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檀鹅蛋蛋黄)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夏檀鹅蛋蛋黄,作者“鹅蛋蛋黄”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末世中有空间异能的夏檀,穿越后成了古代新婚小娘子,还没来得及享受古代的和平生活,就惨遭异变,这里居然也变成了末世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夏檀决定带着她的空间,在古代开始末世求生,努力创造出一个新的和平盛世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鹅蛋蛋黄 角色:夏檀鹅蛋蛋黄 《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小说是作者“鹅蛋蛋黄”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内容介绍:还好,她有了再次重生的机会,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模样,面容苍白,脸颊凹陷,身上都没有二两肉。这身子太差了,她之后可得好好锻炼,起码要比丧尸跑得快。“罪妇夏檀,有人来看你!”不远处差役喊了一声。夏檀赶紧将镜子收回空间,刚收好,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小跑着到了牢门外……

评论专区

历史维修工: 史上第一暴君:这里讲一个穿到修仙界之人再穿到三国中用仙术装逼的故事,当初找这类型书找了许久,本书有毒点和不少崩坏之处,不过可以一看,己完结 妖女哪里逃:上苍啊。现在读者的口味那么恶性了吗?开荒这种玄幻大佬被市场牵引的一本比一本像港台都市剧了。 穿越到古代的末世求生日子

第2章 空间还在


夏檀靠在监狱的墙边叹气,计划着自己逃生的可能性。

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夏檀注意到自己细弱的手臂。

心念一动,夏檀凭空拿出了一面镜子。

之前太匆忙来不及查看,还好,她的空间也和她一起穿来了。

她本就生活在末世,意外获得了空间异能,她隐瞒着能力偷偷收集物资,上千平的空间储存了不少物资,让她得以在末世中苟存多年。

可惜,躲得了丧尸却躲不过人心,她拼命救下了队长的女朋友,却反手被他俩推进了丧尸堆里,两个人冷眼看着她被分食。

夏檀摸了摸自己,仿佛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还在。

还好,她有了再次重生的机会,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模样,面容苍白,脸颊凹陷,身上都没有二两肉。

这身子太差了,她之后可得好好锻炼,起码要比丧尸跑得快。

“罪妇夏檀,有人来看你!”不远处差役喊了一声。

夏檀赶紧将镜子收回空间,刚收好,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小跑着到了牢门外。

“姐!”

少年是夏檀的弟弟夏之瑾,今年刚考上了童生,前途无量。

“姐你是被冤枉的对不对?我这就回去借钱找状师,我一定能救你出来的!”

相对于夏之瑾的惊惶无措,夏檀淡定许多,她一把拉住夏之瑾的胳膊,示意他凑过来。

“找状师不着急,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着急的事情需要你做。”

夏檀凑到夏之瑾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些什么。

夏之瑾面色变了几变,不确定的看向夏檀,见到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夏之瑾也只好点点头,转身离开。

夏之瑾刚走没多久,县太爷和仵作就来了。

隔着牢房的门,县太爷有些急躁,开口就问“你这罪妇还知道些什么,赶快都说出来!”

“相信我了?”夏檀一挑眉,隔着牢门笑了笑。

“哎呀,你快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仵作在旁边急得不行。

因为就在刚刚,他们又接到了一个案子,一个年轻男子突然在马路上乱咬人,被人砸到了脑袋后才停下,但是尸体外貌特点和何福晟一样,明明已经死了,心脏还在跳动。

夏檀看了仵作一眼,开口道“他们不是人类,是丧尸,丧尸没有视觉,只有听觉和嗅觉,对血腥味敏感,渴望吃人,被丧尸咬过的人也会变成丧尸。”

“丧尸···”县太爷嘴里喃喃,听着这个新词。

“若是想彻底消灭丧尸,只能砍掉他的脑袋或者破坏掉他的脑子,其他的地方都没用,他虽然能行动,但在变成丧尸那一刻,就已经死了,说白了就是和活死人一样。”

怪不得心脏还在跳动,仵作恍然大悟,却瞧见夏檀看自己的眼神有着同情。

仵作心中一紧,感觉自己的手开始发麻。

夏檀却是看着仵作的手,因为经常要剖尸验尸,他的手上难免有细小的伤口。

“你验尸的时候是不是碰到他的血了?”

