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吧00后:我要成为顶流网红)沈辞盈宽以待己_沈辞盈宽以待己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沈辞盈宽以待己的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吧00后:我要成为顶流网红》,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宽以待己”,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普通家庭出生的普通00后女孩,如果再给与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没有金大腿,只凭借脑中这些年来时代发展的记忆和时间节点,是否能够重新过好这一生,让人生重新洗牌,逐渐认识和完善成为更好的自己? 普通女孩沈辞盈告诉你,可以 这一生,我沈辞盈,不要作茧自缚、不要随波逐流、不要眼高手低、不要牺牲自我迁就他人,拒绝自我设限我就是我,我要活出自己的光彩 12年的电商平台兴起、18年短视频平台全网爆火、19年直播带货应运而生……这些时间节点全都为我指明了一个方向——当网红!有人说,想当网红,要么在最火的日子赚的盆满钵满后急流勇退,名利双收;要么被无休止的贪欲侵蚀,最后不得善终但我对此保持自己的意见,我会时刻反省复盘自身,恪守初心——通过网络的便利传递正义,扭转历史只要活着我就要在这网络一方土地上长久红火 上辈子母胎单身22年本以为在重来一世仍旧没有异性缘……居然得到了以前的白月光、傲娇小奶狗、纨绔富家子、叛逆少年的另眼相看?对此我只能说我这辈子真的只想搞事业啊不好意思!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吧00后:我要成为顶流网红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宽以待己 角色:沈辞盈宽以待己 热门网文大神“宽以待己”的新书《重生吧00后:我要成为顶流网红》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回想起当时的天真现在的我只想说,你不被骗谁被骗,真的活该啊!……平行纪史2022年8月——“您好,请问你们公司目前还缺应届大学生嘛?”没有过投递简历经历的我颤颤巍巍的打出了下面一行字,发出后是无尽的忐忑和不安,在此之前给自己做的你很强你很棒的心理暗示,在此都像全部失效了一般。滴答,您有一条新的回信~——“缺的呢,亲亲,有意可以面谈咨询哦。”我嘞个乖乖,淘宝体,这么亲切得嘛?——“这么爽快得嘛哈哈哈,不需要我投递简历什么的嘛?”发出。滴答,您有一条新的回信~——“不需要的哦,我们面向的人群是应届毕业大学生,不需要经验的,只要你通过我们的线下面试就可以及时到岗位上来哦……

评论专区

网游之极品领主:怎么说呢,一本跳着看也可以的书。感觉作者没有啥擅长写的情节啊。 青云争仙:第一人称? 超级神掠夺:这是本搞笑文。富二代主角和腼腆的系统产生的玄幻故事,夹杂着废柴流和系统文。主角完全依靠掠夺来获得天赋,其实如果写得好的话能够更爽,但很显然……忽略逻辑来看,还是可以接受的。短期推。 重生吧00后:我要成为顶流网红

第1章 应届毕业生的倒霉实习经历


平行纪史2022年10月

踩了一天缝纫机的脚站立在地面上止不住的颤抖,望着铁窗透过的丝丝月光,我扶着墙壁在昏暗的走道里欲哭无泪。

在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日子,要我来评价一番,那真可谓是牢里一日,牢外一年。念及于此,我掬了一把薛定谔的眼泪,颅内开始36d环绕立体播放起《铁窗泪》。

回到住处,同寝的囚友早已睡得鼾声如雷,我摸着墙壁上用小石子划拉出的印记,我确定了今天的日期,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日子待长了好像每一天都是复制粘贴一般。

我就像被流放到了到了四维以外的空间,整个时空是脱离时间单独存在的,每天发生的事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可即便如此,我也不知不觉待满了一个月,而明天就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

说起关于我一个应届毕业生刚毕业就进拘役所待了一个月这件事,真的是有苦在心口难开。这些日子里踩缝纫机流下的泪,大概就是当时就业不慎脑子里进的水!

大学期间好不容易通过暑假实习拿到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赶上经济不景气,裁员潮波涛汹涌席卷大量互联网企业,首先就是我这等实习小喽啰被优先波及,虽然很不爽,但抱着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的处世态度,我在一个个招聘软件上如同皇帝选妃一般排查,距离家太远?cut!工资太低?Cut!要加班?Cut!

