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未黎紫熹《归溯》完结版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归溯》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紫熹”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江未黎紫熹,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一场被判定为坠楼自杀的案件,引发了全民热议,也将心智未熟的少年卷入了这场事非 在这场荒诞诙谐的戏剧中,少年意外获得了能穿越回过去的“超能力”归溯,接触到了世界上的它类种族“妖” 因不相信所爱之人是自杀的他,召集了往日的好友们,与形色各异的少年少女们,在一次次与时间赛跑中,努力调查,寻求真相与“拯救她”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归溯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紫熹 角色:江未黎紫熹 热门小说《归溯》是作者“紫熹”所著。小说精彩片段:”赵翼方勉强的笑着,随后他掏出包里的记事本和记号笔。把记事本展开后,他推到了林湘眼前“好,林湘姐,我先不提我能穿越的事,你先看这些东西。”笔记本展开的第一页,记录着江未黎尸体在案发现场各个角度的照片,下方还附着赵翼方整齐娟秀的笔记。“你什么意思?”林湘看后紧锁着眉,直接拍桌而起质问道“未黎是被人害死的?虽说没几位客人,但还是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声响,转过头看着热闹……

评论专区

极乐2177:世界观编的不错,小说写的烂,看了几十章一直在输出干巴巴的世界观和作者的私货,反而剧情和人物塑造不行。 千宋:不错的一本书,经济发展的迅猛。。。尚能自圆其说 蒸汽公敌:世界设定很意思,可惜是个死太监,而且各种强行装逼打脸,让人一点阅读的**都没有,过几章就要有人跳出来给主角打脸,而且是弱智般的打脸,完全没有**迭起的感觉 归溯

第5章 她永远存在


两周后 滨江咖啡厅

门上的风铃,被往来人带过的风,轻轻吹起,叮铃叮铃的声响,好似在低吟着旖旎的咒语。

店内寥若晨星的客,使得林湘抬眼就看见了胳膊上挂着石膏的赵翼方。

“哟,来了。”随后林湘又低下头摆弄着手,她也不管赵翼方有多么不便落座,就那样打量着新做的指甲。

就算这个小兔崽子,解释清楚了两周前的那几件事,找出了证据和证人,但这些不也不妨碍她觉得赵翼方有点大病。

赵翼方只好自己单着手颤颤巍巍的拉开座椅坐下,叫了声“林湘姐。”

林湘这才抬起了头“你要是在和我说什么胡话,小心我现在就摇人,转头就给你抓精神病院去。”

赵翼方勉强的笑着,随后他掏出包里的记事本和记号笔。

把记事本展开后,他推到了林湘眼前“好,林湘姐,我先不提我能穿越的事,你先看这些东西。”

笔记本展开的第一页,记录着江未黎尸体在案发现场各个角度的照片,下方还附着赵翼方整齐娟秀的笔记。

“你什么意思?”林湘看后紧锁着眉,直接拍桌而起质问道“未黎是被人害死的?

虽说没几位客人,但还是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声响,转过头看着热闹。

赵翼方食指竖在嘴唇中间“嘘”了声。

“林湘姐,你小声些,未黎那么有名,难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此事做文章。”随后他便慢慢悠悠的端起林湘点好的茶水轻抿了一口。

林湘气的手直接跨过桌子,摁下赵翼方手中的茶杯“喝喝喝,臭不要脸的,我让你喝了吗?你赶紧给我解释清楚。”

赵翼方凝视着林湘的眼,那眼神炽热无比,他铿锵有力的说着“那,从现在开始,林湘姐要相信我。”

林湘见赵翼方一副她要是不相信,他就不说的模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行行,快点说,别磨叽了。”

赵翼方抓起记号笔,拿过记事本,在照片上画了个圈。

“警方提供的监控没有死角,只显示了未黎独自登上天台,虽然没有拍到未黎坠楼,但天台除了一个登顶口,没有其他通道。”

“那这事真怪哦。”

“三个月内的监控我都翻阅过了,没有任何人上去过,但...”赵翼方用笔尖点了点尸体下的玻璃碎片。

“天台我去考察过了,并未存在过任何玻璃碎屑的痕迹,这是一个疑点。”

赵翼方又翻开了第二页,但他没有接着往下讲,反而抬起了头望着沉思的林湘。

“林湘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妖精么?”

