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君傅饮雪(皇子每天咳血三升,嫡女:我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柳青君傅饮雪)全章节阅读

主角柳青君傅饮雪出自古代言情小说《皇子每天咳血三升,嫡女:我救!》,作者“背剑渡河”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柳青君信错了人,本以为傅裕是自己可以托付一生的人,她用尽手段助他功成名就,黄袍加身,到最后却眼见他三千佳丽,眼见他独断专行、民不聊生,相看两相恨,死于他的剑下 重生后柳青君决定向这对狗男女复仇,此后只为自己亲人而谋,她还想阻止傅裕夺嫡,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时和岁丰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皇子每天咳血三升,嫡女:我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背剑渡河 角色:柳青君傅饮雪 热门网络小说《皇子每天咳血三升,嫡女:我救!》是著名作者“背剑渡河”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这位表姊名叫沈亦姝是柳青君孩童时期最喜欢的阿姊了,常常跟着她去玩,温婉和气后来却那么个结局。柳青君虽现在同她没小时候那么亲昵但也是心疼的,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如果可以柳青君这辈子定然是要救她的。柳青君的收敛好情绪,声音有些沙哑。“非是如此,只是太过想念外祖母和亦姝阿姊了,这才有些失态……

评论专区

龙皇武神:我觉得5年前我会很喜欢这本,现在看着真是巨恶心,毒死我了 黑夜玩家:口水文,为搞笑而搞笑,剧情长期没发展,适合无聊打发时间的书 迷人的她[快穿]:很苏爽的快穿文,很喜欢女主性格,完成原主愿望攻略流,带系统但是系统并没有什么卵用!女主是大能穿越,美美美,苏苏苏……喜欢睡美男有头脑!还没完结很肥可宰 皇子每天咳血三升,嫡女:我救!

第5章 第五章


国公夫人话里话外的关心,柳青君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满腔的委屈倾泻而出。

柳青君真的好想和外祖母述说上一世的事情,述说上一世的委屈艰辛与苦楚,再狠狠在外祖母的怀里哭上一场再痛骂傅裕那个衣冠禽兽、道貌岸然的东西。

柳青君想或许是外祖母的关切让她找到了家的感觉,柳青君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滚烫的泪珠一颗一颗滑落脸颊,国公夫人都吓坏了,倒是一旁的那位姿容端庄的小姐较为冷静些那拿着帕子一点一点擦去柳青君的泪水。

不过心里倒也是诧异的,外头皆传言表妹是侯府嫡女嚣张跋扈、忤逆长辈的人,许久未见,她对表妹的记忆也甚是模糊了,约莫记得是个乖巧听话的娃娃爱跟在自己后面闹。

也许真和祖母说的一般是被人给欺负了,这传言说不得便是那位大娘子散播出去的。

柳青君眼含热泪地看着这位表姊,表姊上一世难产而死,她赶来的时候人已经去了。

这位表姊名叫沈亦姝是柳青君孩童时期最喜欢的阿姊了,常常跟着她去玩,温婉和气后来却那么个结局。

柳青君虽现在同她没小时候那么亲昵但也是心疼的,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如果可以柳青君这辈子定然是要救她的。

柳青君的收敛好情绪,声音有些沙哑。

“非是如此,只是太过想念外祖母和亦姝阿姊了,这才有些失态。让外祖母和亦姝阿姊见笑了。”

柳青君微微屈身行了个歉礼。

国公夫人听见柳青君的话放下心来,素来并不在意这些虚礼的她故作责怪的样子说道。

“娓娓这样说便是见外了,自家里,娓娓是什么样便什么样,无需在意那些虚礼。”

沈亦姝也笑笑附和道。

“娓娓随意便是,这定国公府的事可不会泄露出去。”

柳青君用力点点头,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笑意,亦姝阿姊这是同她说,在定国公府里传不出谣言,无论说什么也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三人坐在亭子里,柳青君便想给外祖母把把脉仔细瞧瞧有无疾病,柳青君提出来的时候两人都十分惊异,对柳青君的这身医术生出好些兴趣来。

柳青君解释道。

“家里的那位教书先生是医学世家,祖上出过好些个太医院的院首呢,他一身医术却不肯进宫做太医,只想做个教书先生,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但又不想祖上的医术没落失传便收了我为徒。”

“我同他学医都是瞒着父亲的,所以父亲并不知晓,这才没有阻拦我。”

柳青君手指搭上国公夫人的手腕阖眼,好一会才说。

“外祖母有些气血不足,近来可有神乏疲力,头晕目眩?”

