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蒙作者1juyxe)萨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萨蒙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萨蒙》是作者““作者1juyxe”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萨蒙作者1juyxe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命运总是刻薄的,以至于对一个孤儿也百般苛责 那天,萨蒙失去了一切,自此,他踏上了漫漫旅途 ——循此苦旅,以达天际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萨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作者1juyxe 角色:萨蒙作者1juyxe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作者1juyxe”的一本书《萨蒙》。讲述了​教会自然是有拨款,但是这善款经过枢机团、圣部和地方教区,再兜兜转转些时日,最后呈上来的,便只剩下一份关于盗匪的工工整整的报告书了。生活清贫,勉强能过,但也只是勉强而已。萨蒙·埃蒙特,是这个苟延残喘的乡下教堂能够收养的最后一个孩子。萨蒙仍还记得,那件打满补丁的黑袍,和那双粗糙而温暖的大手,对萨蒙来说,他既是慈父,亦是严师……

评论专区

塔尔塔罗斯舰队的奇妙冒险:EVE类型的小说就足以吸引我追下去了 超时空航班:干。剧情是主角自带双穿门回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援共。 我是全民女神:优点:变身穿越平行世界文抄流。变身女主和几个妹子一起开杂志社然后混混影视圈做做节目玩动漫出唱片,整个主线就是女主伙同几个萌妹子卖萌玩票混日子。缺点:看多了感觉有些散乱加无聊 萨蒙

第1章 旅途


多年以后,当最后一群绵虫飞向北方,萨蒙·埃蒙特将会想起,他踏上旅途的那个春日下午。那是个明媚的下午,阳光仿佛斑驳的夏,还透着一丝炎热;大地脉动着活力,空气弥漫着生机。万物复苏,生命肇始,那是一年的开始,那是春的季节。但对萨蒙来说,那是他失去家的日子。

埃蒙特教堂,位于克里特王国东南边陲的一个无名村落,是这个穷乡僻壤与王国唯一的联系——毕竟,那些达官贵人宁可往袖口多缀上一颗漂亮的纽扣,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多花一分钱。而对这里的村民来说,生存远比所谓的宗教信仰重要,因此比起教堂,它更多的是一所医院、一座孤儿院。

“金币叮当一响,灵魂直上天堂”,在这样的时代,埃蒙特教堂却常常入不敷出,经营惨淡,教堂一切的开支,包括食物、衣服、日用品以及一些魔法药水,全靠查理曼神父一人支撑。

教会自然是有拨款,但是这善款经过枢机团、圣部和地方教区,再兜兜转转些时日,最后呈上来的,便只剩下一份关于盗匪的工工整整的报告书了。

生活清贫,勉强能过,但也只是勉强而已。萨蒙·埃蒙特,是这个苟延残喘的乡下教堂能够收养的最后一个孩子。

萨蒙仍还记得,那件打满补丁的黑袍,和那双粗糙而温暖的大手,对萨蒙来说,他既是慈父,亦是严师。

查理曼神父是个温厚和蔼的人,也是这个乡下教堂唯一的神职人员。不同于大多数神职人员,他高大健硕,皮肤黝黑,只有那支金丝单片眼镜,让他看起来有些学者模样。

但对村里人来说,他就是真正的圣职者:他帮着村里人干农活,锄地、除草、修围栏、搭谷仓;他治病救人从不收费,哪怕对方执意,他也只是收些农作物;他不是祭司,却会在土地歉收时施展丰穰魔法......总之,他是个至善的人。

那时,萨蒙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天过去,殊不知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哪怕是这样平凡的日常。

多萝西娅,恰如她的名字——神赐给的,是个雏菊般的姑娘。作为最年长的姐姐,她对萨蒙疼爱有加。正是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给萨蒙的生活添了份色彩。

那是多萝西娅的生日,本该是值得高兴的日子,多萝西娅却微微蹙眉,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餐后,她拉着萨蒙匆匆去了森林。

他们在林间漫步着。沉默良久,多萝西娅开口了。

“神父说,有户人家看中我了,今晚就派人来。”

“真的?什么样的?”

“城里的,”多萝西娅顿了顿,“大户人家。”

“......多萝姐,你还会回来吗?”

树荫斑驳,风声簌簌,多萝西娅没有说话,她走向前,所过之处开出一朵又一朵花,那是雏菊;她站定,忽地转身,脚下绽放出一片花田。

“会的!”她笑了,笑得格外温柔,“会的。”

那是萨蒙最后一次看到花田魔法,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多萝西娅。

她去做了情妇。

......

“达尔杜弗阁下。”查理曼看着走进来的这个青年,语气没有丝毫波澜。

“查理曼神父。”青年面带微笑,脱帽欠身。

“不知阁下今日怎么有雅兴光临寒舍?”查理曼挂着笑脸推过一杯热茶,目光死死咬着他。

达尔杜弗轻笑一声,“您知道的,多萝西娅,我是来领养那孩子的。”

“劳烦您跑一趟了,请回吧阁下。”

“神父,这于你于我都是件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阁下,感谢您的一片善心。您是子爵的儿子,如果您想领养孩子,完全可以选择其他更好的地方,何苦到我这乡下教堂,来领养一个年长的孩子呢?”

达尔杜弗笑得更灿烂了,“不,我喜欢那孩子,她是个好孩子,一位佳人。”

“让·达尔杜弗阁下,”查理曼仍是那副笑容,“还是请您......”

“听说,”达尔杜弗嗅了嗅茶,“凯恩村出了一伙暴民,那儿的领主几番劝说,他们仍是死性不改,饶是巴顿男爵那样——您是知道的——以和善闻名的人,最后也不得不派人去‘处理’。”

他轻抚着白瓷茶杯,眼睛缓缓上挑,轻声细语道:“真是令人心痛,对吧,查理曼·加洛林神父?”

查理曼的笑容渐渐凝固,他微微抿起嘴唇,漆黑的眼睛宛如冰窖。

“谢谢款待,”达尔杜弗眼角微垂,微微一笑,“希望下次来访时,还能喝到您泡的茶。”他推回茶杯,起身鞠躬,离开了会客室。

茶的热气氤氲了镜片,查理曼怔怔地坐着,直到茶凉。

......

埃蒙特教堂被征收了,没有通知,也没有公文,一纸书信简简单单的一句“征收”,它便从此不复存在。它之后会变成什么?粮仓?水利设施?还是王公贵族的新别墅?没人知道。总之,它走了,仿佛它未曾来过。

村民们为查理曼送行,而查理曼为孩子们送行——为这些过早踏入生活泥沼的孩子们送行。萨蒙从未见过那样的神父:他眼窝深陷,两鬓发白,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他哪里是什么神父,他不过是一个无力又无奈的好心人。

“萨蒙·埃蒙特,”查理曼唤道,语气温和,却透着威严,“这是最后一堂课。”

——循此苦旅,以达天际。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