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萧景承祝永宁_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萧景承祝永宁的现代言情小说《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萧景承”,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整个大齐都知道我娘在进宫前,是个青楼女子先皇喜欢我娘亲,一个下贱妓女打了后宫那些出身高贵的世家小姐的脸,我娘活着的那些年,皇后的日子尤其不好过妓女的女儿当然同妓女一样卑劣萧景承是皇后的儿子,生来高贵,与我云泥之别...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萧景承 角色:萧景承祝永宁 《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萧景承”。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凑巧那日,有个过路的富商,敲开门讨碗茶喝,对佳人惊鸿一瞥,一见难忘。嗯,那个富商,是萧景承他爹,微服私访下江南的先皇。没人再见过那个书生,听说是去私塾的路上遇到马贼了,谁知道呢,反正马贼都是流窜的,刚巧流窜到这一片也不奇怪。过两天,他家走水,火灭之后,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具焦尸,移花接木,瞒天过海……

评论专区

南明大丈夫:文笔比较朴实,智商虽然不高不过还是可看的。有点干 时空长河的旅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成道者:文青的装逼感觉,暂时无毒算干粮。 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

愿卿长安宁祝永宁萧景承第6章  


这天晚上我睡得极不安分,梦中有故人相见。
母妃身着华服,懒懒地倚在美人榻上。
她手中握着一册泛黄的书,书皮都卷了,想来时常翻阅,很难想象一代妖妃会猫在行宫里研读四书,那是我爹留下来的。
我娘原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官家小姐,因父获罪,沦落青楼,凭借美貌和清雅的气质,成了那里的头牌。
世道艰难,哪里容得她一个小女子反抗,原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偏偏她遇到了一个视她为神女的书生。
他们历经种种终成眷属,青楼女脱籍从良,书生一边准备考科举一边在私塾教书,于泥沼中窥得一线天光。
日子虽说清贫,但有情饮水饱嘛,比从前玉臂千人枕的生活好多了,他们还生了个女儿,总算有盼头。
凑巧那日,有个过路的富商,敲开门讨碗茶喝,对佳人惊鸿一瞥,一见难忘。
嗯,那个富商,是萧景承他爹,微服私访下江南的先皇。
没人再见过那个书生,听说是去私塾的路上遇到马贼了,谁知道呢,反正马贼都是流窜的,刚巧流窜到这一片也不奇怪。
过两天,他家走水,火灭之后,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具焦尸,移花接木,瞒天过海。
宫里从此多了一位丽嫔。
我还记得我娘叩首接旨的时候,眼泪大颗大颗砸在地上。
她紧紧咬着牙,声音都在颤抖。
她说:谢皇上隆恩。
谢皇上隆恩,家破人亡。
至于我为什么活下来,我娘砸碎了碗,用瓷片比在自己脸上,威胁来接她进宫的人。
丽嫔嘛,最重要最美丽的就是这张脸了,就是人死了也不能脸花了,我就这样被当成小尾巴,一同进了宫。
我至今都记得,随娘亲第一次去拜见皇后的场景。
皇上那些温柔贤淑的后妃,捏着帕子捂在鼻子上,好像闻见了什么脏东西。
听说以前是在青楼呢。
也不知道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一个野种也敢带进宫来。
跟哪个野男人要紧吗?
见了龙床还不是照样爬,人家会的花样可多了。
她们的嘲讽看似小声却又刚好能一句不落听进耳中,娘亲握我的手太用力,有指甲刺进肉里,疼得我一阵阵冒冷汗。
她冷了眼一一扫过去,把这些人的嘴脸刻在心头,唇边挂起不死不休的笑。
诸位姐姐说得对极,能以色侍君,真是臣妾的福分呢。
回去的路上我满手都是血,我有些害怕,小声拽住娘的衣服,说我不喜欢这个地方,我想爹爹了,爹爹会陪我放风筝。
娘把头高高仰着,她说爹爹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我也把头高高仰着,发现用这个姿势,眼泪就不会流下来。
半梦半醒间我睁开了眼,想看看爹爹,不想却对上一双温柔明亮的眸子。
是小暗卫,他难得没戴面具,正坐在房梁上歪着头看我。
萧景承走时没有熄灯,宋骁略苍白的脸被暖黄色烛火一照,倒显得柔和。
对视一会,他叹了口气,对我比了个睡觉的手势。
别哭了,明天给公主买包子。
我呆呆望着他,脑子有些迷糊,记忆中,他是十分寡言的人。
那你买个甜口的。
他嗯了一声,再无动静。
我闭上眼,却再睡不着,看着那片垂下来的衣角,问道:宋骁,你不睡觉吗?
睡。
你睡在上面,冷不冷?
他怔了一下,随即摇摇头,高高束起的马尾被风吹动。
我挣扎着爬起来,打开柜子找了床薄被给他丢过去。
我扔得不高,所幸宋骁武功好,天女散花的一团,被他倒挂着接住。
本宫没有用过,干净的。
公主不脏。
什么?
他倒挂着,把那团被子拢在怀中,用掌风熄掉灯。
沉寂夜色中,我听得他缓慢又低沉地重新说了一遍。
公主金枝玉叶,不脏。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