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离君若寒)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完结版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夏知秋呢”创作的《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重生后以前的她早死了…… 她要十倍百倍的偿还……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有那时间搞事业不香嘛? 王爷情话绵绵给别人听吧! 我很忙!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夏知秋呢 角色:南宫离君若寒 《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小说是作者“夏知秋呢”的倾心力作。以下是《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内容介绍:南宫离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很熟悉,白纱床幔、黄花梨木的床架、紫檀木桌椅。“青柠!”南宫离眼泪滑落,青柠她还活着,太好了。“小姐,你怎么了。”青柠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她刚进屋就听见小姐不断的梦靥,哭喊、眼泪不止……

评论专区

长生界:亿万年的老处男。萧晨 未曾设想的道路:我立场偏右,接受不了。或者说,我不相信在民族情绪高涨的年代,日本能不吃种花和朝鲜的肥肉。又不是法国这种革命老区,就算是法共德共,在二战中也为祖国效力,何况日本! 喷神:SB作者。怕是个畜生投胎的。 重生之禁欲王爷请滚开

第3章 神秘老头


南宫离如孤魂野鬼般飘荡在街头,不对她就是孤魂野鬼!

她已经死了,为什么地狱使者还不来接她!

她该何去何从!

“丫头!”

南宫离孤寂的抬起头,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胡须很长的,一身白衣仙气飘飘。

“你是在叫我?”

南宫离狐疑道,自己不是死了?

老者慈眉善目的看着她,面上始终带着微笑。

“你能看见我?”

“你是阴间使者,来接我的?”

“不对,都说黑白无常都是鬼面獠牙,很是吓人,你只有一个人,而且你看起来像是个好人!”

“看起来像个好人!”

老者被南宫离一番话逗乐了,“哈哈,丫头!你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老人家,我众叛亲离,含冤惨死!您这么笑合适吗?”

南宫离无语的看着老者。

“丫头,我知道你死于非命,一生苦楚,念在你和我有缘,我愿意渡你逃过一劫,你可愿意?”

还有这好事?南宫离一脸狐疑,“真的?你不是在逗我?”

老者乐道:“我可是神仙!”

“我咋那么不信!”

南宫离脱口而出。

老者无奈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你真的可以让我重生?”

南宫离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搞得跟看话本子似的。

老头却幻化成一缕烟雾,消失在茫茫黑夜。

“喂,这就走了?”

“我怎么复活?”

“你不是要为我输入真气,打通任督二脉…”

“也不给我留下本仙法宝典!”

南宫离独自一鬼,在茫茫黑夜中凌乱….

“小姐!”

“小姐!”

是青柠的声音。

南宫离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很熟悉,白纱床幔、黄花梨木的床架、紫檀木桌椅。

“青柠!”

南宫离眼泪滑落,青柠她还活着,太好了。

“小姐,你怎么了。”

青柠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她刚进屋就听见小姐不断的梦靥,哭喊、眼泪不止。

“我就是做了个梦而已!”

南宫离一脸疑惑,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昨天晚上睡前还好好的。

“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在门外听见你哭,哭的好绝望!”

青柠担忧的握紧小姐的手,她和小姐一同长大,小姐是她在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我没事儿!你先去帮我打水洗漱吧!”

青柠听令去打水。

南宫离直觉心里,阵阵撕心裂肺的疼,难道真的只是梦?是梦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那个老头又是谁?

一连串的疑问。南宫离懵了,越想弄明白,头越疼。

她抬起手揉捏太阳穴,她忽的把手停在空中,她的右手上多了一枚戒指,红宝石镶嵌在一种白色金属圈上,这种金属材料,不属于她这个时代,这是铂金红宝石戒指,宝石周围还有一圈碎钻石。

她取下戒指,拿在手里不断的翻看,在脑海里快速思索,就是想不起来,任何与戒指相关的记忆。

她在想会不会和神秘老头相关?

她的梦难道是预警?提醒她要小心?

这偌大的南宫府,她唯一可信的人只有青柠了,外公舅父都在驻守边关,她该怎么办?

南宫离起身,找了根红绳,把戒指穿起来挂在脖子上,藏进衣服里,没弄清一切前她不可以让别人发现。

此时,青柠端着热水进屋,伺候南宫离更衣洗漱。

“小姐,你今日二小姐和表小姐一起去听戏。”

青柠提醒着小姐,怕她又忘了。

‘苏青’!南宫离的心一阵抽疼,梦里苏青的无耻嘴脸,让她阵阵恶心。

“小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没事,许没睡好,你去回了南宫月,就说我身子不爽,要休息就不过去了。”

南宫离脸色苍白无力。

“小姐,你不是一直称呼二小姐月儿?”