林湘脸色顿时变的难看,片刻无声后,她干巴巴的挤出来“相信”二字。

赵翼方得到满意的答复后,高兴的点了点头“相信就好。”

随后他又道“林湘姐,你知道的,我本身是个无神论者,但我最近查到了一些资料、遇到了个人,他解释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的离奇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

赵翼方把笔记本推到林湘眼前,气氛因林湘的一直不语显得有些压抑。

赵翼方也不管林湘,自顾自的讲着“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不知晓的东西,人与妖,外表类同,他们藏匿于人群之中,如果人做不到无声无息的毁灭她,那么妖肯定可以。”

一周前

江未黎纵身而跃的老旧小区,是他大学前曾与奶奶居住的地方,在奶奶过世后,江未黎怕他触景生情,二人便未再来过这里。

排查完天台后,赵翼方也不知在这门前站了多久,站的腿都麻了,他才缓过神来,把钥匙插入锁孔内。

老旧的铁门打开时,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伴随着飞窜的灰尘,仿佛打开了一本古朴的相册,那些曾被时光斑驳的痕迹逐渐清晰。

他站在玄关处环顾着四周,历历在目的是她站在窗前,如天鹅般翩翩起舞。

是她与奶奶窝在沙发里,一同看着没营养的家常剧。

是她做饭,他择菜,嬉戏打闹的欢声笑语。

这里的每一处皆有她,每一处皆无她。

单手洗干净抹布,虽一只手拿放不便,但赵翼方还是很努力的仔细擦拭着相框。

相框内的相片因保存的不当有些褪色,但依稀可见穿着长裙的少女单手对着镜头扮着鬼脸,她另一只手还不忘摁着少年的头,那少年半蹲着,满脸无奈又宠溺,而坐在一侧望着这情景的和蔼老太笑弯了眼。

赵翼方盯着这美好的回忆,嘴角渐渐绽开了一抹笑容,可看着看着却又红了眼。

他抬起头,望着满是星星的天花板。

那是她一点一点画上去的。

她说过的,如果太难过了就往上看,那是她为他创造的,这样心情就会好些了。

平复好心情后,他扣过相框,在后面写下了四个字。

“吾爱永存”

机械音乐时钟缓缓奏出音乐,吸引着赵翼方前去,但还没等赵翼方走到时钟面前,他就发现地上有一些凌乱的脚印。

他蹲下身仔细的观察,那脚印莫约是个尖头的男士皮鞋留下的,他刚要起身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拍照记录证据,就又有了新的发现,窗台旁的花瓶里插着几束开的正鲜艳的白色荼蘼花。

这太反常了,屋门没有任何被开锁的痕迹,却出现了反季节的荼蘼与陌生男人的脚印。

下着楼梯还在思考的赵翼方丝毫没注意倒在前方的扫帚,就在即将要被绊倒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服。

“小心。”

赵翼方惊诧的回过头,打量着来者。

这栋楼很老了,又出了命案,很是遭人嫌弃,所以几乎有些钱的都搬到别处了。

至于剩下的住户他都熟悉,为什么会出现个陌生男人?难道是进去屋子的男人?

“你别这么看我,你是赵翼方吧。”唐焱盯着赵翼方胳膊,不知是看那条红色手绳还是石膏。

“看点路,这胳膊再摔一下,你就俩手都可以截肢了。”

赵翼方一脸黑线,这个人说话做事可真不客气,让他想起了某位姓林的女士。

“哦对,忘了说,我叫唐焱,妖精管理局的最强战力,我是来调查江未黎命案的,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感兴趣?”唐焱扯开嘴笑了一下,露出尖尖的小牙,甚是可爱。

赵翼方看着这个堪堪才到他肩膀的男人,竟可以那样骄傲说出话。

嗯,现在骗子都可以这么诈骗了吗?

