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开局转生魔龙杜林)陆酒米勒的鲁卡提耶最新章节阅读

游戏动漫小说《原神:开局转生魔龙杜林》,由网络作家“米勒的鲁卡提耶”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酒米勒的鲁卡提耶,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原神 性转 无女主(因为主角女儿身男儿心,既是男主也是女主) 陆酒重生提瓦特,竟转生成魔龙杜林?冰火双修,寸劲开天 本以为要开启龙傲天人生,后宫无数 可是 为毛自己成了萌妹子啊! 话说回来,日本人犯法吗?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原神:开局转生魔龙杜林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米勒的鲁卡提耶 角色:陆酒米勒的鲁卡提耶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原神:开局转生魔龙杜林》,作者是“米勒的鲁卡提耶”。本书精彩片段:唯一的好消息是,陆酒根据以前的知识,打开风之翼,来到了风力最小的风眼处,使得身形能够勉强停下。而且她也感觉得到,虽然不明显,但风力确实在渐渐变小,只要自己能扛到龙卷风停下就行了。嗯,就行了。……

评论专区

死亡街机厅:大狙的书可以一直往下看,不过男主到二楼后明显没有前期写的质量好,不过创意很不错,就是结尾太突然了,刚刚从苦闷的氛围中看出点小**,却嘎然而止,让人有点受不了,有没有相关的续集呢 混在抗战:没有种马、不是太白。主角幽默随和三观正,有点贫又有点小心眼不过这是萌点。而且关键字(不知为何)也没有和谐看着很舒服。 冒牌女科学家:很不错 原神:开局转生魔龙杜林

第7章 力量融合


风起地,蒙德的标志性地区,作为蒙德地区少有的平原地带,中间树立着一棵巨大的橡树,这是风与牧歌的城邦。

原本是微风轻轻拂过原野。可现在,却有一个巨大的青色龙卷风存在。仔细看去,龙卷的内部隐隐约约还有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就是很勇硬刚龙卷风,而被卷上天的陆酒。

陆酒现在状态很不好,从她被卷到天上,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

这期间她一直在被龙卷风带着跑,不停转来转去,天旋地转的感觉,让她感觉就像是在滚筒洗衣机里被蹂躏的衣服一样。

唯一的好消息是,陆酒根据以前的知识,打开风之翼,来到了风力最小的风眼处,使得身形能够勉强停下。

而且她也感觉得到,虽然不明显,但风力确实在渐渐变小,只要自己能扛到龙卷风停下就行了。

嗯,就行了。。。

(눈‸눈)

行个鬼啊!这玩意要自己怎么扛啊!

维持平衡带来的身体负担,高度紧张带来的精神负担,即使是陆酒现在的身体素质,也感觉到阵阵虚脱。

陆酒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昏过去,而在这种时候昏过去,肯定是九死一生。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虽说勉强维持住了平衡,可狂风一直在撕扯着陆酒的身体。

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露出白皙的皮肤,而裸露出的皮肤,又在狂风的摧残下,割裂出道道伤痕,其中流出的血液已经浸透了大片衣服,让人看上去触目惊心。

为了减少受到的伤害,陆酒只得双手抱膝蜷缩住身体,尽量减少和狂风的接触面积。

然而这一切对于现在的境遇,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身上的伤口,每一处都在火辣辣的疼,疼的陆酒想叫,然而,耳边呼啸的狂风让她根本发不出声音。她感到一阵从心底传来的绝望。

“要死了吗?”

“我才刚穿过来没几天啊。岂可修。”

“像我这么悲催的穿越者,还真是独一份啊。”

陆酒的体力被渐渐蚕食,眼前的事物也变得模糊不清。她已经到极限了。

“说不定,再次睁开眼睛。就回家了呢。”

原来自己在死亡前,还是想回家呀。

在意识即将消散的最后,陆酒听见自己心里的一声叹息。

。。。。。。

风眼中的陆酒蜷缩着一动不动,连呼吸也几乎是微不可察,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她的意识是已经昏死过去,而周遭的狂风,依旧呼啸不止。仿佛要把她撕成碎片。

