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挂逼,诗歌多亿点很合理吧》林澈杯中窥香全章节在线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我一个挂逼,诗歌多亿点很合理吧》,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澈杯中窥香,是网络作者“杯中窥香”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觉醒来,林澈穿越了 对别人来说,这娱乐圈就是个大染坊,没有黑白,只有名利,身处其中,人人带血,都不干净 可对林澈来说,那什么‘捧得越高,摔得越狠’的说法就是个笑话! 坐拥一个世界的文化底蕴,那套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在他身上完全没用! 当然,他也有犯难的时候,比如眼下看着面前铺天盖地的代言合同,他忽然不想当明星了,同时疯狂提醒自己:老子只是平行世界的搬运工!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一个挂逼,诗歌多亿点很合理吧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杯中窥香 角色:林澈杯中窥香 经典热门小说《我一个挂逼,诗歌多亿点很合理吧》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杯中窥香”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咔!”不远处,一个地中海男人气急败坏扔掉手上的小本本,指着年轻女孩就是一顿劈头盖脸:“曾梅梅你有病是吧?你叫就叫,加什么词?”这不是追债现场,只是拍戏。曾梅梅指着提刀青年,一脸委屈道:“刘导,这姓林的刚刚什么样你也看到了,摆明想占我便宜。”这么逼真的镜头就这么毁了,刘安越想越来气:“他摸你了?别说没摸,就算摸了你能少块肉?我刘安还没老糊涂,曾梅梅你就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可他刚刚真的很吓人。”哪怕被当面戳破谎言,曾梅梅也不尴尬,还很不服气……

评论专区

末日之最终战争:看了几章,BUG多到倒胃口了。快饿死的小姑娘,却还存了白菜、胡萝卜不舍得吃?三个“为了有质量的活着”的生存狂,每年两次、前后四年,却连口锅都没有?质量你MP啊!? 这是我的剑圣之旅:明明是菜鸡互啄却老是用感叹号。 食灵灵:只是因为喜欢食灵零而已…… 我一个挂逼,诗歌多亿点很合理吧

第1章 银气


砰!

哐当!

“啊!”

现场传来女人惊恐的尖叫。

这是处民宅,两个女人正抱头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她们面前,一个提着刀的青年狞笑道:“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天不把钱还上,我们老板说了,就用你女儿抵债,还答应让哥几个先爽爽。”

“臭婆娘,可千万别急着还钱呀。”

其他正在砸玻璃砸门的青年哄堂大笑。

提刀青年笑眯眯伸出手,就要去抓缩在墙角的年轻女人:“等玩腻了,就让她去会所接客还债。”

“啊!”

“我不拍了!”

年轻女人尖叫着站起身。

“咔!”

不远处,一个地中海男人气急败坏扔掉手上的小本本,指着年轻女孩就是一顿劈头盖脸:“曾梅梅你有病是吧? 你叫就叫,加什么词?”

这不是追债现场,只是拍戏。

曾梅梅指着提刀青年,一脸委屈道:“刘导,这姓林的刚刚什么样你也看到了,摆明想占我便宜。”

这么逼真的镜头就这么毁了,刘安越想越来气:“他摸你了?别说没摸,就算摸了你能少块肉?我刘安还没老糊涂,曾梅梅你就是心理素质不过关!”

“可他刚刚真的很吓人。”

哪怕被当面戳破谎言,曾梅梅也不尴尬,还很不服气。

“你还敢顶嘴!”

“老子花钱请你来是演戏,不是让你入戏!”

“都砸门泼红油漆了,这上门讨债不凶点,难道还坐下来跟你谈理想谈人生?”

“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瞎嚷嚷,这么精彩的镜头全给毁了!”

刘安破口大骂:“说不拍就不拍,到底你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妈的不想拍就给我滚!”

众目睽睽被一顿劈头盖脸,曾梅梅当场掩面哭了出来。

刘安脸色也不好看,吼道:“今天不拍了,解散!”

刘安心情不好,仍提着砍刀的林澈也一样!

银气。

没了!

眼下,林澈真想一刀砍了这蠢女人。

至于这银气,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他当时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卧底,可一觉醒来,稀里糊涂就穿越了。

这个世界跟地球有些相似,但文化传承却截然不同,即便一些历史走向能勉强对上号,但也是似是而非。

穿越后,林澈就发现脑子里多了个文艺宝库,装着整个地球的文化底蕴!