青柠疑惑不解的问道。

“从今天开始就是了,你快去吧!”

南宫离不想解释太多,毕竟她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等她查明天再告诉她。

青柠忙去回话。

南宫离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吹着风,初夏的风还是很舒服的。

清怡阁,原是她母亲的院子,母亲过世后,父亲就赐给她了。院子里面花花草草,都有母亲的痕迹。

“离儿,怎得独自一人在院子里,不和月儿她们去看戏听曲儿,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热闹?”

南宫夫人苏婉仪带着贴身侍女走进清怡阁。

南宫离看着那张脸,就想起梦里的嘴脸,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苏婉仪,这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在演戏?

“我只是身子不爽,不想出门。”

南宫离声音冷冷道。

“离儿,你哪里不舒服?”苏婉仪一脸担忧的问道。

“没睡好而已。”南宫离敷衍一句。

“你要好好保重身子,你父亲说后日我们一家人进宫赴宴。”

苏婉仪说完又让彩雀把衣服呈上来。

“这是我命人特意为你定制的衣裙,后日你就穿这身进宫赴宴,这是你第一次进宫面圣,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艳压群芳。”

南宫离看着这一身颜色艳丽,大红大绿的衣服觉得极为眼熟,却又说不出在哪见过。

这是上好的绸缎华服,价值千金,就是颜色太过艳丽,根本适合十六岁的女娃穿。

苏婉仪每次故意让南宫离穿着打扮的艳丽贵气,实则是显得她庸俗不堪,还让人觉得她疼爱她,不惜为她花大价钱。

“知道了,我会穿的。”

南宫离依旧是冷冷的,毫无表情。

“那你好生休息,我先回去了。”

苏婉仪带着彩雀离开清怡阁。

“彩雀,你有没有发现大小姐,今日有点不同?”苏婉仪问道。

“大小姐对夫人一向很是亲热,事事都听您的,不知今日怎得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冷的淡淡的,许是是病了的缘故。”

苏婉仪听了彩雀的话,犹豫不决,难道只是病了?

青柠回完话,回到院子,见桌上的衣服,脸色一沉。

“怎么了?”南宫离问道。

“小姐,这是夫人送来的?”

南宫离点点头,“怎么了?”

“小姐,夫人总是爱给你送这种大红大紫,颜色艳丽的衣服,还总是让你头上插满贵气的金簪,穿金戴银的,我觉得小姐简简单单的就很好看。”

青柠也不知道夫人是待小姐真好还是假好,说她假吧她买的都是价值千金的,说她真把又把小姐打扮的很俗气,小姐的皮肤根本不适合这些艳丽贵气的颜色。相反,二小姐,就很素静典雅。

南宫离打开一衣柜,全是大红大紫,或是老气横秋的颜色,梳妆台上全是,足金沉甸甸的大金簪,金链子。

许久,南宫离问道,“我平日里是不是打扮的特别庸俗不堪?”

青柠不敢说话,她以前就说过,可是小姐不高兴,偏要听夫人和二小姐的话。

南宫离见她沉默不语,心中了然,她伸手摸着送来的衣服,头脑一些零星的画面闪过。

“月儿小心……”

“啊!”

“啧啧,这就是南宫家的嫡长女……”

“呵呵……”

————

剧烈的头疼,南宫离缩回手,扶着额头。

“小姐,你怎么了?”青柠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儿,休息一下就好了,先下去!”

青柠只得退出房间,她觉得小姐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南宫离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搜索记忆。

她穿着这身衣服,南宫月失足险些落水,她去救她,却被她反手带入河中……

旁边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她浑身湿透,南宫月在一旁哭得伤心欲绝……

————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离疑惑不解,难道她预知未来?她脖颈上挂的戒指微微闪光,她却未察觉。

头疼欲裂她不再去想,头疼终于缓解,那里是皇宫!

那个一身明黄色锦服,前胸后背上绣着腾飞得金龙,头戴皇冠,身后站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女人,其中一个头戴凤冠,一身正红色华服,上面绣着振翅高飞的凤凰,是皇上皇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从未去过皇宫,也并未见过皇上皇后?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