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雨霏听歌舞月光《一缕清烟一缕香》_一缕清烟一缕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缕清烟一缕香》,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谢雨霏听歌舞月光,也是实力派作者“听歌舞月光”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采薇采薇 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 岁亦莫止 靡家靡室 玁狁之故 不遑启居 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 薇亦柔止 曰归曰归 心亦忧止 忧心烈烈 载饥载渴 我戍未定 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 薇亦刚止 曰归曰归 岁亦阳止 王事靡盬 不遑启处 忧心孔疚 我行不来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缕清烟一缕香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听歌舞月光 角色:谢雨霏听歌舞月光 作者“听歌舞月光”的热门新书《一缕清烟一缕香》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接着马上有人起哄把手里的学士帽高高抛起,一时间大家都跟着学,天上此起彼伏的下起一阵帽子雨。人群也像爆炸般的沸腾起来,有的笑,有的喊,有人使坏掀了别人的帽子,你追我赶的乱成一团。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帽子,从热闹的人群中挤了出来,这身学士服是学校借的,要是一会放学还的时候缺了帽子或是帽子穗丢了,可是要一子不差的赔钱的。我这样想着躲到一旁,几个同宿舍的女生也陆续凑过来,我们拉着手在校园里各处拍照,在往日熟悉的各处场所回忆往事……

评论专区

美梦时代:重生前是个博士,重生后像个智障,我也是醉了 长生从全真开始:在书里的全真教相当于现实中的腾讯阿里吧,主角的行为不就相当于因为公司不招35岁以上的人而求职不成,竟然干脆就在附近打工送外卖么。这还不算完,然后还把打工的钱攒下来,自费去参加Tu002FA办的培训班.... 网游之混迹在美女工作室:亲密关系才是我们追寻的东西,游戏只是一层皮。最宝贵的东西永远在我们内心代表作之一,仙草-。 一缕清烟一缕香

第1章 渡人者自渡


风从我耳边呼啸而过,沙尘肆虐地钻进我的眼睛、鼻子、耳朵,瞬间又顺着脖子灌进衣领,我那本就单薄的短袖衬衫被疾风穿透,使我在这盛夏时节忍不住打颤!

我在山路上飞快的奔跑,逃命似的奔跑。我的白衬衫、百褶裙和皮鞋,本是为今天的毕业典礼所精心挑选的搭配,可如今却成为了我奔逃的阻碍。至于造成我如此狼狈的,歇斯底里的逃跑的原因,坦白说,我直到现在仍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对我而言,本该是个大日子。

“同学们,都准备好了吗?”摄影师从相机后探出头来,阳光打在机器上,闪着金色的光。我眯了眯眼,露出反复练习过的笑容,尽管摄像头并不能拍到我的胳膊,但我还是伸手挽住两旁要好的同学。

“一、二、三,茄子!”

“毕业啦!”不知是谁高喊。接着马上有人起哄把手里的学士帽高高抛起,一时间大家都跟着学,天上此起彼伏的下起一阵帽子雨。人群也像爆炸般的沸腾起来,有的笑,有的喊,有人使坏掀了别人的帽子,你追我赶的乱成一团。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帽子,从热闹的人群中挤了出来,这身学士服是学校借的,要是一会放学还的时候缺了帽子或是帽子穗丢了,可是要一子不差的赔钱的。

我这样想着躲到一旁,几个同宿舍的女生也陆续凑过来,我们拉着手在校园里各处拍照,在往日熟悉的各处场所回忆往事。就这样闲逛了整个下午,我们在日落前还了学士服,又在校门口再次拍照留念,并约了几周后的聚餐散伙饭后,才终于带着离愁别绪各自走上回家的路。

我登上回家的公交车上,车子不紧不慢的行驶着,窗口闪过熟悉的各处街景,我却并没有平日归心似箭的急迫。我的手指滑过盖了毕业留念四个大字的学生证,四年,仿佛只是眨了下眼睛,可照片上那个留着利索短发,有着稚嫩笑容的女孩现在看着竟然有些陌生了。

那时我还很年轻,心里存着莫名的情绪,既有对未来的憧憬,又有对于各种不确定的恐惧。我本能的害怕改变。虽然毕业不过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比起漫长人生中的种种喜怒哀乐,它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对当时的我而言,却已足够成为我烦恼和焦虑的来源。我当时还在考研、留学、就业的多选题中彷徨,因无法看到未来的方向而感到无所适从,心里的不安无处宣泄……于是,在那个夏天的傍晚,我没有像既定计划的那样回家,中途下了车。而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冒失的决定,最终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前方到站是香山,有去往香山公园、植物园的乘客准备下车,下车的乘客请刷卡……”

