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微尘云景鸢)朕的皇后是绿茶热门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朕的皇后是绿茶》,由网络作家“落溟”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萧微尘云景鸢,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微尘:皇后在此做甚? 云景鸢抬起手帕,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长叹一声:唉,骤雨初歇,皇上竟也不关心臣妾冷不冷,年少情深,竟也到了这般吗? 萧微尘轻轻点了点云景鸢的额头,笑得宠溺:乖,冷吗?外头凉,回宫吧 云景鸢拉起了萧微尘衣摆:不要,臣妾今天特意早起的,妾想和皇上多待会,妾舍不得皇桑~ 萧微尘把云景鸢抱到了怀里:朕会尽快回来 一旁的众人满脸姨母笑,害,真甜,帝后每日都齁甜!!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朕的皇后是绿茶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落溟 角色:萧微尘云景鸢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朕的皇后是绿茶》,作者是“落溟”。本书精彩片段:”还能说笑,应该问题不大的。“这不急,鸢儿,你想当皇后吗?”“怎么?好呀,好呀,萧微尘,你不会要把本小姐送给太子殿下吧?你把我云景鸢当什么了!”云景鸢一听到萧微尘这话,立即甩开了萧微尘的手,说这些话时,眼里泛着泪。别看她凶巴巴的,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其实,她很怕,怕被抛弃,怕萧微尘不值得托付。“我不要,死也不要!”云景鸢跑到一旁的亭子里,躲在角落里哭起来……

评论专区

网游之练级专家:现在看实在太白了 红色苏联:情节、人设过于简单,给人一种过家家的感觉,尤其是对白,浮夸找不到稳重感。这种情况下,主角有关飞机的分析还因为有战绩支持而显得可信,但关于其他方面的分析建议又缺乏实绩支撑,怎么可能谁听谁信? 这个QQ群绝逼有毒:无限推理向搁置吧,扶她婊气卖队友不觉的是萌点。前期狼人杀、死亡列车副本还不错。 朕的皇后是绿茶

第 二 章 我们并肩前行,你不是我的附庸


“王爷回来了,还好吗?”云景鸢见萧微尘一直未归,心里担心得紧,时不时就到门口看一眼,这快入夜了,才盼到萧微尘回家。

“不好,很不好。景鸢,本王好冷,好饿,好想你。”

如渊翻了个白眼,真是戏多,刚刚不还好好的。

“嘶~有辱斯文,王爷今儿怎么啦?脱胎换骨啦?这话说得妾头皮发麻。”萧微尘从前可都是:嗯,好,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哒的,今儿这是怎么啦!

“平日嫌本王冷漠,本王腻歪起来,你倒是不适应了。”这些话,不是小丫头常说的吗?

“我突然不搭理王爷,王爷不会觉得奇怪吗?快用膳吧,一定很饿。”还能说笑,应该问题不大的。

“这不急,鸢儿,你想当皇后吗?”

“怎么?好呀,好呀,萧微尘,你不会要把本小姐送给太子殿下吧?你把我云景鸢当什么了!”云景鸢一听到萧微尘这话,立即甩开了萧微尘的手,说这些话时,眼里泛着泪。

别看她凶巴巴的,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其实,她很怕,怕被抛弃,怕萧微尘不值得托付。

“我不要,死也不要!”云景鸢跑到一旁的亭子里,躲在角落里哭起来。

“傻丫头,别哭,听我说完呀。太子皇兄时日不多了,可是呀,太子总要有人当。”再宠爱看重又有什么用,人死如灯灭,过了几年,谁又会记得曾经有过一个早夭的太子。

“你要去争那个位置吗?”

“你想让我去吗?”

“不想,因为你会不开心。可,最是无情帝王家,你那么耀眼,若是不争,会没命的。若王爷不嫌弃,那些不开心的日子,妾愿意陪着王爷一同度过。”云景鸢不了解什么太子,可她知道,权利从来没有半分情义可言。当初云家被灭门,她就清楚了。

“傻瓜,你是我救的,是我三书六聘迎娶的妻。只要我萧微尘还有一口气在,定与卿不离不弃。放心,好吗?”萧微尘走到了云景鸢身边,擦掉了云景鸢脸上的眼泪,尽是温柔与小心。

“其实,其实…”旁人都说萧微尘娶她,只是为了一个贤名。听多了这样的话,云景鸢也会怀疑,萧微尘是真的爱她,还是只是可怜。话到嘴边,云景鸢却从未开口过,她很明白她现在的处境,她害怕,怕应了旁人的话。

“景鸢想说什么?不哭了好不好,看你像个受伤的小猫咪一样。”萧微尘并没有把云景鸢抱起来,只是蹲在云景鸢旁边 ,轻轻的拍着云景鸢的背。

“有时,我觉得我还不如一只小猫,可笑吧。”

