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利剑:百万狂枭送我出狱》秦玄龙温婉妤完整版阅读_(秦玄龙温婉妤)完结版阅读

《护国利剑:百万狂枭送我出狱》,以秦玄龙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秦玄龙”倾力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神医 战神 古武 赘婿 爽文] 秦玄龙,十殿阎罗之首,镇万千狂枭,护万国安邦 曾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也曾回春妙手驱顽疾,纯钧怒剑斩厉怪 直到未婚妻一封退婚书,他才清楚…… 我如星辰之日月,你为凡尘之蝼蚁,不可同日而语!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护国利剑:百万狂枭送我出狱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木棱海棠 角色:秦玄龙温婉妤 都市小说分类的小说《护国利剑:百万狂枭送我出狱》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木棱海棠”。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噬骨,为杀戮而生,杀榜第一高手,所到之处,皆成炼狱,其名号更是传遍全世界!“爷,是这黑佬先挑的事!”“本来在这臭监狱就过着和尚的生活,好不容易从外面搞来一本仙子照片,还被这黑佬抢了!”噬骨顶着伤口,咬牙切齿,指着黑佬的鼻子就是一顿骂!“你吗的,这仙子照片是老子先订的,明明是我的!”黑佬立马反怼了回去,他能受这委屈?黑人特种兵,以其气吞山河的力量和风驰电掣的速度,暗杀了超过25届的非洲总统,后被关于此。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可谓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彭——秦玄龙一掌拍在桌子上,力量之强大,霎时间,桌子碎成粉末。“够了!”“最近真是让你们舒服够了,连老子的规矩都忘了!”刹那间,噬骨和黑佬身体剧烈颤抖着,额头上的汗珠瀑布似的流下,其威慑力,足以让他们的声带发不出音来。“亨特,矛盾是因你而起的吧?”秦玄龙犀利的目光转到了金发男子身上……

评论专区

聊斋路长生志:看完书评,还是不赌了。反映的人太多,误判的可能性太低。剧毒走人。 油腻中年龙霸天:中年视角的日常流,题材新颖+无敌流+看点新颖:美食系统附身的童颜巨X老婆,重生女帝小姨子,灵气复苏女儿,主神空间儿子-文笔一般-倒霉的龙套都是盗版读者,翻来覆去说这个很影响阅读 爱谁谁:女主话太多了,好啰嗦,没看下去。反派没智商,主角太装逼,只有我觉得是毒草么?……惭愧 护国利剑:百万狂枭送我出狱

第1章 龙爷


阎罗殿。

殿如其名,阎罗殿是世界上恐怖的监狱,被称为恶魔的牢笼。

里面关押着世界上最凶神恶煞,暴虐无道的狠角色,恐怖分子在这里根本排不上名号!

掌管阎罗殿的人,名为秦玄龙。

一个足以让非洲暴君,杀戮之神,战争之王,狂枭毒皇,军阀大佬……颤抖的名字!

为此,犯人还专门作了一首诗形容他:

“阎罗有主秦玄龙,一念便可灭生灵!”

此时的秦玄龙双手插兜,眼神冰冷,旁边站着三名带着锁链,鼻青脸肿的男人。

以及一名身材姣好,气质冷艳妩媚的女子。

“说吧,怎么回事!”

秦玄龙双眸带锋芒,沉声问道。

三人面面相觑,首先开口的是杀戮之神,噬骨。

噬骨,为杀戮而生,杀榜第一高手,所到之处,皆成炼狱,其名号更是传遍全世界!

“爷,是这黑佬先挑的事!”

“本来在这臭监狱就过着和尚的生活,好不容易从外面搞来一本仙子照片,还被这黑佬抢了!”

噬骨顶着伤口,咬牙切齿,指着黑佬的鼻子就是一顿骂!

“你吗的,这仙子照片是老子先订的,明明是我的!”