我在车门关上的最后一刻跳下了车,‘至少再用学生证买最后一次半价门票吧!’我这样想着,走进了香山公园的大门,那时刚好下午4点钟,游客正在陆续离开公园。

香山公园的区域并不是很大,海拔只有约600多米,上山的路被修整成石阶和步道,并在沿途各处建有小景点和休息区,整个景区爬起来不很费力。山里清新宁谧的氛围和草木散发的湿润气息使我烦躁的心情很快得到了平复。我在半山腰康熙题字的“西山晴雪”碑旁稍坐了片刻,接着便一鼓作气登上了山顶。

山顶上游客稀少,只有三两个人散坐在亭子里等日落。我也走到亭中面朝西方坐下,俯瞰着山下蜿蜒如线的盘山路和微缩建筑。一阵山风迎面吹来,清爽的气息使我惬意的眯起眼睛,此前的烦恼已一股脑的消散,年轻人的喜怒,有时也如小孩子一样,来去匆匆。

不远忽然传来一阵铃声,我侧转头,在崖边看到一株古树,那树是山顶上最壮实的一株,早已被园方做了商业化,此时树上挂着很多许愿的红牌和红条,每根红条下都坠有铃铛,晚风吹过,便此起彼伏的响起乐声。古树下几名游客仍在挂许愿牌,其中有个年长的老者,挂了两次牌子都掉到地上,他慢慢捡起,踮起脚尖伸长手臂,踉跄了几下,第三次才终于将牌子挂在一支向步道伸出的枝桠上。他没有立刻离开,在树下默默站了片刻,仿佛在确认牌子是否挂得足够牢固,之后才在落日的余晖中缓缓向山下走去。

到了这个年纪,竟然还相信许愿树,商家的把戏果然只能骗骗小孩和老人。我讽刺的笑了笑,调转了视线。只半个小时,西边天上的霞光就弱了,云也悄悄爬上天幕,将微弱的霞光涂成灰黑色。我身上的汗逐渐散干,也开始觉得冷了,虽然是夏天,山风还是很凉。并且更重要的是我饿了,想起早上离开时妈妈说过晚上会准备的大餐,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我于是利索的起身,朝山下走去。经过古树旁,走了大概几十级台阶,我脚下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低头一看,正是一条坠着铃铛的许愿红条。我弯腰拾起来拿在手里,才发现这是一个极精致的红色缎面,上面端正的写着几句话,竟然还是繁体字,我细细读了两遍,才将里边的字认全:

“荣华半世浮云散,囹圄困顿一生绝,舐犊骨肉情难渡,权谋离间恨丛生。”

这不像是什么许愿,倒像是算命的批命批了一半,缺了后半阙。我抬头看看台阶上的古树,犹豫着是否该走回去给它挂回树上。我的肚子此时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我把布条简单叠了揣进兜里,决定不再走回头路了,山下灵光寺庙门外也有一棵许愿树,一会儿下山顺便给它挂上。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山路上的天光越来越暗,前面游客的背影也渐渐消失在视线中。顺着山势转了几道弯后,山路上便只剩下我一人。我前后看看,不由加快脚步,兜里许愿符上的小铃铛也在哗啦啦响,仿佛在催促我加快速度。天边隐约响起几声闷雷,我忽然想到了今早的天气预报,西部山区傍晚有雨。

雷声越来越响,天色也更阴沉了。天边乌云翻腾,却暂时并没下雨。我一路快步走着,一面四顾张望,忽然发现周遭的环境好像与来时不同,虽然下山取了另外一条缓坡的步道,但各种指路牌和景点介绍还是应该有的,此时却似乎全都不见了。‘难道我迷路了么?’我在心里嘀咕着,这座公园我是时常光顾的,平日即使到了下午快关门的时候,也该有一帮中年阿姨拎着桶来接所谓的“山泉水”,今天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或许是因为天气原因么?我这样想着,脚下却开始小跑着往下走了,心里也一阵发慌。

又转过了一个弯,两旁的松树更高更密,几乎遮住了天空。雷声也忽然大了,几声响雷在头顶炸响,豆大的雨点便浇了下来。我快步跑起来,一面四处张望希望找个避雨的地方。在全身都被浇透的时候,我终于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看见了一个掩在树木中隐约可见的屋顶。我急忙朝那边跑,心里想着如果能遇到路人或者工作人员就好了,那建筑看起来像是个小卖部。

当我看见屋子全貌时,心里瞬间就踏实了,这是个竹子搭建的小楼,也是景区中常见的休息处,此时几名游客正在屋檐下避雨,屋内也有些桌椅,一些游客在里边坐着。并不是公园没有人,只是大家都在避雨而已。我这样想着走进屋子,掸落身上的雨水,抹了把脸,小楼的一层是饮料区,放着大概四五张桌子,此时都有人占着,屋内人声嘈杂。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隐约看到同桌是个年长的老人。

