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如尘千月雨林(那个江湖那些事儿)全文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那个江湖那些事儿》,讲述主角李如尘千月雨林的甜蜜故事,作者“千月雨林”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煮一壶生死悲欢祭少年郎,明月依旧何来惆怅,不如潇潇洒洒历遍风和浪,天涯一曲共悠扬 何为仙? 何为侠? 何为大道? 为仙先为侠,为侠先为人,大道为心!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那个江湖那些事儿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千月雨林 角色:李如尘千月雨林 小说《那个江湖那些事儿》是著名网文作者“千月雨林”所著的一本武侠修真小说。主要讲的是:三人并肩而坐。李家少爷,李家书童,陆家小姐。少爷李怀脸色憔悴,此刻正闭目养神,他手里紧紧地攒着半块玉牌,铭文是以小篆写就的“格致诚正”四字。另一半玉牌此时不在李怀身上,那半块玉牌上面篆刻有“修齐治平”四字……

评论专区

最终进化:无限流。《王牌进化》作者的第二本书,可以看做是《王牌》的续集。主角不像《王牌》里精神力高武力值低,而是强力的战士。但主角同样智商高,大局观强,领导力强。**迭起,十分精彩 国潮1980:野猪皮给爷爬 末世掌上七星:超高能末日修真耽美佳作。文章长度实在难得,可以打发时间。哦,是**。 那个江湖那些事儿

第1章 天下不太平


阳春三月,小雨淅沥。

一驾马车行驶在山路上。

这条山路本就坑坑洼洼,雨后便愈加难行。

好在车夫是个体格精壮的黝黑汉子,对这条泥泞小道十分熟稔,一疾一缓之间游刃有余。

这车夫浓眉大眼,光膀赤膊,嘴里叼着根野草,哼着不知是何处偏隅村落的民谣。

他满身伤痕累累,气色却不错,目光如炬,打量着前方道路,做足了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

车厢内,有两名青涩少年,一名豆蔻少女。

三人并肩而坐。

李家少爷,李家书童,陆家小姐。

少爷李怀脸色憔悴,此刻正闭目养神,他手里紧紧地攒着半块玉牌,铭文是以小篆写就的“格致诚正”四字。

另一半玉牌此时不在李怀身上,那半块玉牌上面篆刻有“修齐治平”四字。

此次入京,李怀便是要取回篆刻有修齐治平半块玉牌,本来此事该由李怀的父亲,大煊王朝太平郡郡守李建义来做。

可惜李建义已经伴随那座沦为废墟的太平郡一起葬身火海了。

偌大的太平郡,仅四人从火海逃生。

————

三个月前。

大煊王朝极北之地,太平郡废墟,黑云压城城欲摧。

火光冲天,尸骸遍野。

有的尸体已被业火烧成灰烬。

目之所及,血流成河。

太平郡城上空乌云罩顶,电闪雷鸣。

一条白龙盘旋在云层之中,它周身玲珑剔透,头上的犄角还稍显稚嫩,俨然是条幼龙。

幼龙不时地朝地面吐出龙炎,每一口龙息都会让铺天盖地的火浪滚过大地。

在这期间,云层中还不时有人以五雷正法引动天雷劈向郡守府。

电光与火浪交相映照,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太平郡郡守府。

数名修士正以郡守府的山水阵法开启后,灵力凝聚而成的屏障抵御龙炎和雷法。

一开始,山水屏障还能将龙炎和雷法完全拦在外围,但伴随着对方每一次攻击,山水屏障的灵

力就弱一分,郡守府的山水屏障即将耗尽灵力。

有部分龙炎已经将山水屏障烧出了个窟窿,不时有火球从外面飞进来。

这时,府内的数位供奉便会出手击退火球,并且将自身识海灵力灌输进山水屏障,用以维持阵

法的稳固。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

数十位修士在外围持剑对敌,法宝、符箓、神通、飞剑尽出,却依旧奈何不得眼前这条幼龙。

郡守李建义被府中侍卫和一部分留在府内的供奉修士护在中间,身旁是郡守夫人,以及一众丫鬟,杂役。

李家少爷与书童早先去拜访陆家小姐了,此时也生死未卜。

眼看着大难临头,所有人都将葬身火海。

一名书院山主祭出本命字,一个大大的“舍”字从他眉心飞出,金光四射,照亮整片太平郡。

此字一出,将数道龙炎拦腰斩断,直奔云层之中的那只幼龙而去。

云层之上,一个道士冷哼一声,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他张大嘴巴,竟以道法神通将那儒士的“舍”字吞入腹中。