国公夫人点了点头,沈亦姝在一旁看得地有些吃惊,这几天她都陪在祖母身边,确实是神乏疲力,头晕目眩。

沈亦姝连忙问道。

“那依娓娓所言,该吃些什么药呢?”

柳青君睁眼收了手,细细说给她听。

“药膳调理最为妥当,加入些许大枣、莲子、党参、黄芪煲汤即可,无需太多适量便可,忌食生冷性凉、油腻厚味等耗伤脾胃的食物。还需多出去走走。”

沈亦姝记下来吩咐给厨房的人,却被柳青君给驳了回来。

“阿姊应先带外祖母看过医士后听听他的想法,再把我所说的讲予他听。”

国公夫人摇了摇头,她相信娓娓是自家的孩子是不会无缘无故要害她的,她也相信娓娓的医术。

柳青君接着说道:“我知外祖母疼爱我信任我,只是这事关病情,需得两位医士分开诊断,再写出药方。毕竟只一位医士并不能保证是不是误诊。两人诊断后更能放心些,也能防着那些恶人不是?两人诊断结果一致又对对方的药方无异议的话,那便是好的,否则是误诊或许也有其他可能。”

沈亦姝和国公夫人记在心里十分赞同,事关身体是该谨慎些。

国公夫人眼里掠过一丝心疼,这孩子定是在虎狼窝里待地久了才这般小心翼翼,国公夫人摸摸柳青君的脑袋。

老人粗糙的手掌抚在柳青君的头顶上,浓厚的爱意不断地传过来。

柳青君内心一阵暖流,她那颗冰冷的心又重新活过来。

这时急匆匆地赶出来两人,一位老人还穿着盔甲便赶了过来,他眉发花白,岁月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迹,却仍旧抹杀不了他眉宇间的那股英气。他是定国公沈麒。

另一位青年英才,玉树临风的容颜,清风霁月的君子气质浑然遮不住,他便是白面将军沈惟沈惊棠。

沈惊棠忙接过沈麒手上的长枪匆忙递给管家便走了过来。

两人是一听说柳青君来了便匆忙赶回来,沈麒许久未见柳青君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撂下一句便急忙地又走了。

“娓娓以后要常来。”

沈惊棠一笑柳青君便想起那句“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表兄还是和上一世一般扎眼,怪不得每次回京城都被姑娘们砸个满头花。

沈惊棠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十分地自来熟。

“拜见外祖母,听说娓娓也过来了,便同祖父一同赶了过来。”

沈惊棠端详了这位表妹一会,惊鸿一瞥的国色但却给人一种稳重大方的感觉。

沈惊棠被外祖母咳的一声打断了思绪。

“娓娓表妹真是愈发亭亭玉立了,和孩童时期可不一般了,从前可是十分爱与我打闹了。”

他话才说完便被沈亦姝好一通笑。

“阿弟从前可不是与娓娓打闹,娓娓的风筝被阿弟扯坏了,阿弟被娓娓追着满院子跑,摔了好几次,娓娓才放过去。”

提及从前的糗事沈惊棠有些不好意思。

“阿姊怎的也不给个台阶让人下呢。”

众人笑作一团,柳青君眼底里都透漏出高兴,神色轻松自在地。

忽得此时一人呈上来一把宝剑,家丁低眉顺眼地说:“这是五皇子殿下送过来的烨云剑,说是谢白面将军替他操练府兵。”

五皇子,傅霁傅饮雪,柳青君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上一世傅霁领兵攻上承德殿后,他脸色苍白坐在轮椅上平静地同傅裕谈话。

可惜命不久矣,柳青君打小学医,册封大典前倒也是见过这位五皇子几面的,内里虚浮,软绵无力,显然是气虚体弱底子差思虑多的缘故。

柳青君叹息一声上一世他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真情实意都是为外祖父报了仇的,柳青君愿意尽力去尝试如何让他好受一些,不过根治他的病还是得看师父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