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两界倒卖商》柳元郝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柳元”又一新作《末世之两界倒卖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柳元郝芸,小说简介:【fqxs】 柳元和郝芸头一次吃得这么满足,就算在酸雨之前,柳元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也不能让他们这么痛快的吃零食,喝饮料 而在精英们居住的防空洞里,因为水源的短缺,人们表面的客气都已经装不下去了 今天的清水一来...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末世之两界倒卖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柳元 角色:柳元郝芸 热门小说《末世之两界倒卖商》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柳元”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店铺不大,门脸看着也就三四米宽,但是很长,墙边是一排展示柜,柜里放满了黄金首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看到柳元,笑着问道:“想要买什么首饰,手镯戒指还是项链?”“我看到你们门口写着收黄金,我是来卖黄金的。”店铺里没人,柳元也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姑娘看柳元那鬼鬼祟祟的样子,顿时了然,指着最里面的男人说道:“卖黄金要去我们老板那……

评论专区

独断大明:生孩子是七成八不成,也就是8个月的早产儿在古代活不了。sb作者就非要写主角女人8个月早产,还健健康康生龙凤胎,哈哈哈哈哈。 华尔街纵情年代:虽然情节比较老套,但也算现在非常难得的都市书了。目前章节看起来和重塑千禧年代一档次吧 超能教师:《都市异能大师》的很多笑点就是因为使用异能被惩罚。。。。。。 末世之两界倒卖商

《末世之两界倒卖商》第6章 喝酸雨的后果



扛着两个水桶再次回到出租屋,也才早上六点半,大街上还是冷冷清清,很少有店铺开门。

柳元买了个书包,包里只装着手镯和戒指,感觉空荡荡的,又买了两瓶脉动放里。

卖没有发票的黄金可不是个轻松活,要是遇到黑吃黑的,喝两瓶脉动也能跑快点。

虽然马千万给了他买黄金的收据,但是在这边也没法用。

大金店柳元是不准备去,他想要找一个一看就不正经的街边小店,或许可以不用收据就把黄金卖出去。

转了一个多小时,顺便吃了个早餐,还真让柳元找到好几个看起来不正经的街边小店。

对比了好一会儿,柳元选择了一家门口写着高价回收黄金,总是有鬼鬼祟祟的人进入的金店。

店铺不大,门脸看着也就三四米宽,但是很长,墙边是一排展示柜,柜里放满了黄金首饰。

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看到柳元,笑着问道:“想要买什么首饰,手镯戒指还是项链?”

“我看到你们门口写着收黄金,我是来卖黄金的。”店铺里没人,柳元也小心翼翼的说道。

小姑娘看柳元那鬼鬼祟祟的样子,顿时了然,指着最里面的男人说道:“卖黄金要去我们老板那。”

“谢谢。”柳元道了声谢,瞅着最里面坐在灯光下的光头老板,活像个被供奉的菩萨,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

光头老板造型不像好人,笑起来却和和气气:“小伙子,想卖黄金啊,拿出来我先看看。”

柳元从包里把手镯和戒指拿给光头老板看。老板接过,随口一问:“有票据吗?”

“没有。”柳元打开脉动,咕嘟咕嘟灌了半瓶。

“哦。有票据,一克404元,没有票据,只能给300,你要卖吗?”光头老板检查着手镯和戒指,大概可以确定是真货。

“卖。”柳元眼睛一亮,他果然没有选错店。

虽然价格少了一百,但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这些黄金也是他用水换来的,可以说是白嫖,300一克也是赚大发了。

“看着像是真黄金,但是我还是要检查一下。用火烧一下,真黄金不会变色,烧了也没事。但要是假的,会变色,也会变形。你同意我烧一下吗?”