一名上了年纪的老供奉在心中天人交战一番,最终决定不惜以形神俱灭的代价祭出自己的本命物,一尊金身法相蓦然出现在屏障之外,掌心托着一座九级浮屠。

金身法相将那座浮屠扔向幼龙。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恐惧,幼龙身形暴闪,瞬间缩小数十丈,化为人形跌落在地。

那座浮屠塔依旧不依不饶,直到将幼龙囚禁在里面。

当一缕佛光从塔内激射而出后,金身法相与浮屠塔一同消失,那条幼龙也不知所踪。

灰袍老者手上搭有一柄拂尘,他轻轻捏碎手中最后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箓,沉吟道:“浮屠塔已毁,太平郡即将成为历史。”

拂尘轻轻扫过符箓。

符箓上,是用一点灵光开窍后,以朱砂写就“召神劾鬼,降妖镇魔”八个大字。

刹那间,以郡守府为中心,方圆数十里所有生命皆生机尽失。

法宝、飞剑、符箓,皆化为齑粉,十万平民魂飞魄散,上千名修士身死道消。

一辆马车此刻刚刚出关,车夫转头一看,身后道路两旁草木瞬间枯萎,他惊疑不定地扭过头,大力挥鞭,加速远离。

————

颠簸不已的马车内。

书童李如尘正襟危坐,看起来倒是比少爷更像个少爷,口中念念有词,一路上,小书童全靠背诗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

最右边的少女陆月行正在反复检查手中的通关文牒,此事非同小可。

大煊王朝律法森严,无论是山上炼气士还是凡夫俗子,凡出入境必须出示通关文牒,身份不明者,便会当场羁押入狱,等待当地守将查明身份。

也不是没有过桀骜不驯的山上炼气士打算硬闯,结果不是被大煊王朝的山水神灵显出法相镇压,就是被每年轮值当地的其他宗门炼气士联手制服。

无论是哪一种,下场都不太好。

轻则被羁押入专门关押炼气士的“囚仙笼”,等待宗门管事前来交钱赎人,重则直接被当场废掉识海,此生便成了凡夫俗子,再不得长生路。

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颠簸,一行四人总算是快要到了。

“停!”

伴随着一声铿锵有力的吆喝,数十个身披盔甲,腰挂长刀的将士挡住了马车去路。

这些人皆是大煊王朝的精锐,值守在数十个通往京城的关隘,名为守关卒。

在这些守关卒前方,还有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身后背着一柄剑,正双手负后,眯着眼望向马车。

“吁!”

车夫陡然拉紧绳子,马车停在了一座关隘城门。

车夫宋麻子轻轻掀起帘子,询问道:“小姐,辘轳关到了,咱们得把通关文牒拿给守关将士看一下。”

少女轻点点头,将通关文牒递给车夫。

宋麻子小心翼翼抱着通关文牒,挤出个笑脸,往锦衣男子身前一凑,那人皱了皱眉,略微退后一步,分明是嫌弃车夫身上那股味儿。

车厢内的少男少女还好,一路静坐,鲜少出汗,而宋麻子一路上既需要挥鞭,又要时时刻刻关注周遭境况,防患于未然,一心多用,难免精神紧张,大汗淋漓。

在陆家众多供奉里,宋麻子绝算不上高手,如今也才三境修为。

可是,其他的供奉都死了,护送小姐一事,自然再无人选。

锦衣男子摆摆手,让身旁一个守关卒代他检验通关文牒。

宋麻子一看他那样,就知道这小白脸多半是某个山上宗门安排到辘轳关来轮值历练的仙家弟子,这些山上宗门的弟子前来关隘历练,都将获得一个为期半年的临时官职,统隘长。

顾名思义,就是暂时统领关隘的官,官小权大,对于一些个硬闯关隘的宵小,无论是山上修士还是凡夫俗子,皆可先斩后奏!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