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奇峰》笪群峰邱子吉吉_(笪群峰邱子吉吉)全文阅读

精品小说推荐小说《神兽奇峰》,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笪群峰邱子吉吉,是作者大神“邱子吉吉”出品的,简介如下:这是一部关于亲情的科幻小说,他垂垂老矣,穷困,生活艰难,家庭不幸,就在他这位老人绝望当中,大猫猞猁、神秘侏儒、千年银杏、贪财道士等等的出现,是命运的改变,还是惊天故事邱子吉吉小说《神兽奇峰》,一起去星辰大海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神兽奇峰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邱子吉吉 角色:笪群峰邱子吉吉 看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邱子吉吉”写的《神兽奇峰》。精彩片段:”这句话仿若用尽笪小奇最后气力。他艰难吐完一句话,眼睛再次闭上。那一刻,笪群峰泪如雨下。十年了,笪小奇喊他“爸”了……

评论专区

篡清:把朝鲜练兵搞得太无语了,才练不到6个月新兵就可以无视前面的大河快淹死了还一直前进,并且5天行军800里还是步兵还在下暴雨,估计那些新兵都是武林高手把不然怎么可能完成并且打败日本精锐士兵 易鼎:说实在的,这部小说我跳着看都没看完。原因很简单,觉得挺恶心的。现在仔细想想,丫自己要易鼎,要逆天,然后手下用人却按气运而非能力,心性等安排。正如龙友所说,其实就是变种的种姓制罢了。 穿越魔皇武尊:#耽美慎入#经典苏爽文。面瘫装逼帝王受【受一个劲的往叶孤城靠拢】✘心机残暴鬼畜蛇攻【攻伪装成温柔体贴好弟弟】。。。。年下。。。穿书。。。。 神兽奇峰

第6章 侏儒矮爷


在茅草屋一张木床上,笪群峰时隔两年再次见到儿子。

笪小奇看了一眼笪群峰,转而闭上眼。他面颊消瘦,脸无血色,嘴唇干枯带着微黄。一件灰色道袍穿在笪小奇身上,显得宽大且不合身。笪群峰走过去,双手握住笪小奇道袍袖管外那惨白右手,手凉无力。笪群峰拉起床角一张薄毯,给笪小奇盖上。

笪小奇再次睁开眼,看着笪群峰,嘴角微微抽动,半天才轻吐出一句:“爸,你来了。”

这句话仿若用尽笪小奇最后气力。

他艰难吐完一句话,眼睛再次闭上。

那一刻,笪群峰泪如雨下。

十年了,笪小奇喊他“爸”了。虽然无力,但笪群峰知道,小奇认识他,小奇知道面前这老头就是“爸”。小奇知道,这老头就是他“爸爸”。

“道长、道长”。

笪群峰峰一边抹眼泪,一边幸福喊道。

道长跟那侏儒闻声一同走进卧室。

“道长,道长,小奇喊我爸爸了。道长,他还有救。道长,他还有救是吗?”

道长微眯眼,看着面前这老头,他正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

那侏儒却像没事人,走进房间便左看看右瞧瞧,最后将注意力放到床边一张木桌上。那木桌上放着一个像地球仪一样的小玩意。侏儒将一个木凳朝桌子推去。木凳挨着桌子后,侏儒扒上木凳,再扒拉几下,翻上木桌。最后坐在桌上,拨动起那像地球仪的小玩意来。

道长也没在意,可能对侏儒这举动已经习惯。他依旧看着笪群峰,然后缓慢开口。

“施主,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笪群峰不懂这话意思,拱手向道士求教。

坐桌上的侏儒开口,双手仍不忘摆弄那奇怪地球仪。

“很多事情,是注定没办法去改变的,既然知道有些事情没有办法去改变,那就当作命运一样,试着去接受这些事情,这才是最高修行。”

侏儒说完这句,笪群峰有些迷茫,但很快他就恢复了理智。

“不,不是这样,没谁能注定这是小奇的命。人经不住千言,树经不住千斧。我不信这这就是命。”

笪群峰有些激动,他从身上取下绿色旧军挎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沓钞票。

“道长,这是香火钱,希望您能收下。”

道长瞟了眼笪群峰手上一沓钱钱,面露微笑。

“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贤士尚志,圣人贵精。”

坐桌上还在继续摆弄奇怪地球仪的侏儒再次开口。

道士有些犹豫,看了眼笪群峰,再看看那侏儒。侏儒停止拨弄地球仪,起身从桌上跳到凳子上,再从凳子上跳地上,转身离开房间。笪群峰没理会那侏儒,双手将钞票递向道士。道士没有伸手来接,笪群峰只能将钞票轻放到桌上,顺便他仔细看了眼侏儒先前摆弄的那个奇怪地球仪。那奇怪地球仪没有支架和底座,呈悬浮状态,镂空造型,球体由一个个环状圈构成,看起来可以拨动,球心处有一个黄色亮点,忽明忽暗闪烁。

“施主,有话我们可以在外面说,免得打扰病人静养。”

道士做出一请手势,笪群峰收回视线躬身点头,随同道士走出房间。

笪群峰跟随道士来到草屋门口,两人面对那棵巨大银杏树。一阵风来,漫天飞舞金色叶片。那棵银杏树英姿飒爽迎着冷冽秋风,如兵至城中,满城尽带黄金甲,威风凛然,壮阔波澜从容自如。那树一边呈露炫目金黄,一边洒下无数落叶,顺风贴地卷动,鲜明、辉煌若遍地黄金舞动时空。整个草屋仿若着上金袍。道士双手后背,面对那棵大树说到。

“施主,你可曾知道这棵银杏历经了多少春秋?”