“怎么会,你有我呀。”云景鸢说着话时蜷缩成一团,让人说不出的怜惜与心疼。

“微尘…”其实,她从云家灭门开始,就只有一个人了。

“我在”

“我们回去吧,你还未用膳,今天的晚膳都是你喜欢的。”

“好,景鸢,我会成为你的依靠的。”看着小丫头欲言又止,小心翼翼的模样,萧微尘很痛心,他的景鸢始终是对他存着些戒备。

“好呀,那景鸢会做一只粘人的猫咪,永远跟在王爷身边。”

“不是的,我们从来都是并肩前行,你不是我的附庸。来日方长,尽在不言中。”多说无益,时间会证明一切。

“好好好,说不过王爷,快用膳啦,今天的动静有些大,明儿我们进宫看母妃吧,母妃应该吓坏了。”

“景鸢太小看母妃了,不会的。景鸢不知道,咱母妃年轻那会,是能和父皇一块上阵杀敌的女将军。”萧微尘说这话时,骄傲不加掩饰。

“王爷不知道,景鸢小时候老喜欢舞刀弄剑什么的,超想成为贤贵妃那般的女子,那时候呀,父亲老是骂我。到了现在,我没点本事,也没有大家闺秀的端庄娴雅,哈哈。”现在想想,从前的日子真是美好,爱的人都在,每天都无忧无虑的。

“傻丫头,你现在有我,在我眼中,景鸢是无可替代,是像明月一般皎洁清亮的人。”萧微尘摸了摸云景鸢的头,这丫头,表面上看着没心没肺,其实,提到家人,她总会悲伤。

“喔,对诶,今天晚上月色很好,快吃饭,吃了陪本小姐看月亮。明天休沐,早上和我一块进宫陪母妃,下午咱到万福楼吃好吃的。”萧微尘以前就说过,休沐任凭云景鸢安排,除非有很紧急的事情,不然,这一天他都会陪在云景鸢身侧。

“好嘞,小的遵命。”乖巧不过一秒,这就是他的景鸢,没办法只能宠着。

“微尘,今天谢谢你,谢谢你那么维护我,相信我。”

“你可是我萧微尘的女人,岂容他人随意诋毁。以后不要说谢谢,怪见外的。乖喔,我去用膳,景鸢等会,很快的。”

暗处的如渊震惊,嘶~这真的是王爷吗?这真是温柔耐心得不像样。

等到萧微尘用完膳到尘鸢阁,云景鸢备好了药,翘着小腿,磕着瓜子,百无聊赖的等着。

“嗨呀,让我猜猜是谁回来了。”听到脚步声,云景鸢就知道是萧微尘,不过她故意闭上了眼睛。

“这也要猜吗?景鸢真是不关心为夫。”

“当然不关心了,怎么会有人知道某王爷被打了呢。啧,真是可怜~”

“咳咳,景鸢怎么知道的?”按理说应该不会被传开吧。

“云家倒下了,可有的势力还是在的,只是我不想打理罢了。这样的事情,我要打听的话,轻轻松松。”话说回来,都是萧微尘把她保护得太好了,都没有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

“景鸢真厉害。”

“噢,是吗?本小姐哪里厉害?怎么个厉害法?”

“嗯,这…”

“说不出来呀?既然嘴不甜,那就用其他的弥补本小姐好了。”

“好…好吧。”萧微尘看到云景鸢那机灵的小眼神,突然有些害怕,他是不是掉坑里了。

“萧公子说话颤什么?放心,本小姐呀,不是好人。”云景鸢说这话时,一直凑近萧微尘,把萧微尘逼到了床前。

萧微尘还想往后退,一个踉跄,倒在了床上。

“啧,萧公子真是口是心非,刚才还表现得害怕,现在好了,自己躺床上了。”云景鸢站在床边,抱着手,满是打趣。

“这是不小心,景鸢不要打趣本王。”萧微尘听了云景鸢说的话,老脸通红。

“喔,不小心呀,那公子可以不小心把衣服也脱了。”

萧微尘听到这话,一下子从床上起来。

“景鸢,你还小,女子有孕很辛苦的,你的身子受不住,本王让御医再给你调理些时日又说。再一个,现在处境很复杂,本王总有照顾不到你的时候。总之,这事不着急的。”或许,他们行了周公之礼也不会有孕,可萧微尘害怕,他承受不住失去云景鸢。所以,哪怕有一丝这样的风险,他也会拼命的扼杀掉。

“嘶~想什么呢?脱衣服,本小姐给你上药,一鞭子不疼是吗?”

“啊?怎么不早说,真是的。”完了,是他想多了,这下好了,脸不仅红,还很热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