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修上高楼吹西风《命运终局》_命运终局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王景修上高楼吹西风是奇幻玄幻小说《命运终局》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上高楼吹西风”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新人新作,古代世界,东方与西方并存宏大世界观,诸多元素共存神话与仙侠,平凡与史诗在命运轮盘碾碎一切之时,王景修如何逆天改命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命运终局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上高楼吹西风 角色:王景修上高楼吹西风 热门网文大神“上高楼吹西风”的新书《命运终局》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不过,王景修的精神依旧饱满,于是他强迫着自己挪动眼珠,但眼珠却不受他控制似的,自己缓缓转动了起来,将身处的环境环顾了一个七七八八:一些……什么?农具?看样子不像是我家……诶?不对吧!虽然我熬夜看视频,也许忽然就睡着了,但也不至于睡醒了就换了个环境吧,这里看起来很穷的样子,是乡下……农家?忽然,他眼前一亮,这个小土房被不知何物照得通亮,随后又急急暗了下去,好像又回到了那纯粹的黑暗之中,他猜测应该是打雷了,奇怪的是没有响声。正当他如此感受着黑暗,那道蒙蒙亮的光又恍恍惚惚地照亮了整个房间,这次他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眼睛了,原本的呆滞、迷惘一扫而空,双目中浮现出一抹警惕和探究的味道。待会……我在一张床上?我前面怎么躺了两个女人?难不成……我被卖到深山“做鸭”了?!王景修心中一惊,急忙朝二女的脸上瞧去,只是什么都还没瞧见,脑中便“嗡”的充斥了一些似有愚昧、许有朴实、兴有悲惨、或有喜悦的记忆。他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拜神……一个热闹的集会,一个小男孩正在纠缠着自己的老母要糖葫芦——那个老妇人也管男孩叫王……王狗蛋?狗蛋?……一个男人正在耕田,等等,我也在耕田?那个男人转头喊了一句:“王景修,快叫你大哥过来帮忙!……什么意思?……那个女人正躺在床上,死了?为什么我会这么悲伤?我明明不认识她……她……是我……母亲……一只野兔,死了,看样子今天有肉吃了,真好……各种各样零散的记忆快速且有序地拼接在王景修的脑海中,只是在短短一瞬,如海般浩渺的记忆便已全部涌入了王景修的脑海之中……

评论专区

西游之妖神白龙:犀利威武霸气不解释 大明狂士:先收藏,太值得期待了 我的修道人生:毒草。主角的父母在主角年幼时离他而去,在远方打工生了一个弟弟。主角不怨恨他们可以理解,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主角认为是自己的错这一点我无法容忍。 命运终局

第1章 回魂


王景修此时脑袋晕乎乎的。

他记得上一秒他还在观看着治愈他“火力不足恐惧症”的视频,然后眼前兀然一黑。那是一种纯粹的黑,他自打有记忆起就没从他身处的这座大城市里感受过这种色调,哪怕是缩进最黑暗的角落,蒙上最遮光的被褥。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因为熬了一天一夜猝死了。

好在眼前也蒙蒙亮了起来,就像是有人于至暗处为你点亮了一盏明灯,也许不亮,但足以让人感到一阵心安。

王景修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要移动着脑袋朝光源看去,但他很快便感受到身体给他带来的深深恶意。

当他试图去调动肢端时,才发现自己的这副躯体早已疲惫不堪,像是已经三天两夜未睡导致的疲乏困顿,以致肌肉萎缩。

不过,王景修的精神依旧饱满,于是他强迫着自己挪动眼珠,但眼珠却不受他控制似的,自己缓缓转动了起来,将身处的环境环顾了一个七七八八:

一些……什么?农具?看样子不像是我家……诶?不对吧!虽然我熬夜看视频,也许忽然就睡着了,但也不至于睡醒了就换了个环境吧,这里看起来很穷的样子,是乡下……农家?

忽然,他眼前一亮,这个小土房被不知何物照得通亮,随后又急急暗了下去,好像又回到了那纯粹的黑暗之中,他猜测应该是打雷了,奇怪的是没有响声。

正当他如此感受着黑暗,那道蒙蒙亮的光又恍恍惚惚地照亮了整个房间,这次他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眼睛了,原本的呆滞、迷惘一扫而空,双目中浮现出一抹警惕和探究的味道。

待会……我在一张床上?我前面怎么躺了两个女人?难不成……我被卖到深山“做鸭”了?!

