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殊江之憬(我怀了死对头的崽)_纪殊江之憬完结版阅读

小说《我怀了死对头的崽》,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纪殊江之憬,文章原创作者为“穆蓁蓁”,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纪殊与江之憬不合全娱乐圈都知道,两家粉丝更是不容水火,可当某天,二人被套路一起拍摄恋综,江之憬刚开口打招呼,纪殊便干呕出声,粉丝呐喊,光是听到声音就恶心到吐的程度! 谁也不敢相信这两人不合到这种程度还能搞到一起,纪殊自己也不敢相信,竟然怀了江之憬的孩子 拍摄综艺时,江之憬对她眨着眼睛,“叫声憬哥哥,哥哥为你肝脑涂地” 后来,纪殊寒着脸对他说,“我怀孕了” 江之憬已经把她后半辈子都安排好了 纪殊冷声说着,“孩子她爹是个渣男睡完就忘” 江之憬怒火中烧,好歹两人不对头这么多年,甚至还有护短自己欺负就罢了,旁的人想都别想,“哪个人渣?” “孩子她爹问我哪天结婚” “!?” 江小少爷自从得知自己当了爹之后,便伺候起了纪殊的日常生活,还得压抑着对孩子她娘那些旖旎心思 当某天纪殊成为公司的弃子,栽赃嫁祸随之而来,丑闻满天飞,甚至怀孕的消息也被暴露了出来 江之憬挡在了她的身前,记者发布会上,大方的对所有人承认,自己心悦纪殊已久,孩子是他的 回去之后将纪殊堵在角落,宣誓着主权,“如今全网都知道你是我的人,孩子他爹是我的,孩子他娘还不准备从我吗?”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怀了死对头的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穆蓁蓁 角色:纪殊江之憬 经典小说《我怀了死对头的崽》是网络作者“穆蓁蓁”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想得美。”二人喝着酒,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怼着,谁也不愿服输,谁也不愿意认怂。江之憬扶着她跌跌撞撞的去了旁边的酒店,两人都醉的厉害,但江之憬扶着她的时候还是挺稳的。只不过在前台接过身份证的时候稍微愣了愣……

评论专区

问鼎森罗:先说明我没有月入百万我不配看这书233,但这书看得的确不舒服,圣母加弱智主角值得一星还有我就很好奇66的粉丝到底是什么生物?每次我问他们你看过66的战斗记录吗他们就不怎么肯回我了,他们发生了什么? 求生在动物世界[快穿]:文字(趣味性x100)版动物世界 至高悬赏:简介不错,但是内容不怎么样,难看 我怀了死对头的崽

第3章 酒后


“喂,纪殊,我到底是哪得罪你了?这些年你一直看我不爽啊?”

“哪哪都得罪了。”纪殊哼了一声“哪哪都得罪了。”纪殊哼了一声。

江之憬伸出手腕,一处疤痕异常显眼,只看一眼纪殊就撇开了头。

“心虚了?当时才多大啊,五岁就扑上来咬我,你看看,这么多年这牙印都在。”

“你要是没钱求我一下,姐姐带你去医院去疤。”

江之憬低低的笑着,“我比你大一个月呢,叫哥哥。”

“想得美。”

二人喝着酒,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怼着,谁也不愿服输,谁也不愿意认怂。

江之憬扶着她跌跌撞撞的去了旁边的酒店,两人都醉的厉害,但江之憬扶着她的时候还是挺稳的。

只不过在前台接过身份证的时候稍微愣了愣。

纪殊把脸埋在了江之憬的颈窝,胃里翻腾,想要吐,就一个劲的掐着他的腰。

“等一下,马上就好了。”江之憬摸了摸她的后背稍微安抚了一下。

等进了房间,纪殊迫不及待的去了卫生间一阵干呕,却啥也吐不出来。

“就你这个样子还说自己酒量好,纪殊你输了。”

纪殊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笑着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人扑到了床上,骑坐在他的腰腹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

这么多年在这人身上受的委屈,和憋屈一下就全涌上来了。

“江之憬你怎么这么讨厌呢!”

“多谢夸奖。”

“谁夸你了。”

纪殊坐在他腰上,只觉得有些硌人,不舒服的挪动了几下,江之憬脸色变了变。

脸颊迅速染上了一抹绯红。

下一秒翻身,抓着纪殊的双手,按在了枕头上,恶狠狠道,“你干嘛呢。”

“放开我,大坏蛋。”

江之憬嗤笑一声,“这就坏了?还有更坏的呢。”

纪殊喝醉了,脑子晕乎乎的,红唇微张,江之憬盯着那殷红的唇看了许久。

喉结上下攒动,许久后低下头,在她红唇上轻啄了一下。

纪殊睁大眼睛,“江之憬你个臭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呢,多少年前的事了,你现在还要咬回来!”

