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折余蔚(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_《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全集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小尘”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王折余蔚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十四岁那年,余蔚第一次见到我就把我认成了男生 到我十八岁了,他却捧着我的脸说,“我眼光真不错,我们立夏真是越长越漂亮”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尘 角色:王折余蔚 《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尘”。《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内容概括:一片喧闹中,我看见母亲的脸。怒火中烧。她是来接我放学的。3学生打架是很严重的事……

评论专区

(笑傲)人生若只如初见:笑傲啊,是古代吧!你写文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妈、妈、妈的,违和感超强的!不指望你古风盎然,至少古人不叫自己母亲“妈”吧,弃了。。。 执剑写春秋:​写着同人鄙视原著的小白文作者。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1990年,“十八线小县城”,“每个班放一台脚踏风琴”,作者脑子呢? 小说:你怎么也不来给我撑把伞?

第5章


身走时,突然听见有人骂了一句:“有娘生没爹教。”
那句话其实说得很轻,轻得仿佛是耳语。
我的耳膜却砸开了。
我的身体比脑子先有了动作,直接把那个女孩胳膊反扭住了。
其他人吓了一跳,一窝蜂涌上来想拉架。
可这人绊人的,又有人故意推搡,我就和那女孩一块儿摔在地上,对方的膝盖着地先见了血。
其他人开始嚷嚷着我打人。
一片喧闹中,我看见母亲的脸。
怒火中烧。
她是来接我放学的。
3学生打架是很严重的事。
况且我还是观察评估阶段的转学生,最后还是姨姥人托人地找上被打学生家长,帮我求了情才按下这件事。
回到家,母亲一进了门就拿出压箱底的藤条,把桌角砸得砰砰响。
“徐立夏!
我们离开泗县那晚,你说你不主动惹事,你要把坏的都忘了,要重新来!
你是不是这么说的!”
母亲说打从来都只是吓唬我,毕竟她那样的胆子,也只用扫帚砸过门框。
可我没想到,这次她动了真格。
藤条直接往我胳膊上抽!
夏天衣物本就单薄,立马便有血杠子出来。
我愣愣地看着伤口,耳边全是母亲的虚张声势:“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痞,能轻饶你吗?”
我抬头,直愣愣地看她,声音干涩地说:“他不会!”
藤条再一次打下来,我一把接住撑在空中,大声吼道:“他不会!
一个死人怎么教训我?”
他是死人!
他死在泗县,他从高高的回马桥头也不回地跳下去!
他什么都不要了,不要这个家,不要他的妻子。
也不要他的女儿!
“徐立夏,你是要发疯吗?
你想打我吗?
我是你妈妈!”
王海兰歇斯底里地喊,发了疯地想挣开我手里的藤条,眼泪汹涌而至,疯狂地冲出她的眼眶。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一声一声,执拗且不气馁。
我脱力般地松开手,藤条失重的砸向桌面。
母亲瘫坐在地上哭,而我则转身拉开房门。
门外,姨姥端一锅椰子鸡立在门口,笑眯眯地问我:“要不要吃椰子鸡?”
我在她意味深长的注视下,灰溜溜地离开。
刚一出楼栋口,就听见摩托车的喧嚣。
余蔚不知打哪儿急匆匆过来,摩托车还没停稳就从后座跳下来,摘了头盔反手扔给骑手。
“这是怎么弄的?
我就一时没看牢你,你这是被人打了?”
错开他的身影,我怔怔地看着那辆摩托车。
骑手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漂亮女孩的脸,对方盯着我轻声催促:“阿蔚,大家都在等你。”
我看着那女孩的眉目明艳,想到自己的狼狈,原来这就是余蔚今天鸽我的原因,自卑感突然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耳朵压根听不清余蔚在说什么,只能感觉他拉着我,好像说要去医务室。
我一把就扯开了,特别无所谓地说:“你去玩吧,我自己看着办。”
说完我就转身往反方向走,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摩托车呼啸的声音,我等了很久才敢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我在路边随意找了处石墩坐着,心里像乱麻一样,有那些推推搡搡说我没爸爸的女生,有那辆摩托车在耳边炸出的喧嚣。
还有来海城之前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仿佛看见站在镜子前的女孩用理发器,一点一点推光头发,母亲拍打着反锁的房门哭喊,不停叫我的名字:立夏,立夏,立夏……蝉还在鸣。
可是,夏天已过去了呀。
天色暗下来,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
我抬头看离我最近的灯,突然有一瓶冰汽水贴在我的脸上。
我一扭头,余蔚就蹲在我旁边,“喝吗?
舅舅给你打开?”
眼泪哗一下流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