“可以。”

“那我烧了。”老板把手镯放在电子秤上量了一下,23克。和马千万量的重量一样。

然后拿着个火枪对着手镯烧了一会儿,手镯没有变色,老板笑着道:“手镯没问题。”

戒指是10克,烧了一会儿也没问题。

老板用计算器给柳元计算:“一共是33克,一克300,一共是九千九。你要现金还是转账?”

“现金吧。”柳元想了想道。

转账会留下交易记录,虽然以后如果老板收黑金东窗事发,有没有交易记录关系不大,但柳元还是想能少个证据就少个证据。

“成。”老板做这行,经常会有客人要现金,拿出一捆红彤彤的钞票,抽出一张,放在点钞机上数了两遍。

99张一张不差,递给了柳元,老板笑着道:“小伙子以后还想卖黄金可以再来。”

“会的。”柳元拿到钱,立马塞进了包里。跟老板道别,出了店门,柳元一直注意身后,生怕老板派人跟踪。

绕了好几条街,乱逛了几个商场,顺便给自己和郝芸买了几套新衣服,柳元觉得没人跟着自己,才放松警惕。

看着手机上要买的清单,还剩下电脑和郝芸要吃的肉菜。

柳元到电子城,买了一台三千多的笔记本电脑,两千多的手机和一个充电宝。刚到手的九千九一下子没了六千。

柳元也不心疼,今天带回去的水多,能跟马千万换到更多的黄金。

到熟食店,买了两个猪肘子,又到饭店买了几道菜,打了两盒饭,又一次大包小裹的回到了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已经是九点半,这一逛就是四个小时,手腕上的印记已经下到不足一半的位置。

柳元用绳子绑住所有东西,摸着闪电印记,再次回到了破旧的家里。

而柳元刚走,出租屋的门就被敲响,来人敲得很大力,并且很快就不耐烦,在门口大喊:“白明,我看到你回来了,你给我开门。”

柳元已经去了另外一个空间,屋子里空荡荡的,无人应答。

门口的女人越来越烦躁,甚至开始踹门:“白明,你别躲在屋里当缩头乌龟,我看到你回来了。你给我开门,我可是你小婶,你敢不给我开门,你还有没有点礼貌。”

还是没人开门,白明的小婶气极,开始咣咣的踹门,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白明,你有种一辈子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废物,你宁愿给一个卖屁股的男人花钱,都不愿意资助你堂弟上学,你良心都被狗吃了。

你工作了五年,没给你爷爷一分钱,你不赡养老人,不爱护堂弟,你就是人渣,你…………”

隔壁的房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一个肌肉男凶神恶煞的走出来,瞪着白明小婶吼道:“老女人,喊什么喊,吵得老子睡不着觉,你找揍了是不是?赶紧滚蛋。”

小婶被大汉的气势吓到,后退了几步,走到楼梯口咽不下这口气,又泼辣起来:“我找我侄子,关你屁事。屁股那么大,你也是卖屁股的吧。”

“你个老妖婆,你说什么?”大汉顿时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就要教训小婶。

“呸, 老娘才不跟卖屁股的说话。”小婶深知识时务为俊杰,嘴硬的丢下一句话,跑得比兔子还快。

大汉瞪着小婶蛇一般窜了好几层楼梯,呸了一口,瞪了眼柳元的房门,回屋继续睡觉。

柳元回到末世,提着猪肘子和饭菜来到卧室,高兴的道:“老婆,看我买什么回来了?”

打开卧室的门,郝芸没有像往常一样起身迎接,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柳元,双颊通红。

柳元吓了一跳,急忙放下东西跑到郝芸身边,一摸额头,烫的厉害。果然还是发烧了。

郝芸抬着手想要比划手语,被柳元按下:“别动,你的伤口应该感染了,我买了药回来,我去拿药。”

柳元跑到灶间,把一袋子药提了过来,小心的打开郝芸手腕上的衣服,仔细打量了一下伤口,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红肿,没有坏死化脓。

染血的衣服垫着手腕,柳元拿着双氧水消毒,刚刚倒下去,混合着血水的红色泡沫像是啤酒沫一样,蹭蹭的覆盖住了伤口。

柳元拿着棉签,一边倒双氧水一边清理血沫。整整用了两瓶双氧水,血沫才算少了一些。

柳元又涂了一些碘伏,拿着红霉素软膏问郝芸:“你对红霉素和青霉素过敏吗?”

