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傻充愣之毒姑娘)上官篱蓝懿热门小说

《装傻充愣之毒姑娘》内容精彩,“凤小柒柒”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上官篱蓝懿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装傻充愣之毒姑娘》内容概括:“银月镯”皎洁似月,就因为这个破镯子,她倒霉催的被人追杀,被迫从那么高的山崖跳下来,万辛万幸没死… 可是,她已不是她,谁来告诉她,崖底还有高深阵法等着她? 好,我破阵…破阵…晕倒… 这个家伙说他救了我,我还偷听了他的秘密,我以身相许也不为过,可是我是故意的吗?……我内心崩溃……泪流满面…… “你可知道,知道本公子秘密的人,要么死了,要么残了,本公子可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   “本公子还救了你,你不该以身相许吗?”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装傻充愣之毒姑娘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凤小柒柒 角色:上官篱蓝懿 热门新书《装傻充愣之毒姑娘》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凤小柒柒”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女子踉跄一下,眼看就要被捉住,没想一下到了崖边,女子脚边的石头顿时咕噜咕噜像长了脚一样往边上滚。而后,有“咚……咚……咚……”石头掉落的回声传来,可见此崖深不见底。女子被吓得瑟瑟发抖,她止住身子,恐惧地回过头来,“别……别……别过来,过来……过来……我就……我就跳下去了!”“为了你手上的镯子,老子都追了一天了。”说话的是瘦子,他喘了口粗气直起了腰,剑尖直指女子,“累死了,胖哥,等下到手了,这个小妞,瘦子我今天就要尝尝鲜,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滋味应该不错……

评论专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剧情推动全靠巧合和配角的想太多。 从美漫开始毁灭世界:咋说累,刚开始遇到钢铁侠应对就很让人出戏,都是因为看动漫或者电影才看这类书的,钢铁侠很聪明的,被猪脚像傻子一样骗。。。 重生小地主:包子包子 装傻充愣之毒姑娘

第1章 被追杀


月光皎洁,星空湛蓝。

在西傲国北面的一个山坡上,有一胖一瘦的俩个男人正凶神恶煞地提着剑追杀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子。

瘦子喘着粗气边追边喊:“喂……喂……别跑了!再跑……就跺了你!”

停了一小会,他又继续说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休息会……”说罢,瘦子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杵着剑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周围,惊出一身冷汗,断日崖!前面就是断日崖了!

“怎么跑这鬼地方来了?”

这要是不小心掉下去,连渣都没了。

而胖子更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肥肉随着激烈的运动也跟着一抖一抖地动起来。他也弯着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可真能跑的,都一天了,老子都还逮不到你。”

他杵着剑停了一会,乐滋滋地就着剑站起来,呵呵地说道:“嘿嘿,跑呀,没路了,这回还逮不到你,我就不叫胖哥!”说罢,就要往前捉女子。

女子踉跄一下,眼看就要被捉住,没想一下到了崖边,女子脚边的石头顿时咕噜咕噜像长了脚一样往边上滚。

而后,有“咚……咚……咚……”石头掉落的回声传来,可见此崖深不见底。

女子被吓得瑟瑟发抖,她止住身子,恐惧地回过头来,“别……别……别过来,过来……过来……我就……我就跳下去了!”

“为了你手上的镯子,老子都追了一天了。”说话的是瘦子,他喘了口粗气直起了腰,剑尖直指女子,“累死了,胖哥,等下到手了,这个小妞,瘦子我今天就要尝尝鲜,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滋味应该不错。啧啧啧……”

只听“啪”一声响,瘦高个被胖子敲了个爆栗头。

瘦子疼得呲牙,怒气冲冲地朝胖子说道:“胖子,你打我干啥?”

“瘦子,正事要紧,办好了事,还怕没有姑娘吗?要什么身段的没有?”胖子转着小眼睛色咪咪地看着少女,接着阴阳怪气地说道:“啊,她,只能是我的。”

说完,胖子停了下来,随手把剑扔给了瘦子,他双手搓了搓,状似要往前捉人。

前方是断日崖,只要踏出一步便要摔下山崖,介时肯定要和那石头一样,摔得尸骨无存、粉身碎骨。

要知道,这可是“断日崖”,“断日崖”意指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这里的山峰高耸入云,峭壁险峻。可想而知,山有多高,崖有多险峻了。

据说崖下面可是野兽繁多,崖底常年烟雾缭绕,从来没有人敢下去过。往年有打猎的猎户从这里经过,不慎掉下去后都找不到人。报官官府也不理,可以说这里是都不管地带。

胖子转着眼珠子暗戳戳地想着,怎么样都得把这姑娘拉回来先,他也怕这姑娘掉下去,到时功亏一篑,不好跟邪主子交代啊!

