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崩坏的探险之旅(王五赵六)_(王五赵六)全集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即将崩坏的探险之旅》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有书火了填坑”,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断代的黑科技爆发,超科学的力量统御了世界 日光灯下光鲜亮丽的衣冠禽兽们,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喝血的妖怪们又怎样丑陋的内心 开枪吧 在黑暗的黑暗中开枪,刹那的火光可以引导那些迷茫的灵魂 不要忏悔你们的忏悔对于那些痛苦的孤魂来说一文不值 …… 请无视以上中二的发言,这只是一群恶徒挣扎生存的小故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即将崩坏的探险之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有书火了填坑 角色:王五赵六 热门新书《即将崩坏的探险之旅》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有书火了填坑”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早上吉姆的老婆和他吵架了,心不在焉的他一失手烤坏了两块面包。一个年轻人来买面包,因为买的很多,吉姆就把这两块面包送给了那个穿着绿色大衣的年轻人,只因为对方银色的头发让他心情稍稍舒缓。年轻人来到季坦思车站,将手中的面包碾碎撒向四周,周围贪婪的海鸥纷纷过来争食,但这个年轻人出于兴趣并不打算把面包都给它们,而是一点点的撒,既不让海鸥离开,又不让它们吃饱,引得这些海鸥围在他周围不断的鸣叫,显得急不可耐……

评论专区

铁血大民国:没啥意思,弱智光环太严重 前任无双:有时甚至觉得绿欠抽有点可怜,这家伙显然有着人格障碍的问题,正常人怎么会数年如一日的写着这些反人类情节 我在明朝当国公:写的明朝那些当官的个个是弱智,文官勋贵单方面诬陷别人谋反,轻松就是数千大军拉出来打仗,皇帝算个鸟,主角也是,被诬陷了会反抗,但是死都不会谋反 即将崩坏的探险之旅

第一章·小事


“小事”,用来形容一种“无论规模还是意义都相对而言微不足道的事情”,通常都是相较主观的判断。

你认为一枚硬币能让一个世界变成什么样?

一个小伙子捡起一枚硬币,他用这枚硬币去买一张**,中了二百元,请朋友们多喝了两杯,这些朋友中恰好有一个第二天要检修赛车,检修赛车时打哈欠擦眼泪错过了一颗螺丝钉的紧固,于是赛场中那辆飞驰的赛车冲出轨道,引发了连环爆炸导致数百人死亡。

这或许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是在死者当中有一个人,在那个小伙子捡到硬币的前一天,将平日里经常使用的公交卡放在裤子口袋中,因为感冒流鼻涕拿纸将公交卡带出来,不小心丢了。

公交卡被一个买菜归来的大妈捡起来,因为使用了公交卡而节省下买菜时找来的那枚硬币,在下车后随手赏给了地铁中卖唱的艺人,那位艺人收拾摊位的时候恰好错过了那一枚硬币,于是,被幸运的小伙子捡到,并且害死了数百人,以及无意间制造这一场悲剧的感冒的人。

一切的开始只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这次的故事,也是从一个小事开始的。

……

吉姆做坏了两块面包。

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早上吉姆的老婆和他吵架了,心不在焉的他一失手烤坏了两块面包。

一个年轻人来买面包,因为买的很多,吉姆就把这两块面包送给了那个穿着绿色大衣的年轻人,只因为对方银色的头发让他心情稍稍舒缓。

年轻人来到季坦思车站,将手中的面包碾碎撒向四周,周围贪婪的海鸥纷纷过来争食,但这个年轻人出于兴趣并不打算把面包都给它们,而是一点点的撒,既不让海鸥离开,又不让它们吃饱,引得这些海鸥围在他周围不断的鸣叫,显得急不可耐。

周围人都对着人指指点点,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把海鸥招惹的急了,那么这些疯狂的家伙啄起人来可一点都不留情,但是那个年轻人拿捏得尺度很到位。

直到这个年轻人手中的袋子还剩下两个面包。

吉姆多做的那两个面包。

电车车铃响起,年轻人猛地将那两个面包扔进车厢,周围的海鸥立刻疯狂的涌进车厢中,然后车门关闭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受惊海鸥粪便流……

这辆车距离下一站足足有十分钟,列车员即使知道了车厢里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将电车停运。

乘客们和疯狂的海鸥来了一次亲切但并不那么友好的亲密接触。

等车门打开,车中第一时间跑出来的是受惊的海鸥,然后才是那群行尸走肉一般的乘客。

稍等片刻,这里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往前倒退,吉姆为什么会和妻子吵架呢?

因为吉姆怀疑妻子和邻居一个叫做王五的家伙有一腿,总是给那个家伙送饭吃。

而这个王五,为什么要接受吉姆妻子的饭菜呢?

因为他一个月前失业了。

就在这一天早上,他听到了吉姆和他妻子的争吵,心烦意乱,于是决定将自己打扮一下早早出门,好应付下午的面试,这是他这一个月来各种应聘中最心仪的一家公司,已经过了四轮面试,只要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轮面试不出问题那么他就能够重新有一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

各种准备工作做好之后,他来到了季思坦车站,这个靠近海边的车站风景秀丽,更是以海鸥聚集而闻名。

于是,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喂海鸥的奇怪年轻人。

剩下的,我想大家都知道了。

现在,在斯普拉车站中,站着一个身上粘着鸟毛、鸟屎的人,我们的主人公王五阁下。

……

“……”面试官绷着脸坐在桌子后面,手中的铅笔轻轻的点着桌面。

王五一脸严肃的坐在对面。

良久,面试官开口:“其实,我还是没明白,多出两块面包这件事和你一身狼藉的出现在我面前有什么必然联系。”

王五耐心解释:“如果没有多出那两块面包,那些海鸥就不会……”

“我是说,”面试官打断他,“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吉姆?他会多做出两块面包?而且为什么你那么确定,喂海鸥的面包就是你那个给你送饭的,女邻居的,丈夫做的?”

