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嗔痴》琅邪林朔最新章节阅读_琅邪林朔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一念嗔痴》是作者“杜苑先生”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琅邪林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邑灵山一战,五大门派几乎全军覆没,而他们的对手却只是被压制在法阵之下,而且每时每刻都有可能突破法阵出来,再次危害苍生 五年后,一切本该风平浪静,却因为一个无名小卒,让整个天下再次陷入了危机 魔尊重生第一天,林家惨死三人 魔尊重生第三天,林家灭门 魔尊重生第七天,五大门派的御剑山庄少主未婚妻惨死 …… 魔尊重生,天下再次陷入危机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念嗔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杜苑先生 角色:琅邪林朔 看奇幻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杜苑先生”的《一念嗔痴》。概述为:“先生,你不如说说最近的江湖事吧?”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有人附和着。说书先生又拍醒木,说:“那好,那老朽就说说,不知各位是否知晓半月前,邑灵山那惊天骇人的一战。”“当然知道,我表叔公的儿子的大表哥是御剑山庄的人,也去了邑灵山。”一个身着灰色短打,长相极其普通的年轻人开了口,瞬间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

评论专区

开拓者之歌:就这水平还吹硬科幻,硬YY都比它靠谱。 1640四海扬帆:作者和大烟缸是两个极端,大烟缸吹中国同时贬低西方历史,这作者精神白皮,吹西方同时贬低中国历史,西方的东西只说好的一面,中国的东西只说坏的一面,总之一个字贱 真科技无双:开头的荒岛冒险还行,但是接着开公司节奏就崩了,产品研发跟玩一样,随随便便就喷出来,而准备的《侏罗纪公园》筹备了多少章? 一念嗔痴

第1章 五年


“话说,这云梦阁的大弟子云灵仙子,不惜破坏门规,誓死要与这御剑山庄的少庄主玉凌风相守一生……”

茶楼里宾客满座,大都是来听书打发时间的闲暇之人。台上说书先生讲得妙趣横生,台下听书人也听得津津有味。

“哎,先生,这一段前些日子不是才说过吗?你这是想糊弄我们啊!”一人说道,众人起哄,一时间喧闹不止。

说书先生是个精精瘦瘦的六旬白发老头儿,看上去老态龙钟,可说起书来却是铿锵有力,字正腔圆。只见说书先生一拍醒木,四下随即安静下来。

“老朽年老不中用,记不住事了,既然如此,我就说下一篇。”说书先生再敲醒木,正襟危坐,将言却被人打断。

“先生,你不如说说最近的江湖事吧?”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有人附和着。

说书先生又拍醒木,说:“那好,那老朽就说说,不知各位是否知晓半月前,邑灵山那惊天骇人的一战。”

“当然知道,我表叔公的儿子的大表哥是御剑山庄的人,也去了邑灵山。”一个身着灰色短打,长相极其普通的年轻人开了口,瞬间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

当然,他没说全,他那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其实也就是御剑山庄里的一个打杂的。却也真的去了邑灵山,只不过是去打扫战场。

“哎!你那个什么大表哥还活着吗?听说邑灵一战死了很多人啊。”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去去去,我那个远房表哥好的很,凭着自己的本事完好无事的平安回归。”那个年轻人趾高气昂,好像说的是自己的英勇事迹一般。

这时,一个黑黄干瘦的中年男人说道:“那你说说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年轻男子一听,顿时起了范儿,故作高深道:“听说当时的场景那叫一个恐怖,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鬼哭狼嚎,那是要有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到底怎么个恐怖吓人法,你倒是说说啊。”

这不问还好,一问就可把那个年轻人给难住了,摸了摸头,尴尬的憨笑着,说:“我又没去过现场,我怎么会知道这么详细。”紧接着下面就有人起哄了,一个接着一个,还有人直言他是在骗人。

那个年轻男子到底是个粗人,之前只是想炫耀炫耀,这下可好,没法收场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憨憨的坐在那。

还好,这时一直看戏的说书先生突然开口解了围,道:“不如就让老朽来为大家说一说。”

谁让人家是专业说书的呢,这一开口就引人入胜。对于那场战役,台上的人说得惊心动魄,台下人听得心惊胆战。恐怖如斯,炼狱也不过如此。

“当日,五大门派掌门人分别率领门下众弟子抵达邑灵山,就见魔尊琅邪身着黑袍立于绝命崖之上,全身萦绕着一股渗人的黑气,还时不时能听到厉鬼的嘶吼……”

邑灵山一战,几乎是五大修真门派的噩梦,即使已经过了五年之久,亲眼目睹的人还是不愿提起,不愿回想。恐怖如斯,又岂是几句言语能描绘的。

原本是大好的艳阳晴天,万里无云,却突然晴空霹雳,让人不禁开始莫名其妙的恐慌起来。紧接着黑云压境,电闪雷鸣,眼看就要下大雨了,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各奔东西。