黑佬立马反怼了回去,他能受这委屈?

黑人特种兵,以其气吞山河的力量和风驰电掣的速度,暗杀了超过25届的非洲总统,后被关于此。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可谓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

彭——

秦玄龙一掌拍在桌子上,力量之强大,霎时间,桌子碎成粉末。

“够了!”

“最近真是让你们舒服够了,连老子的规矩都忘了!”

刹那间,噬骨和黑佬身体剧烈颤抖着,额头上的汗珠瀑布似的流下,其威慑力,足以让他们的声带发不出音来。

“亨特,矛盾是因你而起的吧?”

秦玄龙犀利的目光转到了金发男子身上。

亨特,世界著名“倒爷”,专门倒卖航母,核弹,轰炸机……

因倒卖物品之程度令人发指,被关于此。

亨特深深咽了一口水,声音巨颤的回道:“爷,爷,是我卖的,是我卖的!”

“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才从外面倒卖物品进来的,还让他们起了冲突,是我坏了规矩!”

“我错了,爷,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只求你别杀我!”

扑通一声,亨特腿脚利索的跪了下来,震耳欲聋的扇着巴掌!

旁边两人看后,不免有些唏嘘,亨特在监狱可以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许多大佬都得给亨特面子,因为他能带来物资。

可在秦玄龙面前,他连当秦玄龙的看门大狗都没资格!

按道理来说,只要不违规产品,平时秦玄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今天是实在闹的太大了,噬骨和黑佬趁着午休放风时间,因为一本仙子照片,直接拉帮结派打了起来!

争的不是照片,而是地位!

是谁有资格拿仙子照片的地位!

正当秦玄龙起杀意之际,一旁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仙姿玉色的女子见势,伸出纤手,轻捶着他的双肩,妩媚笑道:

“爷,何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生气呢?”

“为他们气坏身子,不值得!”

“爷,依我看,他们犯了错,就把他们扔进斗兽场,能不能活全凭他们的实力!”

三人听后,立马附和道:“对对对,三娘说的对,我们愿意接受这个惩罚!”

斗兽场,顾名思义就是丢进斗兽场和猛兽战斗,只要打倒猛兽,就能出来。

这惩罚,至少还有生还可能,比起被秦玄龙亲手干掉好太多了!

苏三娘松了一口气,秦玄龙应该会看在她的面子上放过那三人。

她本身因为犯了盗取各国国宝级文物进来的。

秦玄龙赏识她,留在身边当助理,她主要是调节秦玄龙和犯人的矛盾。

噬骨和黑佬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身穿OL连衣裙的苏三娘。

加上黑丝将极致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这种极品女人哪个男人不爱!

“可惜了,放着这么好的尤物不收,非得去想那个已经死去的师妹!”

噬骨撇着嘴,有些抱怨的提了一嘴。

话音刚落,众人脸色大变,尤其是苏三娘更是虎口发震,容颜大变!

师妹这两个字在阎罗殿可是禁词啊!

噬骨意识到不对后,刚想开口道歉,轰的一声!

噬骨整个身躯直接像离弦之箭似的飞射出去,然后又如同炮弹一般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鲜血从四肢里猛然喷出来。

血腥味弥漫着整个空间,加上秦玄龙恐怖般的压迫力,全场安静的令人窒息。

烟雾退去,一个高大的身影踩在血肉模糊的噬骨身上,赫斯之威!

“其余两人,哪只手拿过照片,就砍哪只手。”

“违令者,斩!”

秦玄龙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亨特和黑佬被吓得直接瘫痪在地,看着那具血淋淋的尸体,身体不禁有一股尿味传出。

大名鼎鼎的杀戮之神就这么被秦玄龙一拳打死了!