“因为我看到了那个装面包的袋子,袋子上的标志是吉姆家的。至于‘多做’的部分则是我看到了那个面包形状很劣质,而且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听到了……”

“老实说,这一套说词确实很严谨,就如同你在旁边看到了一样,或者我更明确一点说:这一切都是你的臆想。”

“但这并不是凭空臆想,而是在充足的证据和合理的推测之下……”

“王五先生,”面试官再次打断他,并将手中文件夹合上,“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已经理解的差不多了,那么……”

王五试探道:“我想你了解的可能还不够全面?”

“……”面试官站起身来伸出手,“很高兴和你见面,关于你的推理能力和分析能力也有了全新的认识,因此……”

王五一脸死灰的和对方握手。

面试官微笑道:“请您回去耐心等待我们的消息,我想我们很快会再次见面的。”说完冲王五点点头,转身开门离去。

“哦对了,”面试官又回来了,“个人建议:去洗个澡或许会更开心一些。”

洗澡?

王五很想去洗澡,甚至在来的路上就想到了去洗澡。

但是问题是,他没有钱洗澡。

……

“所以这就是你一身鸟屎来我这里洗澡的原因?”玛丽一脸厌弃的将沾着脏污的外衣捏进垃圾桶,卫生间里王五扯着嗓子喊道:“能不能别说鸟屎了!我真的是想你了才来的!”

玛丽撇撇嘴:“如果不是这一身衣服毫无说服力我倒是很愿意相信。”

等王五擦着身子从卫生间出来,玛丽已经在厨房给他做一些简餐,桌子上放着一套新衣服。

“喂,这套衣服不是我的吧?”

玛丽将盘子随手放在桌子上:“你那套我扔了。这是之前一个客人留下来的,凑活着穿吧——或者你想重新将垃圾桶里的东西穿在身上?那样的话你这辈子就别来找我了。”

王五抓着衣服闻了闻,还行,是玛丽衣服上常见的味道,说明她清洗过。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等王五开始吃饭,玛丽才无心似的问一句。

“嗯……先把房子退了。”

“哦……啊?”玛丽总感觉自己跟不上对方的思路。

王五认真解释道:“先把房子退了,然后拿着退出来的钱给你买菜,另外还能……”

“等一等!”玛丽喊住他,“为什么是给我买菜?”

王五和善一笑:“总不能一日三餐都让你出钱吧,我住这本身就够给你添麻烦了……”

“卧槽!你要点脸!谁让你住我家了!”

“可是我房子退了,我能住哪?”

“……滚!死外面去!”

……

玛丽点上一根烟:“玩笑归玩笑,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王五将盘子擦干净放好:“听你的意思,有推荐?”

玛丽撇撇嘴:“这么聪明的脑子用在挣钱上不好吗?”

“就因为我不够聪明,所以才没钱赚啊。”王五无所谓道,“呐呐,你说的那个工作是什么?”

玛丽叹口气:“事先说明,我只是不想你住我家,所以想让你快点离开……喏,这个家伙,前几天的客人,他想找一个能够做助理的机灵小伙子,说有合适的可以直接联系他。”

王五接过名片:“助理?具体做什么的他说了吗?”

“没有,不过那个家伙出手阔绰而且穿着体面,应该不会差吧。不过具体的你去看看呗,反正我没有你聪明……”

王五凑过去在玛丽耳边轻轻一点:“爱你~走了~”

“回来!”玛丽一把抓着他,“合着用完了我这里说走就走啊?”

“唔……”

“进来,帮我铺一下床单……”

然后,让我们把镜头拨快,跳过不可描述的一万字,然后进入到下一个环节。

那张名片上只有一个电话和地址,甚至连姓名都没有,如果不是玛丽给他的他甚至都认为这是一个无聊的家伙开的玩笑。

和电话里的那人沟通过后,对方只是和他约定了一个时间,然后让他直接到名片上的地址直接见面。

因此两天后,在玛丽一脸厌弃的驱赶下离开她家,然后被她拉住重新整理好领口后离开。

“一定要让人家要了你,然后赶紧给我搬出去啊!”

带着这样幸福的真挚祝福,王五来到了……

废弃工业产业园中一个偏僻的小厂子,破烂的铁皮门微微开启。

但是这里……真的是什么正经工作吗?

再三确认定位没有出错,又打电话给那人:“是的,就是这里。请您进入之后右转,从楼梯上去之后有一个带着密码锁的铁门,密码是123456。”

虽然心里打鼓,但是饥饿的钱包让王五没有任何选择,思量片刻之后,用手机给玛丽发了个短信,随后进了废弃厂房去找那个密码门。

找到位置,输入密码,门后是一个装修颇为科幻的金属房间,一张金属桌,两张金属椅子,桌椅都是只有一根腿的简约风格,天花板上都是圆形的照明灯。

在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很眼熟的家伙——几天前那最后一轮面试的面试官。

“王五先生,你好。看来我没说错,我们很快见面了。”

虽然他笑得很灿烂,但是王五心中却突然咯噔一下,感觉好似掉进了某种粘稠的大网中,有种不一样的难受感觉,站在门口没敢进去,斟酌了一下语句:“我是……来面试的。”

“是的,我知道,您先请坐。”面试官起身拿手虚引,等王五小心的坐到椅子上后他也坐下,打开桌子上的文件夹,笑道:“首先恭喜您,您已经通过了面试,因此我是来直接和您说您的工作。”

“我的老板,希望交给您一件事去做,一件,小事。”

白色的灯光下,面试官的笑容显得那样的诡异。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