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方孝孺第十族,朕杀不得?)王守敬世家千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王守敬世家千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大明:方孝孺第十族,朕杀不得?》,由网络作家“世家千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王守敬世家千年,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守敬穿越明朝,凭借“生而知之”的本领入了白鹿洞书院,考取了举人 方孝孺暗中提拔、培养他,没想到靖难之役爆发,他的一切布置失效 朱棣要斩方孝孺十族 姚广孝:“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 朱高炽:“父皇杀不得啊,王守敬一定要留,他忠于我朱家!” 皇后徐氏:“王守敬治世能臣,难道陛下要当昏君吗?” 朱瞻基:“建文忠臣也是忠臣,有报国之忠!”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大明:方孝孺第十族,朕杀不得?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世家千年 角色:王守敬世家千年 热门网文大神“世家千年”的新书《大明:方孝孺第十族,朕杀不得?》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后来解缙参加殿试,为三甲第十名。赐同进士出身,授中书庶吉士。王守敬只是举人,差了进京赶考这一步。他一点也不觉得遗憾,甚至觉得庆幸……

评论专区

大明地师:地理学家回到明朝 妇科麻醉师:正版没了,你懂的。 全球制造:想起有个段子说 如果有了任意门 你要做什么有人回答说 可以在三线买个房 在一线城市上班 是什么限制了人的眼界 资本家吗主角就是这样 大明:方孝孺第十族,朕杀不得?

第10章 四时不谢之兰


解缙愣神。

眼前这一位,真是奇男子。

难怪会七次上书辞官!

那一股淡泊与宁静,都快洋溢出来了。

“王县令,就不曾想过更进一步?”解缙试探道。

他自少至今,未尝一日去书卷,于学无所不通。

所为何?

不就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吗?

解缙是洪武二十年江西乡试的解元,比王守敬要早了十一年。

洪武二十一年,解缙参加礼部会试,为第七名。

后来解缙参加殿试,为三甲第十名。

赐同进士出身,授中书庶吉士。

王守敬只是举人,差了进京赶考这一步。

他一点也不觉得遗憾,甚至觉得庆幸。

“天公放我平生假,剪裁冰雪,追陪风月,管领莺花。”

王守敬袖袍轻举,宛若墨画的双眉有着过人的神采。

解缙浑身一震,好似打扰了神仙的隐居,顿时惭愧。

性灵之人,神采外耀。

解缙能够体会,他拱手施礼,与王守敬交流心得。

可谓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解缙豁然开朗,觉得王守敬的才学,不在他之下。

他沉吟片刻,语重心长道:

“贤弟莫要与朝廷为敌,给陛下添堵。”

解缙旋即告辞返回南京,一路上寂然凝虑,神与物游。

朱棣很诧异,怎么他的大才子一回来,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怎么,王守敬不愿意遵旨?”朱棣威严的声音响起。

解缙惶然回神,眉宇间却透着读书人的坚韧、傲气。

“王守敬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朱棣肃声询问。

“他希望朝廷能够免除句容两年的赋税。”解缙沉声道。

朱棣心下冷笑,这王守敬竟真的敢和他讨价还价。

难道他还不够仁慈吗?

“好,朕答应他!”朱棣斩钉截铁道,一言九鼎。

“谢陛下。”解缙情不自禁地感激,反倒是激起了朱棣的好奇心。

“你觉得王守敬此人,如何?”

解缙蓦然被询问,心中的惊诧表现在脸上。

他没有隐瞒,慷慨道:“王守敬参悟世事、超越尘俗,好似黄冠野服一道士,伴着清风与明月。”

“哈哈哈!”

朱棣爽朗大笑,他忽然想起道衍和尚的话。

“白鹿仙踪流水远,青衿灯火讲堂虚。”

一个自称化外的和尚,骑黑驴。

一个黄冠野服的道人,乘白鹿。

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腐儒!

儒释道三家,都给他整齐备了?

“好,朕倒要看看,这王守敬到底是哪一路神仙!”

