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伤后,沈卿卿忙前忙后的照顾我,有朝一日我突然发现,我居然能听见她的心声,我都没做过这些,她从哪儿知道的?我受伤后,沈卿卿忙前忙后的照顾我,有朝一日我突然发现,我居然能听见她的心声,

"  我重生了,重生成了县令秘书。  冤家路窄,县令还是前世的前夫,  但没有办法,为了查出上辈子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神秘组织,不得不豁出去,死乞白赖待在他身边。  画风突变,县令缠上我了怎么办?"

点击阅读全文

>

她及笄后,便央求着她母亲,强行与我定了婚,

我即将赴任谭县县令,母亲说让我先行订婚,感情慢慢培养。

刚到谭县,她就变了。

变得不会叫我阿渊,而是宋大人,

变得整日睡觉也不会来我跟前转悠,

变得聪明起来,还协助我破案,

我开始对她有兴趣了。

可是她要走了,说谭县不好,待的她脸都糙了,矫情鬼。

我准了,谭县确实比不上京城,那么一个娇娇小姐,吃不了苦是正常的。

但她半路遇害,我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冒着生命危险为她挡了那一抓钩,

我中毒了,服用了缠香丝。

缠香丝是国师的独门绝技,居然给了沈卿卿这个小丫头,看来小丫头背后势力不小。

我受伤后,沈卿卿忙前忙后的照顾我,有朝一日我突然发现,我居然能听见她的心声,

她有时候会骂我死狐狸,

会吐槽谭县的条件不好,会期待她的三哥哥什么时候来接她去京城,

会好奇,我与商子佩的相遇,

我不懂,她的心声大部分都在说商子佩与我如何如何,

我都没做过这些,她从哪儿知道的?

渐渐的,她受伤我会心急,她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

我大概是,喜欢上她了。

没关系,她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喜欢就喜欢了,

她想吃我做的饭,那就给她做一辈子好了。

萧承胤来了,也喜欢问我一些我没做过甚至我没想过的事,

我发现他和沈卿卿一样,都喜欢问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仿佛我跟他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

确定了自己的心思,我对沈卿卿更加百依百顺了,完全拿她当妻子敬重着,

后来,她面见萧承胤一趟回来后,扬言与我退婚,那决绝的样子,令我痛彻心扉。

她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大致内容和萧承胤跟我讲的一样,我成了首辅,

怎么,他俩睡的一个枕头?做的梦都一样。

我知道只是借口,或许他们真的有隐情,但我尊重沈卿卿。

我会努力走到沈卿卿梦中的那个我所到的位置,

沈将军回京交了兵权,带着一家老小回徐州养老去了,

沈卿卿好狠的心,竟然一次也没来看过我。

听说她结亲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