他弱弱的说道“我没钱。”

唐焱咬牙,哼了一声从兜里掏出证件举到了赵翼方眼前“可恶的人类,看清楚了没?小爷我不是骗子,你再这样看我,小爷我就把爪子幻化出来挠你。”

滨江咖啡厅

“快说!后来呢?”林湘拖着下巴催促的问着。

“诞生一个妖精的条件是在浓度极强的情感之下,每个妖生来都会有法术,所以妖称这种法术为神的赋予,简称神赋。”

“这不和电视剧一样么?有啥用啊?”

她被绕的一愣一愣的,感觉赵翼方开始不说人话了。

“你听我说完!神赋的增强方式也和电视剧的方法差不多,就是吸取情感以供自身强化神赋,但现代人的情感并没有以前的人们浓烈了。”

有点类似吸人阳气了。

“但我们遇见大妖了,这也是几千来妖精管理局第一次勘察不出是什么妖精,所以也回不去未黎的死亡当天。”赵翼方扶额叹了口气。

林湘推了把桌子,摆烂的躺倒在椅子上,又翻了个白眼想到了那个奇奇怪怪的唐焱。

她阴阳怪气的说“那个什么唐,不是说自己是妖精管理局的最强,最强就这啊?那这妖精管理局可真不咋地。”

赵翼方无奈的笑出了声“哈哈,林湘姐不必这么失落,也不是没有任何线索,看这里。”

赵翼方手臂放在桌上,因石膏不便只好扭动着手腕。

赵翼方本就比寻常男生白一些,那抹红系在腕上更衬的他白了。

林湘连忙爬起身来瞧“啥啊?别告诉我,看你有多白净?谁吃猪肉看白不白啊。”

“是我的手绳了!未黎给我的,唐焱说这是长青寺里的青山“高僧”点化的恩赐”

“我的妈啊!那个青山是妖啊?”她和江未黎当年可没少去求签,真是一点没看出来这个青山竟然不是人,啊...不是...竟然是妖!

“嗯,他是位千年大妖了,这上面赋予了他独特的神赋,归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够穿越回过去改变过去的原因。”赵翼方想到了那位笑容明媚的少女,语气也温柔了几分,他笑吟吟的看着那根红色手绳。

林湘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那你快点去找那个青山大妖啊!快点回到未黎死亡的当天去救她啊!”

“林湘姐,之前未黎就说你性格太急躁了,你要改...”赵翼方话还没说完,林湘巴掌就抡圆了,拍在他的脑袋上

“轮的着你管我了?还有你少跟我搁这废话文学,问你未黎的事儿呢!”

赵翼方愁拉着脸“我去晚了,那位青山大妖在未黎葬礼那天就离开长青寺了,小和尚同我说,他回来了就立马联系我,嗯...还是有好消息的,妖精管理局那边允许我们参与调查了。”

“那你给我讲解一下怎么个穿越法呗~我参与调查,是不是也可以跟着穿越?这东西我就在小说里看过呢!”林湘挑着眉兴致勃勃的问着。

“那叫归溯,看第五页。”赵翼方拍拍记事本。

“两次归溯相同的点,是时间,都是三点左右,这和警方通报的死亡时间差不多,太过巧合的事那便叫做预谋,而触发归溯,便是我紧张时攥动红绳,我就能达到所想的事件大概的发生点,至于能不能带你...”

赵翼方思索了片刻,略过这条,又接着说了下去“我本以为归溯冷却的时间会是七天一次,但一周前并没有发生,如果我的推测合理,归溯会以七的倍数进行,那么,第三次归溯,便是今天。”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