“应该有上百年了吧。”

笪群峰对此并不了解,看这树形起码上百年,这应该是一棵古树。

“此树树龄6000年。”

笪群峰愕然,觉得不可思议。这棵银杏树着实巨大,估计树高得有六七十米,树冠覆盖达到七八百平米,差不多得十几人才能将其围抱住。。

那侏儒正在银杏树下一堆落叶旁,回头正朝笪群峰跟道士这边看。侏儒矮小身形在银杏树巨大身形下,显得很是滑稽。

“施主,你信因果吗?”

笪群峰摇头表示不信。

道士注视笪群峰眼睛,片刻后说道。

“天道承负、因果报应。施主年轻时杀戮太甚,故子遭此恶疾。”

“我不信,我是军人,我杀的都是该杀的人。”

道士话前面一句笪群峰听了个大概,但还是没听太懂,后面一句话他听明白了,是说笪群峰年轻时杀人太多,所以笪小奇才得了奇怪病。

“何人该杀?何人不该杀?”

道士反问。

“杀我战友,杀我弟兄,我必杀。”

此话一出,道士摇头,眉头皱起。

“师父,我听懂了。我儿子得了怪病,我晚年孤独、贫困,这是我年轻时杀人太多的报应。若说真有因果报应这回事儿,我认但不服,如果再做一次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干,您说报应,我希望这些报应都落我身上。”

笪群峰目光如注,表情凝重。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疵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不知那侏儒什么时候到了笪群峰和道士身旁,说了几句笪群峰完全不明白的话。说完,看了眼道士,侏儒又朝银杏树那边去了。

“师父,他说什么?我不懂。”

笪群峰问道。

“不懂也没什么,你儿子的病,其实也幸亏有这千年银杏树,你跟我来看看。”

道士略显尴尬,随侏儒朝银杏树走去。笪群峰也跟了过去。

来到那棵银杏树下,笪群峰再次感受到这棵千年银杏的巨大。那粗大树干,仿若火电站那冷凝塔。道士指着树枝一处让笪群峰看。笪群峰发现,这处树枝上有片如倒垂状钟乳石,形状十分奇特。其中一块向下直指树根,而树根处一根同样钟乳石状凸起向上,上下遥相呼应。

“这是这棵千年银杏树生出的天笋,这种天笋在银杏树上生长概率极低,一般只有树龄非常长的银杏树上才可能有。你再看这棵银杏树根部,是不是也长出同样笋子,它叫地笋。你再退后几步看看这天笋、地笋所对银杏树干。”

笪群峰照道士所讲,后退十来步,照着天笋、地笋上下遥相呼应位置看去,银杏树干处赫然出现一人形裂缝。这人形裂缝正好位于天笋、地笋对应中间空挡位置。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得不说这棵银杏树的神奇。先前我身体并太好,天生有羊角疯症状,严重时会昏倒,四肢抽搐,两眼上视,口吐涎沫,意识消失。

一次偶然,我发现这棵千年银杏上这对天笋、地笋还有树干处那个人形裂缝,于是我试着钻到那树干裂缝里看个纠结,刚进去,我就感到浑身发麻,渐渐也就失去知觉跟意识。我以为我羊角风又犯了,心想这下完了。

没过多久,我重新恢复意识,发现自己就躺在这棵银杏树下,当我爬起来后,我发现什么事儿都没有。再后来,我发现天生羊角风症状就这样彻底好了,你要知道,羊角风这种病很难彻底治好。两年前,我在这里发现你跟你儿子,你儿子看起来危在旦夕,你非常虚弱,像是受到非常沉重打击,意识已经崩溃。

当时,我就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想法,将你儿子跟你先后抱到树干裂缝里。你儿子命算保住了,但病始终没能治好,你从树干裂缝里面出来,身体恢复很快。矮爷说可以让你把儿子留在这里,说尽力帮你治他,但希望你不要经常过来,两年为期。这些都是由我代替矮爷转告。我不是矮爷给收留,恐怕早不在这世上了。偶尔我也会出去,买些东西。矮爷一直都呆着这里,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我问过,他也从不说。

我看你对矮爷不冷不淡,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跟你讲出来。你儿子在这里两年来,大多数时间都是矮爷在照顾。你可能对他不了解,但我跟他相处时间比较长,别看他其貌不扬,但我知道他比世上人都要好。很多东西都是矮爷教给我,只是我悟性不高,只能学个半斤八两。你真要懂感恩,要谢矮爷,我所说都是实话,古不古,今不今那些话,都是我装出来,没装好。”

道士竹筒倒豆子一番话说完。笪群峰有些吃惊。

笪群峰再看看朝草屋走去那侏儒,心中有些抱愧。

“矮爷,您等等。”

笪群峰朝侏儒那儿追去。侏儒回头朝笪群峰露出笑脸。再看起来,笪群峰也不觉得那侏儒很丑陋了。

“矮爷,对不起。”

笪群峰朝侏儒深深作了个揖。

侏儒问道:“无理都跟你讲了?”

“无利?矮爷,您是说道长师父?”

“无利不起早,这儿除你儿子,我和你,你觉得谁还会叫无利。”

笪群峰哂笑。原来那位道长叫“无利”。还是无利不起早那个“无利”。

无利道长朝笪群峰跟矮爷这边走来,拱手向矮爷道:“老师,我把我之前经历跟施主和他儿子两年前经历都说了,老师请您原谅。”说完,又向笪群峰作了一揖。

笪群峰赶紧拱手回礼。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