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许清歌鹿寅)全本在线阅读_许清歌鹿寅完结版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是作者“诺依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许清歌鹿寅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许清歌穿书了 系统要她拯救无辜弱小童年凄惨的男主,成为他的短命白月光师姐 许清歌看着师父带回来的满脸脏污,浑身血痕的男主小可怜, 决心治愈他在入门前遭受创伤的心灵 她千方百计对小师弟好,勤勤恳恳完成任务 等剧情结束,许清歌死遁回了现实世界 宿主你救错人啦,现在整个书中世界已崩坏 身为正道之光的男主叛出宗门在邪魔窝里做了魔尊,性恶嗜杀的反派虽身处仙门,却在毁灭世界的边缘蠢蠢欲动 请宿主赶紧回去拯救世界 正捧着奶茶看剧的许清歌一脸懵 原来系统把她送错了时间节点,结果造成她把反派认成了男主 被重新送回书中世界成为小弟子许清歌欲哭无泪 现在的情况是她的小师弟成了宗门人人惧怕的师叔祖,她的大师兄成了邪魔头子魔尊 而她只是个小弟子 去他的拯救世界,还是毁灭吧!!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诺依依 角色:许清歌鹿寅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作者是“诺依依”。本书精彩片段:”这个世界的修炼等级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虚,合体,大乘,渡劫飞升。鹿寅已是大乘中期,马上就要渡劫飞升。能跟在这样一个大能身边,说出去确实挺招人羡慕的,换任何一个弟子都得开心的一蹦三尺高。但许清歌不开心,还给灵丹,不给她下毒就不错了……

评论专区

重生印度之高人一等:金麟岂是池中物,印度版,重点是在内番?推土机的节奏一般人还真看不下去。情节上,**获得的初始资金,印度神油,蓝色超人,拍电影,搞女人,嗯基本就是这路数。 大宋小吏:后补 权倾大宋:感谢神农【夏思琪】的扫雷:作者不但将女主写死,而且让女主被那么多金人不可描述!女主那么好的一个人,除了眼瞎看上男主以外没有任何缺陷!!!你投毒可以,可为什么还要在毒里放屎!!!!! 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

第3章 落春风


鹿寅在高台上踱了几步,幽幽开了口,“落春风缺一个侍女。”

她都躲到最角上了,她都戴上面纱了,反派还不肯放过她,看来这是要带回去慢慢折磨,许清歌只想就地消失。

感到一束束目光投到身上,她看过去,四周弟子眼中竟然都是羡慕。

???去伺候一个喜怒无常,性恶嗜杀的大反派,有什么好羡慕的。

旁边的师姐戳了戳她,不想被戳的许清歌在心里朝宁霜翻了个白眼。

“我跟你说,师叔祖住处从不用侍女,这次让你去就是看上你了。师叔祖现在修为可是大乘中期,随便给你点灵丹就够你修炼的了。”

这个世界的修炼等级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虚,合体,大乘,渡劫飞升。鹿寅已是大乘中期,马上就要渡劫飞升。能跟在这样一个大能身边,说出去确实挺招人羡慕的,换任何一个弟子都得开心的一蹦三尺高。

但许清歌不开心,还给灵丹,不给她下毒就不错了。

宁霜又凑近她低低道:“记得一定要拿到那簪子!”

就为那簪子,许清歌亲眼见到一个美人没命。还让她趁机偷簪子,谁爱偷谁偷去,命当然比宝库重要。

最后,宁霜还不忘提一句,“若是不按师尊吩咐的做,等下个月时候到了,你晓得。”

晓得什么?时候到了,是什么时候?许清歌刚想问问宁霜。

“清歌徒儿。”高台上若虚叫她,许清歌忙收回朝宁霜那边倾斜的脑袋站直了身子。下月时候到了,下月再说吧,想太多容易死脑细胞。

“过来,拜见师叔祖。”若虚向她招手道。

鹿寅以前得向她行礼,现在改她向鹿寅行礼了。唉!真是风水轮流转。许清歌从最角落里走出来,站到了大殿**。那些魔已经被带了下去,看来是活不成了。她抬眼向高台看过去,鹿寅站在高台上,正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那目光似乎比昨天温和些。