仵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伤口周围是不正常的青黑色,和那何福晟的尸体一个颜色,仵作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慌张道“碰到血会怎么样?”

夏檀摇了摇头,眼神虽同情却多是一种司空见惯的麻木“你没救了,除了被咬,血液也是传染途径,他的血碰到了你的伤口,你也要变成丧尸了。”

话音刚落间,就见仵作猛然跪地,难受的弓起身子,他抓着牢门的柱子,痛哭流涕的开口“不不,我不想变成丧尸,救···救救我。”

旁边的县太爷吓了一跳,他眼睁睁看着仵作的脸越来越青,那双眼睛逐渐浑浊,嘴里也开始发出不属于人类的低哑怪声。

“这···怎么办?”县太爷往旁边挪着小碎步,慢慢远离仵作,同时朝夏檀求助。

夏檀无辜的耸了耸肩“杀了他啊,要么被他咬一口,变成同类,对了,记得破坏他的脑子,攻击别的地方是没用的。”

这辈子连鱼都没杀过的县太爷,更别说杀人了,他对夏檀摆摆手“那你快···快杀了他!”

你杀过,你有经验。

夏檀指了指牢门“我出不去啊,怎么杀?”

县太爷一听,赶紧喊差役过来开门,差役过来看到不对劲的仵作,也没细想,直接听命给夏檀开门。

门刚打开,仵作就发出了一声低吼,猛然抬头,那张青灰色的脸吓的县太爷和差役齐声大叫。

“快呀,快杀了他呀!”县太爷焦急的高声大喊,结果声音吸引了仵作,仵作直接站起身子朝他扑去。

“救命,救命,快杀了他啊!”县太爷吓的官帽都掉了,整个人边跑边退。

夏檀从空间里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刚瞄准仵作,就感觉背后被大力冲撞了一下,碰掉了枪不说,还把她差点撞倒。

原来是差役为了表忠心,从夏檀身后冲了出来。

夏檀只能再一次腹议,这身体太太太弱了。

“大人,我来救你!”毫不知情的差役还想在县太爷面前表现一番,抽出腰间长刀朝着仵作后背砍了一刀。

“你个笨蛋玩意,你得砍他脑袋!”

县太爷气的直跺脚,可是他说的太晚了,仵作已经转头看到了差役,毫不留情的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撕下一大块肉来,嚼吧嚼吧就吃掉了。

血腥味在牢房里蔓延,差役疼的在地上大喊大叫,鲜血流了一地,仵作毫不客气的趴在他身上享受这顿美食。

县太爷一看,赶紧趁机钻进了夏檀的牢房内,把牢门一关,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夏檀的枪掉到了对面的空牢房里,她着急回去找夏之瑾,索性那把枪也不要了,直接从空间里又掏出一把银色手枪。

“碰”一声,子弹打在仵作的后脑上,黑血和白色脑浆交织,仵作后仰着倒下,脑袋正对着县太爷脚下,吓的县太爷不敢站在牢房门口,连连后退。

虽不知道夏檀掏出来的是什么暗器,但是这丧尸已经解决了,县太爷刚舒一口气,却见夏檀要离开。

“诶!女侠,这里还有个人···不是···还有个丧尸。”

那差役已经被咬的不成样子,躺在地上俨然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夏檀转头看了眼,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道

“放心吧,他进不去的,你很安全。”

说完,夏檀迅速离开了牢房,县太爷在牢房里无力的呼救但却毫无效果,只能眼看着她越走越远。

喊着喊着,县太爷就见地上的差役动了,本来紧闭的双眼猛然张开,浑浊的白眼正对上县太爷的眼睛。

县太爷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后退着缩到墙角里,不敢再出一声,他可是记得夏檀说过,丧尸听觉很敏感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