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薛铖楚安安_《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的小说,是作者“糖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薛铖楚安安,内容详情为:楚安安穿成了书中嫁给反派大佬的小作精 拼死退婚、顶撞长辈、虐待幼妹、水性杨花 硬生生把小可怜男主逼成了大反派 楚安安瑟瑟发抖,为了改变惨死的命运,她决定用无人能抗拒的美食——螺蛳粉攻略男主 一开始的薛铖满脸嫌弃:“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后来:“媳妇儿,真香~”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糖姜 角色:薛铖楚安安 热门小说《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是作者“糖姜”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槐夏记事:养肥。引用:有趣的作者写的有趣的书。某个修炼多年不能成精的老槐树,为了养活本体和两个孩子,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奔波在挣钱失败的道路上。 作者文笔很好,脑洞也有,值得一看。 我们的1654:各种扯淡的私货,嘲讽老祖宗,居然还有脸自称汉唐? 十国千娇:这本书=符金盏,符金盏=这本书。你觉得这本书有多好看,取决于你有多爱符金盏。话剧式的独白和对话是此书一绝。迎娶完符金盏之后就可以不用看了,评分也未计该部分。 穿书:用螺蛳粉攻略反派首辅

第2章 上门


楚安安从窗口探头看去,只见大伯母赵翠琴将几个男人拦在院子门口,不知在吵嚷些什么。

这个赵翠琴,真能惹事。

“你这泼妇,欺骗我家钱财。”

“开门,快让我们进去。”

“如此蛮不讲理,将我们拒之门外,我回去定要禀告老爷,报官将你们一家都捉了去。”

谢云英刚走近就听见这么几句话,再一看自己的大儿媳。脑门上都急出了汗珠依然直挺挺地拦在院门前,一声不吭。

“怎么了这是?”谢云英对着赵翠琴,竭力按捺着心中的气。

“没啥事,娘,你别管,先进屋去。”赵翠琴拽着婆婆的手想把她往屋里拉。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遮掩,真是蠢呐。”谢云英在心底叹了口气,又看看旁边有街坊邻居看过来,一把甩开赵翠琴的手,打开院门让门口的几位男子进了屋。

楚安安饭都没来得及吃,也跑到堂屋去凑热闹。

嚯,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

赵翠琴竟然私自收了二十两银子,把自己卖给王家老爷做妾了。

书里只寥寥一笔写了楚安安如愿嫁给了县里的大老爷,可没有这一出啊。

“是...是安丫头自己想嫁王老爷的。”等到为首的李管事说明原委,赵翠琴涨红了脸,仍在辩解。

“咳,原是说定了今日上门议亲,却不知为何拦着我们不让进呐。”李管事掷地有声。

谢云英连忙开口:“这位管事,我家孙女她已经嫁了人,怎么还能与你家老爷议亲。”

“老妇人莫要蒙我,我与这位娘子商谈时她已然言明小娘子是和离在家的,我家老爷都不在意你家娘子嫁过人,你们倒是瞧不上我家老爷了。”

李管事一声冷哼,其实自家老爷不知道是什么癖好,倒是偏爱嫁过人的小娘子。

“我们王家在乌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今日若不能娶回新妾,怕是没办法与我家老爷交代。你家收受聘礼,我这里立有字据,如谈不拢便报官处置吧。”

李管家说着就要拂袖而去。

听见要报官,赵翠琴急了,连忙扑向谢云英:“娘,可不能报官,不能啊。”

谢云英又气又急,真想给这个蠢妇两个耳刮子。正想开口,却听见安安的声音响起。

“管事何必大动肝火,我且问你。你这字据与何人所立?难不成随随便便找个人都可草率结亲?”楚安安一边说着,暗暗瞟了一眼旁边的赵翠琴。

“你就是楚小娘子吧,我还能诓骗你不成?这字据上可是签了字画了押的,明明白白写着你的大伯娘赵翠琴。”李管事从袖口拿出一张纸条,摊开在掌心举给她们看。

楚安安目不斜视,轻笑一声:“不说我已为人妇,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我楚安安有父有母,轮得到旁人来为我做主?”说到结尾处语气已然凌厉了不少,话锋又一转:

“管事想报官就去,我也想看看官府如何决断,大不了就抓了我这大伯娘去,左右这钱也没进我的口袋。”

又想到了什么,楚安安捂嘴一笑:“对呀,既然聘礼是她收的,字据也是她签了字的,不如...你就为你家老爷娶了她回去吧。”

赵翠琴气得脸上青红交加,李管事也说不出话来。

“你......”李管事还真没想报官,说出来吓唬这些乡下人的。没想到这小娘子如此牙尖嘴利,老太太看着也是个明白人。

真报了官,怕是真像这楚小娘子说的,将这妇人以欠账不还的名目捉了去。折腾一番还丢了王家颜面,老爷定要迁怒自己。

李管事收好字据,用袖口擦擦汗,佯装镇定地反问:“不知你们想如何处置啊?”

“李管事,我们这将二十两归还与你,此事作罢,如何?”谢云英赶忙出声,“辛苦你跑一趟了。”说着塞了一块碎银子在其手中。

李管事也不愿再耽搁时间,只想赶紧了结此事为自家老爷去别处寻美妾,翻手收起银子便应下了:“快点的,赶时间。”

“翠琴,去把二十两银子拿出来归还。”谢云英总算舒出一口气。

赵翠琴扭扭捏捏地去旁屋了,等了半天不见来。谢云英垮起脸亲自去寻。

肯定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楚安安想着也跟了上去。

“娘,都在这了。”被谢云英紧盯着,赵翠琴颤颤悠悠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布包。

谢云英一接过布包就觉得不对,二十两银子怎么这么轻。打开一看,果然。只有两锭银子,合起来不过十两。

“钱呢?!莫不是王家只给了你十两。”谢云英怒喊道。

“娘,齐哥儿才启蒙,我想送他去县里读书,给县里的先生送了些礼。”说到后面,赵翠琴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什么先生竟要十两银子!齐哥儿读书这事说了等你男人回来再商量,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谢云英脑子都被气晕了,“你这蠢妇!”

楚安安在门口偷听,只见谢奶奶说罢就急匆地往自己房里走去,随后就传来翻找的响动。

啧,真无语。二十两银子就把我给卖了。不过看奶奶这么着急,家里不会没有这么些钱吧。

楚安安一边想着,回了堂屋。

没一会儿,谢云英走了进来。她走到李管事面前,赔笑道:“李管事,这里是十五两银子你收好,剩下的五两我们一定尽快给您。”

一听这话,李管事顿时炸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说退亲便退亲,现下连这银钱都想昧下不成?!”

谢云英苦笑,自家不是拿不出十两银子,这些年家里的几个男人走南闯北做生意,也赚了些钱财。

只是半年前出远门做一笔大生意,带走了大半积蓄。谢云英搜刮了家中所有闲钱,才凑出了五两。

“可否宽限几日?我们一定尽快还上钱。”谢云英实在是没办法了,对不敢露面的赵翠琴恨的牙痒痒。

“拿着十五两银子回去,我可没法向我家老爷交代。今天一句话,要么给钱,要么给人。”李管事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这里有五两银子,管事拿去便是。”一个冷冽低沉的声音响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