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与火之歌)伊瑟拉伊维恩_《钢与火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钢与火之歌》,主角分别是伊瑟拉伊维恩,作者“赤烛刀”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庞大的机械在轰鸣,爆炸的火药在怒号,这是战争的时代,也是混乱的时代污染症,兽化病,活尸症,三大不治之症的患者该何去何从?资本家,政治家,军事家,平民该如何在当权者的野心下生存?在漫漫长夜中,双子踏上了点亮黎明的征途…… 注:1.本书按照可改编为游戏的原则而作,存在类似于游戏活动,和主线联系较弱的章节 2.本书为作者深感明日方舟刀子之多而作,风格沉郁但含刀量较低(不是没有) 3.本书分大小两个结局,请各位读者根据自身喜好酌情阅读,不用非得读完就可以享受等同于读完全本的快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钢与火之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赤烛刀 角色:伊瑟拉伊维恩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赤烛刀”的一本书《钢与火之歌》。简要概述:伊维恩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大号裁纸刀般的折叠刀,他干脆地一甩刀身,两人再次迅速迈着无声的步伐离开。他们才刚刚离开,黑暗的隧道中便响起了无数让人头皮发麻,宛若指甲抓黑板的啃噬声。“一只湿海恐蠊。”伊维恩轻声说道……

评论专区

偶像之道:系统,做作,矫情,。。。。可以说这本书就是个毒点大全,这个分很明显有水军托起来的,良心的提醒一句:别被骗了。 典藏华夏:我打造节目,对话古今:这种书内容我先不评价,就觉得评论区挺好玩的。有人一边喊着“李世民也配千古一帝?日本侵华就怪他!”一边又喊,“杨广武则天都比他强!”完了底下点赞还挺多,我就知道喜欢看这书的人大多都是什么成分了 无限炼金术师:玩傀儡炼金术的就得本体藏得好,整天带着后宫到处晃,不怕被盗贼一个背刺干死啊?设定有毒 钢与火之歌

第2章 废墟狩猎


“滴答……滴答……”

沉闷的滴水声在蜉蝣市41区废墟中回荡,让原本就阴沉的气氛变得更加恐怖。伊瑟拉和伊维恩轻手轻脚地走在寂静的废弃隧道中,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如同两只沉默的猎豹。姐姐伊瑟拉走在前面,搜寻着铁鳞海蛇的踪迹,弟弟伊维恩走在后面,扛着一个鸡皮袋子,时刻警戒着一切可能靠近的生物。

突然,一块不起眼的“石头”突然轻轻颤抖了一下,随即猛地向着两姐弟扑了过来。两只黑色中带着褐色斑块的利爪以普通人目力难以看清的速度瞬间弹出,一张长着锋利螯牙的大嘴张得仿佛能一口吞下一个篮球。

伴随着清脆的“唰”声,这只如同野狼般大小的凶猛怪物被一道速度更快的白光一刀两断。腥臭粘稠的棕色液体从断口处溅落,残躯上的硬壳与坚硬的地面相撞,发出冷硬的响声,在隧道中回荡着。

伊维恩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大号裁纸刀般的折叠刀,他干脆地一甩刀身,两人再次迅速迈着无声的步伐离开。他们才刚刚离开,黑暗的隧道中便响起了无数让人头皮发麻,宛若指甲抓黑板的啃噬声。

“一只湿海恐蠊。”伊维恩轻声说道。伊瑟拉肯定地点了点头:“它并不算强大,但在这里,任何生物的死亡都是一场野蛮血腥的狂欢。任何一个打扰这场狂欢的生物,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们无需为了一只低价值的畸变兽白费力气。”

简短的谈话过后,隧道里又恢复了压抑阴沉的氛围,永恒的昏暗包围着一切阴影里的生灵。不知走了多久,伊瑟拉突然停了下来,双眼中弥漫着淡青色的光芒。

“带有铁灰色光泽的黏液,还有微量的基因锁开启的气息,应该是铁鳞海蛇了。”伊瑟拉肯定地说道。“姐姐,能追踪到吗?”伊维恩问道。“能,基因锁的气息尚未散去,它应该就在附近。”伊瑟拉双眼中青光更胜,在她的视野里,地上的黏液宛若变成了黑夜中发着荧光的线条,散发着无比显眼的气息。

不久后。

两人蹲在一处杂物堆上方粗大的横梁上,静静地等待着那条铁鳞海蛇归洞。没等多久,杂物堆中便传出了细微的刮擦声,一条铁灰色的巨蟒从杂物堆中蜿蜒而过,缓缓地向着杂物堆一角那个毫不起眼的洞口游动过去。在姐弟俩的注视下,它的头部渐渐地钻进了洞口当中。

“就是现在!”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地从横梁上跃下,一把折叠刀和一根岩石刺同时带起刺耳的破风声,裹挟着从高空降落的动能,狠狠地扎进铁鳞海蛇的七寸!

灰红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汩汩涌出,铁鳞海蛇瞬间吃痛,拼命地将庞大的身躯往回缩,巨大的身躯扭动起来宛若一根横扫八方的参天大树,狂暴的力量撼动着堆积如山的工业废料,一个个破烂的集装箱与一根根朽烂的碳素筋下雨一般往下掉,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大声响。

伊瑟拉牢牢地骑在铁鳞海蛇的背上,一抬手,洞穴入口处的混凝土便瞬间收紧,粗糙的表面和经过术式加持后不俗的硬度使得铁鳞海蛇短时间内无法挣脱。

它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从口中喷出一股股铁灰色的气流。这些气流从洞口溢了出来,将洞口部位转化成了钢铁般的金属。铁鳞海蛇又一次竭力嘶吼,洞口处的金属蠕动起来,封锁眼看就要被打开!

“呵,还想逃。”伊维恩冷笑一声,洞口的金属顿时暂时停止了蠕动。随后,金属仿佛受到了某种感召,逐渐分裂成了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小金属块,相互嵌合,转而变成了一道钢铁项圈,死死地锁住了铁鳞海蛇所有的退路。

它疯狂地挣扎着,一波又一波强力的震动扬起了阵阵尘埃,但却无济于事。那个项圈如同一个索命的魔鬼,死死地勒着它的脖子,让它根本无法把头**。

渐渐地,铁鳞海蛇的血流尽了,身上坚硬的鳞片在用尽全力的挣扎下脱落、碎裂了许多。它狂暴的挣扎渐渐停了下来。兄妹俩又猛刺了几下铁鳞海蛇的伤口,确认它已经死了。伊维恩解除了束缚着它脖颈的项圈,两人合力将这条长度超过15米的巨蟒给拖了出来。

“我们还是很厉害的嘛,这条蠢蛇连招牌能力钢化吐息都没完全发挥出来就被我们干掉了。”伊维恩打趣道。实际上,两人本就简陋的衣物早已在巨蟒一次次的翻滚与掉落物的刮擦下变得破破烂烂,身上还被掉落物刮出许多细小的伤口,活像是两个刚从战场上逃出来的小难民。

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鼓掌声响了起来:“两个小家伙挺厉害的嘛,竟然能干掉铁鳞海蛇,真是难得啊。卖到黑市上作为奴隶或者是提供血液,一定很受欢迎吧……”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