无人可见的是,狂风中的一股青色能量,顺着陆酒身上的伤口钻入她的体内,在她体内进行着破坏。

然而,伴随着青色能量的入体,陆酒的身体突然发出阵阵红光。

仿佛是某种自卫系统被激活了一般。陆酒的体内忽然生成一股红色的能量。

青红两色的能量仿佛宿敌一般,在陆酒的体内缠斗了起来。

陆酒眉头紧皱,仿佛经受着极大的痛苦。

两股能量穿梭在陆酒身体的每一处,像是两个不计打架后果的小孩子,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陆酒的每一处身体都经过二者的捶打,能量经过之处,伤口也开始迅速愈合,然后又被撕裂,又接着愈合。

两股能量就在陆酒的身体中进行着拉锯战。

每一次摧残后的重新修复,都激发着陆酒体内杜林的力量,不知不觉中,陆酒身体里潜在的元素力也被激发了出来。

青红两色能量本来还能分庭抗礼,然而,随着冰与火的加入,局势瞬间扭转,青色能量迅速败退。

更何况,特瓦林的力量再强,现在也是无根之水,而陆酒本人,现在却是一汪活泉。她身体里的这场战斗,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青色能量不停的钻入陆酒体内,又不停的被陆酒体内的红色能量所吞噬。伴随着渐渐平稳的呼吸,进行着一个循环。陆酒身上的伤口也渐渐被完全修复,甚至在能量的滋润下,变得更加光滑白皙。就仿佛褪去了一层皮一样。

渐渐的,龙卷风的青色渐渐褪去,体型也慢慢变小。里面特瓦林的风元素已经被吸收殆尽了。

终于,狂风散去,而昏迷的陆酒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从高空落下。直直向地面摔去。

万幸,下方是那棵大橡树,因为风力的减弱,高度也已经不是特别高,在树枝的减震之下,陆酒摔得并不狠。但依旧没有醒来。

在她体内,几种力量正在互相融合。

。。。。。。

黑暗,无尽而深邃的黑暗。让人哪怕多看一眼,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在这无尽黑暗中的唯一一抹颜色,便是一个缓慢行走的人影。

陆酒已经在这里走了很久。自己不应该已经因为龙卷风死了吗?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她从从漆黑的地面上踩过,脚下每一步,便会踩出一个波纹,仿佛下一刻就将要把她吞没。

步伐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寂静的让人心悸。

突然,陆酒听到了歌声。

层层叠叠,如海浪涌沙滩,沙砾拥入海洋般的咏叹调,絮絮叨叨,如关蚊于帐,听蚊之声般的宣寂调。然而闭上眼睛,所感之处,却遍是疮痍。到处是火焰,到处是碎石。到处是流淌着血色的天空,到处是鲜血染红的大地。

陆酒猛地睁开眼睛,从那个令人恐惧的地狱回到现在。

还是那样的黑色,充斥着双眼。但是这次却出现了一抹白色,在那深邃的黑暗中格外耀眼。

没有任何思考,陆酒便向那个方向奔去,犹如沙漠中的行者看见绿洲。那一抹白色越来越近,那阵歌声也越来越近。

直到陆酒看清,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那给人以空寂,却又悲惨的歌声,便是从她口中所传出。

小女孩站在那里,背对着陆酒继续咏唱着令她颤抖的歌谣。陆酒打赌,自己从未听过这旋律,但小女孩的每一次开口都响在她的心里。像是拧不紧的水龙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她的的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女孩突然停下了歌唱,转头看向陆酒。

“想回家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想不想回家?”女孩又问了一遍。

“当然想,这是哪?你是谁?你有办法吗?”陆酒发出一连串的提问。

“我当然有办法,毕竟是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

“什么?为什么?”

“少年郎,或者说,少女,不要这么激动,如果不是我,你的生命早就停下了,连在这里质问我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不应该先谢谢我?”小女孩轻笑着看着陆酒。

这倒是实话,陆酒顿时没了脾气。

“关于让你回去的方法,我不能说太多,毕竟和那个白毛老太婆约定过,不能干涉。不过,我可以给你点提示。”

“什么提示?”

“见证者,为见证而来;铭记者,因铭记而生。在这个世界留下你自己的沉淀吧。少年。”

“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啊喂。”陆酒喊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谜语人。

但她还不来得及问,小女孩就一脚把她踢出了这片空间。

“嗯,少年,你又是哪一个呢?见证者?铭记者?还是说。。。”黑暗中,小女孩喃喃道。

“算了,不想了,还得回去应付那个白毛老太婆。全看你自己的了,少年。”

言毕,小女孩转身没入黑暗,这片空间再次归于寂静。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