“别……别……别过来,过来…过来我就……我就跳下去了!”女子瑟瑟发抖地再说了一遍,她边说边往边上挪,顿时脚边的石头像是长了脚般咕噜咕噜的往崖下掉,发出“咚……咚……咚……”的回声。

胖子吓得顿时止住了脚,他双手维持着往前伸的动作,脸上的横肉颤巍巍地颤动着,努力挤出一副和善的表情。

“姑娘,你别害怕,别激动,我们也不是什么大坏人。”

他停了停,满脸横肉的脸上继续堆着虚情假意的笑,“你……你往回站一点,我们并不想害你,只要你把手上的镯子给我们就可以了。”

“胖哥说那么多干啥,直接的……”瘦子迫不及待的要上前。

“啪……”瘦高个又挨了个爆栗头。

“呜,胖子你又打我……”瘦子捂着头呲着嘴一副痛苦样。

“你们……你们往后退。”女子提高了嗓音道,“不然……不然我跳下去了,你们谁也拿不到我的镯子!”同时抬脚又挪了挪,石头咕噜咕噜地往下滚得更欢了。

女子嗓音沙哑,声音谈不上优美,但是此刻似乎带了一种冷冷的,不容置啄的味道。

胖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还不忘拽着瘦子退。

“好,好,我们退后,姑娘你别激动。”

瘦子眼看就要得手,哪里会甘心?只见他用力甩开胖子的手,大步向前就要捉女子。

女子紧抿着唇恐惧极了,只见她毫不迟疑的转身,纵身一跃往山崖下一跳。

“啊……”嘶哑的声音伴着呼呼的风声,像是凄厉的鬼嚎,怪毛骨悚然的。

女子闭上眼睛,轻喃:“解脱了。”

崖边上随着风传来的还有瘦子和胖子的谈话声。

“气死我了!”胖子又给了瘦子一个爆栗头,“瘦子,这下好了,镯子拿不到了,怎么跟邪主子交代?”胖子呼呼地喘着粗气说。

“胖哥,就说女子跳崖死了呗!”瘦子不以为然,“反正邪主子也不是非要这镯子不可,我们再去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啊。”

“瘦子,唉,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如果差不多的也可以,邪主子还用得着叫上我们来找吗?”胖子气得跳脚,“真是气死我了,这镯子非比寻常……”

今晚的月夜注定了这是一个不平之夜。

此时,从崖上跳下来的上官篱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极速降落般的下坠感,长久以来在组织锻炼出来的敏锐度使她很快就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中。

Shit,我不是正睡在香喷喷的席梦思软床上吗?还梦到自己和敌军打得火热,马上就要拼赢敌方了。

这是怎么回事?

“shit…”

上官篱不由的骂了句,这梦也太真实了!居然还下坠?脸还疼得不得了。左半边脸不知道被石头还是被什么硬物刮伤了,此时感觉脸黏黏的,脸被刮得极痛,看来伤得不轻!上官篱觉得自己都要抓狂了。

“Shit…”上官篱不满地又吼了句,“哪个王八羔子害我的,改天定要你死得难看。”

正躺在山顶上闲聊的胖子和瘦子不经意地打了几个“啊……啾……”,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奇了怪了,难道是邪主子生气了?”

而瘦子更是夸张,他左右看了看,恐惧地往胖子身边挪了挪:“胖哥,是不是刚刚那个姑娘?”说罢,还做了个夸张恐怖的手势,胖子也被吓得直接掉了魂。

此时一阵阴凉的风吹来,旁边的树木被吹得窸窸窣窣地响起来。俩人紧张地对视了一眼后,更是慌慌张张地爬起来,一路叫着:“鬼啊,鬼啊……”逃离了崖顶。

夜色正浓,“断日崖”底的一竹屋外,一侍卫现身,原本守卫在屋顶上的侍卫看见来人,也极快地跃了出来。

他惊喜地道:“落日,你来了?银月镯子找到了吗?”

