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军珍勇(兄弟相生相杀)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兄弟相生相杀》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珍军珍勇,《兄弟相生相杀》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珍勇在父母双亡养大珍军,珍军由于感恩珍勇养育之情,在感情方面一味妥协,几次姻缘被杨环花破坏,一直受挫折的珍军在几次失败中泄气,本来前程似锦的珍军在一次次错误选择中败下来,最后和余木英成婚,两人由于都活在原生家里,造成新家庭天天战火纷飞,孩子在恐惧中长大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兄弟相生相杀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橄榄树的等待 角色:珍军珍勇 小说推荐小说《兄弟相生相杀》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橄榄树的等待”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栓叔的老婆看见桃园,哭泣的说:“她婶子,你家男人没了……”后面的话还没听完,桃园先是震惊的,头脑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意思,全身瘫软无力的往地上躺。跟过来的男人还没说清,事情的经过,见如此的场面,有个和明岩一起出船的中年男子,叫李善,赶紧掐桃园的人中,好一段时间,桃园才慢悠悠的醒了,身边的其他人神色悲凉的说:“她婶子,你一定得振作精神,后面还有多的事,要和你说明白的。”李善沉着冷静的说:“二哥在信江进入鄱阳湖时,这连日的暴雨,再加上各支流的河水泛滥成灾,鄱阳湖水域波涛汹涌,我们的船,不巧进入了鄱阳湖入长江流域的漩涡,当时有好几条大船,一起被掀翻的,我的船有幸得于逃脱,二哥不幸遇难,我们当时有几个水性特好的人,跳进去抢救,没法,还冲走了一个救的人。”听到这儿,桃园放声号啕大哭,边哭边说:“我的老天爷,我就知道,这连日的大雨,难怪我老是心慌慌的,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啊,叫我以后怎么办?”栓叔的老婆赶紧劝慰的说:“你这怀着身孕呢,你这样号啕大哭,要死要活的,会动了胎气的……”还没等她说,桃园的腿上,从身下,沿着大腿,流下一摊的血水……

评论专区

天影:为什么这些十几年前的老作者的书,现在统统变的看不下去了呢,我前几天还第二次刷了一次《诛仙》发现还是不错的,但这本是真不行,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作者你敢大义灭亲,劳资这边就敢大义杀书! 女主都和男二HE:扶华大大的文我一向是服气的 大家请我当皇帝:结义这段殊无必要,君子不重则不威,你一个主公去当三弟,置其他人于何地?到时候真当了皇帝,结拜兄弟封不封王? 兄弟相生相杀

第1章 珍军出生


满院子孩子嬉戏打闹,院子前面种着密密的一簇簇水竹子,整个院子的视线挡住,就像屏风似的,路外面的往来路人,看不见院子里面,只能拐到院门口。

此时的桃园,也就是明岩娶得第二个奶奶,她梳着挽发髻,面容祥和,神态悠然的和大水的母亲闲聊着,桃园平静的说:

“大水她娘,没啥事,缺点米的时候,就过来要,我们只要有,自然不会不给,你们一家老的小的,吃不上饭,那怎么行啊!屋里老人没得吃,她吃过苦,还能抗,孩子正是长身体时,他们可耐不住啊!”

常常衣食无忧,穿金戴银的桃园,根本无法体会什么都没有人的无奈与窘迫,谁知要不了多久,她有那么刻骨铭心的体会。

大水她娘包含眼泪,呜咽的说:

“他婶子,你不知道,这每年打完的粮食,交完佃租,就不剩几粒,这一年年的日子,没法过了。”

桃园见她如此悲凄,安慰的说:

“没事的啊,我男人跑外面,看见很多大的城市解放了,人们就会有土地,我们也会有的,你们到时候日子好过了。这好日子在后头呢!”

大水她娘满怀期待,眼泪汪汪的问:

“真的,要是有地的话,往后就有好日子,我们家几个娃就好过了,家里几个兄弟没娶亲,也不知道能不能娶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里屋正平静的聊着天,突然听见外面几个人,忙慌乱乱的,大喊大叫的,往院子里来,奶奶伸长脖子,透过窗户的缝隙,借着院子里透进来的光亮,看见栓叔的老婆,还有几男人,匆匆忙忙的,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老远的就听见她大声的嚷嚷:

“不好了,不好了,他婶子,你在哪儿,赶紧出来,你家出大事了。”

桃园一听,心里顿时慌乱起来,手上忙活的针线,突然用力的扎着手,深深的刺疼,刺醒了她的脑袋,赶紧慌忙的迎出去,身边大水她娘,连忙宽慰她说:

“他婶子,别着急,她性格就是风风火火,指不定,没啥大事,你家男人一直在外面,平平稳稳的做着生意,不是很顺顺当当的嘛!”

可桃园的心里一团乱麻似的,无法正常思考。

栓叔的老婆看见桃园,哭泣的说:

“她婶子,你家男人没了……”

后面的话还没听完,桃园先是震惊的,头脑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意思,全身瘫软无力的往地上躺。

跟过来的男人还没说清,事情的经过,见如此的场面,有个和明岩一起出船的中年男子,叫李善,赶紧掐桃园的人中,好一段时间,桃园才慢悠悠的醒了,身边的其他人神色悲凉的说:

“她婶子,你一定得振作精神,后面还有多的事,要和你说明白的。”

李善沉着冷静的说:

“二哥在信江进入鄱阳湖时,这连日的暴雨,再加上各支流的河水泛滥成灾,鄱阳湖水域波涛汹涌,我们的船,不巧进入了鄱阳湖入长江流域的漩涡,当时有好几条大船,一起被掀翻的,我的船有幸得于逃脱,二哥不幸遇难,我们当时有几个水性特好的人,跳进去抢救,没法,还冲走了一个救的人。”

听到这儿,桃园放声号啕大哭,边哭边说:

“我的老天爷,我就知道,这连日的大雨,难怪我老是心慌慌的,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啊,叫我以后怎么办?”

