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许锦安陆洲野全文阅读_(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长颈小鹿”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内容概括:初高中毕业后,知识青年们就业困难,为了解决城市中的就业问题,领导人提出上山下乡的重要决策 许锦安在这一环境下,插队到了陆家沟 遇到了沉默寡言,注孤生的陆洲野 一句话解释就是:老房子着火——没救了 是谁说老光棍不会疼人?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长颈小鹿 角色:许锦安陆洲野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它的作者是“长颈小鹿”。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桃丢下手中的饭盒,对着做饭的三人嚷嚷。许锦安心底一咯噔,这才仔细看了一下,果然带着泥,已经吃了几口的她顿时有些不好了。杨明月疑惑道:“哪来的泥,我看看?”“诺,你看。”杨明月皱了下眉头,刚才自己负责烧火,是赵棠洗的红薯,叫陆珊珊下的锅……

评论专区

活在霍格沃茨:剧情和原著几乎一样,要你何用? 中国体育人:胡适加乱打爱国牌,这作者爱国才有鬼。 萌萌山海经:居然忘了把这本书加进来了....少有的东方仙侠类型的宅向作品,设定很新颖,文笔也在水准之上,女性人物刻画一如既往的赞,战斗也很热血,对大段的形容描写没有抵抗力,标准的宅系粮草 七零:娇娇下乡后被糙汉盯上了

第8章 退队原因


第二天一早,许锦安起来的时候,早饭就已经煮好了。

今天是赵棠、陆珊珊、杨明月负责早饭和打水。

高粱和大米混合了煮成一大锅粥,里面放了红薯块。大米的数量少,高粱粗糙,只能两种粮食混在一起做,勉强中和一下味道。

许锦安抱着饭盒,用铁调羹捞出里面的稀缺的大米,如视珍宝一般,慢慢的咀嚼,却一不小心吃到一口沙子,她疑惑的吐了出来。待吃到高粱,那就是求生的**使她吞下去了,真的喇嗓子,还时不时伸下脖子。

“啊,这什么啊,红薯皮不去就算了,起码洗干净了呀,这泥都还在呢,我这粥怎么喝得下去啊。”

杨桃丢下手中的饭盒,对着做饭的三人嚷嚷。

许锦安心底一咯噔,这才仔细看了一下,果然带着泥,已经吃了几口的她顿时有些不好了。

杨明月疑惑道:“哪来的泥,我看看?”

“诺,你看。”

杨明月皱了下眉头,刚才自己负责烧火,是赵棠洗的红薯,叫陆珊珊下的锅。

赵棠:“怎么了,不就是带一点泥吗,你带泥的不吃不就完了。”

杨桃一把放下手中的碗,重重的砸在桌上:“来,你吃,我倒是看你吃不吃的下去,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对着我们做的饭念念叨叨,还以为能做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呢,呵呵。”

陆珊珊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啊,是我没看到。”

杨桃:“不关你的事,别老把错往自己身上揽,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赵棠:“你什么意思?”

杨桃:“你说我什么意思。”

许锦安见几人又要吵起来,无奈道:“好啦,不要一大早的又吵吵,这次做不好就下次好好做吧。”

然而赵棠并没有感激,反而破罐子破摔:“行,以后你们做你们的,我做我的行了吧。”

杨桃冷笑:“哼,我巴不得,我钱多着,我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陆珊珊想着,赵棠从家里肯定带了不少票,跟着她好歹能吃点好的,毕竟她在学校的时候脾气虽然差,对小跟班也挺好的。想着今后有吃不完的奶糖、肉干,她舔了舔嘴唇。

陆珊珊拉着赵棠假意劝了几句,最后好似叹了口气:“哎,你一个人不会做啊,算了我帮你吧。”

就这样,一共六个女生,就分成了两派。

吃过了饭一群人浩浩荡荡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不知道是谁开了一个头唱起了歌,许锦安也兴致勃勃的跟着一起唱的欢快。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路上许锦安见到正准备出门的陆洲野,这人不笑的时候总透露出一股狠劲,他边戴草帽边往外走。

“这个瓜娃子,叫你等我嘛,又跑那么快。”

陆青嘴里一边碎碎念,一边关上院子的门。

陆青自从儿子从部队里回来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只有她才知道,她心里有多想孩子回来,毕竟自己的丈夫就是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那个时候陆洲野才刚出生没多久。

公婆早逝,她一个人拉扯着三个孩子,靠着丈夫那点抚恤金,看着女儿们出嫁生娃,没想到自己儿子十六岁就又进去部队了,虽然心里舍不得,但成为一名军人是陆洲野的梦想,她是个粗人,但是儿子愿意去做的事情,当母亲的自然是要支持的。

... ...