凌云山顶,高耸入云,云雾缭绕。一老者立于崖边石栏之侧,鹤发童颜,白衣阙阙,一副道骨仙风姿态。

老者久久立于山崖旁,不顾寒风刺骨,一动不动地眺望远方。除了层层密云,白雪皑皑的入云山顶,便是越空雄鹰。一切本是恬静平和,老者却是看着看着眉头紧皱。

此时,一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慢慢走近,身上穿着与老者同样的白衣,可仔细一看,略微有些出处。近看,男子右手袖子空空如也,随风飘扬着。

“师伯。”玉仲贤毕恭毕敬地向老者弯腰行礼,说:“这凌云顶风大,依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久待。”

“你是嫌我年老不中用了?”玄闵真人故作微怒。

玉仲贤有点慌了,连忙否认道:“师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好了,开开玩笑嘛,别那么认真。”玄闵真人笑着拍了拍玉仲贤的肩膀,说:“你啊,真和我那师弟一个模样,固执又死板。”

突然提及已逝故人,玄闵真人不禁黯然神伤,叹气道:“可惜我那师弟,若不是五年前那场战役,他现在怕是在和我一起喝茶下棋呢。”

“师伯,逝者已矣,您也不要太伤心。”玉仲贤还想说些安慰的话,却被老者打断。

“得了得了,人一老就爱伤春悲秋的,真是人老不中用了。”说着,玄闵真人笑着摇头,摆了摆手,“这人啊,还真是不得不服老。”

玉仲贤:“师伯,可别这么说。”

玄闵真人:“唉,那小两口是什么时候成婚来着?”

玉仲贤:“三月初六。”

“哦,你瞧我这记性,这都记不住,话说回来,这俩娃娃能在一起也不容易啊。”玄闵真人感慨道。

“是啊,到时候您还得给这对新人证婚呢。”说到这,玉仲贤面露喜色。

玄闵真人也高兴,乐呵呵地道:“那可不,我还记得你结婚的时候也是我主持的,只可惜,风儿出生的时候我在外面,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就连他满月都没能赶上,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放在心上。”

玉仲贤:“师伯,风儿那个时候还那么小,怎么会记得。”

玄闵真人:“我是怕你会跟我计较。”

玉仲贤连忙解释道:“师伯,您说笑了,我哪敢啊。”

“风儿这小子从小就乖巧,能力也强,如今年纪轻轻,风头啊都快盖过你了。”每每提到这个重孙,玄闵真人都难免夸张一番。

“确实。”玉仲贤也为自己优秀的儿子感到自豪。

“师伯,这儿风大,你伤还没好,还是先回去吧?”说着,玉仲贤就要上前去扶玄闵真人离开。

谁料玄闵真人闪身躲开了,“我虽然老了,但还没到要你扶着走的地步。”说着,自己甩袖就走了。

玉仲贤看着玄闵真人倔强的背影,无奈又好笑的摇了摇头,随后跟了上去。

玄闵真人边走边说:“这伤都五年了,怕是好不了了。”

“您可别这么想,芮儿不是说了嘛,只要慢慢调养,会好起来的。”玉仲贤跟在老者身边,却始终落后于半步。

玄闵真人:“好吧,那只能麻烦你跟芮儿那丫头了。”

玉仲贤:“师伯,瞧您这说的,怎么会麻烦呢。”

玄闵真人:“哦,对了,左眼跳灾还是跳财来着?”

“师伯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玉仲贤很奇怪,玄闵真人是一向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什么时候也相信起这些来。

玄闵真人:“没事,就是这几天我这眼皮跳的厉害。”

玉仲贤关切的问道:“要不要让芮儿来看看?”

玄闵真人摆摆手,拒绝道:“不必了,跳个眼皮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有件事忘问了。”玄闵真人突然站定,看着玉仲贤,神情变得有些严肃,说:“他们那边有回信了吗?情况怎么样?”

“我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事。”玄闵真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件递给老者,说:“他们说那边一切正常,并无异样。”

玄闵真人没有接,挥了挥手,让玉仲贤收回去。

“师伯怎的突然关心起那里的情况了?可是有什么事要发生?”玉仲贤严肃的注视着玄闵真人。

“无事。”玄闵真人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说:“就是近日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那里会发生些什么,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师伯大可放心,那里由五大门派轮流看守,不会有事的。”玉仲贤一边说,一边将信件收起。

玄闵真人问:“过几日好像就要交接了,交接的下一个门派是哪个来着?”

玉仲贤回答道:“万圣教。”

“派些机灵点的弟子,暗中……”玄闵真人眼神会意。

玉仲贤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说:“师伯您放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嗯,御剑山庄有你,我就放心了。”玄闵真人边说边走,逐渐消失在竹林之间。

玉仲贤这次没有再跟上去,而是看着玄闵真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突然,一阵巨大的雷声响起,玉仲贤收回心神,看了看极速转变的天气,眉头微皱,随后也转身离开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