服务员很快上来问我要什么,我浑身冷得厉害,就点了一份热茶。几分钟后茶水端上来了,我急匆匆喝了一杯,灌进去之后才觉得这茶水并不像普通景点的那样粗糙寡淡,余香在口鼻间回荡。于是便又连喝了几杯,而后便撑着下巴看窗外的雨,心中焦急的盼着雨过天晴,可以早点回家。

不知道是否因为胃里是空的,几杯茶下去,整个人都觉得暖和起来,而浓郁的茶香不断的冲击着鼻腔,头也开始发昏,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正在恍惚之间,只听哗啦一声,我兜里的许愿红条掉在了地上。

我想伸手去拿,却被同桌的老者先行捡起来。

“这是……你的么”他看着我问道,我这才发现他的轮廓有些熟悉,仔细想想,好像是山顶上那个挂许愿牌的人。

“哦,其实不是,这是我碰巧捡到了,想把它挂到山下许愿树上去。”

“它本是挂在山顶许愿树上的……”

“这是不是您挂的那个?我刚才在山顶上好像看到您在挂许愿牌。”

他点点头。

“别的不说,您的字是真好看。”我感到尴尬,想笑着寒暄几句,可是头却更晕了,“既然是拿您的,那就还给您吧,山下也有一颗许愿树的。”

我使劲晃晃头,他的面孔却愈发模糊。

他抬头看我,明明离我很近,可声音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小姑娘,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他一本正经的说出了奇怪的话。不等我回答,他继续说道:“这枚许愿符上提到的,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但是我没有办法帮他,只能寄望于他人。我来此处是为寻求指点,寻找他命定之人。我等了很久,太久了。这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人能够看到我,看到这枚许愿符。而今天,我终于等到了你。”他的表情虔诚而真挚,举止又文雅有礼,仿佛我真的能为他做些什么似的,“你或许可以帮我,帮他。你既捡到了这枚符,就该是他的有缘人。”

“什么有缘人呀,大爷,您真是弄错了。找错人了。”我答着,觉得自己的声音也仿佛同样从很远处传来似的不真切。

“小姑娘,我不会弄错的。原谅我不能向你解释更多。但是请相信我并无意将你卷入是非,我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念,我很痛苦。”他的语调开始断续不清,情绪也激动起来,“我可以掌控许多事,许多人,却独独无法改变他的命运,他生而富贵,却饱受折磨,他是个可怜的人……我是那么希望他能得尝所愿,希望他能获得幸福,可是我无能为力…..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你帮我,好么?你帮了我,也是为自己结善缘,会有福报的。”

我脑中嗡嗡作响,眼前也更模糊,我想拒绝,却好像丧失了语音的能力,我想起身离开,腿却完全无法动弹。我猛烈的摇头,却见他满怀希望的看着我,将那个红色的许愿符塞进我手中,他的手,冰凉的很,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我立刻颤抖起来。

他站起身朝外走,我心中急切,直觉一股热气向头顶冲去,终于冲口大喊道:“不要!”

我霍的抬起头,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流下,湿乎乎的迷了眼。我抬手使劲抹去,发现手中仍攥着之前的红色许愿布条,布条上的字迹被水浸湿,已经模糊不清了。我马上想到自己刚才可能是不小心睡着了,但为什么会在一个嘈杂的茶楼里睡着,我并不知道。我捶了捶脑门,想让自己更清醒些,待脑中的嗡嗡声消退后,我忽然感到四周很静,鸦雀无声。我猛抬起头,四下环顾,周身登时冒出冷汗。

几分钟前还人声鼎沸,生意繁忙的茶馆,此时空无一人了。柜台、桌椅、门口,全部空荡荡的,像是从来就没有人来过似的。而我对面的座位,邻桌的老者也仿佛从未存在过,甚至椅子上还落了厚厚一层灰尘。我的心突突的大跳,四肢忍不住发抖。我被巨大的恐惧吞噬,这超越自然法则的异象让我手足无措。一道闪电从窗外划过,白光刺得我下意识闭眼,惊雷伴随闪电而来,在头顶炸响。我顾不得多想,在双腿恢复知觉的一刹那,夺路而逃。

我一路狂奔着,雨水兜头浇下来,我的眼前时而发白时而发黑,我的口中泛起了过度负荷所带来的血腥气,但是这一切都无法让我停下。我太害怕了,我需要逃离这里,快速到达公园大门。

不知跑了多久,雨势渐渐减弱,山路也越来越平坦,树木也逐渐稀少了,我心想着终于下山了吧。到了,到了,可能马上就能看到售票处了。但当我跑上平路,进入开阔地后,我四处张望,却惊恐的发现,售票处和大门,不见了,我放眼看到的,视线所及范围内,是一片荒无人烟的黄土地。

“不可能。”我大声喊道“天哪!不可能!大门在哪?车站在哪?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回家!”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