郝芸摇头,手指比划着道:“我不过敏,小时候出车祸的时候,医生给我测试过。”

“那就好。”柳元放心的给伤口涂上红霉素软膏,再用干净的纱布包好。给郝芸喂了退烧药和消炎药。

见郝芸眼馋的瞅着炕头放着的肘子和饭菜,柳元无奈的道:“都发烧了还这么嘴馋。我查一下,看你能不能吃肉。”

柳元用手机搜了一下伤口感染能不能吃猪肘子,很多医生都说可以少吃点,补充优质蛋白和一些酯类物质。

柳元也不知道什么是酯类物质,只要能吃就行。但是又有医生说不能多吃,要避免油腻刺激的食物。

柳元查了一圈下来,都快被这些医生的回答弄懵了。

撕了一小块猪肘肉,一点点的喂给郝芸吃,宫保鸡丁绝对不准郝芸动,把那份黄瓜炒鸡蛋都喂给郝芸。

郝芸发着烧,也不耽误吃,愣是把一份黄瓜炒鸡蛋给吃完了。柳元怕她积食,没再给她多吃。

冲了一袋驴胶补血颗粒喂郝芸喝下,郝芸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收拾好带回来的东西,柳元看着三个水桶犯愁,他一个人可扛不动三桶水。

在那边就只顾着照着手机便签上的清单买东西,根本没想起来他要怎么把三桶水带到龙王庙。

在破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运水桶的工具,柳元叹口气,只能先送一桶过去,剩下两桶回来洗个澡洗洗衣服足够了。

明天到白明那边,再买个手推车推着。

柳元看了眼郝芸,已经睡熟了。没叫醒郝芸。看了眼时间,快11点了。

柳元立马给马千万发了微信:“十一点半,龙王庙。今天还是昨天的水桶,明天我会多带点水过去。”

马千万似乎就守在手机旁,秒回:“我们已经在龙王庙了,等你。”

柳元挑眉,这爷俩还真是积极。

穿好伪装,穿上雨衣雨鞋胶皮手套,柳元看了眼郝芸,扛着水桶再次出门。

经过快半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龙王庙。

“你可终于来了,我们真怕你不给我们水了。”马千万看到柳元,松了口气道。

“不会。”柳元放下水桶,马有才兴奋的擦着桶身的酸雨,擦干净打开盖子,用试纸测了一遍,依然是清水。

换桶一称,36斤。这一次柳元把水桶灌的满满的,多出来两斤。

“正好三十六斤。”马千万眼睛一亮,从腰包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锁。

放在电子秤上,三十七克。

马千万笑着道:“这是有才小时候带的金锁,正好三十七克。我们昨天少你一克,今天补上正好。”

“嗯。”柳元接过金锁,没要马千万递过来的盒子和收据。挥挥手,潇洒的道:“走了。”

“你慢走。”爷孙俩站在门口,继续目送柳元离开。

担心郝芸,柳元急匆匆回家。脱下来到雨衣雨鞋也没管,先去看郝芸。

郝芸睡得香甜,柳元才放了心。

清洗干净雨衣雨鞋,柳元又就着冷水洗了个澡。虽说可以穿越两个世界,但穿过去的身体并不是自己的,洗澡也洗不到末世的身体。

柳元很好奇,自己回来之后,那边的白明身体怎么样了。自己过去,那白明会不会过来末世?