来人面无表情地撇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朝阳,公子呢?我有要事禀报。”

“屋子里呢!”朝阳丝毫不在意落日的态度。

“都进来吧。”说话间,从屋内传来低沉清冷的声音,好似还带着一丝痛苦。俩人忙腰板一挺,端正了态度,进来屋内。

竹屋内,那微微凉风从室外飘进了室内,使得竹屋内的床帘随微风飘动,借着月光,室内的装饰一目了然,没有过多的装饰,简单的大床,简单的桌子,干净整齐的摆设。

床旁的木制摇椅上,斜躺着一个带着银色獠牙面具的劲瘦男子,一袭墨色的织锦长袍,腰束同色系绸带,使他看起来神秘又尊贵。

此刻他双眸微闭,嘴唇微抿,双手握拳,像是在经历某种痛苦。

虽然如此,朝阳和落日仍然感到敬畏十足,面对这样的主子,他们只觉得心疼,恨不得就代他受过。

“公子,您的病发作了?”这是一句疑问句也是一句肯定句。刚才还嬉笑的朝阳,娃娃脸也立刻变成了一副严肃的脸。

不等公子回答,落日当即说道:“朝阳,马上送公子去乾坤八卦小平台,走。”

说罢,俩大侍卫一人架着木制摇椅的一边,飞快地朝屋外飞去,不多时就来到了一个满是雾气的大湖边。

落日随手扯了两张树叶,抬手“唰唰……”两声,树叶就精准地掷在了湖中心的木桩上。

“咔”一声轻微的声响。

只见湖中心缓缓地升起了一个乾坤八卦小平台。

俩人随即施展轻功把他们的主子长渊公子送到了乾坤八卦小平台上。

长渊公子抬手轻轻示意他们离开。

他们离开后,乾坤小平台启动,上面的雾气相互缭绕,蒙蒙胧胧。雾气就着月色映衬在湖面上,俨然一副仙境。

但在岸边的朝阳和落日可没心思欣赏。

“这次发作比上个月提前了两个时辰。”朝阳双手合十,忧心忡忡。

“一定会没事的。”朝阳把视线从乾坤小平台上转回来,完全没有了刚见面时的惊喜,他揽住落日的肩膀安慰道,“落日,公子一定会没事的!只要找到银月镯,公子的毒就有希望解了。”

可是,银月镯根本找不到,他们派出去多少暗卫找了?算算看,天机门这几年几乎倾巢而出,找了这么些年,都一无所获。

这么多年,公子试了多少办法都没办法解毒,也只能在这个阴气浓郁的断日崖底才能勉强压制毒性。

所以每月十五,阴气最重的日子他们都要来这里压制毒气。

银月镯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落日和朝阳在心里祈祷着,希望老主子在天显灵,让公子顺利度过难关,成功把毒解了。

而此时的上官篱终于知道自己的艰险处境。

不满归不满,目前还是保命最最重要!这么快速下降的速度加重力,摔下去的话肯定死翘!长久以来在组织搏命的经验,使得上官篱已经迅速地做出了自救的第一反应。

她迅速用力扯掉衣衫上的一条长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穿着这么一身怪异的衣服?但此时,自救都来不及了,哪里有空闲时间想其它?

借着微弱的月光,目测身体离下方竹林的位置大概是18米,竹林左侧两米外是一静湖,朦朦胧胧泛起水汽,此湖必定有“妖”,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跳到湖中去,否则必死无疑!

上官篱当机立断,在快接近竹林时,她迅速抛出扯掉的长布条,死死的勾住那根早已看中的粗壮竹子,借力一跃至两米外的静湖中。

“砰!”落水声响起,溅起无数水花,上官篱完美掉至湖中。

在岸边为公子护法的朝阳和落日面面相觑,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俩人仅仅对视了一眼,随即飞快地向小平台飞奔而去。

而上官篱呢,总觉得特别不对劲,梦竟然这般真实!落水后衣服都还**。

不,不对劲,这不是梦!她,她是真的掉进湖里了,而刚刚从崖上掉下来也不是梦。

而且她受伤了,脸火辣辣地疼,全身更是没有一点舒爽的地方。

身上穿的?怪异!

上官篱猛然一惊,突然想起一个潮流的词语,她喃喃自语:“穿越?”怎么会这样?

可是这是什么地方?上官篱抬眼朝四处看了看,四周雾气缭绕,月色朦胧,根本看不清。

她彻底疑惑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