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来得及说完,宋渊的唇就覆了上来,点到为止,我梦见,你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大人,沈家被抄家流放,流放的途中,你杀了我全家,也包括我。我心里是有他的吧,毕竟那么尽心尽力爱过的人,

"  我重生了,重生成了县令秘书。  冤家路窄,县令还是前世的前夫,  但没有办法,为了查出上辈子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神秘组织,不得不豁出去,死乞白赖待在他身边。  画风突变,县令缠上我了怎么办?"

点击阅读全文

>

冷静了半个月,我看着卑微讨好的宋渊,突然明白过来,

我怎么会怪上这辈子的宋渊呢,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他一定很困惑,为什么我突然不喜欢他了,为什么执意要与他退婚,更是质疑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让我对他避而不见,

话本里写的没错,不爱的时候才是最好的。

“宋渊,我们谈谈吧。”

宋渊眼底的青色,来不及刮掉的胡茬,皱巴的衣裳,都在告诉我,他很担心我。

“宋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你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大人,沈家被抄家流放,流放的途中,你杀了我全家,也包括我。”

“然后我醒了,醒来我就在县衙,一直到现在,我才记清了梦里的所有真相。”

“宋渊,我不该怪你的,但这件事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我无法面对你,也无法与你在同一屋檐下生活,”

“宋渊,就当我们有缘无分。”

我知道现在的宋渊喜欢上我了,

也许是我不再跟着他身后转让他注意到我,

也许是某一天能听见我的心声去了解我,发现我是个有趣又心善的人,

他不顾自己性命只身挡在我跟前,带着人救我于水火之中,

那么骄傲的一人整日琢磨些吃食只为哄我开心,

我心里是有他的吧,毕竟那么尽心尽力爱过的人,

“宋……”

还没来得及说完,宋渊的唇就覆了上来,点到为止,

“沈卿卿,我心悦你,不管你做了什么梦,我绝不会成为梦里的那个我,”

“还有,我不喜欢商子佩,她命运多舛,我对她只有惺惺相惜之情,现在,她已经在议亲了。”

“沈卿卿,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我等你。”

我离开了谭县。

没等到三哥说的那个友人,我先离开了。

路上云舒还依依不舍,

“小姐,我们真的要离开了吗?”

“怎么,你舍不得这里?”

云舒摇头,

“奴婢只是觉得惋惜,明明宋大人已经对小姐心生情意,佳偶天成的一桩好事,小姐怎么突然离开了。”

“傻云舒,有些事不是有情意就能摆平的。”

天高路远,再也不见。

11[宋渊番外]

沈卿卿的转变有些快,从她十三岁开始,一直到她及笄,都跟在我身后转,成天阿渊阿渊的叫着,

》》》继续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