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易木刘协_三国?完整版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三国?》,讲述主角易木刘协的甜蜜故事,作者“被上帝遗忘的少年”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本书又名《穿越三国:竟然还有其他穿越者?》《高武三国:为什么会出现恶魔果实》《权谋三国:碰上个傻白甜主子怎么办?》   高武三国 多穿越者 多外挂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公元184年春,历史上黄巾起义的第一年,乌云笼罩的皇都洛阳寻不到光,幽深未知的影下藏了太多肮脏,心中诡念结出贪欲的果,一场的风暴正在接近   世家,宦官,外戚,佞臣,道士,军阀......这偌大的洛阳城中,谁是饵?谁是鱼?谁又是那钓鱼之人?   风云际会,乱世将起,五名21世纪的现代青年携带外挂穿越而来,他们会为这片腐朽崩坏的世界带来什么?长夜?光?亦或者来自地狱的火?    身化青龙口衔偃月刀的武圣关羽,一手空震化身穷奇的战神吕布,挨打还没有回血快的不死鸟周泰,驱雷.....   刀与戟的碰撞,血与火的赞歌,烽火连天,狼烟四起,这苍茫大地,究竟谁主沉浮?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三国?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被上帝遗忘的少年 角色:易木刘协 《三国?》小说是作者“被上帝遗忘的少年”的倾心力作。以下是《三国?》内容介绍:”小黑胖子淡淡一笑,揉揉了有些麻的胳膊,转头就冲着俊朗少年打趣道。“本初,最近,我可听闻你最近得了些好东西,今个公路好不容易回来了,不会不舍得吧。”扑克,新朝“伪帝”王莽在位时1681件新造物之一,极大丰富了大汉天民平时匮乏的娱乐生活,上到贵族豪绅,下到贩夫走卒,基本上大部分人都会搓上几把。“你呀你,鼻子比狗都灵,就这几根,你俩可省着点……

评论专区

一人得道:没有感觉到有什么进步的作者,开头筛选读者倒是挺到位 穿越到现代大唐:后来大唐开启大航海时代,率先完成工业革命,在世界大战虐菜,引领现代化革命……就到了现在。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屌丝的主角不多见了,作者仿佛活在十年前。看了一眼作者曾经的作品,原来还真是活在十年前。 三国?

第8章 要搞事的阿瞒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空气压抑到了极点,两人目光交织,互不相让,针尖对麦芒,大战的气息一触即发。

“啪”

突然,黑胖少年单手高高抬起,重重甩下。

两张扑克被拍在红木桌上。

“王炸”

黑胖淡淡吐出两字,伴随着手中最后两张牌的甩出,直接杀死了这场农民和地主的战争。

木筝生妙调,玉柱扬清曲,又一首绝妙的乐曲。

“可以呀,孟德,好久不见,牌技见长呀!”小黑胖子身旁一个囧字眉少年见状,手中牌一扔,上去给了小黑胖子一个重重的拳,事实证明,有时候什么都没有一个好队友重要,这不?就躺赢了。

“是你光顾着当游侠了,牌技差了。”小黑胖子淡淡一笑,揉揉了有些麻的胳膊,转头就冲着俊朗少年打趣道。“本初,最近,我可听闻你最近得了些好东西,今个公路好不容易回来了,不会不舍得吧。”

扑克,新朝“伪帝”王莽在位时1681件新造物之一,极大丰富了大汉天民平时匮乏的娱乐生活,上到贵族豪绅,下到贩夫走卒,基本上大部分人都会搓上几把。

“你呀你,鼻子比狗都灵,就这几根,你俩可省着点。”

输了牌,俊朗男子丝毫没有在意,一边笑骂着,一边从怀中摸出了个油布包裹,扔了过去。

油布包裹打开,里面是几根长条状的黑色棍状物。

“好家伙,燕阳造啊,这可是好东西啊。”

囧字眉少年抽出一根,仔细观察,饶是出身四世三公的袁家嫡系,这种东西也是少见的,不由也有些欢喜。

雪茄,同为“伪帝”王莽1681件新造物之一,没有那么便民,相较而言,更受大汉朝贵族圈的喜爱,尤其是那些大汉军方大佬,一个个恨不得烟不离口。

鼎盛之时,传闻朝议时的金銮殿都是看不清人,后来,不得已光武帝刘秀亲自下诏,金銮殿中禁止吸烟,这才还了金銮殿一丝清净。

“那当然,这可是贡品,我和燕阳太守之子有旧,这才托其弄过来几根。”

眼神似有若无的瞟到囧字眉少年,俊朗少年眼中藏了一些莫名的情绪,再也不像之前那么纯净。

好好一花魁闺房,三人一人点了一根,倚着胡椅椅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起着牌,开始了新一轮农民和地主的战斗。

俊朗少年,是个心细的,吸了口烟,在精心打磨的红木桌角磕了磕烟灰,一边起着牌,一边看向一旁黑胖少年。

“孟德,老实说,子远那边可是生了事?”