而这银气,就是文艺宝库的产物。

它的具体效果,是能覆盖宝库中的各种资料,然后将覆盖的内容,完全烙印到脑海中。

说白了,就是记忆。

当然,覆盖面的宽广,跟银气的密度有关。

而它产生的条件,是来自旁人的认可。

认可程度越高,银气的密度就越大。

经过半个月摸索,林澈也渐渐掌握些规律。

这玩意并不具备可重复性,比如刘安认可他的演技,但也只会产生一次银气。

想再从刘安身上获得银气,就需要新的精彩演出刷新。

假设刚刚曾梅梅没搅局,这组镜头一次过,那他就能刷新包括刘安在内,现场一众工作人员的认可,并借此收获一批银气。

可惜,被曾梅梅这蠢女人毁了!

什么?

你问怎么没有其他演员认可?

服了!

同行竞争呀!

你表现越优秀,这些人只会对你越警惕,甚至敌视!

怎么不换个行业?

比如职场?

天真!

同事间别说认可,没背后捅刀子就万幸了!

至于干出业绩得到老板赏识?

对,这世道确实还存在一些良心老板,可指望从这些老板身上重复薅银气,你是准备帮他的企业冲击全球第一?

这尼玛比带海参十一人闯进**还离谱!

当然,也可以参加竞技项目,为国争光,这样也能收获大量银气。

但先不说这个过程需要漫长的周期,关键他林澈也没这个实力呀!

至于干回老本行?

人民**伸张正义,得到百姓认可?

林澈倒是想,可总得花时间考警校吧?

真以为穿越前的档案,能一并带到这?

基于种种考虑,林澈只能安于现状,继续干着群演的工作。

倒不是说他热衷尔虞我诈的娱乐圈,而是拥有文艺宝库这等足可匹敌全世界的文化优势,真要改行,那是在暴殄天物。

而且,林澈对文艺宝库也很警惕。

好几次他产生过无视银气,或者无视文艺宝库的想法,当时身体就变得很不对劲。

甚至有次这种想法过于坚决,差点让他休克昏厥!

当时林澈就意识到,这类想法会触发文艺宝库的特殊机制。

至于是好是坏,坦白讲,他不敢试。

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干嘛没事给自己增加难度,开挂的人生它不香吗?

当然,林澈并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这倒霉催给他留下的信息极少。

名字相同,再就是孤儿,期间经历过什么不清楚。

林澈知道的,就是这倒霉催大学刚毕业就跑这当群演,还没干够一个月就让车给撞了,然后他就醒了。

总之,一个稀里糊涂被车撞了,一个稀里糊涂穿越了。

你说记忆都没继承,哪来的演技?

他有个屁的演技!

十年卧底生涯,不是跟着江湖大佬刀口舔血,就是跟着毒贩子走南闯北,哪有时间精力研究这玩意?

所以,林澈就反其道而行,专挑流氓混混、毒贩这些角色演!

毕竟在道上混了这么久,里面的条条框框门清着!

别人演这类角色是真演,别说逼真,估计都没那味。

可搁他这,完全就是本色出镜!

“小林,又赶场了?”

“刘导,不是说今天不拍了?”

见林澈收拾东西要往外走,刘安招了招手:“先别急着走,过来,有事找你。”

刘安仍在盯着导演监视器,反复看着刚刚那组镜头:“你看这组镜头拍得多好,真舍不得剪掉,可惜了。”

这不正是他刚刚将曾梅梅吓出神经质的一幕?

还没剪?

林澈笑了笑:“刘导,就这样的镜头,只要不发生刚刚那种事,你要多少,我都没问题。”

刘安一听当时就乐了:“就喜欢你这种靠谱的演员,有本事有担当,最近好几个剧组都在传你的事,夸你都快成这里的硬茬专业户了。说起来,你对自己也真够狠的,就前天,八小时,愣是接了十几组镜头,你不累吗?”

林澈耸了耸肩:“生活所迫,都是被这世道给逼的。”

信你个鬼!

刘安摆了摆手:“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前几天,不是跟我提到剧本的事吗?”

林澈眼睛一亮:“刘导,有消息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