栓叔的老婆赶紧劝慰的说:

“你这怀着身孕呢,你这样号啕大哭,要死要活的,会动了胎气的……”

还没等她说,桃园的腿上,从身下,沿着大腿,流下一摊的血水。

大水她娘胆怯懦弱的说:

“天啦,这该怎么办啊,真是的,事一件接一件啊,怎么办,怎么办…….”

她六神无主的说。

身边几个大男人却镇静的安排事情,

李善对栓叔的老婆平静的说: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就叫大姐,大姐,你去你们村里把稳婆找来!”

然后对大水她娘安抚的说:

“你这个时候,别怕,你赶紧去把她家大儿子,二儿子找了。还有多叫几个妇女,男人来帮忙。”

珍清赶忙从码头跟着回来,看见家里一团乱,只见母亲躺在屋里,大声哇哇大哭大叫,里面的稳婆大声的说:

“你使劲啊,别想别的事,你生过孩子,不会费多大点事。”

外面李善几个男人急得团团转,不停的背着手,在原地打转,赶来的珍清早已在路上,听大水她娘说了个大概。

李善在珍清耳边,把事情的前后经过都一一细说了,珍清和珍庆几个人一时慌乱起来,自己从没有单独面对过什么大事。

只有派人去往,嫁到杨家墩的如英那儿,如英是由明岩第一个老婆所生,在她生完如英,就撒手人寰。

并派人送信去往茹萍家,茹萍是桃园的第一个女儿,她生的和桃园一样,美貌动人,娇羞艳丽。因此被明岩嫁给一个富二代的商人家。

茹萍在能跟着大人做事时,就跟随明岩出船,天南地北的闯,常常在洪水泛滥之时,在河水里洗船板,即使河水里常常飘浮着各种死物,死鸡,死猪,死尸等等,茹萍面对这种常常头发发麻的事情,明岩并不在意二姑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面对这种情况的无助。

珍军就在这种情况下出生了,迎接珍军的到来,不是喜悦,而是家里的大难。

这一年,全国解放了,所有的老百姓都沉浸在喜悦当中。

珍军的出生没有给桃园带来喜悦,之前所有的满心期待都变成泡影了,一切都随明岩而去。

村里的长者和先生知道这事,赶紧安排大伯要劝慰桃园,把丧事操持起来。

家里的一切的丧事事宜,都在匆匆忙忙中进行,忙活大半辈子的明岩,估计也想不到自己会是这个结局。

没有经历过风浪的珍清,在丧事的处理上缩手缩脚的,难于担当。

这时村里的长者平缓的对桃园说:

“桃园,你家男人走了,你自己呢,没理过外面的大事,几个儿子没经历磨难,都不担事,你啊,得到牢房里把明桓弄出来,要不然你们家没个男人扛事啊!”

明桓是明岩的堂兄弟,他这个人不务正业,天天在外面游手好闲,这样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他竟然有次,在村里一户软弱的人家,他们办大事,为儿子娶亲时,这个混混却在人家洞房花烛夜,趁着闹新房的时候,躲在新床下,在别人都出去后,把人家新娘睡了,这事在当时闹着沸沸扬扬的,结果人家执意告到官府,把他给抓了,最后在明岩的左右奔波下,救出来了。

可他出来了,并没有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出来之后,明岩看他,天天在外面无所事事,就给他讨了一房媳妇,在媳妇的规劝下,他也想跟明岩一样跑船运,倒卖货物。再一次运粮的机会中,看着粮食的价格十分诱人,竟鬼迷心窍的往粮食里掺沙子。

这件事被人告发后,经过审讯,他再次被关进牢里,这次事态严重,即便明岩四处奔走,也难于弄出来,再加上明岩恨铁不成钢,就没再管。

现如今这样,这件事,再次被重提,桃园担忧的说:

“大伯,你说叫我怎么弄啊,我男人在的时候,都没法把他弄出来,他不在了,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法子啊。”

长者无奈的说:

“他啊,作恶多端,本不应该弄出来,这不,你们眼下没办法的事,当时你家男人在的时候,没弄出来,也是没使全力,他也是恨这个人不成器啊,你现在得使全力啊,把他弄出来,要不然一大家子怎么办。”

由此桃园和珍清包着白花花的银子,天天往牢房里跑,而且牢房里的牢头,一次次给他们打保票,说再使使劲就行。

然而看不到效果的桃园没则,又去请教村里的长者:

“珍清,我现在真是,往牢房里使了不少的银两,隔三差五的去,每次他们都给我们一样的答复。我都看不到希望啊。我这还要再去吗?”

长者很是为难的说:

“现在这个社会这么乱,他们吃人不要命啊,这样时候长不了,我听你男人说过,外面其他的地方都解放了,我们这儿到时候也会的,你尽力去争取吧,实在不行的话,那也是天意如此。”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