黑胖少年叼着烟,撇了眼俊朗少年,手中接着起着牌,只是不知为何嘴角却是勾起了个上扬的弧度。

“嗯,确实出了些状况,你不问我也一会也打算跟你们说呢。”

“子远出事了?我还以为我上回说他贪财,这小子生气了呢?”

这次几人聚在这里,主要还是为了外出远游的囧字眉少年接风的。

“事大吗?我袁公路不是吹的,在洛阳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囧字眉少年一边起着牌,一边自信开口,毕竟是袁家嫡系,多少是有些面子的,想当年,在洛阳也混了个“洛阳四少”的称号,虽说并不是什么好名头吧。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公路,这次你名头估计可没什么用。”

黑胖少年看了眼自己的手牌,又看了手上的地主牌,牌不是很好。

“算了,给你们说说吧。”把手上牌往牌堆了一扔,从怀中掏出了封信。

“这是昨日子远托他家书童送出的书信。”

黑胖少年递出这封信时,表情有些古怪,总是感觉有些不怀好意,两人对视一眼,也没太过在意,接过信件就读了起来。

由于吸烟的缘故,整个房间烟雾缭绕,珠帘后弹琴的玉人见状起身打开了房内的窗扇。

信不长,不一会儿俩人便读完了。

“这小子,亏他还整日吹自己智略过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傻事,他竟然也信。”囧字眉少年用力磨搓着自己脸颊,想笑,但是毕竟自家兄弟受难,竭力克制着。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确实杨家做的有些过了,竟然还骗婚。”俊朗少年虽然看上去很严肃,但是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是出卖了他。

三人对视一眼,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没有绷住。

“哈哈哈,哈哈哈。”

三人笑作一团,有时候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儿,几人笑累了,瘫坐在了胡椅上。

黑胖少年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腮帮,看了眼身旁的二人,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不知不觉,俩人已经有些看不出当初模样。

淡淡吐了口烟,虽说伪帝常说吸烟有害身体健康,但是身为武者的黑胖少年向来并不在意,看着对面俩人脸色,试探道。

“怎么说?这次可是四世三公的杨家,你们当真要按子远信中行事吗?”

房间陷入了一阵沉默,只有依旧滚滚上浮的二手烟,证明着时间的流逝。

“四世三公又怎么了?一群旧时代的残余而已。”

一片沉默中,终是囧字眉少年先开了口。

“那小子当年常说的,大丈夫自当持三尺剑,荡尽心中不平之事。”

轻轻吹了个烟圈,囧字眉少年嘴角勾起了个不羁的弧度,眼中闪烁着耀目的光,仿佛天下之大,无所阻之。

“这事,我心里,不痛快。”

还是当年那个袁公路,黑胖少年会心一笑,两人近乎同时转头将目光投向某处。

“别看我,当年子远可是认了我当大哥的。”俊朗少年猛地吸了一大口烟,虽然理智提醒自己这样可能影响自己原有的布局,但是少年一场,凡事又何必多管?

俊朗少年将烟重重插在红木桌上熄灭,就如同自己的理智一般。

“他既然叫了我一声大哥,我自然要罩他一辈子。”

阳光透过外翻的窗叶,斜斜打入室内,隔着屏风,在白墙上映出三人少年的模样。

婉转的琴声中,三人相视一笑,一如当年。

少年就是少年,他们看春风不喜,夏蝉不烦,秋风不悲,冬雪不叹,看满身富贵懒察觉,看不公不允敢面对,只因他们正值少年。

...........................

易木骑着小母马急行在宽阔的洛阳街道上。

自己小主最喜欢吃的那家糖葫芦店也不是旁店,正是徐福上回给自己带吃的芙蓉阁。

汉庭实行重农抑商政策,人口接近五十万的洛阳,却仅仅设立了东西两个里坊允许商业,这便是洛阳鼎鼎有名的东西二市。

东市和西市是个笼统的说法,实际上应该称为“东西九市”,“九市”主要位于位于横门附近,以横门大街为界,街西六市为“西市”,街东三市为“东市”。

龙衔宝盖朝便起,凤吐流苏晚不眠。

芙蓉阁便位于东市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之上,一路上,宝马雕车,迁客骚人,临街商铺旌旗猎猎,相较之前热闹的洛阳街景又胜数分。

一路急行,易木好不容易到了芙蓉阁。

然而当易木真正站在“芙蓉阁”高高的匾额下,易木心中突然生出了几分犹豫。

自己这次真的要在这家给小主买糖葫芦吗。

瞧着“芙蓉阁”已经排到别人门口的漫漫长队,虽然早就有了心里预期,但是易木还是不禁勾了勾嘴角。

这么多人的吗?易木认真的估算了下时间,这怕是要来不急了。

要不顺便寻家给小主买些,原主那钢铁直男都能每次给小主买到这家糖葫芦,难不成自己只能给小主随便买家其他的?多少有些个大男子主义的易木,不太愿意在自己小主面前落了面子。

正当易木天人交战之际,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易木的沉思。

注:《洛阳地物志2》

建武六年,世祖设东市,政属京兆尹辖,占地13顷,四面有垣,阓,市中设钟楼,官办政,商肆靠垣而立,沿街而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