朱棣目光如刀,深邃若渊。

解缙心神一颤,好似看到了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威凌天地。

朱棣气势滔滔,杀向句容。

刚抵达,他便发现了此地的不同。

城门雕栏画栋,镌镂龙凤飞云之状。

浩穰长街,充满珍奇之物。

有小贩自卖饮食,香气飘逸。

屋宇雄壮,门前广阔,望之森然。

有商贾贸易,每一交易,动即万两。

人烟浩闹,远超京城。

难怪徐氏、朱高炽、姚广孝都推崇王守敬,的确有些本事。

眼见为实,朱棣收敛了轻蔑,裹挟着贵胄的傲然。

“这句容如此富庶,要筹集一百万两银子并不是十分艰难。”

“王守敬推三阻四,显然没有把朕的话放在心上。”

朱棣眺望着句容城,心底暗暗惊叹。

飞桥栏槛,明暗相通。

珠帘绣额,灯烛晃耀。

这简直就是盛世之景!

洪武年间,都十分罕见。

朱棣走南闯北,见证了大明的萧条,可谓是百废待兴。

王守敬若愿为朝廷所用,以下犯上之事,他可以既往不咎,甚至能够给出锦绣前程。

从朱棣自认为“万古不易的贼”开始,他的心性就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他要以一生的功绩,去证明自己!

此刻看到句容的繁华,朱棣好似看到了未来的大明。

那是一轮璀璨的明月,将照耀万古!

朱棣的野心,在历史长河之上,他必须做得比当朝太祖更好。

忽然!

锦绣辉煌的阁楼里,传来悠扬的歌声。

“人生尚有来处,却只剩归途。”

“我纵笔争取从容。”

“人生得意须尽欢。”

“……”

朱棣饶有兴致,品味着悠扬的曲调。

“这是什么曲?”

一旁恭侍的郑和,深施一礼回道:“这是吴语。”

朱棣心驰神往。

他体会到了那一股温婉的意境,悲伤中带着豁达、开朗。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吴侬细语,具有独特的柔美灵秀之风,又饱含儒雅倜傥之气。

朱棣残存的煞气,飘然间洗涤殆尽。

“走,上去看看。”

听到朱棣的吩咐,郑和不敢怠慢,当即开路登楼。

笑语盈盈的女子迎了上来,收取一百两银子,可把郑和吓了一跳。

“一百两银子?”

“不错,雅间一百两,次之五十,不登楼不要钱。”女子恭谨地回答,还向郑和抛了一个媚眼。

郑和怎么敢委屈朱棣,当场付了一百两银子。

朱棣明白了原委,冷哼一声登楼,他倒要看看,这里的表演到底值不值一百两。

雅间珠帘绣幕,画栋雕檐。

兼具仙花馥郁,异草芬芳。

更有软榻、联珠帐、纱衾等物。

正中间乃是装裱好的山水画,画中有一眉目清朗的老道,怡然山水之间。

有题诗:

“贺公雅吴语,在位常清狂。”

“上疏乞骸骨,黄冠归故乡。”

朱棣心神一震。

这位“贺公”,即贺知章。

天室三载,贺知章因病恍榴,乃上疏请度为道士,求还乡里。

上许之。

遂舍本乡宅为观。

这是哪位狂人,自比贺知章?

朱棣一猜就透。

必是王守敬无疑了。

朱棣环顾四周,欣赏着墙上的装饰与字画。

四时不谢之兰。

百节长青之⽵。

万古不败之⽯。

千秋不变之⼈。

他体会到了一种清新脱俗的意味,好似成为了这间雅室的主人。

这一百两银子,一点没有白花。

难怪商贾愿意一掷千金,在此提高自己的情趣。

附庸风雅!

若不是朱棣意志坚定,差一点也要沉沦。

“雪霁一壶酒,与你共饮春秋。”

“盼前尘回首,三生亦师友。”

歌声悠悠,心也悠悠。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