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甜心闫离(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精彩小说

《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皮蛋solo个粥”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李甜心闫离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内容介绍:【疯批暴君×狗腿公主】 李甜心真的栓Q了,不过是打个盹儿的功夫,一睁眼便不知道被送到个什么鬼地方了,对于历史小白的李甜心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这还不算完,人家穿越要系统有系统,要金手指有金手指,总之要啥有啥,她呢,除了能吃就是能睡,这怕是一天都活不过 不过,她活下来了 虽然是很没有尊严的活下来了,但是比起性命,尊严算个屁 “陛下,您威武霸气,您是超级无敌宇宙霹雳第一帅气君王” 闫离凝着眉,夸人就夸人,这叽里呱啦的这么一大堆前缀什么意思? 就这样,原本是被送来和亲的李甜心靠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小嘴,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在这个陌生的国度貌似混的还不错? 后来,都知大暴君宫里有个甜心公主,人美嘴又甜,哄的大暴君当心肝宠着 只是突然有一天,李甜心觉得大事不妙了,她感觉,她好像爱上这个大暴君了,爱上谁不好爱上这个大暴君?嫌命不够长?所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李甜心收拾包袱打算逃跑,准备及时止损 “你这是要去哪,嗯?问过我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皮蛋solo个粥 角色:李甜心闫离 火爆新书《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是由网络作者“皮蛋solo个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李甜心赶紧捂住白茶的嘴。“公主,奴婢自从来到宫中就再没出去过,不过奴婢知道,必须要有陛下的腰牌才可出宫。”说这话时,白茶神情有些黯淡。“你为何不出宫呢?在这宫中待这么久,可不得闷坏了呀……

评论专区

国医高手:香艳是很香艳尺度也很大,官场写的就太差了,就跟小学生自说自话一样,描写太浅薄,大量灌水状态,还是yy仲马文,女人多也量大管饱,书荒可看ps:后宫+少妇 大蒸之世:跳來跳去 服饰天下:未完结。 甜心公主人美嘴甜哄的暴君笑眯眯

第5章 跑?跑的掉?


“我没事,我好得很呐,白茶,去,给我准备吃的,越多越好。”李甜心这会只想填饱肚子再想下一步。

“好的,公主。”

待吃饱喝足之后,李甜心冲着正在收拾碗筷的白茶招了招手:“白茶,你来一下。”

“怎么了?公主?可是没吃饱?”白茶问道。不应该呀,这都三碗大米饭下肚了呀。

李甜心左瞧瞧右看看发现周围没人后这才贴着白茶耳朵道:“你知不知道如何出宫?”

“出宫?公主想出宫?”

“嘘!嘘!小点儿声。”李甜心赶紧捂住白茶的嘴。

“公主,奴婢自从来到宫中就再没出去过,不过奴婢知道,必须要有陛下的腰牌才可出宫。”说这话时,白茶神情有些黯淡。

“你为何不出宫呢?在这宫中待这么久,可不得闷坏了呀。”

“婢女们每月是有一日时间出宫回家看望家人的,只不过奴婢,父母皆已亡故,家中只剩白茶一人,与其回家还不如在宫中。”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这孩子与二十一世纪的自己可真像呐,她也是个孤儿,深知没人可以靠,只有靠自己。

“没事,奴婢已经习惯了,公主莫要放在心上,若没事,奴婢收拾碗筷去了。”

“哦哦好。”

李甜心双手撑着圆润的下巴,心想要怎么拿到腰牌开溜。

入夜。

李甜心翻箱倒柜才找出一套相对来说比较轻便的衣裙,简单收拾了个包袱便往承阳殿去。

门口的士兵东倒西歪的打着瞌睡,要不是准备逃跑,她一定要去暴君面前告状,这看门的还这么不专心,如果被贼人闯进来一百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但是她得感谢他们的不专心,不然她也溜不进去不是。

李甜心看着榻上睡着的暴君小声嘀咕,好好的男人,可惜长了长嘴。

这皮肤白的哟,那月光打在他脸上透亮透亮的,还有那睫毛根根分明的耷在眼皮上,比女人还要好看。

李甜心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还是干正事要紧,她悄咪咪的爬上榻,为了避免碰到暴君吵醒他,双腿岔在他腿缝隙中间半跪着,一双小手在腰间摸寻着。

真是的,睡觉就睡觉,衣服也不穿好,一大半的胸膛裸露在外,既然你都露在外面了,就不怪别人碰了,摸一下,就一下。

李甜心用手指撩开一小截衣服,小手顺着胸膛往上摸,热乎乎的腹肌,好刺激好刺激,她另一只手捂着嘴生怕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你在干什么?”

蓦地,一阵沙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李甜心猛地一巴掌拍在了热乎乎的腹肌上,‘啪’地一声,完,犊,子,她发誓,她真的是被吓到了手滑。

“内,内个,这里有只蚊子,刚刚我把它拍死了,呵呵,呵呵,你接着睡,再见。”李甜心打着哈哈,起身准备溜。

哪知被一阵巨大的力气拉住生生拽了回来,脸好巧不巧地贴着她刚打过的腹肌,‘怦怦’‘怦怦’,分不清是被吓的还是别的什么,李甜心的小心肝剧烈的蹦哒着。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半夜三更跑到朕的寝宫,就是为了给朕打蚊子的?公主可真是好雅兴。”其实从她踏入这个房间开始,闫离就已经醒着了,本以为她是想偷他的某样东西,没成想这公主竟是如此大胆,居然上下其手摸起他的胸膛来。

这西海国的教养是真不怎么样,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月光下,闫离的耳根子微微泛着红。

“是,是啊,夏天蚊子就是多,陛下,我,我先走了哈。”

“我允许你走了?你摸了朕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为什么一副她好像欺负了他的样子,不过是不小心手误拍了一下而已,不,不至于吧?

“那要不然,你摸回来?”李甜心小心翼翼将胸口往前伸了伸。

闫离看着面前稍紧的宫装都包裹不住的傲人曲线,内心一阵烦躁,这该死的女人,是真的一点礼义廉耻不知还是装的?

“滚。”

李甜心发觉暴君发毛了,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了承阳殿,仿佛身后有阎王爷索命一般。

闫离看着地上被某人落下的包袱,眸子暗了暗,跑?跑的掉?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