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霸道总裁撩人不自知(任晏舟苏以简)_任晏舟苏以简最新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先婚后爱,霸道总裁撩人不自知》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任晏舟苏以简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海盐小玖”,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苏以简,海归医学博士,却在归国回来那天被告知:「她要结婚了」 父母在她面前苦苦哀求:「小简,为了我们家族几代的积攒下来的事业,你就答应嫁给任晏舟吧,就当我们求求你了」 苏以简看着跪在她面前的父母,闭着眼睛沉思,最终还是点点头 任晏舟--何许人也?传闻中冷酷无情、狂傲自大的任家大少爷,23岁大学刚毕业就已经开始接手这个富可敌国的家族产业在帝都他说二,谁敢说一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婚后将苏以简放在心尖上宠着 本以为两人公式化婚姻,最多就是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 没想到闪婚老公为了与她结婚早已蓄谋已久 婚后更是宠爱有加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先婚后爱,霸道总裁撩人不自知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海盐小玖 角色:任晏舟苏以简 热门新书《先婚后爱,霸道总裁撩人不自知》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海盐小玖”所著的霸道总裁分类小说。文章简述:苏以简看着他这个笑容,心里不由得摇曳起伏,好似清晨的阳光沁入她的心脾,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改变着。苏以简回国后就和宋慈一直保持着联系,今天也是和她有约。原本两人想要一起去松山泡温泉的,在“保命”和“爽约”之间,二选一,苏以简很聪明的选前者。至于宋慈,只能过后请她吃饭了……

评论专区

仙意通玄:死太监,没人权! 龙战士之黑暗年代:唉 来自东方的骑士:很正的西方中世纪描写,很纯正的. 先婚后爱,霸道总裁撩人不自知

第6章 冰山大魔王笑了


苏以简愣愣地看着对面一直扬着若有似无笑意的男人,一时走了神。心里感慨:“原来他还会笑。”

“今天周末,要不要去哪里玩?”

任宴舟忽然就跳到了这个话题,苏以简眼珠瞪得圆圆的,诧异地看着他。

什么?出去玩?任宴舟不是工作狂吗?什么时候见他休息过?

苏以简愣是用了好久才从任宴舟这句话回过神来,有点磕磕绊绊的说:“我......约了人。”

对面的男人听到她这句话,原本和煦的脸色,顿时有点风雨欲来的感觉。

声音冷冷道:“约了谁,是不是他?”

“啪嗒”

苏以简吓得连勺子都拿不稳了,疑惑地看着对面冷峻的男人,哆哆嗦嗦的说:“不过...可以和他改天再约。”

果然任宴舟听完后,脸色阴转晴,黑如墨玉的眼睛里光芒一闪,笑着点点头。

苏以简看着他这个笑容,心里不由得摇曳起伏,好似清晨的阳光沁入她的心脾,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改变着。

苏以简回国后就和宋慈一直保持着联系,今天也是和她有约。原本两人想要一起去松山泡温泉的,在“保命”和“爽约”之间,二选一,苏以简很聪明的选前者。

至于宋慈,只能过后请她吃饭了。

苏以简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任宴舟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放在膝盖上,双腿轻轻交叠。一年了,苏以简还是被他身上淡雅矜贵的气质所吸引。

“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

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带着明显的愉悦。他今天似乎一直都很开心,没有之前的冷漠和高高在上的清傲。

苏以简微微一怔,无奈的一笑,原来自己刚刚发呆看了他这么久。

任宴舟没有叫司机,自己亲自开车。苏以简坐在副驾驶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车开了一段路。

任宴舟正在开车,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以简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封彦”两个字,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下,她也没主动拿起手机,继续望着窗外。

但是来电的人仿佛不知疲倦似的,手机铃声响了好久都没有挂断。

苏以简看看手机,再看看正在认真开车的某人,主动开口道:“要接吗?”

任宴舟没有搭话,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苏以简拿起手机,滑动接听,正想将手机放到任宴舟耳边,他淡淡的说:“开免提。”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亢奋的声音:“宴哥,我们这边搞了个聚会,都是熟人,你要不要过来玩?”

任宴舟想也没想地答:“不去。”

“可是昨天舒可从美国回来了,我们今天给她接风洗尘,你也不来吗?” 封彦有点无语道。

任宴舟还是淡淡道:“今天有事。”

车又行驶了十分钟,来到了任家私人停机坪。

苏以简这还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上次地时候是和任宴舟结婚后出国度蜜月。

她当时以为两人是“公式化”结婚,也没多大期待,但是那次蜜月任宴舟安排地事无巨细,让她体验了一次舒心愉悦的旅行。

苏以简看着眼前的直升飞机,疑惑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出国?”

“不是,我们去长明岛,半个小时就到了。” 任宴舟扶着她,小心的上了飞机,并帮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果然,半个小时后,飞机就停留在长明岛上空旷的草坪上。

一下飞机,苏以简就被冷风吹的一个哆嗦。虽然穿着羽绒服,但还是感到阵阵寒意,下意识地拢拢衣服。

任宴舟看到她这样,走近她。揽过她的腰将她带到他宽厚温暖的胸膛,苏以简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主要是这一年来,两人其实都保持着距离感,除了那件事,平时两个从未做过如此亲密的举动。

任宴舟好像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变的不正常了,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苏以简虽疑惑,但是也没挣脱,任由男人揽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