许清歌俯下身正要行弟子礼,一道剑光涌来。

温和个屁,那明明是杀意。许清歌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等她反应过来,已站在剑上在空中飞了。

这个祖宗,真是来也冲冲,去也冲冲。刚刚那剑光差点没把她吓死。

鹿寅的住处‘落春风’建在清净峰,从朝阳峰到清净峰比到玉幽山要远很多。鹿寅飞的很快,这会儿风大,祖宗又没有把剑变宽,许清歌只觉在剑上摇摇欲坠。她向下看看了,下面是茫茫云海,透过云海间隙,地上树木房屋好似一个个小孩的积木玩具。

妈呀,太高了!她一个从不恐高的人,都觉得自己要得恐高症了。许清歌看了看站在前面如履平地,八风不动的鹿寅。

如果在被摔成烂泥和被祖宗咔嚓这两个死法中选一个,她选后者。许清歌轻轻地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鹿寅的腰。

见站在前面的鹿寅没说话,面对被甩下去的恐惧,许清歌得寸进尺,另一只手也落在了鹿寅腰上。

鹿寅穿的单薄,许清歌好像摸到了他的腹肌。这姿色放在她那个世界,不知道要被多少女孩要微信号。

“你摸哪?”冷冷的声音募地响起。

许清歌赶忙松手,不料一只不长眼的大雁正好撞上了长剑,剑身一晃,许清歌脚下一滑,就要掉下去。

救命!

一只带着微微凉意的手揽住了她,那只手一触即放。鹿寅扶起许清歌瞬间又站回了原处。

许清歌惊魂未定,还好这祖宗没打算把她丢下去。等她重新站稳后才发现鹿寅已经把剑身变宽了。

“胆小如鼠。”前面传来嗤笑声。

许清歌举起拳头想给鹿寅一拳,但是想想眼前这祖宗已是大乘中期,她一个筑基期根本打不过,又默默把拳头放了下来。

“怎么又收回去了,不打了?”

这人怎么脑袋后面还长眼睛?许清歌在心里嘴硬,我这拳头要是砸下去,把你打伤了打惨了御不了剑了怎么办,谁带我回去?

“噗嗤!”前面人没有回头,却像听见了她的心里话似的笑了一声。

咦,他笑什么?难不成还会读心术?

只听前边人又道:“你要是怕掉下去,我可以借给你一只袖子。”鹿寅将抱在胸前的双臂垂了下来,背在了身后。

算这小子还有良心,许清歌看了看,拉住了鹿寅微微翘起的左手小拇指。

“你……”鹿寅无语,只是让她拉衣袖,没让她拉手。

罢了,不让她拉手,又怕她乱摸,鹿寅只好无奈地任由她拉着。

许清歌刚到这个世界时,在那个禁止别人入内的院子经历的还是春天,到了朝阳峰便已入夏,而这里却冷飕飕,如同深秋。除了反派喜怒无常,万乘宗的四季也无常,她有些后悔没多穿件厚衣服。

落春风是一处宫殿群,位于清净峰半山腰,宫殿一层一层依山而建。看起来雄伟壮观,就是爬起来有点费劲。

好在鹿寅是带她御剑过来的,不然忒废腿。

进了殿门,穿过一片银杏林,便来到了鹿寅日常起居的宫殿。

大殿上方挂着金漆牌匾,牌匾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落云阁。走进大殿,许清歌一眼看到了那只卧在摇椅上圆滚滚的白猫。

那猫见有人来,将窝在软垫上的头抬起,半眯着的眼睛瞥向她,一副鄙夷天下的气势。许清歌的目光落在白猫身上撕不下来,她想把猫抱出来撸撸毛。记得上一世她回现代前也收留了一只白色小奶猫。三百年了,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就算有人帮她养,那只猫现在也应该不在人世了。