最终经过我的层层筛选,一家薪资高离家近朝九晚五不加班、无需经验待遇还好的公司映入眼前,当时也真的是肚脐眼放屁,不知道怎么响(想)的,一时间就觉得自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毫无警惕之心,屁颠颠的跑去上班。

回想起当时的天真现在的我只想说,你不被骗谁被骗,真的活该啊!

……

平行纪史2022年8月

——“您好,请问你们公司目前还缺应届大学生嘛?”没有过投递简历经历的我颤颤巍巍 的打出了下面一行字,发出后是无尽的忐忑和不安,在此之前给自己做的你很强你很棒的心理暗示,在此都像全部失效了一般。

滴答,您有一条新的回信~

——“缺的呢,亲亲,有意可以面谈咨询哦。”

我嘞个乖乖,淘宝体,这么亲切得嘛?

——“这么爽快得嘛哈哈哈,不需要我投递简历什么的嘛?”发出。

滴答,您有一条新的回信~

——“不需要的哦,我们面向的人群是应届毕业大学生,不需要经验的,只要你通过我们的线下面试就可以及时到岗位上来哦。”

——“好嘞,约个时间我明天上午就来面试O(∩_∩)O”发出。

发出最后一条消息,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兴奋地来不及穿上人字拖就光着大脚板跑出了卧室。地板被踏的咚咚作响,我相信如果此时楼下原先的地中海事儿精大叔不搬走,一定会甩报纸上楼敲门数列我的重重恶行并极致的夸大处理,直到我爸妈押着我前来点头哈腰的赔罪才,意气风发的离去,摇头晃脑之间还能看到他盖在秃头上的深灰色稀拉的碎发被风吹起,让人想到——像一颗海草海草海草海……不好意思我玩老梗我有罪。。

“天生我材必有用,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啊哈哈哈小爷我满血归来仍是一条好汉。”我跑到厨房就向我妈上蹿下跳的嘚瑟,双手抱头扭动着胯骨,向母亲展示我刚学的王七叶闪躲十八式,而我的母上大人可没有配合我,她一个斜眼扫过,我顿时一个激灵,犹如被美杜莎之眼大招锁定石化在原地。

“老大个人,都二十多岁了……”

“二十多岁了……还一点教养都没有……性子沉不住……你这样的天天吃白饭的米虫……”我抢在老妈啰嗦前就接过话头,捏着鼻子模仿着她的语气和口头禅。

嘿别说这招百试百灵,虽然知道我妈这样唠叨是为我好,但是打压式的吐槽总能让年轻人心生不快,但好在把这段话从我自己的口中说出,既能缓解妈妈不爽的情绪,又能说服自己不去在意。

“你这兔崽子,好的不学成天学这玩意,”老妈怒极反笑,一脚踹到我的屁股蛋上,我一个踉跄被她踹飞几步之远,好不容易站稳身子正想把手机递给母上大人一看的时候,

“滴滴滴”,客厅大门的门铃声响起。

“呀,时间正好。”老妈将锅中刚烧好的菜添出至盘子中,把盘子递给我示意我端到饭桌上后,她将手上的油水抹在围裙上然后取下了围裙,走到客厅给下班的父亲开门,迎接他回家。

当我把我妈炒的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后,就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调播到我喜欢的电视频道。

跟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同,我父亲一直都是一个沉默寡言、不喜形于色得人,甚至说简直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代表词 ,对亲密得人总是有着过强的控制欲,稍有跟他意见不合的情况他就会打开那张刻薄的嘴,用难听的话贬低打压我。

因为有着这一对强势的父母,我的人生几乎就成了他们的牵线木偶,我前半生都是委曲求全,甚至有些讨好型人格。

但当我高中开启住宿生活后,我发现父母的强势并不等于形式正确后,人格觉醒开始提上了日常,发现好言相劝对父母根本不起作用甚至变本加厉后,我也开始变得和我父母一样强势,变得一叶障目……只要他们数落我一两句我就能轻松破防,然后像一只被扒光了羽翼的斗鸡,捍卫着自己早已身无寸缕的尊严,脆弱但死不低头。

