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妍胤俄(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_(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啾啾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清妍胤俄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清穿 时空 系统) 因为系统的失误,导致清朝十阿哥的侧福晋郭络罗氏意外死亡只能从其他时空挑选,同一时间非自然死亡的人,来代替原来的郭络罗氏,走完她的一生 很不幸选中了我,一个大学刚毕业,在隔壁县城矜矜业业教书的打工人,许星阑于是我得走完这位侧福晋郭络罗清妍的一生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啾啾鱼 角色:清妍胤俄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啾啾鱼”的热门书《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没猜错的话,这次选秀是要被指给十阿哥的。原主这一走,跟爹娘应该没机会再见了。结果进京途中还出了这个事,确是真没机会了。不过我有点疑惑,原主的爹也不是什么大官……

评论专区

灰巫师:毒点在转化为巫师的条件太过简陋了,几个银币就顺利成伟巫师学徒了,以及在魂穿后仍然坚持无神论,我觉得转换为不可知论合理一点。剧情安排挺好,主配角智商及格,粮草吧! KOF的遥想:完本就好……#@¥*)#@%¥@)*¥#*)() 网游之大盗贼:别闹,拿钱救妹妹才是最重要的,作者不在意猪脚也不在意了? 清穿:我的系统是个摆设怎么破?

第2章 原主记忆


系统的话音刚落,我脑海中就出现了很多画面,像电影般一帧帧闪过。看完原主之前的记忆,我打算梳理梳理。

原主是员外郎永保的嫡长女,家里有个两个哥哥和一个庶出妹妹,与八福晋郭络罗明秀是外姐妹。明年七月选秀,她爹担心她选秀失仪,特托郭络罗明秀多加照顾。原想着让原主的娘陪着一块儿进京,但是考虑到要住八爷府,还是让原主带着自己的侍女进京了,也就是刚刚穿旗装的女子澜翠。而原主进京途中舟车劳顿,身体不适,但为了能早点赶到还是坚持继续赶路,最后身体拖垮了,只能在客栈暂住。想医治还被系统耽误,最后香消玉殒。没猜错的话,这次选秀是要被指给十阿哥的。原主这一走,跟爹娘应该没机会再见了。结果进京途中还出了这个事,确是真没机会了。

不过我有点疑惑,原主的爹也不是什么大官。为何郭络罗明秀会帮忙?她是安亲王的外孙女,和硕额驸明尚之女。别说历史上的她,泼辣傲慢,就凭着她的身份,为什么会帮郭络罗氏的一个旁支,一个十八杆子才打到一块儿的表妹。系统说过,这个时空历史跟我们时空的历史,大致一样。

郭络罗明秀的爹,和硕额驸明尚,出老千被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是清初严禁赌博,和硕额驸明尚还顶风作案,然后就被康熙判了斩监候。也就是死缓。

她外公安亲王,虽然擒鳌拜、平三藩、讨伐吴三桂、平定准葛尔件件他都参与了。可是后来没得啥重用,兵权交别人了,也没得啥实权。怕不只是因为怕他功高盖主,还因为当初顺治怕诸皇子年幼,想把皇位传给安亲王来着。不管顺治是否有过这个想法,就凭他第三房嫡福晋是索额图的妹妹。本来战绩就显赫,加上这个姻亲。啧啧啧,死后一年就被降为郡王。也是因为康熙对安郡王的打压,所以为了安抚安郡王的族人,郭络罗明秀被赐给八爷,康熙三十七年成为八爷府嫡福晋。

呵,九龙夺嫡中,这位八福晋,可没少给八爷帮忙。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和硕额驸明尚,虽然我们时空的历史上,他的出生待考究。但在这,人家可是清朝开国大臣郭络罗杨书正儿八经的曾孙。看来这位八福晋带着外家一块儿支持八爷还不够,心思还动到了郭络罗氏一族上。可惜啊,郭络罗明秀自小养在安亲王府,跟郭络罗氏交情泛泛,动不到根系,心思就打到了旁支身上。

想到这我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嘴角微微上扬。我想郭络罗明秀的主意应该不止是如此吧,有意思。光是记着她泼辣、善妒,现在看来,倒是小瞧她了。咱们这位八福晋,心可大着呢。想到这,我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茶杯。唤道:“澜翠!”

