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江零严之舟_(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江零严之舟,故事精彩剧情为:什么,去超市买个东西就能遇上地震,还把一家都震没了? 一家人揣着空间跑到古代, 江零:看我打遍天下无敌手 江妈妈:那我就做大齐的神医女菩萨 江爸爸:那我就挣光大齐所有银子 江澈:那我能躺赢摆烂当咸鱼否? 江寻、江平和江安:你好意思吗? 江家其他人:啥?我家成大齐首富了? 江家村人:跟着首富赚钱,真香! 正在边境缝补自己小苦茶的冷面将军:可怜无助弱小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未来可以有很多小苦茶穿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繁柳叶 角色:江零严之舟 小说《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繁柳叶”。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老张头名字是张铁头,靠杀猪为生。身高一米八,站在那像一座小型泰山一样,他的媳妇钱氏也被养的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和蔼可亲,非常面善,实则精明得很。家里有四个儿子,分别叫大牛、二牛、三牛和四牛。最小的四牛已经16了……

评论专区

绝对选项:如果主角是真中二那也行,但主角只是套个中二表皮甚至连装都装不像,写不好中二你倒是写正常人啊,可惜了一个好脑洞。 论暴力输出的成长性:西幻背景,np不过魔武位面不是我的菜,感谢小仙女的推荐 经典动漫游记:性转文,说是暂时附身,其实就是作者让主角变女人的恶趣味,另类的变百吧。 带房穿越,一家四口领着全村逃荒

第7章 离开村子


经过一上午的努力,江家村所有人已经收拾完毕。除了江大明家的一辆简易版马车和牛车,就只有老张头家有一辆牛车,李婆子家和孙木匠家各有一辆骡子车,剩下的几乎都是手推车,就连陈寡妇家都由她的儿子陈小虎推着一辆小小的手推车。

此刻,入眼是一片油布。因为村民把所有油布都拿出来了,有富余的就贡献出来,缺的就拿一些够用就行。所以,现在不光牛车上遮盖了油布,就连手推车也一辆不落地罩上了。

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举动,是因为所有村民心里都清楚:逃难,开始了。他们这帮人只有互帮互助,团结一心,才有可能活命。

老张头名字是张铁头,靠杀猪为生。身高一米八,站在那像一座小型泰山一样,他的媳妇钱氏也被养的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和蔼可亲,非常面善,实则精明得很。

家里有四个儿子,分别叫大牛、二牛、三牛和四牛。最小的四牛已经16了。他们父子五个站在一起就像五座小泰山,都长得凶神恶煞的,所以隔壁几个村的姑娘来相看的时候,一看到他们这凶狠的模样就全被吓跑了。

四个儿子中就只有大牛成亲了,媳妇是隔壁村的朱氏。

这个朱氏还有一个大哥,所以家里极其的重男轻女。朱氏很小的时候就被家人打骂,同龄人还在玩耍的时候,小小年纪的她就担起了家里所有的苦活累活。尽管这样,她父母和大哥也经常不让她吃饭,她就饿得瘦瘦小小的。

她大哥到了成亲的年纪时,他父母就准备将她嫁给同村的老男人,比她爹岁数都要大的老男人,只因为他是所有人中出彩礼价最高的——十两银子。朱氏虽然从小被虐待,长得瘦瘦小小的,但模样看起来还是很清秀的,所以这个老男人就相中她了。

可谁也没想到,这么瘦弱的姑娘竟然有一颗这么勇敢的心,这么大胆的行为,为自己搏出了一个出路。

她早早地就听说过张大牛相亲的事迹,但她同时也听说了张家兄弟多,且都凶神恶煞的,旁人不敢惹。

于是她趁着一天晚上,家人都吃完饭了,就自己跑去隔壁村相看张大牛。看着他凶神恶煞的黑脸下,她的心里也非常害怕。但她同时也看出了他憨憨的性格和一颗善良的心。于是当晚就私定终身了,第二天就请求他们家草草地成了亲。

朱氏的爹娘和大哥睡到日上三竿,起床之后发现家里没人做饭,以为朱氏只是出去了,就骂骂咧咧地出去喊她,结果绕着村子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人。他们压根就没认为朱氏可能会不满家里的安排逃跑,因为他们料定她没这个胆量,觉得她第二天就会回来了。结果第二天中午,他们才听说朱氏跑去江家村相看张大牛的事情,等他们跑过来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成了亲,张嘴就想要二十两银子当作彩礼弥补。

本来老张家是杀猪的,年轻的劳动力又多,家里也是江家村比较富裕的,知道这事是自家理亏,但钱氏去隔壁村走亲戚的时候,听说过他家准备十两银子买女儿的事。于是咬死十两不放口,朱氏的爹娘看没办法,反正村里的老男人也说的十两,就松口答应了。可没想到朱氏死活不让,一文钱都不让给。婆婆钱氏知道儿媳妇的遭遇,思考了一会儿就直接把这彩礼给儿媳妇当嫁妆。

朱家人一听这话不干了,可是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五座小山,他们敢怒不敢言,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此时,所有人都披上了蓑衣,带上了草帽。有些人家的蓑衣草帽不够,就只能拿些稻草茅草粗粗地编制个简易版,不过这手艺也算是家家户户都会,所以一齐帮忙,没用多久就可以人手一个了。

天上雷声阵阵,闪电仿佛将天划破了一个大口子,雨水就从那个口子倾盆倒下,浇得众人睁不开眼。

尽管雨具已经尽力做到了人手一个,但这倾盆大雨还是将不少人浇了个透心凉。

村长抹了一把流到脸上的雨水,眯缝着眼防止雨水流进眼中,站在村民们面前喊道:“乡亲们,金兵要打来了,咱们不得不离开家园。从今以后咱们就要拧成一股绳,从前跟谁家有什么矛盾我不管。从今天起,咱们的命就都拴在一起了。”

村名们都高声应答知道了,随后村长又抹了一把流到脖颈里的雨水,转头深深看了自家房子一眼,随后坚定地说道。

“进山了!”

随着村长江大明的一声令下,村民们跟在村长一家身后鱼贯而出,离开了这个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以后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回来。

村民们组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陆续离开村子,在走到村口时,不断地有村民回头看,似乎想将村子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刻进脑海里,直到队伍逐渐看不见村子了,众人才不再回头,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