而就是因为前阵子因为工作方面的问题跟父亲吵了架,他仍旧是拿出他惯有的冷暴力来对付我,对和我相关的周遭一切避而不谈,我们两就像是同住一个屋檐之下的陌生人。

这种情况在我们家几乎就是常态,双方都觉得自己没错所以都不肯当第一个低头的人,之前更有甚者因为一件小事,我们互相冷暴力对方半年之久都有。这也是我对亲密关系非常害怕、跟其他同龄人交深言浅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有我父亲这样的异性在前,我对异性都保持疏远的态度,从而成为了22年的母胎单身。

咳咳,扯远了。

电视频道仍然放映着我喜欢的频道,我目不转睛的紧紧盯着电视装作不注意周遭的一切,也避免跟我的父亲有过多的眼神上的交流,也正如以往冷战的每一天一样。

“叮。”我略微斜过头用余光扫视饭桌上得人,之间父亲吃完最后一口饭菜就将筷子重重的搭在了空碗上,然后一言不发的起身就走向了书房。

“啪。”随着书房门关上,我紧绷的身子顿时一下子松弛下来,血管里因为僵硬的环境而凝固的热血也重新开始流淌。我都能感受到额间的细汗冒出的濡湿和心脏急促的跳动声。

“我也吃完了,我回房间了。”因为父亲回来的打岔我一时忘记了要跟母亲分享新工作的喜悦,不过就算记起来了又如何,目前处在这样的环境氛围,多说一句都是负担。

如果当时预见到后来会发生的这一系列经过,我一定会不计前嫌的跟我父母好好取经,不再一意孤行,最后自讨苦吃。

走前母亲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也许是对目前家庭环境无法改变的无奈,也许是期望我去主动找我父亲解开矛盾。这一切我能理解但是选择了无视,在这个时候对于我这个刚出学校的愣头青来说,无论是对谁低头都是当时的我所极度排斥的。

回到自己的卧室,我一跃而起直挺挺的扑倒在我柔软的“猪圈”中,埋在被窝里思绪漫无目的的发散开来,直到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直起身子,将手机拿出来点开了绿色小气泡文件,想抒发一下此时萎靡不振的情绪。

虽然目前毕业及失业当了一段时间的家里蹲,在家待着其实每天都陷在焦虑不安、自我厌弃之中无法自拔,尤其是打开社交软件看到了一批优秀的同龄人过着优渥的生活时,焦虑的情绪达到了顶峰。

但即便如此,在网络上我可以习惯性的戴上“满满的正能量”的面具,毕竟在网络世界,大家都是光鲜亮丽的体面人,如果想将坏情绪无端发泄在网络另一端的陌生人身上,如果不是特别亲密的朋友,没有人理应承接你的负能量。

不可否认我习惯了独处,现实和网络都没有什么密友,而我也早已习惯了这一份孤独。

——“这阵子你过得怎么样呀,我这阵子发生了不少事呢。”

我点开以前好几位大学同学的聊天框,这些还是少数几个目前还尚在联系的人,而更多人早在毕业的那一刻就互删了好友。

发了消息后我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回音,可是陆续过了数十分钟后,眼中期待的光芒渐渐黯淡,而后转成了释然,我欺骗着自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能24小时守着手机秒回你信息的,那是客服。

我习惯性点开了朋友圈,发现大家的生活好像全都是岁月静好,以往我可能会欣赏的为他们的内容点赞评论,对照如今要事业没事业要家庭没家庭的我来说,他们体面的生活犹如锋芒一般货真价实的刺到了我的眼,我正想结束这一自虐的举动,突然翻到的一条说说让我的手指停在了退出的按钮上难以放下。

“今天给自己做了满汉全席,好好的犒劳辛苦这么久的自己!{图片}{图片}”。

穆煜柠,我一直将他视作我生活一道光的男神,他在朋友圈发过的很多话都被我记在了笔记本上,在我的印象中他永远都是如此温文尔雅,处理任何事情手到拈来,他对待任何人都能不看出身不看地位的一视同仁,永远照顾着他人的感受,谁跟他交流都能如沐春风,并且周身的能量能被他感染。