苏三娘娇躯一震,先是一愣,而后美眸闪过一股沮丧之意。

看来她的面子一文不值,五年了,终归没能走进他的内心……

秦玄龙走在过道上,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他们师徒四人的合照。

如今师妹坠机,师弟失踪,师傅云游四海,阎罗殿剩下他一人了。

每天都是在处理这些芝麻大的琐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爷,爷,外面有个女将军点名找你!”

“还说认识大爷!”

狱警急忙跑来汇报道。

“找我?还认识我师傅?”

秦玄龙收起照片,若有所思。

站监狱外的女人,身穿一身军装,肩带三星,身材高挑,飒爽英姿,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尊贵的气质。

她便是上官家大小姐,上官琪。

看着除了颜值一无所有的秦玄龙走来。

除了能当一个小白脸,还能干嘛?

她不禁想问:一个被秦家丢弃的垃圾,配得上她的身份?

“秦玄龙是吧?”

“我是来通知你的,咱俩的婚书作废!”

“当然,你别误会,我来这里,并不是你有多大面子,我只想在这说明白,免得日后,你会像狗皮膏一样缠着我!”

上官琪眼神倨傲的看着秦玄龙,一举一动都宛如在看着一个奴才一般,把秦玄龙的自尊心摁在地上摩擦,再踩碎。

秦玄龙还得感谢他师傅当初的婚书。

不然,秦玄龙还真没资格见她这位中将一面!

“婚书?我什么时候有婚书?”

“还有,一个小小的中将罢了,还没资格让我娶你。”

秦玄龙双手插兜,神情冷漠道。

上官琪后面的手下都惊呆了,一个小小的监狱长敢如此猖狂,活腻了吧!

上官琪嘴角抽了抽,眼神闪过一丝杀意。

不过想想也是,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为了维护自尊心,说出这种话不足为奇。

她要是跟这种小角色生气,那可太掉她的身价了。

“秦狱长还是贵人多忘事啊,婚书可是你师傅和我爸定下的。”

“换以前,我或许还能接受,可如今你已不是秦家少爷,只是个每月领着几千块的小狱警罢了,我们终归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作为补偿,这箱子里面的一百万美金就收下吧!”

话音刚落,上官琪毫不犹豫将婚书撕成了两半,同时又将装着百万美金的箱子踢给了秦玄龙。

整个过程上官琪,没正眼瞧过秦玄龙。

一个垃圾罢了,根本不值得她瞧一眼。

秦玄龙看着地上的箱子,冷若冰霜,砰的一声!

秦玄龙一脚踩下,数百万美金顿时化为齑粉,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上官琪脸上:

“我是不知道师傅为什么给我定这么婚事,我也不想问。”

“不过,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燕雀与鲲鹏,不可同日而语也!”

“所以,你好像没那资格给我送礼。”

上官琪眉头紧蹙,拳头攥的咯吱响,极寒的气息在这一刻肆虐,无尽的杀机充斥着整个空间。

给脸不要脸的男人!

上官琪的手下更是被这股阴冷的杀气,震的心神颤抖。

正当上官琪想给秦玄龙一点教训的时候,电话响起,接通后,脸色微变。

电话结束,上官琪收回手机,冷漠的对秦玄龙说道:

“我现在有任务在身,本来还想教训你,今天,算你走运!”

“我们走!”

上官琪转过身,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刚才她爆发的那股气息,秦玄龙竟能承受住,表面毫无波澜,平淡如水,真是见了鬼了!

上官琪甚至开始怀疑,她实力是不是下降了?

“这点实力还敢拿出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秦玄龙冷笑一声,在他眼里,上官琪就是个跳梁小丑。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因为这女人,还浪费了他宝贵的午饭时间。

要不是她是军府的人,秦玄龙非得狠狠修理她一顿不可。

秦玄龙刚想去饭厅之际,电话响了,接通后,电话那头立马响起了急促的声音:

“乖徒弟,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定了一门婚事,现在立马去江都温家娶温婉妤!”

“你要是不娶温婉妤,老头子我就不认你这个徒弟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