鹿寅顺着许清歌的目光望过去,眸光里闪过一星光,转瞬又灭了。

那只胖猫见主人看它,从摇椅上跳下,一跃扑进了鹿寅怀中。

望着眼前抱着白猫仿佛不谙世事,不食人间烟火男子,许清歌的心脏“咯噔”跳了一下。若不知道鹿寅是个要灭世的反派,她都要心动了。

打住,打住,这人不是她能想了。许清歌赶紧收回自己的不切实际的小心思,先保命要紧。

鹿寅抱着怀中胖猫,侧身看向她。

四目相交,不能让这反派发现她看上了他的皮囊,许清歌赶紧移开眼,装作在看他怀里的猫。不行,万一这反派以为她觊觎他的猫呢?许清歌又赶紧把目光移到地面。

鹿寅看着快把地面盯出洞来的许清歌,终于不耐烦了。

“抬起头来。”

许清歌应声抬头。

“你怕我?”

许清歌连连摇头。

许清歌内心:怕,很怕,祖宗快放了我!

“唉!”

许清歌听到了个感叹词,祖宗好像叹了口气??

鹿寅:“ 跟我来。”

反派的命令,许清歌不敢不从。她跟着鹿寅出了大殿走进后院,院子堆了一层枯叶,也不知有多久没打扫过了,踩上去厚厚一层咯吱咯吱作响。

出了院子穿过廊庑,许清歌来到了另一座阁楼处。她随着鹿寅走进角落的一间矮房后,才发现这是一间厨房。

然后许清歌看见祖宗把那杯淤泥啵啵奶茶拿了出来。

“重新做一杯!”鹿寅吩咐道。

果然,反派还是喜欢上了奶茶,丝滑甘甜的饮料谁不喜欢呢?

“师叔祖,那个......厨房没材料。”

鹿寅的厨房里,除了土,其他干干净净啥也没有。

鹿寅也看到了厨房落的土,他如今已经不需要食五谷,厨房自然是很久没用过了。

他手指轻轻一动,厨房立刻变的纤尘不染,“需要什么,我去准备。”

看着不到两秒中就让厨房焕然一新的许清歌,很想把这个实用的反派收入囊中,去给她家收拾屋子去。

“需要师叔祖。”

“什么?”

啊?口误,口误。“请师叔祖帮弟子准备好牛奶,红茶,芋头紫薯,还有蜂蜜。”

“就这些?”

许清歌点点头。

很快鹿寅就把这些材料都准备齐全了。

许清歌开始动手做奶茶。

鹿寅全程看着许清歌动作,蒸芋头红薯,然后煮红茶,兑牛奶。整个过程和师姐当时做的一模一样。

她会不会就是师姐?鹿寅这样想着,又自己把这个猜想反驳了。一定是太想她了,才会看到有人长得像她,就觉得是她回来了。可他比谁都清楚,三百年前他的师姐兰黛早已魂飞魄散,再无投胎转世的可能。

许清歌最后把蜂蜜放好,搅拌均匀,把奶茶捧到了鹿寅面前,“请师叔祖品尝。”

鹿寅拿过许清歌捧来的奶茶喝了一口。

味道一样。

突然鹿寅的双目变得血红,死死盯着她,那目光似乎要将她扒一层皮。

这是要杀人的节奏。

许清歌连忙后退几步,然而鹿寅继续逼近她。

直到许清歌退到柱子旁,退无可退。

鹿寅捏住了她的肩膀,捏的她生疼。

“你是从另一世界来的吗?”他哑声问。

许清歌一惊,魂穿被发现了?不会吧,她的灵魂和这肉身契合的很好,她决定打死不承认。“弟子觉得应该没有另一个世界吧!”

“有的。”

许清歌心脏募地一跳,这回不是心动,是吓的。这祖宗不会真的发现她是穿来的吧!

“你家是哪里的?”

暂时想不起原身的家,面对盘问,许清歌只好想了个地名,“地球村。”

和师姐的家乡在一个地方!鹿寅双眼变的更红了,他俯身凑近她,几乎是擦着鼻尖,急促的呼吸喷薄在许清歌脸上,“你为何会做芋泥奶茶?”

许清歌心绷得紧紧的,“我们那有食谱,按照食谱都会做。”

许清歌的心崩得紧紧的

“哐当”白猫跃上桌子,将盛放奶茶杯子扒落在地。

“是吗?”听到声响,鹿寅捏着许清歌肩膀的手松开来,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上的猩红消失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