王景修心中一惊,急忙朝二女的脸上瞧去,只是什么都还没瞧见,脑中便“嗡”的充斥了一些似有愚昧、许有朴实、兴有悲惨、或有喜悦的记忆。

他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拜神……一个热闹的集会,一个小男孩正在纠缠着自己的老母要糖葫芦——那个老妇人也管男孩叫王……王狗蛋?狗蛋?……一个男人正在耕田,等等,我也在耕田?那个男人转头喊了一句:“王景修,快叫你大哥过来帮忙!……什么意思?……那个女人正躺在床上,死了?为什么我会这么悲伤?我明明不认识她……她……是我……母亲……一只野兔,死了,看样子今天有肉吃了,真好……

各种各样零散的记忆快速且有序地拼接在王景修的脑海中,只是在短短一瞬,如海般浩渺的记忆便已全部涌入了王景修的脑海之中。

一股强烈的撕裂感和肿胀感罕见的在他的头部产生并加倍冲击着他的意志。一个下意识的抬手扶额,那冰冷的手掌便抵在了他温热的脑门,不知是冰冷的手让他镇静了几分,还是发现可以自由活动的事实转移了他的注意力,那种令人意图求死的痛感开始快速消退,以至于可有可无了。

……

王景润此时心中惶恐。

先前一声惊雷,吓了他一个激灵,手中蜡烛不慎脱手。他又快快捡起,重新用火折子点亮了差点摔成两半的蜡烛。

现在他无暇顾及那廉价且令人怜惜的蜡烛了,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复活之人,不知该作何反应。

那“亡者”扶额后,便转头看向了王景润,目光虽然复杂,面色虽然苍白,嘴唇虽然干瘪,但可以看出是一个活着的人。

只见那“亡者”王景修犹豫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皲裂的嘴,抿了一下,随后便带着些许疑惑的语气沙哑道:“哥?”

不知是疲惫还是何故,他自己都没听清楚自己说的话。

“哗哗哗”,屋外夜雨洒落。越来越大,后来也有了硕大雨滴撞击水洼的“啪啪”声。

……

在雷雨交加的狂风黑夜,两兄弟聊了几句后,长兄王景润便让王景修先稍作歇息了。

原本已逝的弟弟又重获新生,虽然不知是何原因,也许真是祈祷起了作用。这让王景润满心欢喜,疲惫的躯体仿佛重新被注入了活力,失而复得的喜悦不必言说。

他一边吩咐王景修静心休养,切勿乱动,一边又开始整顿一些零碎,推开门,冒着大雨跑到隔壁一间杂物屋去重新煎上可二次利用的草药去了。

多亏了王景润,给了王景修“独处”的空间,他此时便有了充裕的时间思考一些,让他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比如:

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王景修看着桌上的蜡烛(火折子被王景润带去杂物间点火煎茶去了),再看看简陋的房内装修……不,这压根就没有装修,简直是家徒四壁。

头顶是一片片茅草压成的屋顶,床上是两位身穿粗布的女人……好像是我姐,我妹?王灵,王怡?那我是谁?王景修?我哥……王景润?我妈孙裘?我爸王……盘?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我明明是一个都市……不是吧?难道我穿越了?寄生在一个……死者身上?所以拥有了二者的记忆?但是,为什么?看个视频也会穿越?不应该有点仪式感什么的吗?

比如一排大法师跪着向我叩拜,嘴里喊着一些我听不懂,但是肯定与“恭迎龙王”“赞美异界者”“祈求勇者大人拯救世界”“吾皇万岁”之类的相差无几的台词来欢迎我。然后我站在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内,左手边是养成中的小少女,右手边是已成熟的御姐和辣妹。刚缓过神来,便发现自己拥有了足以毁天灭地的异能,然后穿上神甲,执神器,开始我漫长虐怪收后宫征程吗?

怎么一开局就整出个贫民窟,身前还躺着两个……对不起!长相一般的女人!虽然是这个身体的……我的姐姐和妹妹。啧,别的穿越者都是来异世界享福的,我怎么是来受苦的?话说我的系统呢?不应该整出一点伴生系统吗?

“系统!”王景修内心大喊一声。

然而,并没有任何回应。

好吧,看来确实没有系统。

王景修一阵愤懑。

看这架势,我不出几年就要病死榻中了!还不如重新回到原世界!嗯……话说我会不会有什么鲜为己知的超能力?如果能以此推翻皇帝狗贼的统治的话……自立为王,再广招后宫——额,不对,广纳贤士!建立一个真•王朝。

话说宿主和我的名字好像是一样的。是巧合吗?不对,他以前父母迷信,为了防止被“阎王”注意到,被招去阴廷,于是给起了一个“王狗蛋”的贱命,成人之后才改名为王景修。都叫王景修……想必不是巧合,那么……我可能是在某种不可知因素的促使下,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总该有什么理由吧?平白无故的穿越,可就太令人无语了!

这个时候,他又忽然想到每一个穿越者必然需要思考的问题:

既然我的思维到了这个身体上,那我原本的身体……会变成植物人吗?还是会猝死?不对,这怎么会猝死?只是我的亲朋好友……应该会像某些狗血穿越剧一样,到最后总有办法回去的吧!然后发现只是一场梦,那些在梦里遇见的人,最后就永远成为了陌生人……嗯……那如果最后真的可以回去的话,是不是要面临两难抉择?这样一想,忽然感觉不能在这个世界投入太多情感了吧?

那我最后会选择留下来吗?嗯,后宫多就留下来,少就不留了!好——咳咳咳!咳!这个宿主的身体素质不太行啊!我不会活到一半得痨病病死了吧?死了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回去了?还是就真的死了?嗯……这个问题值得商榷。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还是得先把眼前过好!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