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川大河晚棠)白林舰_(清川大河晚棠)完结版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正早见”又一新作《白林舰》,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清川大河晚棠,小说简介:基因,一切事情的起因从禁忌之术到各国联邦争相使用,将战争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所有的科技都优先服务于战争,人性总是如此战争是解决纠纷的最暴力的手段,也是解决问题,达到目标最快的手段之一…… 毁灭终结一切,六合为一,开启新的征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白林舰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正早见 角色:清川大河晚棠 看小说推荐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正早见”写的《白林舰》。主要讲述的是:遗留的月球基地实验室中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唯一少了一位老教授。实验还在继续,老教授的学生晚棠在他过世后接替了工作。新联邦扩大了计划的规模,同时开展所有的项目来研究生命方程式。盲目的开展所有的项目想以这样的方式弥补时间的短缺,可是他们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的大动作都被各国探查到,如今迫于压力不得不共享一部分项目的成果给他国,于是各国都开始展开军备竞赛!254年九赤在得到部分资料后成功研发出将太阳光浓缩固化制成能量以提供能源的装置,将产出的能量块称为“光晶”……

评论专区

妖刀记:推的《妖刀记》的漫画版,叫《藏锋行》,在腾讯漫画上连载,画风粗犷有力,希望不要删的太狠了,打打擦边球也行呀⊙∀⊙ 异神献祭:仿照轻小说的地方太多了,宅向,除了魔法一点也不克苏鲁 重生动漫之父:这是冻鳗,冻鳗你懂吗??中二到炸裂的毒草。 白林舰

第2章 逃亡者


新元251年“瑞囿联邦”与利安塔联军开战!那次的会议许多人都支持反击,举全国之力发起保卫战,同时也在撤走大部分的核心人物和民众。

战争是解决纠纷的最暴力的手段之一,战争对人类的安危和国家的存亡、时代的进步与倒退产生直接的重要影响,所以世界各国虽都没有插手但是同时也都在高度关注这场持续5个月的战争。从这激烈的战争中各国都开始自视国力,开始发展强有力的科技力量。

这场“不正义”的战争终于在新元252年停止,以瑞囿联邦的覆灭告终。所有瑞囿的科技技术虽有大部分被摧毁同时在月球的基地也被接管。但是从核心计划中获取大部分的数据都完好无损,只要足够的时间便可以完全复刻出来甚至超越。

从此北陆再无中立国。

遗留的月球基地实验室中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唯一少了一位老教授。实验还在继续,老教授的学生晚棠在他过世后接替了工作。新联邦扩大了计划的规模,同时开展所有的项目来研究生命方程式。

盲目的开展所有的项目想以这样的方式弥补时间的短缺,可是他们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的大动作都被各国探查到,如今迫于压力不得不共享一部分项目的成果给他国,于是各国都开始展开军备竞赛!

254年九赤在得到部分资料后成功研发出将太阳光浓缩固化制成能量以提供能源的装置,将产出的能量块称为“光晶”。

这样的技术无疑会引起各国的觊觎,于是九赤索性便将关于光晶的所有技术都有一一公布,怕的就是像当年瑞囿联邦那样,但同时也以光晶为基础上开展了更长久的秘密计划。

新元264年新联邦管辖月球007区月球实验室发生爆炸,这次惨烈的爆炸直接将实验室所在的基地全部炸毁。

事后新联邦调查后发现除了一人失踪外所有人员均被这次爆炸杀死,而这个失踪的人便是——晚棠!

姓名:晚棠

性别:女

籍名:不祥

部门:生物遗传……机密……

注:前联邦在职人员后为新联邦月球基地实验主教授……

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关于名为晚棠女子的档案居然什么都没有值得关注的信息显得尤为气愤。

他调出晚棠的所有照片,一张一张的查看,发现这个女子所有的照片都是在月球基地中拍摄的,所有的背景都有大同小异。

男子好奇的又看了看她的资料暗自道:“这人17岁的时候就参加了月球计划,这样算来这十年一直都没有离开月球基地,为什么会突然在爆炸中失踪呢?”想到这他立马关上档案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收回所有关于晚棠这个人的寻找计划,从现在开始公布她的死亡信息!”

“公布她的死亡信息?”电话那一头传来疑问:“可是我们没有关于她的任何……”

“随便找一具尸体,然后公布她的死亡信息!”男子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只能在暗中调查,我怀疑她已经带走了所有的研究数据,不要打草惊蛇!通知所有的夜枭到可以到达的所有殖民地暗中调查此人!地球方面我来处理,她一定计划好了,也许她现在就在某个太空殖民地!”

此时的九赤地球秘密基地中接收到一串的神秘代码,接收员还未记下,代码却已经消失在屏幕上。正当接收员准备将此事上报之时屏幕又跳出一串数字,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组坐标。接收员赶紧拿笔记下坐标信息,以防万一再次消失。

各国都有在太空的行星殖民地,这些殖民地有大有小,有的国家甚至在行星带中建立了联邦殖民地。

这些殖民地大部分都会定期向国家或者主联邦**缴纳所得税,一般会先交到空间站然后由空间站转交。

一艘飞船从空间站左下方快速的掠过,径直飞向远处的一个小行星基地。这个基地因为隔得空间站太远所以基地内的治安很乱,这里鱼龙混杂。

飞行器稳稳地停靠在船坞,舱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便迎上去。两个身穿黑色飞行服的男子从飞行器里走了出来,迷彩服男子开口说道:“一个小时前我的人在居民北侧交易区发现了她,我可以很肯定就是她!”说着便递上平板,屏幕上是一个正在买东西的女人,她穿着与当地人一样的衣服,腰间挂着一个类似手提箱一样的包。

