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张武洲赵福金_《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全本阅读

长篇穿越重生小说《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男女主角张武洲赵福金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金晓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张武洲本是一个太监,靖康之乱后,福康帝姬赵福金,差一点便惨遭金人毒手,乱世已起,张武洲扶持帝姬荣登九五,重整河山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金晓升 角色:张武洲赵福金 《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小说是作者“金晓升”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内容介绍:……哀大莫过于心死。张武洲下山的时候,自然是为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可惜却因为一顿被下了蒙汗药的花酒,落得了今日的下场。而那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就更加的无奈了……

评论专区

国破山河在:真正推书的名字是《浴血指战员》,首发起点中文,讲的是一个横店龙套在抗战期间加入国军的记录,粮草。还有一本《华冠》,也是烽火的书友创作,目前看在粮草上下徘徊,书还幼,可以养着。不知为么优叔找不到 超级科技大亨:对我来说这是一本标标准准的爽文~是的如果你看的时候不过分的追究合理性,这本书还是能带来不错阅读体验 我的妹妹是偶像:……又是一个药不能停的智障……黑名单走你的 大宋第一监,靖康后重整河山

第3章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刀剑已经架在了张武洲的脖子上,他现在,可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我为何要刺杀殿下,我图什么呀?”。

“殿下虽是大宋第一美人,但我也不至于为了刺杀殿下,而阉割了自己吧?”。

“我与殿下无冤无仇,难道我就为了刺杀殿下之后,再被刽子手千刀万剐吗”。

赵福金怒声说道:“即便你不是来刺杀我的,也定是来刺杀我父皇的,我赵福金这辈子最得意的,不是我身上这副皮囊,而是我手中的宝剑,我的修为,可是女人中的佼佼者,我与梅君二人手持兵刃,方才能压制住你”。

“你这么好的修为,竟然选择进宫做一个奴婢,定然是图谋甚大”。

“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进宫”。

……

哀大莫过于心死。

张武洲下山的时候,自然是为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可惜却因为一顿被下了蒙汗药的花酒,落得了今日的下场。

而那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就更加的无奈了。

好不容易穿越了,竟然第一天就要死在两个女人的手里。

本想有一番作为的,可惜的是,老天爷不会再给机会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毕竟来过大宋。

即便是死,他也想要留下点什么,故而,张武洲竟然有了一种,想要吟诗一首的冲动。

可就当他,刚要编出一首诗词的时候,邓梅君却怒声说道:“狗奴婢,你到底是谁,汴梁城内数万宋军,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家殿下,定会把你剁成肉酱的。

张武洲无奈,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诗兴,全让眼前这两个娘们儿给毁了。

在这等危急时刻,想要自己编一首诗词,已经不可能了。

故而,他灵机一动,言道:“我张武洲今日虽死,但却也不想白白来这世间走上一遭,我这一身的修为,既然已无用武之地,那我便只能吟诗一首,留给后世了”。

赵福金笑道:“就你,一个小小的太监,死到临头了,还想吟诗,本殿下杀人,难道还要等你诗兴尽了不成”。

张武洲叹息道:“姑奶奶,我都快死了,你就让我吟一吟又有何妨,我这辈子,够憋屈的了,死前,我可就这么点愿望了”。

邓梅君道:“狗奴婢,想吟诗,你就快点吟,杀了你后,我家殿下还要用膳呢”。

张武洲心中暗道,“辛爷爷,对不起了,按照当下这个年月来算,您老人家现在,多说也就是十来岁,我这脑子里,现在就只有你的【破阵子】了”。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大梦醒!”。

一首辛弃疾的诗词,被张武洲厚颜无耻的吟了出来,只是情急之下,改了最后一句而已,只因张武洲的头上,并没有白发。

一首诗词之后,赵福金和邓梅君当,即就愣在了那里。

她们简直不敢相信,如此大气磅礴的诗词,竟然出自一个奴婢的口中。

赵福金手中的长剑犹豫了一下:“狗奴婢,你是想说,你是想说你报国无门吗?”。

张武洲怒声说道:“没错,我就是报国无门”。

“我张武洲堂堂七尺男儿,只是喝了一杯,被下了蒙汗药的酒,结果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我简直比窦娥还冤”。