但是郝芸没提过,白明应该是没来过。

洗完澡,柳元换上了新衣服,给新买的电脑和手机都充满了电。虽然没有下载电视剧综艺,但是电脑里自带了几个小游戏,柳元玩了一下午,郝芸也睡了一下午。

不知道是药好用,还是郝芸的身体强壮,傍晚的时候,郝芸已经不烧了,人也精神了一些。吃过晚饭,郝芸甚至能趴在炕上,玩着电脑上的纸牌游戏。

只是玩着玩着就咬牙切齿,柳元看了一会儿,也感叹郝芸的神奇,居然玩纸牌游戏,十把有八把解不开。

瞅着郝芸气呼呼的小脸,柳元觉得,还是给她下载一些电视剧综艺节目看,免得玩个纸牌游戏再把自己气病了。

郝芸玩游戏玩的入迷,柳元也打开村群,看看今天有什么消息。

今天群里抱怨的声音格外的大,柳元网上翻了一下,发现村里真的发生了大事。

村里一个叫做周明军的一家,实在是渴的受不了,接了些酸雨煮开了喝。结果可想而知,酸雨入肚,一家子都躺下了。

叫了救护车,医院都因为没水关门了,一家子只能等死。

上午八点的时候,周明军还在群里喊救命,说他家老太太已经不行了。

半个小时后,周明军在群里说老太太已经走了。他愿意拿出家里所有的粮食,请求大家救救他儿子。

等到中午十二点,村长在群里宣布,周明军一家都没了,警告大家渴死也不要喝酸雨。

让大家再坚持几天,酸雨如果能净化成功,大家都不会再渴了。

也许是死了人,刺激了大家的神经,村群里悲观的情绪在蔓延。

邓华:等等等,等到酸雨能净化了,我们早就渴死了。

李淑芳:我已经快要不行了。谁家有水,救救我。

李淑风:你别叫了,谁家现在会给你水喝。

李淑芳:姐,你家还有水吗?给我点吧,我真的要渴死了。

李淑风:我家也没有,要不你去周明军家看看,看看他家有没有萝卜,那东西也能补点水。

代玉:不用去了,他家除了一袋子发霉的白面,一袋返潮的大米,连个地瓜都没有。

周克:你咋知道,你去了?

代玉:我去帮忙埋的人,我当然去了。哪像你,怕酸雨淋到,村长叫你都不去。

周克:就你有情义。你还不是冲着他家的东西去的。

代玉:废话,不给我东西我去埋死人?我起码去了,你个没种的东西,连门都不敢出。全村男人就你没去。

周克:谁说就我没去,山上的那两口子不是也没去?他叫什么?叫柳元。对,柳元不也没去?

邓华:周克,你要不要脸,山上那两个就不是咱们村的,人家凭什么帮忙?而且柳元腿脚不好,叫他去干什么?你可是吃得肥头大耳,四肢健全。

周克:这才几天就帮着山上的说话了,邓华,你那么老,人家小年轻可看不上你。别看他媳妇不会说话,人家长的可比你漂亮多了。

邓华:我呸,你个长疮的狗嘴,你没胆子做缩头乌龟,还会给人泼脏水。你有胆再说一句,看我不上你家撕烂你的嘴。

代玉:我也去,去看看这没胆的孬种还是不是男人。

周克:你们别欺人太甚,你们敢来,我就放狗咬你们。我家的黑狼可不是吃素的。

赵海棠:你家的狼狗不是被你放血喝了,吃了狗肉吗?

白梦生:我亲眼看见的,狗皮还在村里的垃圾桶里。

邓华:哈哈哈,狗都被你吃了,你吓唬谁呢。

代玉:啧啧啧,不仅是个孬种,还是个骗子。

周克: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是不是?村长,你就看着不管?

邓华:你是小孩子吗?说不过找家长?

代玉:呸,孬种。

周家河:好了,我看你们一点都不渴,还有心情吵架,都闭嘴吧。

群里终于安静了一会儿,柳元却看得心惊胆战。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每次都会在群里被人提起来。幸好他只是吵架的一个工具人,并没有人真的来找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