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这个世界不断重生(江珉阿莱)全集免费阅读

《他在这个世界不断重生》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粉色恐龙”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无女主,身体机能不断耗尽的江珉意识被传入病毒系统中,在指引者的带领下他的结局到底是什么?系统“焕”为了永远控制江珉的意识,创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并且指引江珉拯救这个世界,并且在江珉死亡后不断让他重生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他在这个世界不断重生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粉色恐龙 角色:江珉阿莱 热门新书《他在这个世界不断重生》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粉色恐龙”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狭小的入口走进去可是有别有洞天的感觉,散发着萤火的水晶照亮了静谧的山洞,景观尽收眼底,陈列着普通人家的桌椅床榻日常用品,不过住在山洞里属实有些诡异。越过那些家具,更深处的,回荡着滴答滴答的水珠滴落声,幽静的山洞里坐落着一个荒废的祭坛,祭坛之下放着一口缸,缸里装满了散发着异味的液体。祭坛之上是一个用石头雕刻出的座位,散发着寒意。坐在那位置的,是一个素白衣衫长发及膝的女人……

评论专区

自由的巫妖:杂烩,作者不能很好处理杂烩之间的关系,看的不伦不类。不管是语言还是情节不伦不类。 会穿越的道观:目录败退 魔王:《没有来生》后开的文,已完结了,仙草。月下桑是一个有情怀有水准的写手,每一篇文都值得看。常驻晋江。 他在这个世界不断重生

第3章 山与川(2)


江珉闯出门去,披着黑色斗篷的阿莱依旧在那个熟悉的石墩上坐着。

“这是…”

“你应该清楚的,走吧。”

路线与情节依旧如此,只是两人到达洞口时江珉率先叫停了山的攻击。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求一些云的眼泪。”

“云的眼泪?你以为想让云哭真就那么容易吗?好了好了,你们回吧。”

如这古籍所写,山洞里果真有云的存在?

“好歹让我见云一面,或许会有办法得到她的眼泪呢?我会尽我所能的。”

山将长矛支在洞口,转身走向更深的地方,回过头来示意二人跟上。

狭小的入口走进去可是有别有洞天的感觉,散发着萤火的水晶照亮了静谧的山洞,景观尽收眼底,陈列着普通人家的桌椅床榻日常用品,不过住在山洞里属实有些诡异。

越过那些家具,更深处的,回荡着滴答滴答的水珠滴落声,幽静的山洞里坐落着一个荒废的祭坛,祭坛之下放着一口缸,缸里装满了散发着异味的液体。祭坛之上是一个用石头雕刻出的座位,散发着寒意。

坐在那位置的,是一个素白衣衫长发及膝的女人。一副神仙模样的打扮,与江珉这一身工装截然相反,仿佛来自不同的世纪。

“她就是云。”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皮肤雪白透亮,棕色的眼眸与历经了千万年打磨的琥珀别无二致,正用着慵懒的神情打量着两人。江珉同样在打量着她。发丝自然垂落,两只手搭在腿上,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唯有云在散发着光芒似的。

“求我眼泪的人比比皆是。你能保证你就是那唯一的成功者吗?”

云缓缓开口,**的唇瓣上下开合,声音空灵飘渺。

“不能保证,但如果不尝试的话,那成功者将永远不会是我。”

听了这句话后,云笑了起来。她也并不是不愿意给予自己的眼泪,而是她似乎断绝了七情六欲,无论如何都无法感受喜怒哀乐,无法哭泣,如同提线木偶,只能端坐在这冰冷的石头之上。

为何自己会沦落如此,她也记不太清楚了。

“如果找到原因的话,或许就能恢复情感了呢?”

云看了看江珉,没有回答,或许是默认了他这样的想法。

一行三人坐在洞口,梳理着云的一生。

正常的降生,长大成人,与山、川两人结伴同行环游全国,来到这座山后,三人遭遇了山贼,川为了保护他们牺牲了、山悲痛欲绝、云大哭了一整夜。

但是那个夜晚过后,云就不再哭泣,更感受不到悲伤。

看尽了世间更迭变幻,山和云就这样活了几千年,十分不可思议。附近的人们都畏惧他们,所以他们只好隐居山林,自给自足。

“川,是谁?”

