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总裁狂宠妻》狄高阳陈志昂最新章节目录更新

《纯情总裁狂宠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狄高阳陈志昂是作者“白落茵”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三十岁的狄高阳被家里人催婚。很郁闷,喝了一杯加料的酒,被一个小丫头睡了。一个月后,小丫头找上门来。有了。从此工作狂只上半天班,专心带娃谈恋爱。十八岁的苗一夕万万没想到会变成男神孩子的妈。不对呀,男神不宠孩子专宠她干嘛?某日,萌娃撅着小嘴抱怨:爹地偏心,只爱妈咪。甜爹:不爱妈咪哪来你?一对一甜宠日常。生娃恋爱两不误,工作学习一起抓。...

点击阅读全文

纯情总裁狂宠妻

主角是狄高阳陈志昂的现代言情《纯情总裁狂宠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白落茵”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别管他们了。”心头沉甸甸的,堵得慌,苗一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摸摸小弟的脑袋把袋子给他。小弟接过看了一眼,全是他爱吃的零食,笑道:“你才是我亲姐。”徐来是继父是孩子,跟苗一夕并没有血缘关系...

精彩章节试读


苗一夕很茫然。

她躲进房间,任由蓼蓝在外面哭闹。

“姐姐。”还在写作业的弟弟回过头来,小小的脸上不是稚气而是老成,“你考上大学就走吧。别管他们了。”

心头沉甸甸的,堵得慌,苗一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摸摸小弟的脑袋把袋子给他。

小弟接过看了一眼,全是他爱吃的零食,笑道:“你才是我亲姐。”

徐来是继父是孩子,跟苗一夕并没有血缘关系。

苗一夕苦涩的笑了一下,“你也别一直做作业,吃点零食休息一下吧。”

“嗯。”小弟徐来虽然才十二岁,却是个妥妥的学霸,连续跳级,即将成为初三党。“姐姐,你也一起吃吧。”

“我吃过了,你吃吧。”苗一夕担心蓼蓝找她要钱,把晚上的报酬拿出来数了数,留下两百块,其余的都塞给了徐来,“你帮我藏着。”

蓼蓝从不跟徐来说话,不会去搜他的身,也不会翻他的东西。由徐来保管还是比较安全的。

“姐,你也别这么拼命。”徐来把钱藏进一本外观上看起来是辞典的储蓄罐里,“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想拼命也没机会了。”苗一夕想到被辞退的事情就心肝疼,接着就讨厌起狄高阳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长得倒是仪表堂堂,骨子里却那么阴险。

徐来吃了口布丁:“怎么了?”

苗一夕压低了声音把辞退的事情说了一遍:“明天得重新找一个。”

徐来:“你还是找别的吧。那种地方不太安全。”

苗一夕自然知道,可架不住钱多啊。不过,她得罪了狄高阳,想再在东区找一份工作是不可能了。但南区那种地方也确实不安全。她已经失过一次身,不能再失第二次。还是找个保险一点的兼职吧。

徐来:“要不帮我问问?”

苗一夕看着弟弟,想他一个小孩子哪里能有什么办法,不想他受打击,道:“不用,我自己能找。你快吃,吃完了早点休息。”

徐来鼓鼓脸,只好埋头吃薯片。

夜深了,苗一夕耳朵贴着房门听外面的动静。蓼蓝貌似睡着了。

“来来,老爸貌似去喝酒了。”苗一夕抱着衣服准备去洗澡,但想起继父之前做过的事情就有些害怕,“要不——”

“好的。”徐来看出她的心事,马上站起来,“我就在卫生间门口守着。你放心洗吧。”

“谢谢。”苗一夕这才放心去洗澡。

不到七十平米的房子里,苗一夕跟小弟住一间,睡上下铺。她洗完澡就睡了。

“来来,你也别太晚了。”

徐来:“嗯,我这份卷子做完就睡。”

苗一夕睡在上铺,徐来为了不影响她休息,把台灯的光线调暗了一些。

寂静的深夜,苗一夕正想着去哪儿打工,忽闻一阵开门声,心脏隐隐一紧不由得坐起身来。

徐来听到动静,回过头来说道:“姐,你别怕。门我都反锁了。我还在外面捡了根自来水管呢,你看,他要是敢进来我就一棍打晕他。”

苗一夕这才发现书桌旁摆着一根约有一米长的自来水管,鼻子不禁泛酸。想她要是走了,弟弟一个人该怎么办呢?

