妃突然大叫道:“是那贱人,是李凌薇!她挨个马车摸了一遍,里面的宝贝就变成了石头。”

文相跟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她逃走时两人两马,你告诉我宝物被她放哪了?

摸一下东西就消失不见,她哪来那么大本事?”

文贵妃吓的连连后退:“她是妖女,会妖术!

没错,一定是这样,她都断了气还能活过来,肯定是妖女!”

文相气的想抽她,忙喝道:“闭嘴!休得胡言!”

又压低声音道:“人心浮动之际,绝不可有鬼神之说!

吃的用的没了就没了,沿途可让各州城献礼。玉玺在不在?”

文贵妃忙从袖中掏出:“玉玺和立皇储的圣旨,我贴身收着的。”

文相点头:“有这两样太子能顺利登基,其它的东西早晚会找回来。

让宫人把马车清空,所有人坐马车走,加快速度。”

文相的话并没有宽慰到文贵妃,晚上吃着文家送的饭菜,比起宫中御膳差远了。

不禁暗恨,都怪李凌薇搅和没有及时逃出宫,这些宝物才不明不白地没了。

本宫的珠宝首饰、锦衣华服、奇珍美味……

贱人!本宫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天夜里,文贵妃气的一口饭也没吃下。

相隔不远的李凌薇看着洛白烤的野兔子和采摘的野果,吃的非常满足。

看来有洛白这个荒野求生小能手,她空间里的东西到是可以晚点再取。

见她吃的香,洛白便在一旁拿小刀割兔肉递给她,眼神温柔中带着怜惜。

这可是陛下娇养出来的嫡公主啊!如今在荒野吃野物,竟也坦然接受。

李凌薇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淡淡地说: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阎王既然不收,我当然要好好活下去。

宇文牧负我真情,杀我父皇,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鞑子踏我山河,杀我百姓,我一定要灭其族,毁其宗!

洛白,以后不要再把我当公主对待。

我身负国恨家仇,已经不是哪个天真灿漫的嫡公主。

对了,我还未问你,鞑子在后面追,宇文牧定不会留我活口,文贵妃和太子又一心要置我于死地。

百姓皆骂我为亡国扫把星,天下之大,我前路在何方都不知道。

所以,你还愿意追随我吗?”

洛白将兔子放在干净的树叶上,一撩衣摆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道:

“洛白在被公主挑选为护卫之时,便发下誓言,此生,无论是生是死,皆是公主的人。

不论前路在何方,洛白都愿意陪公主走下去。

公主不弃,洛白不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