江珉一直注意着故事中这个神秘角色的存在,这个叫川的人离世以后,云就发生了变化,万一这个川就是切入点呢?

“川是一个十分侠肝义胆女孩,云与她最要好了,无论陷入什么困境她都挺身而出,那次……”

注意到阿莱没了踪影的时候,江珉已经听山唠叨了好一会儿的川了。

总结一下就是,好姑娘、漂亮、有勇气有责任感、活泼大方……

“她被葬在了哪里,能告诉我吗?”

山在原地怔了怔,随即点点头。

两人沿着山路走了很久,直到一棵参天大树的出现他们才停下脚步。这棵大树相比于其他的所有树都要挺拔粗壮不少,很好辨认。

带路到这里时,山不愿留下,就自己回了山洞。

江珉也明白他的痛苦,况且看这样子,山跟川之间有不同于云的情愫存在。云看起来像电灯泡,听起来三个人情同手足,实际相处起来还是会觉得尴尬吧。

他不理解,他经历过的三人行结局就是不欢而散,无非就是因为情情爱爱,爱而不得的嫉妒,互相猜忌的隔阂,利益关系的僵持,三个人的情感最终还是分崩离析,聚得快散得也快。

等等,他怎么会经历三人行?

他无论怎么回忆都无法具象出那时候的一切,这是他所经历的吗?记忆的尾巴一闪而过,他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怎么不挖?”

阿莱的声音从身后突然传来,江珉吓得一抖。

“呼,我在想一些事情而已。有没有什么铲子之类的工具,让我好挖一下。”

挺奇妙的,阿莱就像是一个工具箱,如果不是十分过分的要求的话,江珉要什么阿莱都能用那双神奇的双手凭空变出来。说他是魔术师倒不贴切,或许他是个魔法师!

山也不说川具体被埋在了哪里,可让他们两人好找,漫无目的的在这棵树旁边挖来挖去,甚至要把树根挖穿似的。

时间飞逝,天色渐暗,红色的晚霞浸染了半边天空,太阳燃着余晖在地平线流连,大片大片的彩云在空中遨游。

“天黑收工,找个地方睡一会儿呗。大晚上的在坟包旁边,怪恐怖的。”江珉放下铲子说什么也不干了,准备争取在天大暗前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睡一晚。

阿莱也同意了,领着江珉走到一间半山腰的小木屋里。

“这地方没人住吗?咱们闯进来会不会不太好?”

“我看过了,这个屋子已经陈旧了有些年头了。没有人来是绝对的,凑合睡一晚没问题。”

江珉忙活着打扫屋子整理床铺,看着站在窗边发呆的阿莱问道:“只有一个床,咱俩挤一挤?”

阿莱放下兜帽,回过头来看了看收拾的差不多整洁的床幽幽地说道:“对指引者来说,睡眠只是消遣时间的习惯而已。我不需要睡觉。”

这个人从头到脚都很奇怪那是一定的,江珉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不需要睡觉的设定,干脆一屁股坐在床上,凝视着窗边的阿莱。

“那我先睡了,给你留个位置,你闲着没事可以睡一觉。”

天空已经被黑色笼罩,月光明亮狡黠,照进窗户,洒在阿莱的脸上。

江珉第一次见到阿莱摘下兜帽的样子,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一头黑色狼尾发,即使碎发翘起来也丝毫不影响整体的观感,双眼并不是黑色或棕色的,而是散发着淡淡的绿色,优越的鼻峰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线条感分明的俊美面容只会存在于传说中。江珉一边是赞美一边是羡慕,这个人的脸长的得天独厚的,硬是要披个斗篷遮一下。

暴殄天物!

往墙面挤了挤,确保留下一个人的空位之后,江珉睡上了他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恍惚中人影绰绰,也或许是梦境。他们围着一个什么东西争吵着什么。

丛林之中窸窸窣窣,身披斗篷的男人将疏松的泥土扒开,里面埋着的,腐朽着的,是川的尸身。

“原来如此。”

阿莱手中的蓝色蝴蝶落在树上。

而他本人则静静地侧躺在江珉身侧。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