有句话说得好,如果想评判一个人的本性,你不能看他是如何对待上位者和同位者,而是应该去看他对待不如自己的人是否也能保持一致的社交礼仪。

对于和他维持三年来的社交状态,虽然我对他的了解仅仅只是最初的惊鸿一瞥、以及后来断断续续的照片往来,但我能打包票穆煜柠真的算是表里如一的谦谦君子,是我唯一的解,阿不,男神!当之无愧!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唉!(✧◡✧)”回复。

退出朋友圈,正想随便找本小说打发时间的时候突然弹出了卫信气泡框。

点开。

——“小沈同学,吃了吗?”来自男神 穆煜柠。

突然一句预料之外的问候让我硬撑好久的心理防线瞬间溃于一旦,数日来不被父母理解的委屈、处理不好自己生活状态的无奈、无人发泄负面情绪的孤单、对未来生活的迷茫,犹如浪潮一遍遍拍打在我的思绪,鼻子发酸,视线也变得雾蒙蒙起来……

——“吃了呀,不过我刚吃的肯定没你做的好吃(#^.^#)~”发送。

他会秒回吗?应该……不会吧……没事的,就算没秒回也没事的,毕竟人又不是客服,谁会24小时在线……降低依赖,减少期待啊沈辞盈……

嗡嗡~微信的消息提示音及时响起阻止了我肆意翻涌的思绪。

——“你都没吃还觉得好吃啊,实话跟你说,我做的就是卖相好啦,其实齁咸,我今晚喝了好多水呢。^_^”来自男神 穆煜柠。

——“太谦虚啦,互联网都是自夸的,哪有你主动揭自己短的啊哈哈,是不是怕我赖上你想跑你家蹭饭呢。{狗头}{狗头}”发送。

——“可是人就是要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呀,过度追求完美的包装反而会给做就增加负担嘛。”来自男神 穆煜柠。

——“欢迎你来呀,最开始知道你跟我都是W市的,还想约你出来吃个饭认识认识的,可惜你太含蓄了每次都拒绝我,我们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都没在现实中见过呢。”来自男神 穆煜柠。

看着他的短信我的思绪也跟着飞回了和他初次相遇的那个片段。

其实在第一次跟穆煜柠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了谎,一直以来他都是误以为我是通过短视频软件才无意间认识到他,并且聊得那么投缘。但我和他的相识还要追溯到更久之前——在那个夏意弥散、知了振翅齐鸣的下午,热气蒸腾,周边都是嘈杂的人声,大家怨声载道,大概都没想到为什么一个全国大学生辩论赛初赛要开在将近40度高温的户外。

当时我们学校小有名气的王牌辩论队,怎么也没想到在首战就对上W市赛区小组赛中最棘手的队伍——W市大学辩论队,来自国家顶级学府、双一流985学校,论学校的名气和实力排名就足以甩开我们普通一本院校一大截,更何况W大辩论队数十年都保持极高的胜率。

我当时作为参与辩论社团的其中一名咸鱼成员,就被学长学姐们拉来做大众审议团。身处前排的我能很清晰的看到两支辩论队伍每名成员脸上的神情,同校的辩手们脸上都是忐忑不安的神情,有人早已面色灰白不攻自破。而对方辩手脸上虽带着笑意,但眼中均是颐指气使的不屑。他们好似早已看到了这局比赛的结果,互相打趣聊着结束后该去哪里庆祝一顿,更甚至他们的四辩都将近比赛了还没出现在辩台上。

博弈,只有势均力敌才有意思。单方降维打击会让结果失去更多的可能性,进而使得过程变得乏味且单调。

思绪又开始发散,如果坐在辩台上的是我,面对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实力远超与我的对手,我也肯定也会……