两个黑衣男子看了一眼说道:“叫你的人不要动,这个人是我们要找的人。从现在开始由我们来接手,至于你……”黑衣男子看了一眼身后的飞船继续说道:“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说完便离开了船坞,向地图上标记的地方飞奔而去。

两人走后身穿迷彩服的男子立马上前将半截身子探入飞行器中,在控制台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将纸袋打开里面居然是一张调令和一枚徽章,男子将徽章揣在兜里,右手拿着调令大步流星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与此同时另一艘小船也稳稳的停靠在旁边的一个船坞处。

在居民区,这里的楼道非常的密集且狭小。灯光昏昏沉沉的散发出绿光,有些地方甚至火花四溅。

在楼道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许多东西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一个女人紧紧的抓住腰间的包向楼梯下跑,后面是两个黑衣男子追赶。

两个黑衣男子迅速跨过楼道里横着的钢架子眼看就追到身后,女子便毫不犹豫地纵身从楼梯上一跃而下。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落地,又是一台台高低不平的阶梯,不免使她稳不住身形,脚下一崴便顺着阶梯滚到下一层去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新联邦公布死亡的人——晚棠!

两男子看了看高度也不敢同她那样一下子跃下十几米高的地方,只好是一层一层的翻身而下。

阴暗的墙角处,晚棠弓着身大口大口的喘气,脚踝处阵阵的剧痛让她的额头都冒出汗。心心想着如今伤了脚可是不容易逃出他们的控制范围啊!于是便四处打量四周的环境,这是一个小巷子,黑灯瞎火的。

晚棠将包中的一个东西取了出来,然后滚到街道上,混淆视线。然后自己一瘸一拐的朝小巷子深入。摸索着走十几分钟也不见半点光亮,晚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死胡同了,这小巷子也太长了吧。突然,左脚一滑,脚下吃痛。身子也就贴着地面一斜居然就掉进了一个通道里。

在通道里滑行了一分多钟后,眼前突然一亮随后整个身子便重重的摔在一堆木板上。

当晚棠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后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地下仓库里,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条管道连接她没想明白。

正纳闷时,发现远处一个男人正好奇的观望着自己。他的手中还拎着一罐东西,男子发现晚棠也看向他连忙将手中的东西放在身后,同时另一只手慢慢的摸向一旁的撬棍!

晚棠立马从包中掏出一把镭射枪对准这个可疑的男子,说道:“别动,再动我就打爆你的头!”

男子一听立马扔下手中的撬棍说道:“不动,我不动,你可悠着点啊!”说着趁机晚棠松口气时突然将另一只手中的罐头丢向她,晚棠立刻闪身避让,可是因为之前崴了脚现在一退,脚下吃痛反应也就慢了几分。

镭射枪被罐子的把手给撞飞出去,眼看那男子捡起地上的撬棍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晚棠立马将包扯了下挡住了这抡下来的一击。

可是包毕竟还是当不住铁器,情急之下晚棠便给他来了一记头锤。男人瞬时被撞得一晕,连连退后了好几步,暗自骂道:“好家伙,这娘们儿可真狠啊!”想着一下便将手中的撬棍飞了出去,直扑晚棠的面门。

晚棠也是个练家子纵身侧翻一下就躲过了这一击,刚想起身时却发现那男子说道:“你不要动,我的枪法可是很准的!”

不知何时那男子已经捡起刚刚被砸落的枪,此刻正指着晚棠一边走到身前一边问道:“你是什么人!”

说着居高临下便要来夺晚棠手中的包,晚棠此刻躺在地板上看男子越走越近。突然,脚下一踹一用力就将男子给绊倒在地。

男子显然没想到她被枪指着头还敢来绊自己,在摔倒的一瞬间连忙朝晚棠扣动扳机,可是一连扣动了好几下都没见击发。

“我靠,居然是把没有能量的枪,怪不得不怕啊,敢情他指着我的头的时候都是吓唬我的啊!”男子暗骂。

就在晚棠准备抽身反击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一个黑衣男子木头堆里爬起来然后抬枪便射击。

晚棠和那个男人都赶紧朝有掩体的地方滚了过去,期间晚棠的左肩还是被击中一枪。掩体后男子骂道:“操,怎么回事啊,简直就是暴力执法,杀人灭口啊!”

“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晚棠捂着伤口大口喘着粗气问道。

“我还以为你是他们一伙的!”男子道。

此时黑衣男子已经打完一梭子了,趁着换弹的机会晚棠他们赶紧换了个掩体。黑衣男子也不废话换好后又是一轮猛烈的射击。

“我靠,这哥们儿暴躁的很啊!”男人说道。

“你快走,他们要找的是我!”晚棠说道。

“你没事吧,现在怎么走啊,这样密集的射击出去就是个死!”男人没好气道:“你也是的,带把没能量的枪在身上吓唬谁啊,但凡有几发子弹我都跟他能来上几个回合!”

晚棠没有说话,肩膀上的伤口不停的涌出血。额头上布满汗珠,嘴唇也开始发白起来。

见晚棠没有搭话男人转头看她一眼,发现她已经开始迷迷糊糊的。趁着射击的空隙随即朝那男子甩出一个罐子,那黑衣男子抬枪就射。

光束击中那罐子的一瞬间立马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的巨浪一下就将黑衣男子掀翻出去。而那男人一把拽起晚棠就趁着爆炸的时间迅速从杂物后闪身离开……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