不知道砍了多长时间的玉米杆,许锦安有些坚持不住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全身软。

闲杂更是胳膊都挥不动,就连镰刀都已经快拿不动了,从一开始的两刀倒下,到现在的三刀、四刀。

许锦安由一开始的斗志满满,到慢慢弯下腰,到现在的坐在地里,她也不管地里脏不脏了。

许锦安解开帆布手套,看见手掌心已经磨出了好几个水泡,水灵灵的,有两个已经破了,伸一下手就疼。

只好举着手掌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口气到伤口上,试图缓解疼痛。

刚送完一车玉米的陆洲野过来就看见这个场面,“咳!”

吓得许锦安立马从地上站起来,眼前迅速一黑,又摔回了地里,惯性使她用手掌撑住了地面。这下好了,没破的水泡一起破了,疼的她龇牙咧嘴。

“嘶!”

陆洲野蹙眉,心想:我有这么吓人吗。

许锦安以为他不满自己偷懒,尴尬的问道:“有,有事吗?”

陆洲野问:“看见我妈了吗,就是在你旁边干活那个。”

许锦安松了口气:“你说大婶啊,刚才有个大叔过来找她,急冲冲的走了。”又指了指生产队办公室方向,“就是那个方向。”

那娇娇软软的嗓音,就陆洲野听来,宛如撒娇一般。听得他心头仿佛被一支羽毛在心头扫了几下,痒痒的。

陆洲野不自然地应了一声:“哦,谢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许锦安这才敢看自己受伤的小手,泥土已经粘在伤口上,她忍着疼倒水清洗伤口,最后用手帕包住,再戴手套,这样就不会被粗糙的手套磨的生疼了。

......

“陆大嫂,你再和啊野说一下吧,你是他娘,他总该听你的,他好不容易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说退就退了,队伍里都替他可惜啊,你再好好劝劝他吧。”

眼前的男子大概35岁一脸正气,说的话让陆青左右为难,她一方面希望儿子有出息出人头地,一方面又想他平平安安的待在家里。

“领导,我这,我这儿子我也管不动啊,你还是自己和他说吧。”

“大嫂,你可能不知道上校是什么概念,已经要提拔他了,他这突然... ...”

还未说完的话,被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打断:“赵参谋。”

赵天逸讪讪一笑:“洲野啊,你怎么来了?”

陆青:“你们慢慢聊,你说话注意点啊,不要把人气到了。”

对于儿子的实力,陆青还是非常了解的。

等陆青走了之后,陆洲野一屁股坐下,双脚一翘搭在桌上。

陆洲野冷笑:“怎么?你能来的,我就来不得了?如果你是劝我归队的话,就尽早回去吧。”

赵天逸:“你看你,怎么就这么犟呢,我知道志文那件事情对你打击很大,让你转文职的事情不是还在商量吗,你看你脾气怎么还这么大,说退队就退队。”

在某次任务中,陆洲野亲眼看见自己的兄弟们死在自己的眼前,心里过意不去,呆在队里,只会让自己愧疚无法消退,虽然在后面的会议上确认了自己的作战指挥没有什么问题。

陆洲野哧拉划开一根火柴,抬眼剔了他一眼,随之深吸一口香烟,一句话都没给他。

赵天逸看着他一股油盐不进的态度就气的肝疼,继续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再说了,你走了,我怎么办。你手底下那群刺头,就只听你的,接手的没有一个服气的,都嚷嚷着要你回去,我这都是立了军令状的,不把你劝回去,我也别想回去了。”

陆洲野笑了,无情的说:“正好我这边秋收,缺人手。”

赵天逸被一噎:“你你你!”

“行,我算是看明白你了,你那些兵都是像谁了。”

原来这才是最大的刺头。

说到那群小子,陆洲野才严肃起来:“那群兵不听话就往死里操练,就说我说的。”

“反正你的退队申请已经被驳回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赵天逸破罐子破摔。

陆洲野转了一下拿香烟的右手,无所谓的说:“那就继续提交。”

赵天逸知道再说也没用了:“你就死了心要退了?”

陆洲野起身:“嗯,那我回去上工了,你忙。”

赵天逸:... ...

领导啊,你下次换个人坑吧,我是再也不想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