正当我还收不回纷飞思绪的时候,忽然一阵柠檬苏打水的清香缠绵着夏日蒸腾的热风呼啸而过拂过我微红的脸颊,耳边还能听到成年男性微乎其微的喘息声。就在那一刻,仿佛相机按下了快门,流动的时间之泉赫然凝结,洁白的衬衣,额间的碎发,干净俊朗的下颌,清澈的眉眼,每一个组成的元素都与这喧嚣嘈杂的环境所违和,就像只应该在漫画中出现少年撕破次元壁脱颖而出。

看到少年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饱满的柠檬被切开后,展现出富含汁水的晶莹果肉;仿佛看到了夏日下展翅飞翔白鸽,伴随着校园纸飞机迎向蔚蓝的天际;仿佛看到清澈见底的洞庭水波光粼粼,在阳光下散发着水草的清香……

而当我回过神,刚从我身前跑过的少年早已站上了辩台,对着审议团深深的鞠了一躬,标准的90°姿势,然后挺直后背,开始进行了自我介绍,他的声音很低,却圆润、响亮、醇厚,音调像白银般纯净,犹如潺潺冰泉一般能瞬间安抚到大家浮躁的情绪。

——大家好,我是来自W市大学的穆煜柠。

言毕,穆煜柠缓步走向对方辩手团队,低下身子向已经坐好的对方辩手一个个握手表示尊重。

当时我的脑中突然闪现一句话——“谦谦君子博学而多才,海纳可容百川。”

宠辱不惊、不卑不亢的姿态,独特的气质几乎一下子就成为全场目标的聚焦点。

看吧,态度谦和实力不凡得人真的很容易吸引大家的目光。

夏日阳光在白衬衣上不但投射不出任何阴影,反而被衬衫吸收,使的站在台**的少年熠熠生辉。

不得不服拥有“常胜将军”这一名号的W大辩论队,无论是辩手、辩风、内容、技术层面,W大辩论队都做到了无懈可击。作为常年和数据打交道的辩手,作为进攻方的论点精准犀利,能不耗完计时时间就轻松的把对面拆得一干二净;作为防守方也很难让对家找到攻击点来攻破,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尤其是在后续的自由辩论环节,配合的精妙、强大的逻辑、清奇的观点输出视角,简直给在场所有人降维打击,每一个观点单拿出来都叫人茅塞顿开,不得不承认,如果遇上的是更为强悍的对手,肯定是攻防酣畅淋漓的精彩比赛。

在领奖台上,四名对方辩手站在一起,我的视线止不住的黏在那位待着夏日青柠气泡水气息的白衬衣少年身上,他永远是一副胜不骄败不馁的风姿,嘴角呓着淡淡的笑,但在刺眼的阳光下我莫名看到了他眼底的一片阴霾,似乎那是一处常年都不会被光照射进的禁地。

“你看看你,都恨不得用眼睛把人家穆煜柠给盯穿咯!”身侧的学姐看着我痴呆的模样不住的打趣道:“瞧你那不值钱的模样,小鹿乱撞了是吧,喜欢人家还不赶紧去要人家的绿气泡!”

看到耀眼的光,有些人会趋之若鹜,有的人却会避之不及,而我,一名如此普通毫无特点的人有什么资格闯入那一片未知的锋芒中呢?“算啦学姐,我这么平平无奇的人,就不要去打扰人家啦。”

“那你可别后悔哦。”

“害~”,面对学姐的提醒,我表示礼貌的笑笑作为回应。没有结果的事情,为什么会后悔呢。反正我就是一个看重结果大于过程的人,就像辩论赛一样,如果不是穆煜柠的到访,这场单方面的屠杀局,我一分钟都看不下去。

我背过身离开了场地,背后的辩台上,所有人都簇拥着人群中惊才绝艳的少年,我突然生出了浓烈的后悔的情绪,并不是在转身前的那一刻去找他要联系方式,而是我过去惶惶度日虚度光阴,没能让自己成为能有资格与他并驾齐驱的优秀辩手,不仅如此,我还连走到他面前的勇气都没有。原来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刻遇到了太过惊艳的人,何其不是人生八大憾事之一。

“嗡嗡”卫信的短信提示音在这个时候恰好响起。

而在我脑海中,关于那个夏日的记忆,也借此画上了句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