澜翠缓缓推开门,给我行了一礼,低着头回道:“小姐,有何吩咐?”

我趴在桌子,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握着茶杯,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和原主一块儿长大,和原主在一起时间十几年,对原主熟悉得不得了。而原主生性怯懦,和我性情相差甚远。她迟早会发现我性情大变 在她面前我太容易暴露了。得想个法子让她接受我现在的性情,又不生疑才行。

想到这,我放下手中茶杯,走过去拉起她,说道:“澜翠,我这身子骨,辛苦你了。”

听这话,澜翠连忙跪下,俯首说道:“小姐说的哪里的话,我从小便伺候小姐。为小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别说只是照顾小姐,就算是为小姐去死,都是应该的,如何担得起辛苦二字。”

听这话我被雷得外焦里嫩,又有些心疼,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没有谁应该为了谁去死啊!想到这我又摇了摇头,我明白这思想是根深蒂固改变不了了。“我大病一场,弥留之际好似走到了忘川河边,好似到了阎王殿,又好似看到了孟婆正给我递来一碗汤。当时我回想我这一生,有不舍,有不甘,也有悔恨。我不舍这尘世,不舍爹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不甘心,我没看尽这世间的山川河流,我没进过京,我甚至没嫁过人,我好似刚刚开始的一生,便要如此了却了。我也好悔,我没有对那些真心待我的人好一些,再好一些。我留给他们的,只是我的任性,我的小脾气。我想告诉他们,他们在我心中也很重要。我更恨,为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我自问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是我?凭什么要是我。”说到这,我眼前雾蒙蒙的,可能我是想要诉说郭络罗清妍的委屈,又或者是在诉说自己的委屈,我握着澜翠的手更紧了,说“可是,我没死。既然天让我命不该绝,我便不会如从前那般活着。我不要再唯唯诺诺的活着,我要活的洒脱肆意,我要过得快乐,我也要珍惜一直为我付出的你们。”

“小姐…都是澜翠没用,苦了小姐。”听完我这番话澜翠也是眼眶含泪,只道。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眼睛认真说道:“万不可再说这种话,要不是你,我未必坚持得下来。既然有再活一次的机会,不能再如从前那般。澜翠,紫禁城是吃人的地方,我此番进京,其中凶险我们不得而知。而我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你了。所以不只是我,你也得提醒你自己,凡事多留个心眼。我们不害人,但也不能平白让人害了姓性命。”这话我的确发自肺腑,不止途中澜翠护着,在府里也是。没有澜翠,原主早被她那八百个心眼的庶女妹妹害死了。我真替原主感到窝囊,一个嫡女,被一个庶女欺负成这个鬼样子。要不是澜翠忠心,加上原主的娘有手段,原主有八百条命都白给。

“小姐,我知道的。从决定陪小姐进京那一刻开始,澜翠便将此生跟小姐绑在一起了。澜翠一定拼死护小姐周全。”澜翠郑重的点点头,回应道。

想到该问正事了,我便说道:“我们还有多久到京城?”

澜翠想了想,说道:“明日便可到八贝勒府。小姐,澜翠多一句嘴,这一路上护送我们来的方叔,恐是二夫人安插的人。否则,怎会如此凑巧,大夫来的如此迟。小姐出了事,得益最多的便是二夫人、二小姐,除了他们应该没人会这么做。"

听这话,我心里哐当一声,好像被别人抓包似的。那大夫是被系统耽误的,可没那方叔啥事。我回应道:“你既有如此担心,明日我们到八爷府,便把方叔遣回府吧。再给额娘休书一封,让额娘查一查,如果真是二夫人,便公事公办的。倘若不是,也让额娘赐予方叔一定补偿,免得方叔心生怨怼。”

“是,小姐。我即刻去办。”澜翠一边行礼一边回应道。

我点了点头,澜翠便退出去,把门关上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