“快睡吧。”徐来说道,“我看你这几天打工辛苦,黑眼圈都出来了。”

“嗯。”

苗一夕重新躺下,刚要睡着外面又传来了难听的叫骂声。

徐海峰看到蓼蓝睡在沙发上很不高兴,一个劲的骂她是个败家娘们,就知道吸男人的血吃男人的肉,等等恶毒的话。

苗一夕捂住耳朵尽量不去听,无奈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太差,不想听也能听个一清二楚。

“给。”这时徐来爬上来递给苗一夕一个耳麦,“戴上这个就听不到了。”

“这个哪来的?”苗一夕接过,不论是质感还是做工都不像假货,可要是真的可不便宜呢,小弟哪来的钱买?

“别乱想。”徐来解释道,“我把课堂笔记借给同桌,他为了感谢我给的。”

“你同桌这么有钱啊。”苗一夕不是不相信徐来,就是觉得现在的小孩子出手也太阔气了。

“嗯,据说家里有矿。”徐来笑笑,压低了声音道,“姐,我都想好了。我以后啊专门辅导有钱人家的孩子写作业,赚钱。这样等我上大学,生活费什么的就不用愁了。”

苗一夕心塞塞。小弟才十二岁呢就在为未来谋划了,换做别人家的小孩,说不定还在看小林玩具呢!

苗一夕:“好是好,但千万不要耽误自己的学业。”

徐来:“放心,耽误不了。”

怎么能不担心呢。苗一夕觉得现在的孩子并非全都纯良,她怕小弟给人辅导功课赚钱的事情会让一些人眼红,惹来麻烦。

周末,狄高阳被叫回老宅谈他的人生大事。

祖父狄国忠,父亲狄铭扬,母亲徐莹,姑姑狄云玲。

狄高阳原本不想回去,但想到这件事情最终要面对就回去了。一次性说开也好,以后别再烦他。

“今天叫高阳回来并不是为了吵架。”狄国忠刻意看了一眼徐莹,意思很明显,叫她别再像个泼妇似的跟儿子吵架。

徐莹心里不服气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低低头,很是恭顺。

然而,一旁的丈夫狄铭扬却看不下去了,“爸,您不能老是惯着高阳。”

“你也闭嘴。”狄国忠一脸威严的看着儿子,说道:“你们都瞎了么,哪里眼睛看到我惯着他了?从小大到,高阳什么时候被娇惯过?倒是你们两,越来越出息了,竟然跑到公司去闹事,不嫌丢人吗?”

狄铭扬跟徐莹互看了一眼,均不服气。

狄铭扬:“爸,那您的意思是随他了?不结婚不生孩子?那我们狄家不是要绝后啦。”

徐莹:“爸,我们也不是故意跑去公司闹的。实在是阳阳太不像话啊。我们若不去公司,他连见都懒得见我们。”

狄国忠的脸色黑沉沉的,不怒自威:“你们两不好好反省还觉得有理了?我都替你们脸红。儿子小的时候你们不管不顾,周游世界,现在孩子大了就想起自己是当爹当妈的,想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了?”

狄铭扬从小就喜欢玩乐,又找了同样喜欢玩乐的徐莹,两人婚后就世界各地的跑。生下狄高阳后也没消停。直到去年,他们发现已经没什么地方可以玩了才想起家里还有个儿子。而儿子已经二十八岁了。

所以,并不是所有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有的不过是一场欢、爱以后的意外产物!

小说《纯情总裁狂宠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