江之憬嫌她吵吵嚷嚷的,烦躁的很,干脆低下头,把那些话全吞入腹中。

“你还咬我!”纪殊挣扎了起来,江之憬一个不慎,被她挣脱开来,纪殊推着他的胸膛,快速的和他翻转了位置。

愤愤的盯着他,“你咬我两次了,我要咬回去!”

纪殊抱着他的脖子,也跟着俯下身。

纪殊想不明白,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呢。

没多会自己又晕乎乎的躺在床上了。

身上的衣服也很凌乱,江之憬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的光景。

江之憬黑沉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很久,按着纪殊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纪殊不舒服的嘤咛了两声,又在江之憬的身上蹭了蹭。

然后感觉到自己腰腹上有只手,隔着布料细细摩挲。

纪殊是会示弱的人?不可能,她也要摸回去。

只是位置她有些把握不住。

江之憬一把按着她手,咬牙道,“纪殊你手朝哪塞呢。”

纪殊茫然的看着他,“江之憬你好像生病了。”

然后又狡黠的看着他笑,“叫声姐姐,姐姐带你去医院。”

“你才有病,纪殊我非要给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病!”

江之憬着急忙慌的去扯她的衣服,这纪殊能忍?不可能,她要脱回去!

再后来那些少儿不宜的场面,纪殊已经不愿意再回想了。

她崩溃的捂着自己的脸,喝醉酒就算了,跟死对头厮混在一起就算了,可偏偏为什么事后她什么都记得,连说过的话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她早上走之前还看到了昨晚被扔在地上打了结的玩意,实在是觉得碍眼,还给收拾了,要不然她也不会不吃药的。

可谁知道,怎么一次就中奖了呢?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那日早晨纪殊被经纪人的电话吵醒,劈头盖脸一顿骂,纪殊眼睛都睁不开,愣的很。

等稍微缓了一下,才清晰的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痛感。

那种好似被人拆了骨头又重新拼凑在一起的痛感。

纪殊按着自己昏沉的头,稍微一动,伸手就贴上了个温热的身体,纪殊僵硬着身子,好半响才转过头。

看到了江之憬那俊美的五官,嘴角还被咬充血了,不用多看,纪殊心里一片清明,自己啃的。

想起来经纪人在电话里嚷嚷着的事。

纪殊深呼吸,掀开一旁的被子,在床上找到了自己皱巴巴的裙子,拿好自己的衣服,穿戴好直接就跑了。

坐在车上,纪殊浑身黏腻,某处疼的让她无数次的想伸手抽自己。

看着经纪人发过来的照片。

昨晚被狗仔跟拍了,只不过这狗仔没认出江之憬,只拍到了自己一个侧脸,开口一千万买断这张照片。

只要一想到这些,纪殊悔的肠子都青了,那天怎么就鬼迷心窍地跟着江之憬滚了床单呢,然后对方还什么也不记得,她倒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许楠刚下班,急匆匆的从医院去了她家里,纪殊第一次怀孕,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压力都很大,怎么着也得再看看情况。

打包了点饭菜过去,按了门铃,纪殊慢腾腾的来开了门,随后又倒回了沙发上躺尸。

“给你带了点吃的,好歹吃一点,总这么饿着你身体也吃不消。”

“没胃口,我现在一吃就反胃,这么躺着也不会觉得饿。”纪殊整个人都蔫了,无精打采的。

许楠叹了口气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小殊,我知道你现在一时间可能接受不了,压力大,但现在新政刚颁布没多久,就算我帮你出国,但你也知道的要孩子爸爸出具证明,你俩一起做个决定,就算你最后坚持要做手术,也要有人陪着你。”

“酒后乱性,他压根就不记得这事,我怎么找他?”纪殊也很无奈,双目失焦的盯着天花板。

“可不管如何,就算这是个错误也不应该你自己去承担,他也要负一半的责任,你现在护照什么都拿不到,浑身都是压力,不管如何也要跟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好好聊聊啊,他也有权利知道这个孩子的情况。”

自从上次纪殊身体不舒服来她这里检查出怀孕了之后,她也问过几次,可不论如何纪殊对孩子的爸爸都闭口不谈,要不然就是敷衍了事。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