“最可气的是,我一身的好武艺,还未曾杀过敌人,结果却要死在你们两个娘们的手里,可悲,可恨,可叹老天爷为何如此的不开眼”。

赵福金怒声道:“狗奴婢,你当真是太放肆了”。

话虽这样说,但赵福金的长剑,最终还是没有刺下去,但她却狠狠的赏了张武洲两个嘴巴。

这两个嘴巴,打的可响了。

“梅君,去查,去查查这狗奴婢,到底是不是被下了蒙汗药,才被人卖进国监局的”。

“若是这狗奴婢的嘴里,胆敢有一句假话,我便活剥了他的皮”。

……

邓梅君走后,赵福金便又是恶狠狠的对张武洲说道:“狗奴婢,谁允许你站着了,给我跪着”。

张武洲捂着脸颊,双眼中,仿佛又看见了生的希望。

他连忙跪倒在地:“殿下圣明,小武子真的没有撒谎,求殿下明察”。

赵福金没有再理会张武洲,而是走到了一旁的桌案前。

她挥毫泼墨,将张武洲之前吟诵的那首诗词写了下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好词,只是最后一句有些欠妥,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当真可留作传世了”。

……

赵福金的一手瘦金体,写的很是漂亮,没办法,这种字体,就是她老子发明的。

端详了片刻之后,赵福金便开口说道:“狗奴婢,你的武艺不错,放眼大宋武将中,堪称翘楚”。

“这首诗词,我也很喜欢,即便是当年的东坡先生,也未必能有这般的豪迈”。

“可有名字?”

张武洲双眼一转,连忙说道:“殿下,这首诗词名叫破阵子,乃是殿下即兴所作,当传世”。

“奴婢能有幸目睹,已是天大的缘分”。

赵福金冷笑道:“这么好的诗词,是我作的?”。

张武洲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是殿下所作,奴婢亲眼所见,若不是殿下所作,奴婢便不要这双眼睛了”。

赵福金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张武洲一眼,心中暗道,“好一个奴婢,长得也算帅气,眉宇间,似乎还有一股能屈能伸的枭雄之气,若不是断了男根,日后还真说不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最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修为还不错,诗词歌赋也好,堪称文武全才,这样的奴婢,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么”。

……

赵福金端详了张武洲几眼后,便躺在了一旁的床榻之上。

此刻,硕大的房间之内,也只剩下了她们二人,但赵福金却是丝毫不担心,张武洲会偷袭自己。

……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两三个时辰吧。

邓梅君终于回来了。

“殿下,查清楚了”。

赵福金轻声言道:“辛苦了,这小子的底细,到底是什么”。

邓梅君道:“小武子说的,差不多都是实话,他先是被人下了蒙汗药,随后,被卖到了国监局”。

“差不多都是实话!”,赵福金苦笑了一下:“这么说,这狗奴婢,还是撒谎了,杀了吧,看在破阵子的面儿上,给留个全尸”。

张武洲的额头,冷汗直流:“殿下,这是为什么啊,我明明说的都是实话,你咋还要杀我,太欺负人了”。

邓梅君看了张武洲一眼,如此俊俏的小哥,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不由得让人神伤。

“殿下,我那句,差不多都是实话的意思,并不是说小武子在说谎,而是他没有把进入国监局的过程,全部说清楚而已”。

“小武子是被一个美姬,灌了带有蒙汗药的花酒,所以才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那美姬已是作案多次,刚才,已经被我所杀”。

“哈哈哈哈……”,赵福金听了这话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我就说么,你这么好的武艺,怎么可能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原来是喝了花酒”。

“这样的话,就说的通了”。

“小武子,你起来吧,国监局送来了那么多的奴婢,我看你最顺眼了”。

“尤其是那首破阵子,竟让我对你有了一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